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一千二百六十六章:繼往開來(156)只能靠自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一千二百六十六章:繼往開來(156)只能靠自己字體大小: A+
     

    對於路超維繫現在這個集團的穩定以及他自身的權威性,勾義當然知道至關重要,這樣的事情,最好的辦法便是將其消滅的萌芽狀態之中,否則出個一兩起這樣的事情,對於人心的破壞作用是無可估量的,一旦人心渙散,隊伍可就不好帶了。

    現在自己不能再帶兵打仗了,一個被俘的將領,又不明不白地被對手莫名其妙地釋放了回來,就算自己長了一百張嘴也說不清這裡頭的貓膩,唯一所幸的是大將軍絲毫沒有見疑,自己一回來,先是好言撫慰了一番,讓自己好好地休息了一段時間,緊接著大將軍便將他最機密的,也是最為神秘的鷹部交給自己統帶。

    鷹部的前身是韓國的秘密部隊,韓國滅亡之後,因為路超的岳父公孫嬰的緣故,這支秘密部隊的殘部最後落到了路超的手中,經過整編之後,成為了獨屬於路超自身的力量,這支隊伍神秘之極,極便是以前勾義也算是路超的心腹大將,也只聞其名,不見其人,但現在,自己卻居為了這支部隊的最高首領。

    鷹部的人並不多,加上後來路起編練進去的人馬,也不到一千人。但這一千人本來就不是用來戰場搏殺的,這些人中大部分都是精擅一兩門特殊的技藝,從事的也都是一些秘密的活動,但他們的能量卻是極大,現在雖然不能領兵打仗,但勾義的責任卻顯得更重要了一些,很多以前他沒有接觸到的機必事宜現在也終有知曉,於他而言,這當然是有喜有憂,喜的是原本以為自己的前程就此終結,但現在柳暗花明。反而更得重用,憂得是,如此一來,自己可算是在腦門上寫得清清楚楚兩個路大將軍的嫡系兩字了,當然,連帶著勾氏一門。也會與路大將軍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說說吧,還有什麼其它的事情?這一段時間我要去前線一趟,最近漢軍大動作頻頻,不知許原又想幹什麼勾當?可能要在前線呆上一段時間。」路超很快就將邸報的事情甩到了一邊,蜀郡離他太過於遙遠,他根本沒有心思去管,而且范睢此事到最後必然要成亂攤子,便由得他自己去折騰。

    「這一段時間。主要還是土地改革的事情。大將軍要給軍中將士分發田地,」勾義整理了一下思路,「滑縣,白沙縣,長樂縣,馬山縣四地縣令對於大將軍的這一策略甚有抵觸,在這四個縣中,基本沒有什麼進展。末將跑了一趟,也沒有什麼作用。您也知道,論起耍嘴皮子的功夫,我怎麼也比不上他們。」

    「搞清楚原因了沒有?」路超眉頭一皺,問道。

    「鷹部監視了一段時間,終於找出了緣由所在,黑冰台的人物多次出入這幾位縣令的官邸。看來朝廷仍然沒有放棄要滲透進來的意思。」勾義低聲道。「大將軍,雖然我們採用了許多方法,明裡暗裡排擠威脅逐走了大部分的黑冰台人員,但有些水下的,卻實是不易清理乾淨。」

    路超冷笑道:「這個縣的縣令原本是我李氏學派的骨幹成員。想不到這麼快就倒戈了么?哼哼,這些黑冰台的人員既然不是水面上的,那就殺了,諒他明台也不好說什麼,至於那四位縣令嘛,找個由頭拿下,既然他們這麼心志不堅,那就讓他們知道什麼叫做背叛的痛苦,罰他們去軍前服勞役。」

    勾義一愕,「大將軍,幾個白面書生,罰到軍前為勞役,只怕三五天就要了他們的命去。」

    「他們活著還有多大的意義嗎?」路超看了勾義一眼,「勾義,我先前跟你說過,朝廷正在由白起編練新軍,白起此人,是我一手提起來的,原本還想好好培養一下,只不過他竄起之速,實在是太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此人之才,不可小覷,我也是事後好久,才打聽到原來是蒙恬在老王臨死之前推薦的,這是我大意了,所以當他的新軍編練完成之後,朝廷對我們的依賴就會減少,而你也知道,我是不可能造反的。到了那個時候,後勤供應就會出大問題的,而一支軍隊沒有了完善的後勤,你說說會是一個什麼下場,所以從現在開始,在兩到三年的時間內,我們要逐漸建立起自己的後勤供應體系,糧食便是其中最重要的一環,范睢還沒有做成的事情,我們要搶在前頭做成,而且這些土地的主人必須是我們的士兵,關中大平原是我必須要控制的,而這些士兵就是我們掌控關中大平原的利刃,因而這些縣令必須是我們的人,必須無條件地執行這一策略,哪怕因此會損害他們自己的利益,也必須執行,有違者,絕不輕饒。」

    「是,職下明白了。」勾義點點頭。「再有就是茅威茅候爺那頭,屬下派去聯絡人雖然想盡了一切辦法,但這位候爺就是不肯點頭。看來我們想將他直接弄到軍中來的想法不行了,不過這位也不是死心眼兒,暗示如果麾下有學徒想要走,他倒不在意。」

