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繼往開來(25)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繼往開來(25)字體大小: A+
     

    土城,楚軍陣地之上,看著源源不絕開來的漢軍部隊,喻平臉色慘然,終於到了最後時刻,不過自己也算完成了任務,按照將軍的命令,在這裡抵擋漢軍到最後一刻,不準後撤,戰至一兵一卒的命令再一次送到自己手中,這是要逼著自己去死的意思啊!喻平想不明白這是為什麼.但作為楚軍的精英,喻平決心將這條軍令執行到底,自己已經在這裡擋了對手一天半,能夠以千餘人馬擋上漢軍兩天的話,那自己也算是雖死亦榮了.

    「準備戰鬥!」他大聲吼道.

    符江舉起了長槍,這一次,他連盾牌也沒有拿,沖著一營的士兵厲聲吼道:」弟兄們,上一仗,我們給二團丟臉了,這一仗,我們要將我們丟掉的臉拿回來,輜重連的弟兄們在天上望著我們呢,有沒有信心拿下敵人的陣地?」

    「殺,殺,殺!」一營的士兵一個個嗷嗷叫了起來.

    「所有軍官出列!」符江厲聲吼道.

    連長,排長,班長,數十名軍官從隊列之中邁步而出.

    「你們,將和我一起組成決死隊,有我無敵!」符江振臂高呼.

    「有我無敵!」數十名軍官舉起了手中的武器.

    「有我無敵!」一營數百名士卒使盡全身的力氣吼叫起來,兵力相差無幾,卻在正面交鋒之中被敵人挫敗,這讓心高氣傲的一營士卒們一個個感到丟臉,特別是一臉殘存下來的一百餘名士卒,上一戰,他們損失了近一半的戰鬥力.這一次,一連要求仍然站在第一波隊列之中.

    看到一營的士氣在符江的帶領之下,一掃先前的頹勢,毛阿福的臉上終於還是露出了一絲笑容,」符江帶兵還是不錯的,上一戰,只不過是輕敵了,如果能順利拿下土城,亦算戴罪立功.」

    「是啊是啊!」一邊的二營長宋寶趕緊附和道:」將來如果師長怪罪,團長還得為符大哥說話才好.」

    毛阿福沉默了片刻:」董師長是很護犢子的,但願這一仗我們能夠順利打下來,只要能拿下彭城,先前的這一點失敗,也算不了什麼,師里自己就能處置,如果打得不順,那就不好說了.」

    「怎麼會不順呢,咱們三師可有近二萬戰兵,而彭城守敵只不過萬餘人,剩下的都是一些地方雜兵,兩倍的兵力還打不掉彭城的話,那咱們還是大漢軍隊么!」宋玉毫不在意的道.」先前吃了一點小虧,今天我們就加倍地討回來.」

    「說得也是.」毛阿福臉上綻顯出了笑容,」開始吧!」

    號兵吹響了進角的軍號,工兵們組裝起來的數台大型投石器開始呼嘯,一枚枚重達百餘斤的巨石凌空飛起,重重地砸向敵軍的防線,每一枚石彈落地,整個在地都似乎在隨之顫抖.

    伴隨著石彈的飛舞,符江大步向前奔去,先是小跑,步子越來越大,向著前方的山坡奔去,在他的身後,是一營的所有軍官.

    「神機弩,十台一組輪射,不間歇攻擊,直到符江登上敵軍陣地.」毛阿福大聲下令道.

    宋寶嚇了一跳,」團長,這樣射擊,很有可能會誤傷到我們自己的兄弟的.」

    毛阿福冷冷地道:」敵人的陣地太陡峭了,不能讓對手冒頭,他們如果冒出頭來,拋出滾石,擂木,我們的傷亡更大.」

    宋寶轉頭看著前方四處留下來那一枚枚打磨得溜圓的石頭,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戰爭永遠都是殘酷的.即便是軍人,他也時常為戰場之上的慘烈而驚心.

    「拋石!」喻平大聲吼道.

    身邊的數名楚軍剛剛直起身子,便慘叫著跌了回來,頭頂之上呼嘯著的弩箭,根本沒有給他們冒頭的機會,稍稍探出身子,立時便會被如雨一般的箭支潑回來.

    「床弩,床弩還擊,壓制!」

    「將軍,弩手們已經陣亡了!」身後,傳來士兵帶著哭音的聲音.」床弩也被射壞了!」

    喻平狠狠地用拳頭砸著地面,手指甲深深地嵌進了掌心的肉里,這樣的打法,他根本就沒有還手的餘地,他的陣地,幾乎已經被弩箭覆蓋了一層,下面,漢軍還在不停地向上面傾泄著箭雨,喻平粗粗估計,這片刻之間,只怕漢軍已經往自己的陣地上射出了上萬支弩箭.

    敵人的腳步,吶喊之聲越來越近,他們是隨著箭雨衝上來的,喻平貼著壘牆的邊緣露出自己的眼睛,頭頂上仍然在呼嘯著飛過箭支,他看到的是對手,頭頂著如雨的箭支向著自己的陣地衝來,不時會有箭支落在他們的隊伍之中,將自己人擊倒,但卻沒有任何一個人停下腳步.沖在最前面的是讓他記憶猶新的敵軍將領,第一天,自己與他有過交鋒.默默地提起身邊的長槍,喻平知道,當對手衝上自己的陣地的時候,敵人的箭雨才會停下,接下來便會是殘酷的肉搏戰了.

