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一千二百四十八章:繼往開來(138)山中有匪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一千二百四十八章:繼往開來(138)山中有匪字體大小: A+
     

    溫義和溫成兩人在鎮子里沒有攬到活兒,但兩人仍是興沖沖的往回趕,在鎮子里得到的好消息,足以讓兩個人興奮得了。官府要給老百姓分土地,每丁十畝,溫義稍稍盤算了一下,自己一家雖然只有三口人,但三十畝土地足以養活家人了,而且不用再交佃租了。

    以前他們租著姚老爺家的地,不但每年要上交四成的租子,還得承擔國家,縣裡林林總部的賦稅徭役,後來何梁兩家造反,將姚老爺一家殺得一個不剩,但這些地最後卻是被收官了,他們這些人便又成了官田的租戶,負擔卻是一點也沒有減輕,反而因為何梁造反的餘孽逃起了蒼耳山,他們不得不再多承擔一筆剿匪的費用。

    現在能分到三十畝地,卻不必再交租子了,只是承擔賦稅和徭役,一下子減輕了大半的負擔,以後這日子可是有盼頭了。

    溫成家的人口要更多一些,家裡還有父母兩個老人,娃娃也有三個,算下來竟是要分得七十畝地,他比起溫義來,要更興奮一些。

    「成哥,每畝地還是要十兩銀子呢,我家三十畝地,便要三十兩銀子呢,這錢,我還是拿不出來。」走著走著,溫義突然想起一個岔來,不由慢下了腳步。

    「阿義,你又糊塗了不是,那告示之上不是寫得很清楚嗎?這銀子可以分三年還清,還是不記利息的,你家裡有了三十畝地,你又是一個種地的好手,三年,難道還還不清三十兩銀子,說不定一年就還完了。」溫成仍然沉浸在興奮當中。

    「是哦,我一聽分地就高興的糊塗了,後面真還這樣說了嗎?」溫義問道。

    「當然這麼說了。不然我一家要拿七十兩銀子。剝了我的皮也拿不出來嘛!」溫成笑呵呵地道。

    兩個沉浸在興奮中的人,很快地就回到了村子里,跨進院門,溫義便看到了倚著門框的女人,看到溫義空手而歸,女人的眼中不免泛起了失望之色。

    「他娘,我們的好日子要來了。」溫義高興地道,將在鎮子里的所見所聞,急不可耐地告訴了女人。

    「真得嗎?我們可以有自己的地了嗎?」女人也一下子興奮起來,「當真可以不要錢嗎?」

    「嗯。每畝地十兩銀子,我們一家三口,便能有三畝地,三十兩銀子分三年償清,還沒有利息,咱們的大王可真是聖明啊!」溫義由衷地道:「等拿到了地,咱們辛苦一些,總是會有好日過的。」

    女人高興的連連點頭,有了自己的土地。那什麼都會有的。

    溫義走到水缸邊,舀了一瓢涼水,一口喝了一個乾淨,肚子卻在這個時候不爭氣的咕咕叫了起來。

    「他娘。屋子裡還有什麼吃得么?」

    女人搖搖頭。「什麼也沒有了,你坐一會兒,我去地里找找,挖些野菜回來。」

    溫義楞怔了片刻。土地雖然要有了,但總還是以後的事情,現在卻是要解決吃飯的問題。想了一會兒,想了一會兒,走到牆角,提起一把羊叉,「他娘,你去挖些野菜,我去蒼耳山中碰碰運氣,說不定便能打到一兩隻野味回來,也可以改善一下伙食。」

    「別去!」女人一下子拉住了溫義的衣服,「蒼耳山裡有土匪,很危險的。」

    「你放心吧,我又不進那老林子里去,只在邊緣處轉悠一會兒,再說了,就算真碰到土匪,那也是何梁兩家的,以前我們畢竟也是鄉里鄉親的,他還能真把我怎麼樣啊?」溫義笑呵呵地道。

    「山道之上有官兵卡著,你要是讓他們抓住了,他們會說你也是土匪的。」女人搖頭道。

    「哪有那麼玄乎,我溫義在這裡是老門老戶,誰還不認得么,再說了,那些守卡子的兵也不是真正的官兵,就是縣裡的鄉兵,我避開大路,抄小路進山去。」

    擺脫了女人的糾纏,溫義提起羊叉,大步向著遠處的蒼耳山走去。

    進山的大小道路都被官兵卡著,自從官兵進攻蒼耳山裡的土匪吃了虧以後,官兵便不再進山,取而代之的是封鎖了,官兵想得是要活活餓死這些土匪。

    溫義對蒼耳山卻是熟悉得很,以前也經常進山些兔子野雞什麼的小獸,只不過官兵設了卡子之後,他卻是再也沒有去過了,怕被官兵逮著,就算你不是土匪,落在這些人手裡,只怕也要蛻層皮去。

