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一千二百五十九章:繼往開來(149)中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一千二百五十九章:繼往開來(149)中計字體大小: A+
     

    鍾府位於中條山下,依山傍水,一條蜿蜒曲折的溪溝繞著鍾府盤旋了一周,很顯然,這一條溪溝是經過人工改道而形成的,那些溪溝之中或大或小的青石、鵝卵石明顯是從別的地方搬來按照一定的規劃放進去的,這使得這條溪溝趣味盎然,溪溝之上,一座完全由白色的石料砌成的石橋直通鍾府的大門,站在中條山上,遙望著山下的鐘府,汪強不由倒吸了一口涼氣,「將軍,這他娘的完全就是一座軍事要塞嘛,只要有足夠的防守人手和充足的器械,想要將他打下來,恐怕只能靠人命堆了。」

    「所以我們要想法設法地將鍾府的家兵調走。」牛騰淡淡地道:「根據我們的情報,鍾府有家兵五百餘人,而這一次,鍾奎將這五百人全都調走了!」

    「這麼說現在鍾府豈不是就一個空架子?」汪強興奮起來。

    「那倒也不,除開家兵之外,鍾離離職的時候,還有一些他的心腹跟著他一起回來了,這些人雖然人數不多,但都強悍得緊啊!」牛騰道。

    「再強悍,只要人數有限,便成不了什麼阻礙。」汪強冷笑道,「沒有兵的將,便是沒有爪牙的老虎,除了憤怒的咆哮之外,基本沒用。」

    「這話說得好!」牛騰大笑起來。「夜幕落下之時,正式開始進攻。」

    「大門緊閉,院牆高達三米,雖然防守人數基本不足,但也不好打呢,那幾個箭樓之上,只要布置上幾個神箭手,我們的傷亡就不會小。」汪強吐了一口氣,「將軍,我第一波上。」

    「行,咱們有上千名訓練有素的士兵。對手現在基本沒有多少防禦力量,咱們完全可以堂堂正正的打進去。」牛騰微笑道:「如果沒有必要,咱們還是不要動用國安局的人手,他們帶來的武器,對於咱們的這些士兵來說,也有些駭人聽聞,別將他們嚇著了。」

    汪強轉頭看向另一邊,十幾名黑衣人若隱若現地在稍遠處的密林之中,即便這裡都是自己人,他們似乎也保持著足夠的警惕之心。

    夕陽漸漸西去。隨著時間的推移,中條山上,一千餘名隱蔽著的士兵也開始緊張起來,在軍官的帶領之下,開始整理自己的兵器。

    鍾府院牆上的燈籠開始一個接著一個的亮了起來,每隔上五米左右便有一個,將整個院牆及牆外十幾米遠的地方照得一片透亮,而那座石橋上面,每一個樁子上也都安放著一盞燈。此時也全都亮了起來。

    這些燈明顯經過了一些特殊技巧的處理,使得它的光源基本上只向外照射,雖然燈都安裝在院牆之上,但外面看著亮彤彤的。但整個鐘府,卻陷入在一片黑暗之中,這些燈光,完整地構勒出了整個鐘府的輪廓。

    「開始行動。」牛騰下令道。

    鍾府之內。一片黑暗之中,一座高樓之上卻極是明亮,鍾離站在窗前。凝視著遠處的黑暗,在他的身後,他的另外兩個兒子鍾喬,鍾槐全身著甲,肅立在他的身後。

    「父親,您真的認為那些土匪打魯家是假,打我們是真嗎?可大哥今天傳回來的消息,在下樑鎮出現的土匪多達數千人,他們的主力應該在哪裡啊!」老二鍾喬有些不解地問道。

    鍾離搖搖頭:「你們沒有覺得這一次的土匪與去年那一波有著很大的不同嗎?」轉過身來,看著兩個兒子,道:「從他們的第一戰奪取冷水溝軍寨,接著喬裝改扮,詐取紫陽縣城,殺了郭慶之後,旋即放棄了縣城,後來的數戰之中,他們目標明確,行動迅速,便是正規軍也不過如此,你們沒有覺得這裡頭有問題嗎?」

    「有什麼問題?或者是去年這些土匪吃了大虧,今年痛定思痛,更加狡詐了而已。」老三鍾槐道。

    「你們沒有從過軍,不知道這裡頭的差別,我從這支土匪之中看到了正規軍的影子,而這些,顯然不是一些從來沒有接受過任何正規軍事訓練的土匪能做到的。」鍾離嘆了一口氣,臉上露出憂愁之色。

    「父親擔憂什麼?如果真如您所料,他們的目標是我們的話,那這一次,我們就讓他們灰頭土臉,也讓周良那個沒用的東西看一看咱們是如何打仗的。」

    「我擔憂的是,漢國已經介入到了這場蜀郡之亂當中,當年他們在齊國就是這麼做的。」鍾離撫了撫長須。

    遠處的黑暗之中,突然閃現出一點火光,而後火光猶如流水一般漫延開來,頃刻之間,便連接成片,火光迅速地由中條山方向向著鍾家府第這邊猛衝過來,山呼海嘯一般的吶喊之聲也緊接著響起,火光之下,一隊隊秦軍裝扮的人顯現出來。

