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一千二百一十六章:繼往開來(106)袒露心跡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一千二百一十六章:繼往開來(106)袒露心跡字體大小: A+
     

    路超在地圖上再添上了一筆,這是勾信送回來的最新的敵軍動向,看著那一個個箭頭所標註的方向,路超周圍的人都有些迷惑,因為對手的主力竟然在向著長平運動,將晉陽城這個西趙最大的政治文化經濟中心拋在了一邊。

    「他們不要晉陽了,這是一個什麼打法?」大將徐亞華驚詫地道,他以前是蒙恬麾下大將,兩年以前,轉入路超麾下,是一員經驗極其豐富的老將。

    路超扔了手裡的炭筆,淡淡地道:「因為他們知道,這一戰,我的目標不是晉陽,而是高遠。他們選擇在長平,自然有他們的道理,長平比起晉陽雖然要小很多,但從防守的角度上來講,卻更加有利,因為地形的限制,我們能展開的兵力有限,這便極大的限制了我們在兵力上的優勢,長平雖小,但地形險要,更有利於防守,而且,這裡比起晉陽城距離上谷更近,他們能更容易的獲得後勤補充和援兵。」

    「大將軍,我有些不明白,高遠的目的是什麼?他並不是非要與我們打這一仗不可,如今他在晉陽只不過有萬餘騎兵而已,難道他指望西趙軍隊成為抗擊我們的主力嗎?他完全可以一走了之。」徐亞華眉頭緊皺。

    路超淡淡一笑,「先前我也沒有想明白,只覺得這是一次擊敗高遠的好機會,但進軍的這幾天里,我倒是想得很清楚了,想來我老師病危的消息,已經被他們知道了。」

    徐亞華有些震驚地抬起頭,「大將軍,他們這是有意而為之。」

    「是的,有意而為之,高遠想將我拖在函谷關,他不想我回到咸陽去。所以才故意露出形跡。看來高遠是料定只要我不回到咸陽,那麼我大秦的改革派與保守派之間,必然會爆發出激烈的政爭,不管誰勝誰負,大秦必然元氣大傷,在現在的形式之下,范睢得到了大王的支持,獲得最後的勝利的可能必極大,而范睢堅持的改革是那種傷筋動骨的大動作,或者高遠覺得這種改革也會讓秦國大亂。他想在亂中取利,所以才會有了這一次我們都想不到會出現在的戰爭。」

    「大將軍,既然如此,我們為什麼要如高遠所願?我們大軍出擊,您不返回咸陽,豈不是更趁了高遠的心么?」徐亞華不解地道。

    路超苦笑,緩緩坐了下來,「徐將軍,你說我與我老師相比。誰更厲害一些?」

    「這個……。」徐亞華臉色古怪,有些為難地看著路超,要他抹下麵皮來奉承一下路超,著實有些拉不下這臉面來。

    「先王與我老師的之間的感情深。還是我與大王之是的感情深?」路超又問道。

    徐亞華表情古怪,秦武烈王與李儒不僅有師生之情,更是數十年的朋友,李儒輔佐著秦武烈王讓大秦稱霸天下。這哪裡是路超能比的。

    「都遠遠不如是吧?」路超道:「王上既然已經下定了決心,你覺得我回到咸陽去有用嗎?先不說我能不能回到咸陽,就算我平安回去了。除了讓這場內部紛爭更加激烈,更加殘酷,於大秦有什麼好處呢?」

    「可是剛剛大將軍也說過,范睢的改革過於激烈,會在國內引起動蕩,這於大秦也並不好受好!」徐亞華道。

    「現在於我們大秦而言,便是兩害相比取其輕而已。這些天,我也想得很清楚了,既然王上已經決定了,那麼我便只有盡量讓這場紛爭讓大秦所受到的損害降到最低,這場戰爭倒是一個附加的禮物,一旦獲勝,則更能提振國內士氣。」路超道。

    「大將軍,如此一來,您與李大家的政治理念可就背道而馳了,以崔首輔為代表的這些人,只怕會將大將軍視為背叛者,視為敵人,於大將軍個人而言,並沒有什麼好處。」徐亞華低聲道。

    聽到徐亞華如此說,路超大笑起來:「徐將軍,想不到你會這麼為我考慮,你說的不錯,我的這一決定作出之後,自此以後,我可就成孤家寡人了,學派的人會視我為敵,而以范睢為首的人也絕不會接納我,我真真正正成為一個孤臣了。」

    徐亞華默然不語。

    「我老師為什麼會成功?」路超突然反問道。

    「那是因為李大家在先王尚幼之時,便與先王結下深厚的友誼,而先王登位之後,便大力支持李大家的政治理念,為此不惜大開殺戒,人頭滾滾,血流成河,方奠定了李氏學派在秦國的獨一無二的地位。」徐亞華脫口而出。

