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一千二百二十三章:繼往開來(113)人靠衣裝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一千二百二十三章:繼往開來(113)人靠衣裝字體大小: A+
     

    「提前抵達長平,運來了我們急需的武器輜重,這是大功一件!」高遠看著誠惶誠恐地站在自己面前的張會,笑道:「來人,給張先生看座,看茶。」

    「多謝大王!」

    「走吧,這麼短的時間之內,你是如何走完這段路的,說來我聽聽,說實話,按我的估計,以為你們還需要個十天左右時間的,幾乎節省了一半的時間,這可是了不起的成就,上谷到晉陽的這段道路可不好走啊!」高遠看著張會,問道。

    「小人的這點微末本領,如何入得大王法眼,實在不敢耽擱大王的時間。」張會小聲道。

    高遠大笑起來,「看來張先生是怕我們知道了你的秘決是不是?」

    「不敢,不敢。」張胖子敢緊連聲道,「大王如果真要聽,小人自然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當然是要聽,你不要以為打仗就是軍隊的事情,其實說起來,有時候,後勤輜重的保證比軍隊的戰鬥力更要重要,說來也簡單,沒有充足的後勤保障,軍隊士氣再高,也是巧婦難為夫米之炊嘛,難道讓士兵餓著肚子打仗,大家還幹勁頭兒十足?當然不排除個別情況,但這樣的事情,我希望我們大漢軍隊永遠也不要出現。」

    聽到高遠說得真切,張胖子一下子便來了勁兒,當下便將自己從備料到人工,從途中的安排等一切,竹筒倒豆子,說了一個一清二楚。末了加上一句,「當然這也是大王威信卓著,一聽是為了大王親自指揮的戰事,小人手下那些人一個個是鬥志昂揚啊,一天只睡上一兩個時辰,也幹勁十足。就像小人,這一路行來,身上的肉足足掉了十幾斤,但仍是精神抖擻,只覺得渾身有用不完的勁兒。」

    聽著胖子的話,屋內的眾人都是大笑起來,果然是一個八面玲瓏的商人,這馬屁拍得不顯山不露水,而且是結合實際,顯得更加真心誠意。

    「可是這樣一來。你的利潤可就基本沒有了,替軍隊運送後勤輜重,利潤本來就薄,全仗著量大,你這樣一搞,這一趟就算是白乾了,甚至還是倒貼一些進去呢!」被張胖子這麼一拍,即便高遠,也覺得通身舒泰。

    「虧是要虧一些的。但風物宜長放遠量,怎麼能只看到眼前這一點點利益呢,做好了這趟差事,我便算是入了大王的法眼。以後還能虧了小人不成?日後大王征秦伐楚,有的是小人賺錢的時候。」說到生意經,張胖子立刻眉飛色舞起來,渾然忘了眼前的人是誰了。

    「這叫放長線釣大魚了。」高遠笑吟吟地看著他。

    看著高遠的神態。張胖子渾身一顫,這才反應過來,自己怎麼啥都說了呢。心中恨不得一巴掌抽死自己,臉漲得通紅,低下頭來再也不敢做聲。

    「不得不說,你已經成功地釣上我這頭大魚了。」高遠卻渾沒在意,「你的這一套很有想法,張先生,下去之後,你將這些東西總結一下,寫一個條陳給我,不但要寫上你的這些想法,更要將這一路上發現的不足和可以改進的地方也好好的考慮一下寫進去,這完全可以成為我們以後在緊急情況之下運頭後勤輜重的應急預案嘛!大家說是不是?」

    屋內的一眾大將都是連聲附和。

    從屋內告辭出來,張胖子只覺得渾身舒暢,宛如在數九寒天之中吃了一個麻辣火鍋,每一個毛孔都透出一股子舒坦來,自己終於是博得了大王的歡心,從此以後,自己的張氏商會必將以此為台階,一步跨入大漢頂級商會的門檻當中。

    張胖子很高興,趙希烈,李明駿等一眾將領也個個是喜笑顏開,張胖子第一批運來的,全部都是軍器,盔甲一萬套,臂張弩五千張,配套弩箭十萬支,神機弩兩百台,配套弩箭十萬隻,腰刀五千把,長矛兩萬支,以及其它一些工兵鏟,步兵多功能包等等,有了這些東西,在長平的趙軍可是一下子就是鳥槍換炮了。

    撫摸著冰冷的神機弩身,趙希烈想象著這兩百台神機弩裝上那些弩機發射台之後,在秦軍展開進攻之時,暴射出如雨一般強力的弩箭的場景,身上不由打了一個寒噤。

    「爽!」他在心裡暗道。

    「希烈兄,這工兵鏟,只有五千把,乾脆都給了我吧。反正現在長平防禦體系也基本設置完成了,這玩意兒一時也用不著了。」耳邊傳來李明駿的聲音。

    「嗯,嗯?」趙希烈起初還沉浸在自己的想法當中,隨口應了一聲,但突然反應過來,這小了沒事專門要這些工兵鏟做什麼?一定有鬼。

    「多謝希烈兄!」李明駿笑嘻嘻地上來便敲磚釘腳,一副生怕趙希烈反悔的樣子。

    「這可不行!」趙希烈皮笑肉不笑的道:「這小子倒會鑽空子,這裡頭有什麼鬼花招瞞著我呢!」走到李明駿身邊,打開他腳邊的一個箱子,伸手從裡頭拎了一個工兵剷出來,入手微微一沉,湊到眼前一看,不由脫口贊了一聲,「做得漂亮。」半孤形的工兵鏟在光線的映照之下微微泛著寒光,竟是用上好的鋼材打造,雜木打磨的手柄竟然分成了兩截,趙希烈伸手一扳一拉,兩截手柄喀嚓一聲便合在了一起,上面接頭之處,一截是螺栓,一邊是螺帽,兩下一套,看著不過尺途的工兵鏟立時便長了近一倍,在手裡揮舞了幾下,隨手往地上一插,哧的一聲,堅硬的凍土竟然應聲而開。