    「果然是他們。」鍾喬驚呼起來,「父親,您是怎麼準確地判斷出來他們打下樑鎮是假,打我們是真?」

    鍾離的眉頭卻皺得更緊,看得出來,比起先前,他的擔心,更加重了一些。

    「父親,我們早有準備,也做好了應對之策,您怎麼看起來一點也不高興?土匪的精銳果然到了我們這一邊,這一次,即便不能全殲他們,也能讓他們損兵折將,元氣大傷,紫陽縣又可以過幾年太平日子了。」

    鍾離長嘆一聲,「果然如此,我能得出這一判斷,是基於漢國人已經插手蜀郡之亂了,我在大秦雖然位高爵顯,但在紫陽,又有幾人知道我曾經的位置和在朝堂的影響,這些紫陽縣的土匪么?當然不是,最了解我的自然是我的敵人,漢國過去的監察院,現在的國安局,他們既然已經插手,這一次蜀郡之亂,恐怕就沒有這麼輕易地結束了。在紫陽,魯家的名位,財富,看起來都比我們鍾家要強,但這只是表象,一般的土匪的確會瞄準魯家,但漢國國安局的人,一定會針對我,我既然猜到了漢國人已經插手了蜀郡之亂,自然便能判斷出在下樑鎮他們必然是虛晃一槍,那裡的幾千人,不過是他們近期裹協的那些農民,而他們的主力精銳,核心部隊,想必已經到了這裡。」

    鍾喬嗆的一聲拔出了腰間長刀:「管他是誰,既然來了,這一次就讓他們有來無回,父親,您卻安坐於此,看兒子們是如何殺敵的。」

    兩兄弟齊齊向鍾離行了一禮,轉身大踏步出門,樓梯一陣嗵嗵響動,兩人已是急步下樓而去。

    鍾離緩緩地坐了下來,透過窗戶,看著遠處迅速接近的火光,嘆了一口氣:「人心不足啊,如果不是你們貪心不足,紫陽如何會再一次出現暴亂,這些土匪又怎麼會有機會再一次掀起暴亂啊!」

    汪強一手持槍,一手持盾,大踏步地走在隊伍的最前邊,溪溝有丈余來寬,但水卻很淺,一腳踏進清涼的溪水之中,汪強振臂大呼:「弟兄們,沖啊,拆了這些貪官污吏的房子。」

    「殺!」上千名士兵舉著盾牌,挺著長槍,呼嘯著緊隨著汪強沖了過來。

    院牆之上的箭樓里,鍾喬冷笑著舉起了手中的長刀,看著已在涉足溪溝之中的土匪,冷然道:「準備,射擊。」

    隨著他的一聲令下,原本寂靜無人的院牆之上一聲吶喊,驟然之間出現了無數的人影,人人手中挽著強弓,箭聲凄厲,自院牆之上呼嘯而至,數座箭樓之上,床弩的嘯叫之聲奪人心魄,閃電般地向著溪溝之中密集的人群扎去。

    慘叫之聲頃刻之間便壓倒了吶喊之聲,猝不及防的進攻者們在密密麻麻的箭雨之中紛紛栽倒。汪強久經戰場,當箭嘯之聲響起的瞬間,巨大的危險感便襲上了他的心頭,在那一瞬間,他猛地蹲了下來,身體蜷縮成一團,完全地縮在了盾牌之後,只聽到叮叮噹噹的連珠般的響動,手上一陣陣的震動傳來,讓他整個手臂此時有些發麻。

    回頭張望不由驚怒交加,就這短短的一瞬之間,溪溝里已經躺倒了太多的自家兄弟,火光的映照之下,原本清澈的溪水,早已變成了紅色。

    進攻者的後方,當密集的箭嘯之聲響起之時,牛騰面色大變,向前猛衝了幾步,盯著依然黝黑的鐘府,喃喃地道:「糟糕,上當了,鍾離這個老狐狸,設了一個圈套讓我們鑽。」

    因為那些燈光的映照,牛騰並看不到燈后的光景,但光從這些羽箭射擊的密度,準頭,力道,他已經能判斷出,這絕不是鍾離倉猝之間集合起來的人手,而是他們的家兵根本沒有離開,那麼,鍾奎帶走的那些人無疑便是一個幌子了。

    「將軍,看來還是得我們上了。」牛騰身後,一名黑衣人走了上來,低聲道。

    「當然,虧得上頭派了你們來,否則今天我就只有夾著尾巴跑了。」牛騰道。

    「將軍,既然這裡是圈套,那麼周良那頭會不會轉過身來夾擊我們?」一名黑衣人邊打開箱子,整理著裡面的東西,一邊問道。

    「不會,數千人圍攻下樑鎮,如果他們不去救,他順手打破了也不是什麼難事,魯大方的家,周良也惹不起,所以,他們現在一定還在下樑鎮。我們還有時間。」牛騰深吸了一口氣,「換你們來突破吧,打開了這道該死的牆,咱們用人淹了他們。」牛騰拔出了刀,在他的身後,還有數十名他的親信,這些人可都是從漢國潛入過來的國安局好手。(未完待續。。)

    ...



    上一頁 ←    → 下一頁

    茅山捉鬼人早安,總統大人!農家子的古代科舉生活天才兒子腹黑娘親英雄聯盟之指尖浮生
    火影之禍害首都是地球一號紅人蒼穹之上極道特種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