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繼往開來(117)兩不相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繼往開來(117)兩不相欠字體大小: A+
     

    「不瘋魔,不成活!」路超盯著高遠,嘿嘿地笑了起來:「高遠,你做好準備迎接我的攻擊了嗎?」

    高遠微微一笑,「一桌美味佳肴,正等著你來品嘗。」

    兩個互相瞪視著,看著面前這個面相清秀,白衣飄飄,頗有世外高人之風的路超,高遠的眼神漸漸凌厲起來,伸手抓起桌上那杯酒,喀嚓一聲,酒杯在他手中碎成了碎片。

    「大哥,從今日始,我們兩清了。路超,如果你死在我的手上,你放心,你的家人我會照顧,伯母就是我的娘,路叔叔的墳我也會每年去祭掃的。」

    「是嗎?」路超的臉色陰了陰,「如果你死在我的手上,我會把你的親人斬盡殺絕,永絕後患的。」

    「你不會有這個機會的。」高遠冷冷的看了他一眼。

    兩人同時轉身,走向各自的軍隊。

    當兩人各自走到安全距離之後,雙方的將領各自一涌而出,接回了自己的主帥,看來雙方都是一樣的擔心,算起來,可能秦軍將領更擔心一些,畢竟高遠是勇冠三軍的悍將,而路超,只是書生一個。

    回到陣地之後,高遠這才覺得背心裡滲出了一身冷汗,今天,差一點就要去見閻王了,如果不是最後時刻的那靈光一閃,從路超的眼裡讀到了那麼一絲絲得意,那一杯酒,自己就真要喝下去了。

    起初他的的確沒有想到,到了路超這個地位的人,居然還能做出這樣的事來,而且是在這樣的一個場合之下。回過頭來,看向對面,恰在此時,路超也轉過了身來,雖然已經看不到彼此的容顏。但空氣之中似乎仍然有火花在閃動。

    「王八蛋!」高遠回過頭來,狠狠地罵了一聲。

    「大王。」趙希烈等人涌了上來。

    「這個狗日的,居然弄了一杯毒酒,想在陣前將我干翻。」高遠搖頭道:「差一點兒,就回不來了。」

    一句話,便將眾人都驚呆了,先前還有些佩服路超一個書生有這種膽量,頗有古人之風的所有將領們在反應過來之後,各種粗口頓時充斥著高遠的耳邊。

    「你們都沒有想到吧,我開始也沒有想到。就差哪么一點點啊,看來老天爺終究還是保佑我的,心下有哪么一點點懷疑,隨口詐了他一句,竟然是真的。」高遠抹了抹頭上的冷汗:「我這個大哥,可當真是瘋魔了。」

    「什麼狗屁大哥,當初在山南郡,你就該宰了他,當時一念之仁。現在卻成了心腹大患。」賀蘭燕怒髮衝冠地道。

    「做過的事,有什麼後悔的。要這麼說,路家應當後悔當初為什麼要將我養大了。」高遠笑道。「我能放他一次,就能再抓他一次。」

    「這一次抓住了他。可再也不能有婦人之仁了,一刀宰了多乾淨。」賀蘭燕狠狠地道。

    鼓聲驟然響起,眾人回過頭去,秦軍中軍大旗冉冉升起。聲聲吶喊直衝雲宵,腳步隆隆,一列列橫隊緩緩向前壓進。

    黑色的盔甲。黑色的盾牌,秦軍如同黑色的浪潮一波一波向前湧進,又像山,像岩,沉重無比,壓得有些讓人透不過氣來。

    「秦軍果然還是有些本錢的。」看著層層壓進的秦軍,高遠眯起了眼睛,秦軍的吶喊聲極有節奏,這是借著吶喊再調整士兵的步伐,讓所有人能保持一個整齊的隊列,每五十個士兵組成一隊,兩組士兵之間,又夾著一台弩機,被架在車上,由士兵緩緩推動。將床弩裝配到車上隨進攻士兵一齊行動,原本是征東軍的發明,不過現在,已經成為了這片大陸之上所有步兵的標配,極大地提高了步兵攻堅的能力。

    沉重的壓力撲面而來,連高遠這種沙場悍將都感受到了秦軍帶來的壓力,更惶論陣地之上的趙軍了,噪亂之聲隱隱傳來,啉啉之聲突然響起,是一個堡壘之上的趙軍弩手慌亂之下,竟然扳下了神機弩的扳機,上百支弩箭全射了出去,當然,這個距離之上,他什麼也射不著,排箭一排排全扎在地上,這一輪射空的弩箭,讓陣地之上更是響起了一處驚呼之聲。

    趙希烈的臉色大變,當著高遠的面,這一次可真是丟光了面子,趙澈沉著臉,轉身便向前方奔去。李明駿則是向高遠拱了拱手,也轉身向前方行去,兩員大將的抵達,顯然讓有些慌亂的士兵們找到了主心骨,陣地之上漸漸地安靜了下來。

