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一千二百一十章 繼往開來(100)突然變卦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一千二百一十章 繼往開來(100)突然變卦字體大小: A+
     

    路超心中很明白,如果沒有眼前這檔子事,自己以探往師傅病情的名義回去,是無可指摘的,但現在西趙反水,漢軍大部出現在晉陽郡,而晉陽距離函谷關就這麼一點距離,說是兵臨城下也不為過,在大敵臨境的情況之下,自己卻拋下部隊,拋下眼前的危局不管不顧,只想著回到咸陽去,不說秦王贏英怎麼想,只怕國內輿-論都不會放過自己,一個只顧爭權奪利,不顧國家安危的形象可就會像釘子一樣釘在自己的腦袋之上,以後想摘也摘不下來。

    秦王現在的作派,擺明了是想重新任用范睢來啟動改革,自己反其道而行之,又在這樣一個特殊的情況之下,只怕以前與秦王在戰火之中結下的情誼一下子就會消耗殆盡,以後剩下的就只是公事公辦了。不,不只只是公事公辦,秦王嬴英一定會惡了自己。老王為什麼會選擇嬴英成為自己的繼承人,就是因為嬴英在各個方面都像極了他。

    嬴英不缺手手腕,登位這幾年來,已經慢慢地站穩了腳跟,特別是起用白起,一下子將咸陽城中的玄衣衛握在了手中,這就已經立於不敗之地了。

    「大將軍,逆水行舟,不進則退啊!」文士還在不停地勸說著:「您也明白,您的根基在哪裡,是什麼,王上的寵信也好,友情也好,都是不可能持久的,身為王上,從哪裡會有友情,又哪裡會有朋友,王上現在的作派,已經擺明了想要廢除秦國大興的根基。轉而去走漢國的那一條路,但這條路我們是走不通的,相信老師也已經跟您說得很明白了,這是會讓國內大亂的啊!」

    路超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是的。老師給他反覆強調過,漢國的路的確是要高明一籌,但漢國之所以成功,有著他的特殊的背景和條件,而如果不具備這些條件而強硬上馬的話,只會引起國內動蕩。

    抑制豪強貴族。均地權,均貧福,在一個完全打爛了的土地之上或者能夠成功,但在秦國這個早已經形成了穩固的階級的國家之中來做,只會讓人背心離德。秦國統治靠得是什麼,靠得就是這些豪門貴族的大力支持以及給中下階層一個向上爬的軍功階梯,秦人百姓除了這一條路,根本沒有其它的道路可以改善自己的生活,如果都學著漢國那樣,老百姓手裡有了地,有了錢,誰還會拚命為國家打仗?誰還會拚命去爭軍功呢?

    路超揉著腦袋。老師是這樣說的,他也深信不疑,但高遠為什麼就做到了呢。難道真要將國內的現有秩序打得一團亂之後,再在廢墟之上來重建么?這怎麼可能?真到了那個時候,漢國的鐵蹄會第一時間踏上秦國的土地,一切的一切,都將在戰火之中化為灰燼。

    「你說得對,我必須會回。不能為了這萬餘漢軍騎兵便亂了陣腳。現在頂頂要緊的便是國內不能亂,大敵當前。國內一亂,一切皆休。王上還年輕,只看到了改革的好處,卻沒有看到改革會帶來的巨大隱患,我不反對改革,但現在絕不是時候,在擊敗漢人之前,我們國內一定要保持穩定。」路超權衡再三,終於下定了決心。對方說得對,王上自古以來就被稱為孤家寡人,他是沒有朋友的,即便有,也不可能持久,更不能是自己這樣的臣子。自己要做到立於不敗之地,首先就要有自己的根基,王上為什麼不能在師傅健在的時候動這個主意,就是因為師傅身後那龐大的可以左右朝政的勢力集團,如果自己不能將這個集團接手過來,被王上分化瓦解,自己也就真如無根浮萍一般,以後不得不任人擺布了。

    見路超終於想通了,文士大喜,「太好了,大將軍,今天我們就返回咸陽吧!馬上啟程,一刻也不再耽擱了。」

    「今天不行。」路超斷然拒絕,「函谷關駐紮著近十萬大軍,民生也由我一手掌握,不將這些安排好,我怎麼可能啟程,回去的事雖然重要,但這裡也不能撒手不管,我還要安排一下。可惜勾義生死不明,如果他在這裡,我倒是可以放心走,但如今他不在,軍中我還要再考量一下誰合適,我們不能顧了這頭,丟了那頭。」

    「大將軍說得是,但我們什麼時候起程呢?」

    「明天吧,有一天一夜的時間,已經足以讓我安排好一切了。」路超自信地道,帶著這支兵馬這麼多年,雖然軍中並不都是和諧的聲音,但自己的心腹終究是佔據了大頭,想要壓下那些異己的聲音,並沒有什麼問題。