    不過今天溫義餓得有些急了,看著女人那面黃肌瘦的樣子,心裡更不是一個滋味,女人跟了自己以後,就沒有過過一天好日子。

    避開了那些大大小小的哨卡,溫義沿著一道峭壁慢慢地爬上了山,這裡地勢險要,一般人著實難得爬上來,官兵卻也沒有管這裡。

    進山難,但只要進了山,倒是天廣地闊,沒有啥人管了。溫義提著羊叉,慢慢地在林子里行走著,一路之上倒是找了不少山茹野菜,這年頭,在外面連野菜都難得見了,家家都沒得吃,家家都在挖野菜,這野菜長得再快,可也沒有人吃得快啊。

    很快就收拾了鼓鼓囊囊的一包,溫義高興的咧開了嘴巴,就算今天打不到什麼獵物,這些東西帶回去,女人也可以填飽肚皮了。

    前面傳來悉悉索索的聲音,溫義輕手輕腳的湊了過去,扒開濃密的樹葉,一下子便喜上眉梢,他居然看到了一隻鹿,正在哪裡悠閑地吃著草。殺了這隻鹿,一家人至少一個月不用再愁糧食了,看那鹿頭上的鹿茸,怎麼也要值個幾十兩銀子,溫義只覺得上天太眷顧自己了,說不定這一下連買地的錢都解決了。

    他趴在地上,一點一點地向前爬著,鹿是很靈巧,極敏捷的野獸,自己只有一擊的機會,如果一擊不中,那就再也不會有機會了,在山裡,自己與一隻鹿賽跑,跑死自己也趕不上。

    溫義幾乎連呼吸都屏住了,接近一點,再接近一點,手裡的羊叉也握得越來越緊。

    那隻鹿似乎察覺到了什麼,轉頭看向了溫義的方,兩隻耳朵一聳一聳的,溫義知道不能再等了,他猛地一躍而起,高舉著羊叉,用盡了全身的力道,向前擲去,而幾乎就在他躍起來的那一刻,那隻鹿已是原地蹦了起來,唰地便向著林子深處竄去。

    「中了!」溫義歡喜得幾乎要叫出來,不過馬上,笑容僵在了臉上,那鹿剛剛原地一蹦,竟是恰好避過了要害,拖著羊叉,居然一下子跳進了叢林之中。

    溫義大叫著追了上去,這是他一家子接下來的口糧。這鹿受了傷,跑不了多遠,看著地上的血跡,溫義飛快地追了上去。

    拐過幾棵大樹,他看到了他的關叉落在地上,看來是奔跑的過程之中,羊叉碰到了樹上從鹿身上脫落了下來,撿起羊叉,看著上面的血痕,扎得夠深,這鹿絕對跑不遠。

    提著羊叉,沿著地上斑斑點點的血跡,溫義一路追了過去。

    他早已忘記了自己不深入蒼耳山的想法,這一追,卻是追了一盞茶的功夫。那鹿的身子越來越遲鈍了,速度也越來越慢,與之相反,溫義倒是越來越有勁頭。飛身躍過了半人高的灌木,他看到那頭鹿終於倒了下來,溫義大喜過望,慢下了腳步,手撫著胸,不停地喘著粗氣,慢慢地向著那頭鹿走去。

    狗日的,可真是跑死我了,不過也真是值得。

    他直起了身子,然後便看到,那鹿倒下的幾棵大樹前,有兩個人轉了出來。

    溫義整個人一下子僵住了,兩個人中,有一個人他是認得的,何家的三兒子何勇,那個當了土匪的傢伙。

    「溫義!」何勇顯然也認出了他,驚詫地叫了出來。「你怎麼進山來了?」

    溫義艱難地咽了一口唾沫,「何三哥。」先前憋著的一口氣一下子便散了,溫義只覺得兩腿一軟,一屁股便坐到了地上。

    兩個漢子都帶著刀,何勇身邊的那一個更是高大粗壯,比何勇足足高了半個頭,臉上有一道傷疤,看著極其兇惡。

    「我,家裡沒吃得了,我想進山來碰碰運氣。」溫義坐在地上,指了指那頭鹿,完了,不但這鹿沒得指望了,自己能不能順利出去還是一個問題。

    「溫義,現在外頭是個什麼情況,我們被封在山裡已經小半年了,狗官兵封鎖得緊,我們出不去,卻是一點消息也沒有。」何勇走到溫義身邊,將他拉了起來,伸手從腰裡取下一個水囊,遞給了溫義,「累得夠嗆吧,喝點水。」

    溫義接過水囊,眼光卻落在旁邊的那個漢子身上,整個人都有點哆嗦。

    「別怕,那是我兄弟,別看長得凶,卻是好人。」何勇笑道。

    「何三哥,你們,你們過得還好嗎?」溫義鼓起勇氣問道。

    「好,怎麼不好呢,現在正天天琢磨著怎麼去找那些狗官報仇呢!」

    「千萬別去三哥,現在縣裡還駐紮著上千人的官兵呢,就是在蒼耳山的周邊,也還有好多官兵守著,正指著你們出去呢!」溫義脫口而出。

    「謝謝你了溫義,我們自己省得,不會冒險的。」何勇笑了起來。(未完待續。。)

    ...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絕對一番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重生之摳腳大漢變男神婚途有坑:爹地,快離婚紀少輕裝上陣抓淘妻
    地球唯一修士我真沒想重生啊權謀:升遷有道紈?棄少秦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