    「好傢夥,明駿,你可真夠朋友,這樣的好東西,居然想要獨吞,是欺負我不知道吧?」趙希烈哼哼道,「老實說,你是怎麼知道這玩意兒的,你剛剛可沒有打開看過。」

    李明駿眼見自己的小伎倆被拆穿,也不惱,笑道:「以上谷的時候,看到漢軍人手一個這樣的玩意兒,非常實用。挖溝砌牆,順手無比,而且在戰時,還能用來當武器,就這鋒刃便是穿上盔甲,一下子劈下去,照樣給他劈開了。」

    「的確是好東西,你一千把,剩下的都是我的了。」趙希烈一揮手,哈哈大笑道。

    「怎麼也得一人一半吧?只給我一千把。太心黑了。」李明駿大叫真情為。

    「我只還了一萬人不到,我在這兒五萬多人呢,這叫按比例分配,我是公道得不能再公道了。」趙希烈呵呵笑著,把玩著手裡的工兵鏟,揚長而去,剩下身後的李明駿不住的頓足道:「失策了,失策了。」

    長平的軍隊開始換裝,最精銳的一線部隊首先換上了來自漢國的最好的武器。一台台的神機弩裝上了早已砌好的堡壘,這些堡壘都經過經心的測算,每個堡壘之中,安裝著兩台神機弩。以保證能不間斷的射擊,這些看起來毫無章法,亂七八糟布置的堡壘只有在戰事爆發之後才會展露出他們的獠牙,因為在他們的射擊之中。沒有死角的存在,任何一個角落,都能保證能被神機弩照顧到。

    趙澈的五千城防軍。是最先換裝的趙軍,穿上了全套盔甲的他們,立時給人眼前一亮,人靠衣裝,佛靠金裝,這話的確說得不差,這衣甲一換,整個精氣神兒立馬便上來了,穿著簇新的盔甲,提著剛剛開鋒的武器,五千城防軍頂到了防線的最前方,好鋼也用在刀刃之上,作為西趙軍隊之中,戰鬥力最強的部隊,他們也被賦予了最艱苦的任務。

    就在長平因為漢軍的支援物資開始抵達而歡欣鼓舞的時候,樂天溪的戰鬥,已經進行到了最後的時刻。

    江福矛將一個爬上坎來的秦軍刺下去之後,溪溝的對面,秦人的鳴金號角又響了起來,看著潮水一般退下去的秦軍,江福輕輕地吁了一口氣,從自己站著的一塊巨石之上滑了下來,手裡的長矛竟然在最後一刺之中,竟然別斷了,隨手拋掉半截茅桿,從地上撿起一根陣亡同伴的長矛,再撕下一截布條,用心地纏了起來,雖然還只打了幾場仗,但江福現在已經徹底蛻變成了一個合格的老兵了,用布長纏上矛桿,能在刺殺的時候,更好地用上力道,免得沾了血的手打滑,在戰場之上,一砍不如一刺,一刀斫下去,不見能得要了敵人的命,但一矛捅穿,神仙也難救。

    「小福子,先吃點,那些狗日的一會兒就又會攻上來了。」另一邊,肚子上還纏著厚厚的繃帶的螃蟹扔過來一個帶血的饅頭,看到螃蟹現在的模親,江福便想笑,這傢伙現在套不上原來的皮甲了,只好找了兩根繩子將皮甲綁在身上,人也顯得更厚,看著倒真像一個螃蟹了。

    「謝謝螃蟹哥!」江福接住拋過來的饅頭,咬了一口,凍得跟石頭似的,一邊咀嚼著饅頭,一邊從石頭后探出腦袋看向對面。

    「螃蟹哥,我們還要守多久?」從地上掏了一把稍微乾淨一些的雪塞進嘴裡,江福含糊不清地問道。

    「應當還要守一天。上頭說要守三天,現在不是只守了一天半嘛,再守一天,我們就可以準備後退了。」

    「狗日的秦人也厲害,硬是不怕死。」江福看了看溝底躺著的一層疊著一層的秦軍屍體,啐了一口。

    「秦人還是以前的秦人,但是老子人已經不是已前的老子們了。」螃蟹說繞口令一般的說著,「不管他來多少,來一個我砍一個,來兩個我砍一雙。」螃蟹提起了他的大斧子,就在一邊的青石之上霍霍地磨了起來。他閑下來的時候,做得最多的就是磨他的斧子。

    江福突然感到地面有些震動,他疑惑地站了起來,這種感覺更強烈了,地面都似乎在搖晃。

    「螃蟹哥,地怎麼在晃?」

    不用他問,螃蟹已經跳了起來,抬眼看向他們的側後方。

    「我操他姥姥的。」螃蟹突然大叫起來。(未完待續。。)

    ...



    上一頁 ←    → 下一頁

    鋼鐵皇朝農家小媳婦我的老千生涯小青銅你別慫我家後門通末世
    劍王傳說大明最后一個狠人神級大魔頭聖者降臨權少,你老婆要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