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繼往開來(116)一杯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繼往開來(116)一杯酒字體大小: A+
     

    幾個小兵搬著桌子,提著板凳,從秦軍隊列之中走了出來,徑直走向長平城,在距離最外圍的防禦陣地只有數百米距離的時候,停了下來,支桌子,板凳,然後又從提來的盒子之中拿出一個個的碟子,擺好。

    做完這一切,這幾個秦軍又沒事兒人走了回去,這看得指揮最前沿防守的李明駿莫名其妙,「這是準備玩什麼花樣呢?」他自言自語地道。

    但片刻之後,他便震驚地睜大了眼睛,因為從秦軍整齊的隊列驟然之間分開,一個男子一身白衣,雙手負在身後,猶如閑庭閑步一般地向前走來,李明駿震驚不是因為別的,是因為他認識這個男人。

    路超,秦軍大將軍路超,也是如今秦國兵權最重的一位大將軍。

    路超沒有穿他的大將軍服飾,而是很隨意地穿著一身便服,就這樣如同竄門子一般地走到了先前擺好的桌子前,坐了下來。

    「他好像在等什麼人?」身邊,郭福小聲地道。

    李明駿深吸了一口氣,「來人,馬上向大王稟告。」

    郭福的話提醒了他,路超的確是在等人,但等的不是他,而是大漢的王上,高遠,這時李明駿突地想起大漢之王高遠的身世與路家的一些傳聞,心中不由一凜。

    很快高遠便出現在李明駿的身邊,看著戰場中央的路超,高遠笑道:「好傢夥,這一看,當真是當世高人啊,就差一把羽扇了。」

    「王上,您不能去。」身後,趙希烈也明白了路超的用意,「此人陰狠毒辣,不定有什麼陰謀詭計呢!」

    高遠笑了笑。「怎麼能不去?當然要去。路超雖然是大將軍,可他是那種能指揮人打仗,自己卻拿不起刀槍的這種,他有膽子坐在哪裡,我要是不去,豈不是太慫了?」

    「大王,您是大漢之王。」曹天賜也根本不同意高遠去,「這瞎**玩意扯什麼蛋呢?他以為兩軍對壘是什麼遊戲呢?」

    高遠翻了一個白眼,「正因為兩軍對壘,對方劃下道兒。我們就要應承下來,不然,傷的可是士氣。」樂天溪之敗,已經讓趙軍的士氣跌了一成下來,要是今天再輸一陣,士氣可就要跌得更低一些了。

    不理會眾人的勸阻,高遠一甩手,徑直從陣地之上走了出來,大步便向外走去。留下一眾面面盯覷的手下。

    「親衛營。全體上馬,作好戰鬥準備。」賀蘭燕沒有勸阻,只是讓蘇拉牽了自己的戰馬,她一翻身坐了上去。緩緩策馬走到防線的最邊緣,這個距離,以她的估計,真要有什麼事。以自己戰馬的速度的自己的技巧,絕對能第一個抵達高遠身邊。

    路超坐在哪裡,看著迎面而來的高遠。只是手指指了指對面的椅子。

    高遠拱了拱手:「大哥,別來無恙?」

    路超凝視著高遠,「我終究是小瞧了你,當年山南郡一別,我說你很快就會敗亡,但沒有想到,你不但沒有倒,還建起了偌大的漢國。」

    提起山南郡,高遠神色略微一黯:「當年的事情,是我對不住你,伯母身體可還好?」

    「難為你還記得她?」路超冷笑,「母親在她親兒子身邊,有什麼不好?現在含怡弄孫,不知有多快活。」

    「原來你已經有了小孩了?是個兒子還是姑娘?」

    「是個小子!」

    「恭喜,回頭我讓人送一份禮物給侄子。」

    看著高遠,路超忽然大笑起來,「高遠,我從來沒有見過比你臉皮更厚的人,不過也是,如果不是臉皮厚,如何會有今天的成就?」

    高遠微微一笑,「如果光是臉皮厚就能有成就,那這天下,只怕早就亂成一團了。大哥今天叫我來,不僅僅是因為就要嘲諷我兩句吧?」

    路超沉默半晌,「高遠,你是不是覺得,我父親一直默默無聞,是在你的幫助之下才聲名鵲起,才有了後來的家財萬貫?」

    高遠搖搖頭,「不,現在想起來,如果當時不把叔父拖下水,也許就不會有後來叔父的殺身之禍,叔叔從小把我養大,到最後卻是我害了他。」

    「你倒是個明白人,如果可以,我真希望父親只是一個默默無聞的縣尉,永遠也沒有出頭之日,如果真是那樣的話,他就還會一直活得好好的。高遠,對於我家來說,你就是一個掃把星,從小你就是一個壞胚,無惡不作,父親一直幫你擦屁股,最終,因為你而死得不明不白,我因為你,也險些喪命在牢獄之中,我一直想不通,像你這樣的人,怎麼會有今天的成就?」路超道。

