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一千二百二十章:繼往開來(110)窩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一千二百二十章:繼往開來(110)窩囊字體大小: A+
     

    「打得漂亮!」太平溪,高遠雙眼放光,這一仗雖然沒有什麼收穫,比起傷亡,趙軍的傷亡還要更大一些,但對於高遠來說,這已經是一個了不起的成就,能打得自命不凡的秦軍吃不住傷亡而主動後撤,對於整支趙軍來講,都是一個不小的激勵。

    秦人也不過如此。高遠要的就是在趙軍的心裡埋下這顆種子,然後慢慢地讓其生根,發芽,開花,結果。

    高遠似乎看到了當年那支威震天下的趙軍。

    「大王,這一仗,我們當場陣亡了八百餘人,受傷近二千,整支先鋒部隊,近乎半殘。」趙希烈小聲地向高遠彙報著。

    「沒什麼,秦人的傷亡比我們小不了多少。那些受傷的,休養一段時間,便又可以重新上陣,那個時候,他們可就不是今天的戰場初哥了,到時候,戰鬥力還會更上一個台階。」高遠不以為意。

    「我們的裝備太差了一些。」趙希烈訴苦道:「如果我們有和秦軍一樣的盔甲,一樣的武器,我敢保證,他們的傷亡還能更大一些,我們能和他們打成一比一的傷亡率。」

    聽著趙希烈滿心的不服氣,高遠笑道:「再忍一忍吧,我們的後勤補充已經出了上谷,用不了多少天,你們就可以穿上最好的盔甲,拿上最鋒利的刀矛的。走,跟我去傷兵營看一看,醫生夠用嗎?」

    「醫生倒夠用,就是藥材差了不少。」趙希烈道,「很多也只能草草包紮一下便送到後方去。」

    高遠沉吟道:「命令晉陽城所有的藥材鋪子,都必須無條件地將藥材交出來,戰後再給他們補償,這個時候,誰敢扯後腿,我就要了他的命。」

    比起外邊營地的鬥志高昂。傷兵營不免就有些凄慘了,一踏進營門,鬼哭狼嚎之聲便讓趙希烈臉上有些掛不住。

    「嚎什麼呢?大丈夫流血不流淚,如此鬼叫,成何體統?」對著傷兵營的主管,趙希烈斥道。「大王來了,讓他們安靜點,不要丟了我們晉陽軍隊的臉。」

    高遠哈哈一笑,叫住了傷兵營主管,「無妨。想當初,我第一次上戰場掛了采,回到營里,也是鬼哭狼嚎,現在藥材不夠,吼一吼,倒也可以轉移注意力,傷口也就不會那麼疼了,對傷兵。要多加撫慰,不要讓他們流了血,回來還傷心傷意。」

    「大王總是如此體恤士卒。」趙希烈奉承道。

    「沒有他們,我們如何打勝仗。難道靠我們親自去衝鋒陷陣么?」高遠笑道:「希烈啊,告訴你的士兵們,所有的傷亡士兵,戰後的撫恤都會按照漢軍的標準一體執行。該給地的給地,該安排工作的安排工作,該我們養著的。我們就養著,總之,不會讓他們沒了著落。」

    「多謝大王,如果能按照大漢軍隊的統一撫恤標準,士兵們沒有後顧之憂,打起仗會更加英勇的。」趙希烈大喜,先前心裡有這個想法,但高遠沒有主動提起,他也不好提出來。

    「天賜,回頭你要派人,到軍隊之中去宣揚我們漢軍的這些標準,當然,不僅僅是這些標準,還有紀律,榮譽,他們現在已經是我們大漢軍隊的一員了,這些我們的士兵耳熟能詳的東西,他們也必須知曉嘛!」

    「是,大王,先前是微臣疏忽了。」曹天賜連連點頭。

    走進一個帳蓬,高遠第一眼便看到了門板似的螃蟹,戰場之上不覺得,下了戰場,這個傢伙終於是再也撐不住,倒了下來,胸腹的皮甲給開了一個洞,如果不是那張皮甲頂了一下,那槍沒有扎得太深,螃蟹現在已經交待了。此刻包紮過後,又喝了一碗熱粥,這個漢子倒已是緩了過來,正閉眼靠在大帳的一角,而在他的邊上,江福正口沫橫飛地向其它一些傷兵吹噓著螃蟹的英勇事迹。

    「一個人砍了**個?那可真是了不起呢!沒吹牛吧?」正吹著的江福忽在聽到這句話,回過頭來,便看到大帳的門口站著一排高級將領,頓時嚇了一跳,一下子跳了起來,打頭的一個也不認得,倒是趙希烈他是見過一面的,模模糊糊有些映象。

    「不,不敢吹牛,螃蟹哥一柄斧頭,一斧一個。」江福有些犯哆嗦。

    看著哆哆嗦嗦的小兵,高遠不由失笑,「你的螃蟹哥一斧一個,你在幹什麼,替他清數么?」

    「小人,小人在旁邊掩護螃蟹哥,他只管殺,我和另一個兄弟幫他擋住敵人的攻擊。」江福仍在哆嗦著。

    「咦,了不起呢,趙將軍,你們平素練習過這種小組間的協同配合嗎?」高遠有些詫異地問道。

    「慚愧,大王,我們平素沒有練過這個。」趙希烈臉露慚色。

    高遠點點頭,「以後要練一練,戰場之上,有效的協同配合能有效地減輕傷亡,瞧瞧,這三個兵配合,便能殺**個秦兵,要是你們的部下都會這一招,那今天就不是這麼個傷亡數了,秦人早被你們擊潰了,當然,看這螃蟹的塊頭,就是一個力大無窮的傢伙。」