    「讓大王見笑了。」趙希烈有些慚愧地道。

    「這有啥的。」高遠笑道:「燕子,還記得我們當年在扶風伏擊胡圖部的事嗎?」

    賀蘭燕一笑,道:「當然記得,那時候的你,應當只有二三百兵吧,居然敢去伏擊胡圖族的騎兵,那可是有上百騎的。當時我們趕到的時候,可是看到你威風八面,大殺四方啊。」

    「是啊,胡圖族被你們半路襲擊了一把,逃回來的也還有上百騎,戰鬥力那是遠超我們的,當時趴在草從里,我是手腳都哆嗦呢,怕得要死,不過雙方一接戰,一見血,那害怕可就沒有了,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哪還有時間害怕啊!」

    「你也有害怕的時候!」賀蘭燕格格的笑了起來,「看你當時的樣子,我可是佩服的要死。」

    「開戰前是真的怕,打起來后,是不曉得怕,打完了,再想想,是后怕。」高遠道:「所以趙將軍,士兵們有些膽怯是很正常的,而戰鬥之中的表現怎麼樣,才是真正考驗他們的時候。」

    「大王明見,他們絕不會讓大王失望的。」趙希烈一挺胸膛道。

    「我相信,這裡交給你們了,燕子,走,我們回城裡去吧,矗在這裡,除了給他們壓力,也給不了他們其它東西。」

    「大哥,我留在這兒看看!」賀蘭燕左顧右盼,不過那雙熠熠發亮的眼睛,已經暴露出她此真真實的想示。

    「不要想美事,你在這裡,希烈只怕就幹不了別的事了,走吧,別搗亂,這是陣地攻防,你懂什麼,拿把刀到第一線去?」一把抓住賀蘭燕的小手,拖著便走。

    看著賀蘭燕邊走邊頻頻回頭,那架式,是真想拿刀上戰場的。趙希烈輕輕的吁了一口氣,她在這裡,自己還真就幹不了別的事了。

    回過頭來,臉上先前的笑容已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肅殺之氣。

    秦軍已經緩緩逼近,隨著一聲令下,前排豎起了巨大的盾牌,連頭頂之上,也舉起了一面面大盾,眨眼之間,先前軍容嚴整的秦軍已經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巨大的烏龜殼一般的一個個方陣向前壓來。

    防禦陣地的正中間,趙流的戰刀前指,「床弩,石炮,給我破開他們的烏龜殼。」

    崩崩的聲音是床弩在發射,隆隆之聲是投石機在響起,床弩直直破空而去,石炮卻是自空而落。

    「神機弩,準備好,床弩石炮破開空子之後,就給我射。」趙澈的吼叫聲連二接三的響起。

    再厚的盾牌也擋不住強弩的衝擊,再強壯的手臂也無法承受自天而落的石彈,慘叫之聲響起的時候,神機弩的啉啉之聲響起,這一次慘叫之聲不再是零散,而是連成了一片,整齊的軍容開始出現了塊塊的斑點。

    秦軍沒有停下前進的腳步,趙軍的遠程打擊仍在一次次的重複著這個步驟。

    一百步,八十步,五十不,已經有些零散的龜殼突然之間散開,原本一步一步向前挺前的秦軍驟然之間加速,吶喊著向前衝來,趙軍的陣地已經近在眼前。

    「遠程壓制繼續,打擊後續部隊,長矛,上。」趙澈吐出一口氣,現在看出這個防禦陣地的作用來了,縱橫來去的壕溝,胸牆,將陣地割裂成一段一段,自家人可以通過壕溝運動,那裡出現問題就去支援哪裡,那些保壘居高臨下,床弩,神機弩不停地打擊著後方的敵軍,而手持臂張弩的士兵,則可以好整以遐地瞄準近處的敵人。而敵人,卻不得不將自己的陣容分散開來進攻,可是不管他們從哪裡進攻,都會遭到來自不同方向的打擊。

    巨大的盾牌鋪在了壕溝之上,秦軍士兵踏上了盾牌,進攻的時候,這不僅是他們遮擋弩箭的盾牌,也是他們越過壕溝的橋樑。

    但顯然,壕溝之中,趙軍也有準備,一根根碗口粗細的木料自下而上,猛烈地撞擊著盾牌,將其撞烈,撞散,上面的秦軍掉下壕溝,馬上便會有趙軍手執短刃撲上去亂扎一氣。這些壕溝之中的士兵,戰鬥力稍差一些,但躲在溝里做這種事,倒也是用對了地方。整個戰場之上處處響起了喊殺之聲。

    長平絞肉機,在這個晴朗的天氣里,正式啟動。

    咸陽,黑冰台,嬴英驚訝地看著范睢,「首輔,你要去函谷關?」

    「是,我必須要見一見路大將軍!」范睢道。

    嬴英臉色微變,「首輔,路大將軍軍務繁忙,眼下又正在打仗,你最好還是不要去了。」

    「王上不必擔心路大將軍會對我不利,如果他真想我死,我就絕無可能回到咸陽來,他若要動手,可絕不會是崔元那種過家家一般的刺殺。」范睢笑道,「王上,我與路將軍一文一武,如果不能同舟共濟,大秦如何能上下一心?」(未完待續。。)

    ...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家後門通末世劍王傳說大明最后一個狠人神級大魔頭聖者降臨
    權少,你老婆要跑了我的1979道之血單兵為王主神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