    「時也,命也,勢也!」高遠淡淡地道。

    「高遠,你知道我最想做的是什麼嗎?」

    「殺了我!」高遠想也沒想,脫口道。

    「你錯了,我不是想殺了你,我是想擊敗你。我想擊敗你,不僅僅是因為你給我家帶來的災難,不僅僅是因為殺父之仇,還因為我想證明,我比你強。從小我就比你強,隨然你看起來現在比我要強多了,但你終究會敗在我的手下,我會一手摧毀你建立起來的王國,讓你再一次的一無所有。」路超道。

    高無聳聳肩,「這是你的執念嗎?如果真是這樣,你就不該讓我們兩個單獨相處啊,要知道,你是一個文士,我卻是一個武夫,這樣的場合,我要殺你,十個你也跑不了。」

    路超哈哈一笑,「你殺我,那可正好,如此一來,長平必破。到時候你高遠聲譽盡失,士氣低落,而我大秦軍士卻正相反,以我一死,破你之軍,當也划算。」

    「你說得倒也不錯,你自然知道,我是絕不會親自動手殺你的,因為我的確欠你的。」高遠搖搖頭,道。

    「不錯,我就是算準了你,吃定了你,今天本來以為你不會來的,沒想到,你竟然來了。」路超笑道:「也罷,既然來了,我們就喝了這杯酒,來了斷你與我們路家的所有恩怨吧,從此以後,你高家與我路家再無瓜葛,我也算了了我母親的一樁心愿,你知道嗎,就在不久前,母親在家信中還在問我你的近況呢!」

    路超站起了身,提起酒壺,往兩人面前的酒杯里倒滿了酒,重新坐了下來,端起了杯子,「誰能想到,當年扶風的兩個少年,今日一個是大漢的王,一個是大秦的大將軍,對壘沙場,不死不休,你說說,我父親在九泉之下,會怎麼想?」

    高遠看著眼前晶瑩透剔的酒,笑了笑,卻沒有舉杯。

    「怎麼?不願與我喝這一杯絕交酒?」路超問道。

    「不是不願喝,而是不能喝。」高遠笑了起來,「如果我喝了,我就要死啦!」

    路超臉色微變,「你這是什麼意思,你懷疑我在酒里下毒,這酒,我們可是一人一杯,我如果下毒,以你的身手,死前要殺我也是易如反掌吧?」

    高遠微笑著,「大哥,今天這會面,你可當真是煞費苦心了,想得竟然是以你的命來換我的命,當然,你還有一成的希望,賭我在發現自己中毒之後,不會殺你,因為我欠你們路家的。」

    高遠端起了酒杯,在手中轉動著:「如果酒沒有問題,那問題就肯定在酒杯之上了,大哥,你為了今天這杯酒,倒也是煞費苦心了。不過你沒有發現,你犯了很多的錯誤嗎?」

    路超盯著高遠,緩緩地放下了酒杯,「錯誤?」

    「首先,你從來不是這樣一個單刀赴會大義凜然的人,一個從來不是這種性格的人,突然做了一件有悖於他本性的事情,這本身就值得可疑對嗎?」

    「其二,你一直在提路叔,在提伯母,你在亂我心神,你知道,這是我的一塊心病,說起來,伯父的確是因我而死,而我在山南郡一事之上,又利用了伯母,更何況,我說起來自幼就是你們路家撫養長大的,你生怕我忘了這些,所以在不停的提醒我,但我知道,你不是這樣的人,但你又在這樣做,那麼肯定是另有目的了。」

    路超臉色慢慢地變白。

    「因為上面的原因,已經讓我起了疑心,你這麼做,是冒了很大風險的,正如你所說,我如果發現自己中了毒,要殺你易如反掌,不過先前我也說過,你在賭我不會殺你,即便你賭輸了,但只要我死了,我的漢國肯定會出現大問題,秦楚兩國聯袂出擊,漢國內部不穩,極易垮塌,如果真是這樣,最後你還是贏了。」

    「大哥,你可真是狠啊,連你自己的命也願意搭進去來算計我。」高遠搖頭道。「其實如果我來這之後,你不說什麼廢話,直接與我碰上三杯,說不定我倒真喝了,你書讀得太多,有點迂了。不過我很好奇,究竟是什麼在促使你這麼做?恨我當真到了這般地步么?」

    路超緩緩地坐了下來,看著高遠半晌,點了點頭,「難道我不該恨你么?大秦到了現在這個地步,想要在短時間內擊敗你已是不可能,我們國內又出了大問題,如果能用我之死,來換來你的死,那為什麼不換呢,你一死漢國必垮,我終究還是達成了我的心愿,擊敗了你,也打垮了漢國,史書之上,必會濃墨重彩地記上一筆,這又有什麼不好呢?這是一個機會,一個很好的機會,只是我想不到,你竟然如此狡滑?」

    看著路超,高遠緩緩搖頭,「你當真是走火入魔了!」(未完待續。。)

    ...



    上一頁 ←    → 下一頁

    小青銅你別慫我家後門通末世劍王傳說大明最后一個狠人神級大魔頭
    聖者降臨權少,你老婆要跑了我的1979道之血單兵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