    聽到趙希烈叫大王,江福的兩條腿已經軟得跟麵條似的,直向地下出溜,倒是掙扎著站起來的螃蟹一把托住了他。

    「大王,不止九人,江福還殺了一個呢,是十個。」他大聲道。

    高遠大笑起來,「好,十個,這是你的斧子吧,怕不有二三十斤呢,能將他在戰場上玩轉,臂力了不起,希烈啊,這樣的勇士,該給獎賞啊!」

    「當然,螃蟹,啊不,你叫什麼名字?」

    「大將軍,小人叫覃志,螃蟹是他們給小人取得綽號。」螃蟹大聲道。

    「好,覃志,從現在開始,你就是哨將了,你叫江福是吧,從現在起,你是小隊長了。閑下來的時候,將你們摸索出來的那個協同配合也教教其它的弟兄們。」趙希烈大聲道。

    「是,大將軍!」饒是螃蟹已經覺得生活沒了多少樂趣,但能一下子升作哨將,臉上仍然是露出了笑容。

    走出傷兵營,高遠對趙希烈道:「從血與火中淬鍊出來的兵,才是真正的好兵,能夠從慘烈的戰場之上活下來的兵,不但要有運氣,也要有悟性,這個螃蟹和江福有點意思,希烈,再打上幾仗,你的麾下也許會傷亡不少,但存活下來的,將都是精英。你現在明白我為什麼要頂出來打幾仗的意思了吧?」

    「明白了。」趙希烈佩服地道。

    「讓他們見見血,遇遇事兒,也許會有不小的傷亡,但對接下來的防禦戰的好處大得很呢,我們的援軍抵達這裡,估計要一個月,最快也得二十天,這二十天要頂住秦人的攻擊不是一件容易事,特別是我站在這裡,路超一定跟打了雞血似的。樂天溪守兩天,然後退往下一個防禦點,慢慢地拖,多拖兩天,長平的防禦體系便能更加完善一點,我們的後勤輜重便能及時地抵達。等長平的防禦陣地裝上了我們的武器,秦人想要打下來,那基本就沒有什麼可能了,那個時候,就輪到我們玩他們了,我要讓他們退也退不得,進也進不了,只能在長平跟我們耗下去。」

    「晉陽城那頭?」

    「晉陽城那頭你不必擔心。」高遠擺了擺手,「我還真希望路超去打一打呢,只可惜,這個傢伙老到得很,那麼大一塊肥肉放在哪兒,他瞧也不瞧一眼,一門心思就盯上了長平。」

    趙希烈恍然大悟,「我說沒有看到古將軍和阿古將軍呢!」

    「古麗在逗著秦軍的騎兵玩呢,阿固懷恩倒是想守株待兔,不過現在看來,阿固懷恩要白守了,對手根本就沒這個意思嘛!」

    「秦軍兩萬鐵騎圍追堵截古將軍,她能不能撐得住啊?」趙希烈有些擔心。

    「撐不住?」高遠哧的笑了起來,「前兩年在大草原之上,李信十數萬大軍也沒有堵住古麗,別看她是一個女人,可是深諳匈奴人打仗的那一套,有縫就鑽,有便宜就占,稍一遇阻,立刻跑得無影無蹤,秦軍的騎兵碰上了她,不可拖個半死,真是便宜他們了。」

    「那倒是,匈奴騎兵師一人雙馬,光是這份裝備,跑也跑死了秦軍騎兵。」趙希烈道。

    高遠仰天打了一個哈哈,「這冰天雪地的,戰馬的損耗可比平時大得多,匈奴騎兵師在冰天雪地城打慣了仗,秦人卻未必習慣。」

    秦軍的確不習慣,自從斥候發現了漢軍騎兵的蹤跡,秦軍的騎兵將領江震便一路窮追不捨,近兩萬騎兵分成了四路,想堵住這股東胡騎兵,來一場騎兵大決戰,只可惜,對手跑得比兔子還快,往往眼看著追上了,馬上就要合圍,對手卻又突然從縫隙之中揚長而去,偏生他們又不跑遠,總是不遠不近的吊著他們,往往江震已經恢心喪氣的時候,卻又突然發現這支敵騎就在他們的不遠方,如此為回折騰了幾天,江震發現,自己的騎兵一仗未打,已經折損了近千騎,不是馬折了蹄子,就是士兵在寒夜之中凍傷,不得不退出戰鬥。

    這樣的仗,打得江震只覺得窩囊之極。也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匈奴騎兵,早些年與匈奴騎兵作戰,他們可是絲毫不懼怕野戰的,往往還主動挑釁。

    「他娘的,不能這樣幹了,撤回去。」江震在又浪費了一天之後,終於下定了決心,對手的意圖太明顯了,根本就不想和他打,只想將他引離長平主戰場。只要自己回到長平,不怕他們不跟來,那個時候,再來與對手決一死戰。(未完待續。。)

    ...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抽獎系統諸天萬界天影鋼鐵皇朝農家小媳婦
    我的老千生涯小青銅你別慫我家後門通末世劍王傳說大明最后一個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