    「準備接戰!」喻平厲聲喝道:」為了大楚,死戰不退.」

    他向後退了兩步,手中鐵槍斜斜指向上方,效仿著將領的動作,牆壘之後,一支支的長槍-支了起來.

    頭頂上的箭雨猛然停了下來,幾乎在同一時刻,漢軍的先鋒攀上了牆壘.

    「殺!」喻平沒有絲毫的猶豫,手中的長槍捅出,將一個剛剛跳上牆頭的漢軍刺死,看此人胸前的胸章,應當是一個軍官,那名軍官拋掉了手裡的武器,兩手死死地攥住了喻平的槍桿,兩隻眼睛瞪得大大的,死死地盯著喻平,讓喻平不由自主地打了一個寒戰,手腕一抖,想要拔出長槍,竟然沒有拔出來.

    喻平只能丟掉自己用慣了的長槍,因為他很清楚,稍一遲疑,自己便不會再留下命來,因為這一刻,更多的漢軍攀上了壘牆.

    符江不是爬上來的,他如同一隻凶獸,瘋狂地奔跑著,一腳蹬在牆壘之上,竟然一步便跨上了壘牆,當他的左腳落在牆頂的時候,用力一蹬,整個人便飛了起來,在他的下方,一名楚軍士兵一槍捅出,卻刺在他的腳板下方,這名楚國愕然抬頭,看到的只是一條黑影向自己擊打而來,卡嚓一聲,槍頭正正的拍在這名楚軍的面門之上,將他擊得頭骨破裂,面目全非.

    喻平落了下來,落下來的時候他便拋掉了手裡的長槍,一手從腰間抹出一把匕首,另一隻手卻掏出了漢軍標配給軍官們的短弩,哧哧哧三聲響過,三名楚軍倒斃於地,一手握著匕首,符江勢若瘋虎一般地衝進了楚軍的人群之中,鋒利的匕首每一次落下,都會收割一條人命,在壘牆之後密集的人堆之里,短兵刃比起長槍大矛,有著無以倫比的優勢.

    符江這裡取得了突破,十餘米的防線被他一人攪得稀亂,身後,漢軍源源不斷地從這裡攀過牆來,第一批越過的正是志在雪恥的第一連的士兵.

    看著符江的第一營不負所望,終於成功地殺進了敵人的陣地,毛阿福如釋重負地輕輕地吁了一口氣,」好了!」只要敵我雙方展開肉搏,毛阿福自信漢軍比任何軍隊都要強.

    「宋寶,出擊!」他揮了揮手.

    「遵命!」宋寶大步離去.

    當夜晚降臨的時候,整個土城已經成為了漢軍的天下,黃龍旗高高地飄揚著,毛阿福登上了土城,臉上卻是殊無喜色,因為在他的面前,是符江的遺體.

    士兵們沒有動符江,他仍然保持著死去時的樣子,一柄長槍深深地扎進了他前方一名敵軍將領的身體,而他的脅下,卻有兩支斷槍,槍桿已經折斷了,槍頭卻還留在他的身體里.

    「團長,抓的俘虜說這個人便是楚軍在這裡的最高將領,叫喻平.」宋寶含著眼淚,低聲向毛阿福道.

    「王八蛋,我要將你碎屍萬斷!」一營二連的解容哭喊著沖了上來,手中帶血的刀高高揚起,便要去斫下喻平的頭顱.

    「住手!」毛阿福厲聲吼道.

    「團長!」解容哭著轉過身來,看著毛阿福,」營長死了!」

    「我沒瞎!」毛阿福吐出一口氣:」符江用他的英勇戰死洗刷了他的恥辱,他是我們大漢軍人的楷模和英雄,至於這名楚軍將領,拼殺到最後一人亦不後退一步,也令人遵敬.將他好生葬了吧!」

    就在漢軍奪取土城的時候,綠柳山莊也陷入到了一片火海之中,趁著夜色,仇和命令二邊的江兵帶著一批精通水性的士卒偷偷地潛入到了水中,江兵的運氣不錯,他在水下找到了一條通道,更讓他驚喜的是,這條通道居然直通到庄內的一個池塘,池塘的周圍,房屋極其精美,從水下露出頭來的江兵,稍微觀察了一下,便猜到這裡便是那個萬惡的柳亦青的後院.

    數十名士兵從水下鑽了出來,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外面打得火熱,這後院里卻是靜悄悄的一個人也沒有,江兵毫不客氣地帶著他的士兵找到了廚房,提了幾桶油脂,一把火便將這一片輝宏的莊園給點燃了.

    後院起火,喊殺震天,外面的仇和立即投入了全部的兵力,綠柳山莊的守軍兩面受敵,庄內一片混亂,軍心大潰,被仇和殺得潰不成軍,大批人拋下了武器向漢軍投降.

    戰事很快就結束了,不過讓仇和感到憤怒的是,綠柳山莊的莊主柳亦青,指揮這一次戰鬥的他的兒子柳安,兩人都不見了蹤影.這使得這一戰的勝利大大失色.(未完待續。。)

    ...



    上一頁 ←    → 下一頁

    顫抖吧渣爹聖尊異世重生全才大明星霸道大叔寵甜妻網游之帝皇歸來
    大劍神萬界圓夢師伏天氏我要做皇帝幽暗主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