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一千二百三十六章:繼往開來(126)震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一千二百三十六章:繼往開來(126)震怒字體大小: A+
     

    安靜的大堂內驟地被一陣陣的驚嘆之聲佔據,在座的大議員們有不少人還根本不得這位身居高位的工部尚書,因為自大漢立國,成立大議會以來,這位尚書在薊城的日子屈指可數,每自去年開始的質詢,他也從來沒有到過場。但沒見過他的人,不代表沒有聽過此人的大名。

    他是高遠最為推崇的一位臣子。十數年如一日的,如同一位老工匠一般,奔波在一個又一個的工地之上,大漢著名的城市,道路,幾乎都出自他之手,而且他本人也堪稱一個傳奇,五十歲之前,還是匈奴公孫部的一個奴隸,五十歲之後才因為當年的征東軍進軍大草原而成為征東軍的下屬,十餘年的時間,他自一個奴隸成長大漢國六部之一的工部尚書,卻從來沒有人認為他當不起這個位子。

    這樣的一個人,逝於任上,對於大漢不得不說是一個巨大的損失,只看大王的臉色和台上那些議政們的臉色,便可見一斑。

    對於工部的質詢,因為郭荃的離世而草草結束,議員們紛紛起身離去,一個工部尚書的離世,代表的可不僅僅是他本人那麼簡單,對於漢國的朝政而言,其影響也是顯而易見的。

    以蔣家權為首的議政與各部大臣們來到二樓包廂之中的時候,高遠仍然靜靜地站在二樓的露台之上,凝視著已經空空如也的大堂,眾人不敢打擾,默默地立於他的身後,對於郭荃的離世,在場的人無一不感到痛惜。

    「國之干臣,吾之股肱,天不假年,痛之,嘆之。惜之!」高遠仰天長嘆一聲,眼前似乎浮現出那個始終佝僂著脊背,滿臉溝壑卻又永遠帶著滿足笑容的老人的臉龐。「是吾之錯,早該將你召回薊城安享晚年了。」

    轉過身來,看著一眾大臣,「郭大人於離世當日,還親自督促翠屏山最後一個卡住東西交通大動脈的爆破成功,他終於還是完成了本王交給他的任務,十年,兩條道路。貫穿整個大漢王國,此功當名垂青史。」

    「大王所言甚是!」蔣家權上前一步,「郭大人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為人為臣,當為我輩之楷模。」

    高遠看著眾人,卻是古怪的一笑。聲音驟的低沉下來,「是么?在座諸位,可捫心自問。當真如郭大人一般為了大漢,也能做到鞠躬萃,死而後已么?」

    突如其來的責問,瞬間讓所有的人在震驚之餘。又感到一陣陣的惶然,有的委屈,有的慚愧,臉色不一而足。

    「大漢立國數年。國勢日漸強盛,吞魏,並韓。下齊,南迫楚國,西凌大秦,在座各位,無一不是立下汗馬功勞,個個身居高位,位極人臣,但不少人,卻就此心滿意足,一心便想躺在功勞薄上過日子,渾渾噩噩,得過且過,以為大漢就此高枕無憂了么?」高遠提高了聲音,厲聲道。

    「秦國百足之蟲,死而不僵,尚隨時可動員起百萬大軍,范睢死中求生,已準備大刀闊斧改革內政,拚死一搏,不生則死,如此氣魄,讓人心折,南邊之楚國,地域之廣闊,人丁之繁茂,猶勝我大漢,彼多年太平,雖然軍備松馳,蔽端從生,但在我大漢的凌迫之下,近年之來,已是勵精圖治,無論軍,政都已大有改觀,已是我大漢最為強勁的對手,敵人在奮發,我們有些大員卻在頹廢,自認天下無敵,如此下去,大漢安能不敗?」

    重重一掌拍在身旁的椅子之上,喀嚓一聲,椅子不堪重擊,頓時倒塌下去,從大臣此時已經被高遠吼得有些蒙了,在蔣家權的帶領之下,無聲的全都跪了下來。

    「吳大人!」高遠的目光轉向跪在蔣家權身後的吳凱。

    「臣在!」吳凱的聲音有些顫抖。

    「你領議政之職,負責薊城之改擴工程,自問做得如何?」高遠問道。

    「臣慚愧,辜負王上信任,屍位餐素,對工部疏於過問,以致百蔽從生!」吳凱低聲道。

    「今日議員質詢,可有虛言?」高遠追問道。

    「雖有以點帶面之嫌,但所陳之事,應當屬實。」吳凱垂頭喪氣地道。

    「工部郭老大人一直在外,吳大人你曾主持修建過積石城,本王托你重任,你卻當了甩手掌柜,無為而治,以至於工部左侍郎吳奎瞞上欺下,上下其手,工部被攪得烏煙瘴氣,百姓,商人怨聲載道,你可知罪?」

    「臣知罪!」

    「著你自今日起兼任工部尚書一職,整頓工部上下,今年年內,必須完成薊城改擴建工作,你可有異議?」

    「臣遵命。」

    「何衛遠!」

    「臣在!」何衛遠跨上一步。

    「馬上拘捕工部左侍郎吳奎,移交檢查院,限期調查吳奎所有不法事宜。」

    「是!」

    「工部右侍郎何成,知情不舉,降為員外郎,罰俸一年。工部上下,但凡有涉嫌貪腐者,一律開革,著警察局,檢查院拘捕審詢,從嚴從重,絕不姑息。」

    聽著高遠雷霆大怒,眾人無不噤若寒蟬,一直以來,高遠從來沒有如此怒髮衝冠,失態於斯,但所有人都明白,這並不代表著大漢之王就是一個好脾氣。相反,這樣性子的人,一旦發作,必然是雷霆風暴。

