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一千二百五十二章:繼往開來(142)家破人亡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一千二百五十二章:繼往開來(142)家破人亡字體大小: A+
     

    溫義在鎮子上魯員外家借了五十兩銀子,一年翻一番的高利貸,溫義盤算著等拿到地后,明年拼死拼活做上一年,就算再過上一年的苦日子,也要將這一百兩銀子的外債還清,只要有了地,總還是有希望的。

    回來交了錢,從文書老爺手裡拿了一隻籌,回到家中急切地等待著第二天的到來,明天,文書老爺會將划給他的地的契書帶來。村子里屬於官田的都是上等的好田,足足有上千畝呢,夜裡溫義還在那些田邊去轉了一圈又一圈,憧憬著那一塊將真正的屬於自己。

    晚上溫成來家一趟,在溫義屋裡待了一會兒,卻是什麼話也沒有說,只是深深地嘆了一口氣便又離開了,溫成家裡有七口人,按理得有七十畝地,可一百四十兩銀子成了一道高高的門檻,溫成本來也想去借高利貸,但被他的父親阻止了。他們仍然將持續沒有自己的土地,只能租種官田的命運。

    溫義與女人都是激動的一夜沒有睡著,天剛朦朦亮便爬了起來,女人抱著仍然睡得香甜的兒子,同溫義一起到了村口,等待著文書老爺帶著契書過來。

    一直等到日上三桿,鎮子里的文書老爺終於在兩名衙役的陪同下,騎著一匹小叫驢搖搖晃晃地來了,看到溫義,哧的一笑,從懷裡掏出一份契書,隨手扔給了他們,「這是你們的契書,跟我走吧,帶你們去你們的土地哪裡,插上界牌,我就算完事了,今天還有十幾家要跑呢!」文書老爺伸了一個懶腰,懶洋洋地道。

    看著文書老爺有些浮腫的臉龐,聞著他身上散發出來的陣陣酒意,溫義心道。這位老爺昨天一定沒有睡好,看他騎在驢子上的模樣,可別跌下來摔壞了。

    文書老爺雖然搖搖晃晃,但卻一直沒有掉下來,穿過一片片長得綠油油的莊稼,帶著溫義一家人向前走去,這些都是官田,前兩天已經被上面的人由白灰描上了印跡,一塊一塊的極是分明,每走過一塊。溫義的心裡就像貓抓一般。

    太陽漸漸地升高,眼看著就要走出這一片莊稼地了,溫義不由忐忑起來,隔村子已經很遠了,怎麼還沒有到自家的地頭啊,「老爺,分給我家的三十畝地,到底是哪一塊啊?」他忍不住問道。

    文書老爺斜瞄了他一眼,「慌什麼?朝廷還會騙你啊。縣令大人還會騙你啊,說是三十畝,就是三十畝,一分也不會差了你的。」

    「是是是。小人自然是相信縣令老爺的。」看到文書老爺發怒了,溫義忙不迭地道。

    說話間,文書老爺已經停了下來,指著前面道:「喏。那就是你的地了,三十畝,只多不少。你們兩個,快點過去把界牌插上,我們還要去下一家呢!」

    兩個衙役應了一聲,拿著幾塊界牌,飛快地奔向那個地方,看到兩個衙役插下界牌的地方,溫義的一顆心唰地一下涼了,那一大片地又哪是什麼良田了,那是一片荒地,亂石遍布,別說種莊稼,就是草,也沒有長多少根。

    「這,這是我的地?」他手腳顫抖著,看著文書老爺,「這是我花了六十兩銀子買的地?」

    「當然是了,小子,這三十畝地以後就是你的了,好生侍候著吧。」文書老爺呵呵笑著。

    溫義兩腿發軟,卟嗵一聲,跌跪在地上。

    「不,不,不,我不要了,我不要地了,把錢退給我吧,我不要地了。」溫義吶吶地道,他身後,女人已經是絕望地哭了起來,都是本地人,哪裡不知道這塊地根本就種不了。

    「小子,你以為朝廷大計是兒戲啊,你想要就要,不想要就不要。告訴你,要了就不能退。」文書老爺坐在驢背之上,鞭子指著前方,威風凜凜地道。

    兩個衙役很快就奔了回來,文書老爺瞄了一眼哭嚎著的兩個草民,冷冷地道:「我們走。」

    溫義癱軟在了地上,為了買這塊地,他還借了五十兩的高利貸,明年的這個時候,他就得還一百兩,可這塊地,別說是還一百兩,就連十兩,只怕也還不了,可這是驢打滾的高利貸,一年是一百兩,到了第二年,可就變成二百兩了。

    在溫義的哭聲中,女人卻是沖了上去,猛地一把揪住了驢子的韁繩,用力一帶,將驢子生生地扯了回來,尖聲叫道:「我們不要田了,退我們錢來。」

    文書老爺沒防備,再加上昨夜荒唐久了,這一下驢子猛地轉了半個圈子,本來就有些搖晃的他,頓時一個倒栽蔥從驢子身上栽了下來,結結實實跌了一個狗吃屎,痛得叫喚起來,兩個衙役手忙腳亂地扶起文書老爺,卻只見文書老爺的額頭上已是多了一個又紅又亮的大包。

