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一千二百四十三章:繼往開來(133)老友重聚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一千二百四十三章:繼往開來(133)老友重聚字體大小: A+
     

    船在江面上拐了一個彎,駛離了楚國的水域,繼續劈波斬浪,向前駛去,郭晗回頭看著背後愈來愈遠的楚軍水寨,心裡莫名地鬆了一口氣,覺得整個人一下子都輕鬆了起來。

    這條船上所有的人都是隸屬於國安局的,也是郭晗自己的下屬,在漢國的水面之上,他再也不用偽裝什麼了,一時之間,神清氣爽,大踏步走下了二樓,踢掉了鞋子,赤著腳板走到濕漉漉的甲板之上。

    「老闆,回去歇著吧!江上風大著呢!」一個皮膚黝黑的漢子提著撐桿,笑著道。

    郭晗哈哈大笑起來,「你還真當是一個弱不禁風的商人么?」一把搶過漢子手裡的撐桿,「讓我來。」

    「老闆,你真還幹得來么?您瞧瞧您現在,大腹便便,兩手嫩滑,皮膚白皙,與那時候比可真是兩個樣兒了。」黑漢子上上下下打量著郭晗,搖頭道。

    郭晗楞怔了一下,低頭看看自己突出來的肚子,伸手再看看一雙細嫩的手,以前的老繭早已經看不見影子了,郭晗一下子泄了氣,將撐桿啪噠一聲扔在甲板之上,嘆了一口氣:「他娘的,有得必有失啊,回不去羅!」

    「老闆,你現在過得多舒坦啊,還回到過去幹嘛?」黑漢子笑著撿起撐桿。

    「過去有過去的好呢!」郭晗搖搖頭,「現在的我,卻不是我想過的日子,栓子。你能想象我每天捧著那些傢伙的臭腳,說著自己都感到噁心的阿諛之詞么?」

    一屁股坐在甲板之上,郭晗顯得有些喪氣。「可是我回不去了。再也拿不得刀,握不住槍了,這雙手,現在只適合數鈔票羅!」

    黑漢子大笑起來:「老闆,你這可是赤裸裸的拉仇恨喲,您瞧瞧這周圍的兄弟們,眼睛可都要綠了。」

    郭晗也是哈哈大笑起來:「子非魚。安知魚之樂,同理啊,子非魚。安知魚之苦啊。算了,我回去睡大覺了,這還有十幾天的航程呢,日子不好過哦。」彎腰提起鞋子。踢踢噠噠地又爬了回去。

    日子便在郭晗無聊地趴在船艙的窗戶之上看日升日落。船去船往,聽風吹浪打之中過去,拍著自己的肚皮,這種吃了睡,睡了吃的日子,只怕又長了好幾斤肥肉了,自己這體重,每年都在往上爬升。想要降下來,只怕是難了。

    近十天的航程之後。離滄州已經不遠了,直有些發蔫得郭晗終地又有了點精神頭兒,不過江上的船卻有些異樣的多了起來,越向前,便越是如此,最終呈現在郭晗面前的,是滿滿一個江面船隻,全都拋錨停了下來。只餘下中間一條窄窄的航道,一些小船在其中穿行,小船之上的人卻都是大漢水師的裝著。

    「栓子,去問問這些士兵,這是幹什麼呢?我可要急著回去,耽擱不得。」郭晗道。

    「老闆,這不妥吧,這江上如此多的船隻,漢楚都有,說不得這些船裡面便不知有多少楚國的探子,咱們這樣,不怕暴露出身份么?」栓子提醒道。

    郭晗哈的一笑,「有什麼好怕的?又有什麼怕讓這些人知道的,知道我身後的人是誰嗎?那可是大漢政事堂中坐第二把交椅的嚴老大人啊,我要是不囂張跋扈一點,反倒不正常了是不是?」

    聽著郭晗的話,栓子咭的一聲笑了出來,「是這個理兒,行,我這就去問問。」

    栓子逮著了一個機會,徑自從船幫之上跳到了水師巡邏的小船之上,倒是將船上的士兵嚇了一跳,不過馬上,栓子從身上掏出了一樣東西,遞給了船上一個小頭目,那水師小頭目本來手已經按到了刀柄之上,但一看栓子身上掏出來的東西,臉上立時變了色,恭恭敬敬地向栓子行了一個禮,低聲說了幾句話,栓子點了點頭,對小頭目說了幾句,那小頭目連連點頭,栓子卻是轉過身上,大船上的水手立時便拋下了一條繩子,栓子手腳麻利地抓著繩子,三兩下便爬了上來。