    「吳大人,你記住了,功勞薄上是躺不住的,無為而治,在我大漢官衙之中是行不通的,無功即有過。占著位子不干事,我要這些官員做甚麼!」

    大漢元老吳凱,被高遠劈頭蓋臉,毫不給面子的一頓斥責,讓其它人無不是心中凜然,吳凱這樣的老資格,大王的老朋友都是如此,下一個不知道該輪到誰了。

    「曹天賜!」

    位於眾人之後的曹天賜心中一跳,抬起頭來,「臣在。」

    「你身為警察部長,自裁撤地方衛軍,衙役捕快已經半年,各地州郡府縣。一半以上警察局的籌建到現在為止,還沒有完成,以至於地方出現治安真空,盜匪橫生,百姓苦不堪言,警察部行事遲緩,作風拖沓,你有何話可說?」

    「臣無話可說!」曹天賜心中叫著委屈,卻是不敢辯解,心知大王這是心痛郭荃之死而發作。卻也只能吞下這個苦果,警察局的籌建因為漢秦之間驟然爆發的戰事,讓他將全部的重心都轉移到了那上面,這一頭自然就緩了下來,不想今日也成了王上發作的理由。「臣向王上保證,三個月內,各地警察部門一定能正常開始運轉。」

    發作了兩位重臣,高遠的火氣似乎小了一些,長長地出了一口氣。「都起來吧,一個個不要覺得心裡委屈,都認為各自有各自的難處,但你們對著郭荃看看自己。是不是在實心做事,是不是一心為大漢?」

    「不敢!」眾臣叩首道。

    「起來吧,都散了吧,本王心中不痛快。卻將火都撒到你們身上了。」高遠擺擺手,「蔣先生,李議政。天賜留下來吧,其它人都各自去吧,荀大人,郭尚書離世,遼西郡守鄭均正扶棺往薊城而來,大概十餘日便能抵達薊城,對於郭大人的身後事,禮部要有一個章程,先擬出一個大概的方案出來,再與議政們好好商量。」

    「是,大王。」禮部尚書荀修躬身道。

    瞬息之間,眾人盡皆散去,唯恐多留一會兒,又讓王上逮到錯處,劈頭蓋臉一頓。

    房中只剩下了高遠,蔣家權,李燦,曹天賜四人。

    「天賜,給蔣先生搬一個凳子,先生年紀大了,久站不適。」高遠對曹天賜道。

    「多謝大王!」蔣家權謝過高遠,側身坐了,他已年屆七十,剛剛又是站,又是跪,身子骨的確有些難以承受了。

    高遠的目光轉向李燦,這位胖得有些出奇的議政,此時表情卻是有些惶然,臉上大滴的汗珠啪啪直往下掉。

    「李議政,你很熱么?」高遠淡淡地問道。

    「不熱,不熱!」李燦趕緊答道。

    高遠呵呵一笑,李燦的身子卻是一震。

    「今天有些議員有一個針對你的提案,你可知曉?」高遠的聲音雖小,卻如晴天霹靂一般在李燦耳邊響起。

    「臣知曉。」李燦低聲道。

    「你當然知曉,我還知道,你聯絡了不少大議員,也準備好了在對方發難之際,在投票環節否決對方的提案,是也不是?」

    李燦臉上的汗珠更甚,掙扎片刻,卟嗵一聲跪了下來,「王上,臣知罪了。」

    盯著這位負責海事的議政,高遠緩緩地道:「李氏海運,本已執大漢海運之牛耳,為何尚人心不足,打擊,排擠其它海商,甚至還想要勾連水師統領,意圖一統海運,李議政,你所為何來?」

    「大王,臣,臣別無他意,只是想著能賺更多的錢財而已。」李燦撲倒在地,連連叩頭。

    聽到這裡,連一邊的蔣家權也是詫異地看著李燦,這些事情,卻是連他也不知曉了。

    「本王準備在汾州建一所水師大學堂。缺一個精通水師,海運的校長。」高遠道。

    「微臣願往。」李燦反應極快,馬上便聽出了高遠的弦外之音,「微臣願辭去議政一職,前往汾州籌建水師大學堂,為我大漢培養更多的水師人材。」

    「很好!」高遠點了點頭,「那就辛苦你了,李大人,李氏家族太大了,不妨分一分家,你二弟也是一個人才嘛,不要老讓他窩在家裡,你說是不是?」

    「臣遵命!」李燦聲音顫抖,他心中清楚,大王這是要肢解李氏家族了,不過能有現在這個局面,也算是給了他極大的面子。

    「你去吧,好自為之。」

    看著李燦離去,蔣家權訝然道:「王上,為何對李燦處置如此之嚴?」

    「先生可知去年裘氏海運船隊在琉球被海盜所襲,盡覆於海上之事么?」高遠吐出一口長氣,「如果不是李燦有大功於國,李氏海運是我大漢海運之牛耳,豈能這麼輕易了事!」

    蔣家權被驚得說不出話來,半晌才道:「李燦既去,政事堂中,海事由誰來負責?」

    「調寇曙光回來吧。」高遠道。(未完待續。。)

    ...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主神崛起絕品仙尊覆漢小小逃妃震江山最強網路神豪
    無敵踩人系統步天綱火影之主神系統艾維亞的霸道公主劍道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