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繼往開來(118)真實用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繼往開來(118)真實用心字體大小: A+
     

    馬車緩緩駛出了城門,天剛剛放亮,城門外已經聚集了大批準備進城的百姓,范睢輕輕地撩開窗帘,看著那一群郡聚集在城門口的老百姓。

    衣裳襤褸,表情麻木,幾乎成了這些人的集體寫照,在他們的身上,范睢看不到一個活人身上應有的喜怒哀樂,他們默默地聚集在城門口,有的背著背蔞,有的推著小推車,有的挎著藍子,他們是咸陽城外的老百姓,一大早進城,想著的便是賣掉昨天辛苦一天的成果,好換取一天的生活費。

    城門口放著一個大箱子,但凡進城的人,都要往那個箱子里投上兩文錢的銅錢,這是進城費。一個官員大馬金刀的坐在箱子旁,眼睛鷹隼般地盯著每一個準備進城的人。

    范睢嘆了一口氣,放下了窗帘,這裡是咸陽,是大秦的國都啊。曾幾何時,這裡是大秦最為繁華的都市,這裡的百姓都是高昂站頭,驕傲自己是一個大秦人,這才過了多少年啊,怎麼就變成了這個樣子?

    從他們的身上,范睢看不到一點點對未來的期望,他們現在的狀態,似乎就是為了活著而活著。

    都城都是如此,其它地方可想而知。范睢閉上了眼睛,輕輕地揉著太陽穴,都城周邊,官吏還在朝廷的直接監督之下,相對而言要規矩一些,即便這樣,百姓也是不堪重負,那些偏遠地方的百姓,即要承擔朝廷的賦稅,又要蒙受那些貪官污吏的盤剝,只怕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

    蜀郡的農民暴動已經愈演愈烈,在他回朝的這幾天里,便已經有數起暴動的奏報到了咸陽,雖然都在極短的時間內被鎮壓下去,但范睢透過奏報之中那些血淋淋的數字。似乎窺見了一場更大的風暴正在蘊釀著。蜀郡地方軍已經是左右支拙了,按下葫蘆起了瓢,蜀郡郡守已經多次要求朝廷派兵進蜀協助平叛,而朝廷也的確開始議論這件事情,最新的提議是讓周玉率領一支軍隊進入蜀郡。現在秦楚之間是聯盟關係,在秦楚邊境之上還駐紮一支精銳的軍隊,在很多人看來已經沒有必要。

    現在朝中雖然風平浪靜,但暗底下仍是浪潮洶湧,崔元得數位重臣的稱病,讓朝政的處理也是運轉艱難。更多的中下級官員仍在猶豫不絕,這使得范睢雖然有秦王的大力支持,卻仍是步履維艱,每一步都行得艱難。

    范睢不同意嬴英想要乾淨利落的清理行動,因為這樣一來,只怕朝中將無人可用,大多數官員都會琅當入獄,這些人中,不乏幹吏。更重要的是,朝中的大清洗,會延伸到地方,最終泛濫到全國。一個不好,便會釀成大事件。

    現在已經民不聊生,如果再官不聊生,離天下大亂也就不遠了。

    所以范睢必須去一趟函谷關。在這個讓他舉步維艱的網路之上,有一個節點,只要解決了這個節點。那麼一切都將迎刃而解,這個節點,就是路超。

    「明台,你認為大將軍是一個什麼樣的人?」范睢抬起頭來,看著坐在對面的黑冰台新任指揮明台。

    明台是嬴英特意派出來保護范睢前往路超軍中的,這種護衛工作,本來是用不著堂堂的黑冰台指揮親自前往的,上一次自穎川返回,危機重重,也只是黑冰台的大將卓不群操刀。

    嬴英派出明台,主要的目的便是向路超傳遞一種信號,一個堅定不移的態度。

    「大將軍是一個什麼樣的人?」明台楞了一下,但馬上便反應過來范睢是什麼意思。「大將軍不但是一個堅韌的人,更是一個聰明的人。」

    「不錯,是一個極其聰明的人,正因為這樣,才有了我們之間相互妥協的基礎呢!」范睢道:「崔元這等蠢貨,我還沒有放在眼裡,但路大將軍,卻要認真對待啊!」

    「首輔大人也不必太過擔心,必竟這一次的事情,路大將軍沒有返回咸陽,已經說明了他與崔元等人並不是一條心,所以我仍然相信,路大將軍一定會作出符合大秦利益的決定的。」明台肯定地道。

    「有這麼簡單么?」范睢微笑起來。「要是真這麼簡單就好了,路大將軍是李儒的關門弟子,也是李儒最重視的一個弟子,這些年來,李儒不遺餘力的扶助著他的崛起,當然,我承認,路超也的確有才能,否則也不可能走到這一點,以一介文人,能將那些驕兵悍將治理的服服帖帖,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事情。」