    「他被盯得極嚴,想要暗底里將他弄來本來也極難,不過他鬆口可以讓學徒過來也夠了,不過你得好好的把把關,一定要是我們用得著的,至於如何操作,就不用我教你了吧?」

    勾義露齒笑道:「職下知道,當然得讓最得用的過來,不然我們給茅威的大把金銀珠寶,好幾個韓地美女不就白送了么,讓幾個學徒表面上意外死亡不是什麼難事,不過需要時間長一些罷了。」

    「不必如此小心謹慎,這事瞞不過明台,朝廷也會心知肚明,但誰也不會揭破,所以,讓過來的人一齊暴病身亡吧!我現在急需要他們過來建立自己的火藥工坊,與漢軍對陣,沒有這個,心裡終是有些發虛。」

    「職下明白了,回頭馬上就去辦此事。」勾義趕緊道。

    「時間每過一天,我們的處境就會艱難一天,所以現在要竭盡所能,向朝廷伸手,張嘴,能要來多少算多少。」路超長長地吁了一口氣,「最多三年,我們就要一切靠自己了。」

    「看蜀郡這一次出事,只怕范首輔的變革沒那麼容易成功!」勾義道:「只要他不成功,朝廷對我們的依賴就會一直存在。」

    「范睢的變革是挖肉療瘡,刀子下得猛,前期肯定會出亂子,但如果他真能挺得過去,就會越變越好,檀鋒在穎川應當說已經成功了,而我在關中大平原也會這麼做,因為我需要糧食,更需要士兵的忠誠。勾義,你希望范首輔成功嗎?」

    勾義嘆了一口氣:「不瞞大將軍,我的心情很複雜,作為一個秦人來講,我希望他成功,這樣秦國的國勢會增強,但作為大將軍的部屬,我卻希望他失敗,這樣才能凸顯大將軍的能力。」

    「這是大實話!」路超大笑起來,或者這就是現在他麾下絕大部分將領心理的真實寫照,一個複雜的矛盾共同體。

    「你去忙你的吧。」大笑聲中,路超揮揮手,示意勾義離去。對於路超而言,他現在唯一要努力做到的,便是牢牢地掌控住手裡這十數萬大軍,並將這些軍隊變成自己的利益共同體,第一步,他已經基本上將將領控制在自己手上了,接下來,他要讓所有的士兵也明白這樣一個道理,跟著自己,才有出路,而要做到這一點,就必須要讓士兵得到實打實的實惠,而且要搶在朝廷之前完成,正好,范睢在蜀郡的失敗給自己提供了一個良好的反面典型,此事當然要大肆宣傳,讓所有士兵都知道這裡頭的前因後果,然後自己正在做的事情,才能讓士兵感受到只有自己,才能保證他們的利益不受到侵害,其它的人,不過是只有一張嘴罷了,其實最基層的士兵是最好哄的。而當所有的士兵都對自己敬若神明的時候,同樣的也會裹協他們的上官,一層一層的倒逼回來,讓自己的權位更加鞏固。

    函谷關是大秦的,關中大平原也是大秦的,但這些卻必須是在自己的控制之下。

    想著這些,路超嘴角露出一絲狠厲的笑意,走回到大案之後,隨手翻看著搜集到的關於大漢的所有情報,而裡面,最顯著的便是一大疊漢國的報紙,說來也真是可笑,現在自己的很多情報,竟是從這種公開發售的報紙之手獲得,起初自己還不相信這上面所載的是真的,但後事一樁村的事實證明,漢國居然允許很多在自己看來是機密的事情,堂而皇之地登載在報紙之上。

    除了這些軍國大事之外,這些報紙之上還有著一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兒,裡面居然還有一篇文章寫到了漢國大王向戶部尚書追討這些年國家欠他的薪餉不成而惱羞成怒,意圖追打尚書無果的佚談。

    路超當然不相信這個,他奇怪的是,高遠居然容忍這種抹黑他形象的文章公然發表在報紙之上,這位幾乎是在自己家長大的傢伙,越來越讓自己感到無法看透,甚至無法形容了。

    (前面出了一個大問題,其實同樣的問題已經出現過一次了,我把名字又記混淆了,這一次是李明駿,他應當是已經死了的,我又把他寫活了,還給了他足夠的戲份,好在現在vip章節可以修改了,我會抽時間修好的,抱歉!實在是這部小說出場人物太多,我經常記混名字,真是慚愧萬分,我會著手修改,對給書友們造成的閱讀上的困撓表示萬分的歉意。還有,章節之中出現了不少的錯字,別字,是因為我沒時間修改,基本上是寫完就發,大家都知道我是業餘寫作,有時候是上班時間寫的,這個嘛,大家都明了,嘿嘿嘿!)(未完待續。。)

    ...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一號紅人蒼穹之上極道特種兵都市劍說九道神龍訣
    丹道宗師深夜書屋壯士,乾了這碗雞湯網遊之我是武學家棄婦再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