    文書老爺伸手一摸,痛得嘶嘶叫了起來,眼見著前邊這個害得自己跌了一跤的腌攢婆娘伸手一隻骨頭棒子一般的人又向自己伸過來,頓時怒由心頭起,惡向膽邊生,抬腿便是一個窩心腳過去,「你個瘋婆娘,敢打你家老爺。」

    女人挨了這一腳,仰身便倒,這一腳竟是將她踢得生生地昏了過去,另一隻手上抱著的歲余的娃娃脫手飛出數米遠,重重地跌在地上,只是哇哇地哭了兩聲,便沒了聲息。

    一個衙役奔了過去,只瞅了一眼,便倒吸了一口涼氣,那個小娃娃的頭無巧不巧地正好嗑在了一塊半截埋在土裡的石頭之上,外露的那一截卻是一個尖銳的三角形的突起,小娃娃的頭上,一個大窟窿正在沽沽地流著鮮血。伸手在小娃娃的鼻子下一觸,衙役一下子跳了起來,「老爺,沒氣了,死了!」

    溫義此時終於反應過來,看到倒在地上的女人,孩子,他野狼一般嗥叫著沖了過來,一手抱起孩子,一手摟起女人。

    文書老爺臉都白了,慌裡慌張地爬上驢子,「他是自己跌死的,可給本老爺無關。」一鞭子打在驢子屁股上,帶著兩個衙役一溜煙兒地跑了。

    村子里到處都是哭聲一片,被騙的不止是溫義一家,所有拿錢買了土地的家庭,得到的並不是他們盼望的那些一直由他們租種著的官田,與溫義一樣,分給他們的都是一些鳥不拉屎的荒地,別說種糧了,就算是種草,也不見得能長出多少。

    溫成嘆著氣,看著抱著頭蜷縮在屋裡的溫義,溫義的女人手裡抱著早已沒有了氣息的孩子,痴痴獃呆的縮在屋角里。長發披肩,宛如惡鬼,溫成幾次想上次將死了的孩子從女人懷裡取過來,每一次,女人都嗬嗬地怪叫著,亂踢亂打,張嘴亂咬,溫成也只能作罷。

    「阿義,事兒已經這樣了,還能有什麼辦法,你跟我先出去,弄幾塊薄板,好歹也打口薄木棺材,讓孩子入土為安吧。」溫成將溫義從地上硬扯起來,往外拖去。

    「走吧,我家裡還有一些板子,你跟我去拿了來,釘上將孩子安葬吧!」溫成看著這家的慘狀,心裡也是凄然,同時又感到一陣幸運,虧得老爹不許自己借高利貸,不然今天村子里哭的人家又要多一戶。

    溫義痴痴獃呆地跟著溫成去了他家,兩人抬了幾木薄板,回到溫義的屋裡時,女人和孩子卻不見了蹤影。

    「阿義,你女人呢?」溫成大吃一驚,大聲喊道。

    溫義似乎也清醒了一些,滿屋子裡瘋找,卻是一片衣角也沒有發現,從屋裡出來,溫成不經意見走到一角的井台跟前,向下一瞄,頓時只覺得呼吸都停滯了,井下面,飄著一片烏泱烏泱的頭髮。

    「阿義!」他大聲叫了起來。

    女人和孩子被打撈了起來,可早就沒有了氣息,女人仍然將孩子緊緊地抱在懷裡,怎麼也摳不開。

    溫義瘋子一般,拿著羊叉,將所有的人包括溫成在內都趕出了屋去,砰的一聲關上了大門。

    「阿義,阿義,你不要胡來啊!」溫成在屋外焦急的大聲喊叫著。

    屋裡沒有迴音,只是傳來溫義狼一般的嚎哭之聲。

    「走吧,先走吧,讓阿義哭一陣子,興許就好一點,晚上我們在過來幫他料理婆娘娃娃的喪事吧,可憐吶!」溫成的老爹戚然道。好端端的一個家,轉眼之間,就這樣沒了。

    整個村子都如喪考妣,拿到地的絕望,這件事將他們本來就貧困的生活,更進一步地推到了深淵之中,而沒有拿到地的,也看不到前路之上有任何希望,漆黑的夜裡,整個村子里卻沒有一盞燈亮起。溫成出了屋子,準備去溫義那裡去看一看。

    剛剛踏出屋門,他的眼前便閃爍著一團火光,轉眼之間,那火光便越來越大,越來越耀眼,幾乎要將整個村子都照見了。那是阿義的家,溫成大吃一驚,飛奔著跑向溫義的屋子。

    溫義的房子已經陷入到了一片火海之中。

    「阿義,阿義!」溫成在火場外跳著腳大喊道,但回答他的,卻只是大火的劈里啪拉的爆裂之聲。(未完待續。。)

    ...



    上一頁 ←    → 下一頁

    紀少輕裝上陣抓淘妻地球唯一修士我真沒想重生啊權謀:升遷有道紈?棄少
    秦吏校園絕品狂神茅山捉鬼人早安,總統大人!農家子的古代科舉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