    「是啊,是先王不遺餘力的支持,徐將軍果然是儒將,與其它人不同,想問題更深一層,李氏學派的成功,來自於王上的支持,可是如今的大王已經不支持李氏學派的理念了,這便已經明確了李氏學派失敗的根子,崔元他們以為我手握大軍,又與大王交情甚篤,必然會影響到大局,那是太高看我了,也太低估秦國-軍隊系統對王上的忠誠了。」路超兩手一攤,微笑著道。

    「大將軍明見萬里。」徐亞華佩服地道,「看問題一針見血。」

    「除非我帶著函谷關的十萬大軍去逼宮,徐將軍,我如果這麼決定的話,你會跟著我一起去嗎?」

    「我,我………」徐亞華一下子臉漲得血紅,路超的這個問是,讓他無法回答,因為不論怎麼答都是錯的。

    路超嘆道:「兩害相權取其輕,這便是我的決定了,高遠想要將我拖在函谷關,拖在晉陽,我便遂了他的意,這一仗,我方從帳面上來看,佔了絕對上風,不管是軍隊數量,還是占鬥力,或者是后給補給線的長短,我方都占著絕對優勢,這一仗如果我們還打不贏,那就真只能說是天不佑我了,哪怕抓不到高遠,只是擊敗他的軍隊,我也達到了我的目的。」

    徐亞華至此方才明白了路超的全部想法,「原來,原來您是要藉此向王上表明您的態度。」

    路超沉默片刻,「我總不能告訴我在咸陽的那些師兄們,我已經拋棄他們了,我已經背叛老師了,希望我的這一舉動能讓他們明白,就此偃旗息鼓,與王上妥協,與范睢合作,讓大秦內部稍微穩定一些。免得到時候又如數十年前先王上位時那樣,人頭滾滾,血流成河。」

    「大將軍用心良苦。」

    「不是用心良苦,不過是明哲保身罷了。」

    「只怕崔首輔他們不會答應,開弓沒有回頭箭,他們既然已經開始,恐怕便會一條道走到黑,更何況,在整個大秦,李氏學派的官員佔據著絕對優勢。」

    「那就是他們不明時務,自尋死路了。高遠有一句話說得很好,刀把子裡頭出政權,他們手中沒有軍隊,沒有刀把子,還想與王上對著干,那就是自取死路,白起可絕不會手軟的。」路超道。

    徐亞華點點頭,朝堂每一次翻天覆地的改革,哪一次不是血流成河的,這一次只怕也不會例外,當李氏學派中勢力最大,權力最大的路超作出這樣的決定的時候,便已經基本上決定了李氏學派的覆亡了。

    夜已深,徐亞華吹了吹墨跡未乾的信件,小心地封入信封,拍拍手,一名副官悄無聲息的出現在他的面前。

    「將這封信馬上送回咸陽,呈給王上。」徐亞華道。

    副官接過信件,塞進懷裡,轉身離開了營帳。

    「徐將軍,就這樣送出去,只怕瞞不過大將軍的眼睛。」徐亞華身後,一名將領低聲道。

    「為什麼要瞞著大將軍,我只不過是將他今日的言語一字未改地複述了一遍呈給王上而已,你以為大將軍不知道我是誰嗎?他今天向我袒露心跡,也只不過是借著我的口向王上表明心跡而已,我來說,比大將軍自己說可要有力多了。」

    「竟是如此?」身後的將領驚嘆道。

    「大將軍比我們想象的還要聰明,還要明了時務,我大秦的改革已經勢不可擋了,但路大將軍的擔心並不是沒有道理,所以我們這些軍人現在最大的任務,就是打好這一仗,提振士氣,算是送給大王的最好禮物。」

    「明白!」將領肅然道。

    路超借著與徐亞華的這一番話,穩定了軍心,讓軍內的各路將領能夠精誠合作,勁往一處使,心往一路想,的確非常高明,軍中的高級將領都有各自的後台,各自的信息來路,很多事情想瞞是根本瞞不了的,反不如直接挑明方好。

    而此時,在距離長平里許遠的地方,一支疲憊不堪的軍隊出現在了道路上,看到前方聳立著的長平城池,一員帶頭的將領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娘的,終於提前趕到了。我們提前趕到了,戰爭還沒有開打呢!」他大聲地嗥叫起來。

    這支軍隊,就是從上谷一路狂奔而來的李明駿部,出發時的一萬五千人,一路強行軍到了長平,只剩下了不到一萬人,超過五千士兵掉了隊。(未完待續。。)

    ...



    上一頁 ←    → 下一頁

    蜀漢之莊稼漢銀狐都市無上仙醫峽谷正能量最強抽獎系統
    諸天萬界天影鋼鐵皇朝農家小媳婦我的老千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