    可惜了勾義。他在心中再次想起自己麾下的這名大將,但願他還活著。

    文士得到了滿意的答覆,心情也放鬆下來,愉快地離開了路超的書房,回到自己的卧房休息,這一路之上頂風冒雪,他也是吃盡了苦頭,別說是一介文人了,便是一個武將,也會感到吃力,要不是因為這事兒關係到身家性命前程,他怎麼會如此不眠不休,一路狂奔而來呢。

    回到房中,飯也不吃,倒頭便睡。自己是要好好地養足精神了,接下來想必又是一路辛苦,但只要趕回到咸陽,一切都是值得的。

    這一睡過去,等到醒來的時候,發現外面早已是天光光的,有明晃晃的太陽竟然從穿外直射了進來,晃得他眼都花了,這都多少天了,還是第一次看到陽光,從床上爬起來,伸了一個懶腰,舒展了一下身子,腦袋也終於清醒了過來,陡地想起正事,身上不由一麻,這都什麼時候了,怎麼大將軍沒有叫醒自己趕路,任由自己一直睡到了這個時候?

    莫非事情又有了變化?他一下子跳了起來,直衝出了卧房,大將軍府中靜悄悄的,連衛兵也沒有剩下幾個,以往的戒備森嚴與此時相比,當真有天壤之別。

    文士頭上冒出了汗珠,一把抓住一個從身邊經過的衛兵,大聲問道:「大將軍呢,大將軍哪裡去了?」

    衛兵識得此人是大將軍的貴客,當下行了一禮,恭敬地答道:「回先生的話,大將軍今天一早便率領衛隊出了大將軍府,就在一個時辰之前,大軍便出了函谷關,據說整個函谷關數萬大軍只留下了守備的一支軍隊了,其它的全部出關了,先生不知道么,西趙投奔了漢人,在晉陽襲擊了我們的大軍,連勾義將軍都下落不明,這個仇,怎麼可能有不報?」

    聽著衛兵的話,文士如墜冰窖,昨天說得好好的,怎麼過了半天一夜,一切都變卦了,大將軍不是那種三心二意,優柔寡斷之人,怎麼會出爾反爾,這之間到底是出了什麼問題?

    「給我一匹馬,我要去追大將軍。」他對衛兵道。

    「去追大將軍?」衛兵驚訝地看著對方。

    「快去備馬,誤了大事,你擔當得起嗎?」文士厲聲吼道。

    「是,先生暫候,我馬上去為先生備馬。、」衛兵被文士猙獰的面孔和嘶啞的聲音給嚇著了,慌不迭地點頭道。

    無邊的雪原之上,數路大軍正在向著晉陽挺進,陰沉了多日的老天爺終於開恩,讓太陽公公露了臉,陽光照射在無邊的雪原之上,明晃晃的極為刺眼,士兵們默不作聲的低頭趕路,這個時候,誰要是敢抬頭盯著雪原看得久了,眼睛便極有可能受傷,這都是有以驗的老兵,知道如何應對這樣的情況。

    路超騎在馬上,臉沉似水,他本來是打定主意要走得了,但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多的倖存士兵逃回了函谷關,從他們的嘴裡,路超意外地得知高遠竟然親自率部到了晉陽郡,作為一國之王,竟然只帶了萬餘騎兵便親身犯險,看來這個傢伙還是沒有改得了他一貫的自以為是的毛病,是料定自己不敢出關么?

    如果高遠不來,路超相信自己此刻已經在回咸陽的路上了,但高遠竟然親自到了晉陽郡,那就完全不一樣了。

    路超也不明白自己為什麼如此痛恨高遠,或者是因為自己從小到大就瞧不起這個傢伙,在扶風的時候,這個人就完全是一個紈絝子弟,被父親從小就慣壞了,雖說不五毒俱全,但也絕對算不上一個好人,但一次意外的受傷,竟然讓他就此脫胎換骨,這些年來,他的每進一步,都會讓自己心中越發的不舒服,憑什麼一個好吃懶作的傢伙,竟然比自己還要高明,還要厲害?

    這個忘恩負義的東西,自己的父親算是間接死在他的手上吧,如果不是因為他的緣故,父親怎麼會陷進燕國的勾心鬥角之中從而白白地作了犧牲品,可這個傢伙,竟然還不放過路家,利用母親,利用自己對他的那一點點兄弟之情,讓自己在山南郡平白地跌了一個大跟頭,如果不是有師傅,當年自己就死在獄中了,那裡還有今天的地位。

    擊敗他,殺了他,一切就結束了,不管是對自己個人,還是對大秦帝國而言,都是一件極妙的事情,如果自己當真能夠在晉陽郡擊殺了高遠,那王上想要的改革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這樣一來,也會緩解王上對自己的猜忌,憑著這一功勞,王上有生之年也絕不會再動自己了。(未完待續)

    ...



    上一頁 ←    → 下一頁

    十里紅妝:明妧傳宅之崛起穹頂之上諸天劇透群穿成女配媽媽怎麼辦?
    逆天戰神蜀漢之莊稼漢銀狐都市無上仙醫峽谷正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