    看著栓子矯健的身影,郭晗不無羨慕的咂巴咂巴嘴,想當年,自己也是這樣的啊,不過這些年來當了老闆,卻是十五的玩燈籠,越來越回去了。

    「老闆,是水師封鎖了江面,說是在搞什麼演習。」栓子仰著頭對郭晗道。

    「水師在這江面上搞什麼演習?你問了是誰在指揮么?」

    「說是寇統領!」栓子道。

    聽說是寇曙光,郭晗不由吃了一驚:「他怎麼會親自指揮一支江面上小小的水師船隊,這裡頭有鬼。」

    「我也覺得奇怪呢,寇統領不是說要調到政事堂去當議政了么?這可是一步登天了呢!」栓子嘖嘖地道。

    「當初一批出來的人,也就是老寇走得最遠最高了,我們是比不了羅!」郭晗也是不無遺憾地道。

    說話間,遠處剛剛離去的水師巡邏船卻又是如飛而回,這一次卻是來了一名校官,抓著繩子三兩下爬上來,「請問那問是郭先生?」他問道。

    「我便是!」郭晗從窗戶里探出半個身子,道。

    「我們大統領有請。」校官微微躬身,「這便請郭先生過去吧!」

    郭晗大笑了一聲,「還道老寇當了大官,就忘了我們這些人老朋友呢,還行,還記得我們這些人,栓子,那我去見見他,你們先在這裡歇著吧。」

    「好吶!」栓子笑道。

    那校官聽了郭晗的話,卻是眨巴著眼睛有些迷惑不解了,這個大腹便便的商人模樣的人是什麼來頭?口氣如此之大,寇統領馬上就要是寇議政了,在他嘴裡,居然便成了老寇。

    登上水師的巡邏船,向前走了小半個時辰,一艘巍峨的大船便出現在郭晗的眼中,足足五層的樓船將他乘坐的小船顯得如同一個玩具一般,小船靠了上去,從大船之上立時放下了一個鐵制的舷梯,兩手扶著欄杆,郭晗氣口喘吁吁的爬上了這艘巍峨壯觀的大船,人一下甲板,迎面便看到了一張既熟悉,又顯得有些陌生的面孔。

    與栓子一樣,這個人一張臉曬得黝黑,不過那稜角還沒有變。

    「寇議政!」他雙手抱拳,作勢便要行禮。

    寇曙光大笑起來,上前一步抱住了郭晗,「倒是沒有想到會在這裡碰見你,我們一別大概有七八年了吧?走,艙里說話去。」

    郭晗抬頭打量著中周,除了這艘五層的艦隻之外,江面上其它的水師艦船便顯得小多了,最大的也不過是三層樓船。

    「甭看了,出海的大船這一段時間都停在汾州了,這裡只有江師。」

    「寇議政現在可威風了,天下聞名哦。」郭晗有些酸溜溜地道:「跟你比起來,我們這些滿身銅臭的商人,可就提不上檯面了。」

    寇曙光大笑起來,「你還叫苦,我可是聽說了,你現在是睡覺睡到自然醒,數錢數到手抽筋,這種日子,我可是日思夜盼呢!」伸手拍了拍郭晗挺出來的肚子,調笑道。

    「你就不要調笑我了!當年那一批兄弟,也就是你到水師這一步棋當真是走對了,七八年時間,就一下子榮升到議政了,其它的兄弟,就是拍馬也趕不上羅。」郭晗道。

    寇曙光笑著,一攀郭晗的肩膀,拉著他向著艙內走去。

    「當時出去籌建水師的時候,那一個曾想到有今天?不過老郭啊,你天天溫柔鄉里打滾,金銀堆里睡覺,可真是不太了解我呢,不說別的,便是出海遠航遭遇風暴,好幾次都險些送了命去。」

    「是啊,每個人的命運都是自己走出來的,你選擇了當時最艱難的一條路,並成功地走了出來,而我選擇了這個,所以成了現在這副模樣,安傑呢,雖然當上了少將,但身在敵營,過得也是小心翼翼。」

    「不過我們都很開心不心嗎?」寇曙光笑道。

    「是啊,是很開心。」郭晗攤了攤手,「對了,你這一次怎麼親自指揮一個小小的江面船隊演習,還封鎖江面,搞得這麼神秘?」

    「這是我作為水師統領最後一次指揮演習了,馬上我要去薊城任職了,以後出海的機會恐怕也不會再有了。」寇曙光有些可惜地道。

    「說起來李議政到底是出了什麼事?大家可都是詫異得緊!」郭晗訝然道:「你是坐火箭上去的,那可是一跟頭直接跌到底。」

    「這個你就不要問了。」寇曙光搖搖頭,「內里情況有些複雜。」

    聽寇曙光這麼一說,郭晗當即閉上了嘴,他自己就是幹這一行的,自然知道什麼該問,什麼不該問。

    「看你的模樣,這一趟去楚國,一定是大獲豐收了!」

    「當然,不過具體的情況,我也不能說,不過你已經是議政了,到了薊城,進了政事堂,自然都會清楚的。」郭晗笑道。

    寇曙光大笑,「現世報,還得快,你還是如當年一般,最記仇了。」

    兩人相視大笑,似乎都回到了當初受訓之時的場景。

    「今天的演習有些不太一樣,所以要封鎖江面,你來得巧,我便帶你看個稀奇。」寇曙光笑咪咪地道。(未完待續。。)

    ...



    上一頁 ←    → 下一頁

    火影之主神系統艾維亞的霸道公主劍道之王婚權獨占:席少的名媛新最強裝逼打臉系統
    絕對一番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重生之摳腳大漢變男神婚途有坑:爹地,快離婚紀少輕裝上陣抓淘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