    「首輔的意思是?」明台迷惑地看著范睢。

    范睢沉默片刻,這才問道:「你覺得這一場戰爭有必要麼?」

    明台有些無法適應范睢的跳躍性思維,作為黑暗之中的一員幹將,他以前很少與范睢這種極別的人打過交道,想了片刻,這才小心翼翼地回答道:「西趙兵變,並不是一個孤立的事件,這是漢國精心策劃的一次針對我們大秦的軍事政變,其目的自然是一目了然,如果我們不作出果斷的回擊,漢軍兵鋒只怕會直指函谷關,那時的我們,只怕又會回到數十年前,那段最艱苦的歲月之中去,所以屬下認為,路大將軍的反應是很正常的,必須要作出回擊。」

    「那你認為這一仗,我們有希望打贏么?」范睢反問道。

    明台心中再次將敵我雙方的力量作了一個對比,這才答道:「我們的對手不是漢軍,而是趙軍,所以這一仗打贏的可能,我覺得有六七成,一場戰事有六七成的勝算,便已經可以做了。」

    「可我認為一成也沒有。」范睢長長地吐了一口氣,石破天驚地答道。

    「一成也沒有?」明台嚇了一跳,「首輔,這太危言聳聽了吧?您為什麼這麼悲觀?」

    「我在穎川呆了大半年,對於漢軍有了最直觀的了解,而檀鋒將軍也做了大量的工作,其實有些事情,你的黑冰台也應當有大量的情報,或者只是你沒有注意到罷了。明台,如果真像你估計的這麼樂觀的話,那你覺得高遠為什麼會親自到了晉陽城?」

    「我們的看法是,一是高遠吞下西趙,可西趙加起來還有多達十萬的軍隊,高遠的盤算,應當是借刀殺人,用我們的刀,來幫助他消化趙軍的實力,以助於他能順利地吞下西趙地盤。二來,恐怕也是擔心西趙出現反覆,他來,只不是為了打氣而已。」

    「打氣倒是應有之意,不過我覺得高遠更重要的用意是在晉陽在我們大秦已經在流血的身體之上再狠狠地插上一刀。」

    明台嚇了一跳,「首輔,您認為這一仗,我們會戰敗?」

    「哪倒不見得,如果真戰敗,倒也不見得是一件壞事,我最擔心的,就是這一場仗會長久的打下去。」范睢嘆了一口氣。「我們大秦現在是個什麼狀況,你應當很清楚,這場戰事如果不很快結束,而是打上數年,你覺得會是一個什麼樣的狀況?」

    明台打了一個寒噤。

    「我們大秦會源源不斷地徵召兵源,為了打仗,我們不得不再次加稅,大量的物資向這裡傾泄,然後在這裡白白的消耗,去打一場不知什麼時候可以結束的戰爭,漢國無所謂,他們的資源,國力足以支持他們打一場持久戰,可我們,撐得下去么?真到了那個時候,民不聊生,國內矛盾會比現在更加突出,大秦,當真要搖搖欲墜了。」范睢半閉著眼睛,輕輕地道。

    明台當真是被嚇住了,半晌才道:「首輔,這種情況,難道路大將沒有考慮到嗎?他在前線,是最清楚敵我雙方力量對比的。」

    「你說呢?」范睢反問道。「如果是一個武夫,那倒也罷了,但像路大將軍這樣文武雙全的人,難道會不考慮這些事情嗎?」

    「您是說路大將軍根本就是明白這是一場沒有結果的戰爭,但大將軍為什麼還一定要堅持打下去?」

    「這就是政治。」范睢有些悲哀地道:「路大將軍想得很清楚,李儒的死亡,王上的態度,已經代表了李氏學派將在秦國失勢,即便他回到咸陽,也改變不了什麼,反而會撕下他與王上之間最後那一份情誼,真到了這一地步,李氏學派才會遭遇滅頂之災,所以不回去,才是最好的選擇。但是不回去,他需要一個理由來向李氏學派的人交待,他是李儒指定的繼承者,如果此時他棄之不顧,李氏學派的人必將棄他而去,他會成為一個孤臣,那他的份量就大減,而且,這樣一個讓李儒看重的人,真會放棄李氏學術么?所以,他需要一場戰爭,一是向李氏學派的人交待,不是我不回去,而是我要對大秦負責,二來,這也是保證他權力的最佳方法。」

    「這怎麼說?」

    范睢微笑道:「崔元倒了,但朝中,地方,那麼多的官員為什麼還猶豫不絕?」

    「因為路大將軍。」

    「不錯,只要路大將軍還手握重兵,這些人並不會拋棄李氏學術,所以,路大將軍需要一場戰爭,否則在和平時期,王上想要收回大將軍的兵權並不是一件很難的事情,但現在,這件事卻做不了了。」

    「路大將軍需要一場戰爭,至於能不能打贏,並不在他的考慮範圍之內,打得越長,對他越好。」范睢緩緩地道。「這才是路超最真實的用心。」(未完待續。。)

    ...



    上一頁 ←    → 下一頁

    劍王傳說大明最后一個狠人神級大魔頭聖者降臨權少,你老婆要跑了
    我的1979道之血單兵為王主神崛起絕品仙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