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繼往開來(8)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繼往開來(8)字體大小: A+
     

    「爹,娘喊您吃飯啦!」通往後堂的帘子掀起,周有為的腦袋探出了半邊,看著周富財道.周富財的手一下子無力的垂下,渾身崩緊的肌肉也在瞬間松馳下來,轉過頭看著兒子,道:」好,爹馬上就來.」

    王二渾然不知剛剛自己已經在閻王殿門前打了一個轉回來,兀自看著周富財喋喋不休地道:」周老闆,你那表弟與通緝犯是一夥的,保不定他也不是什麼好人,要不然你們多少年沒見,怎麼就突然找上你了呢,你說是不是?算了,你要吃飯了,我不與你說了,不過我勸你還是敢緊去縣衙巡捕隊那邊說一聲,把自己的關係撇清才好.」

    「好的,好的,吃了飯我馬上就去.」周富財微笑著沖王二點點頭.

    「嗯,那我就放心了,周老闆你是好人吶,我老娘這兩年就是吃了你的葯,才慢慢地好起來的.」王二笑著與周富財告辭,轉身出了店門.

    看著王二的背影,周富財卟嗵一聲坐在了椅子上,臉色灰敗之極,原本以為天衣無縫的事情,居然就毀在了一件先前看起來極小的事情之上,殺了王二簡單,但殺了他以後又怎麼善後,監察院照樣還是會追查到自己身上來,到了那時候,自己身上不過是多背了一條人命而已.

    站起身來,聽著後房中兒子與他娘的歡聲笑語,周富財心中滿滿的都是苦澀,他腳步沉重地走向後堂,不過當帘子掀起的一瞬間,他的臉上已經是堆滿了笑容,」今天這是什麼日子啊,怎麼這麼多菜?」

    「今天是有為十八歲的生日,你這當爹的可也真的,居然連這個也忘了!」老伴嗔怪地看了他一眼.

    「哦,對了,對了,有為已經十八歲啦!」周富財恍然大悟,」那今天咱們爺兒倆得好好的喝幾杯,慶祝一下.」

    周富財轉身走到柜子邊,從裡面拿出一壺酒來,」這可是吳氏出產的好酒,爹我一直沒有捨得喝的.」

    「爹,這壺酒你不是說一直要放到我成婚那天才拿出來喝得嗎?」周有為奇怪地問道.

    「咳,那時候我們日子不是還不怎麼寬敞么?現在生意越來越好,以後這酒咱也買得起,不是嗎?」周富財看著兒子,笑道.

    老伴提起酒壺,給爺兒倆斟滿,」這酒也就不到兩斤吧,居然要賣十幾兩銀子,那吳氏酒可真是搶錢呢!」

    周富財呵呵笑道:」錢是貴了點,但酒也好,秀蛾啊,你也倒一杯吧,這些年跟著我,也是苦了你啦,來,咱們一家三口今天好好地喝幾杯.」

    「爹,您今天是怎麼啦?」

    「老頭子,你沒事吧?」

    「我能有什麼事兒!」周富財微笑道:」就是高興,高興啊,有為成大人了,來,喝酒,喝酒.」

    一頓飯吃得極是盡興,飯後周富財甚至將微醉的老婆都趕去了休息,自己親自動手收拾碗筷,忙活了大半個時辰,將所有一切都收拾得整整齊齊的時候,走到後頭卧室里,卻發現老伴已經斜靠在床上睡著了.

    周富財的鼻子抽動了一下,伸手想去撫摸一下老伴的面龐,卻又終是縮回了手,走到角落裡的壁櫃前,伸手拉開櫃門,從內里取出了一個小小的箱子,捧在手上,緩慢地走出了房門,輕輕地將門掩上.

    外面鋪子里,兒子周有為伏在櫃檯上,也睡得正香,周富財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提著箱子,轉身毅然決然地走出了家門.

    禮縣縣衙,巡捕隊隊長計高風一般地沖了進來,」唐大人,唐大人,有人來巡捕隊投案自首了,說茅濤之死他知道得一清二楚,事情就是他做的.」

    唐河一下子跳了起來,」你說什麼,是誰?」

    計高眼中也是滿滿的不解和震驚,」是周家藥鋪的周老闆,周富財,平素最是老實本份的一個人,我是怎麼也想不到他會牽涉到其中.」

    「又是一個藥鋪老闆!」唐河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走,去看看.」

    「我也去!」牛奔站了起來.

    周富財跪在巡捕房內,身後,兩名黑衣監察衛手按著刀柄,警覺地注禮著他,唐河與牛奔兩人-大步而入,牛奔一眼便看到了大案之上的那個箱子,此時箱子已經被找開,露出了內里一套琳琅滿目,各式各樣的針.

    牛奔眼光一凝,伸手從箱子里拉出一條長長的針帶,看著上面或粗或細,或長或短,閃閃發亮的針,再轉頭看看垂頭不語的周富財,有些狐疑卻又帶著試探地口氣:」黑死針?」

    周富財抬起頭來,看著的牛奔,」原來是牛奔將軍!」他苦笑了一下.

    啪的一聲,牛奔手中的針帶落在地上,嗆的一聲,牛奔的手握上了刀柄,抽出了佩刀,」黑死針,你居然還活著?」

    唐河猛一伸手,按住了牛奔的手,」牛將軍!」

    牛奔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唐大人,這人是燕翎衛當年總部刑房之中的黑死針,嘿嘿,見過他面的極少,想不到居然就藏在禮縣,黑死針,你可知道,寧王妃找了你很久嗎?」

    「牛將軍,此事以後再說,現在最要緊的是茅威的去向.」唐河側轉身子,低聲對牛奔道.」我來審問他,牛將軍情緒有些激動,先去後邊等著吧!」

    牛奔狠狠地瞪了周富財一眼,還刀入鞘,大步離去.

    「周老闆!」唐河緩緩地坐了下來,」在來這的路上,我向計高了解了一下你的情況,你在禮縣定居了有三年了吧,家裡有一個兒子,一個妻子,家境還不錯,兒子更是與盧員外的女兒訂了婚,所以我很不明白,你為什麼要做下這一件事情?」

    「檀康找到了我,威逼我,如果我不肯做,他就會將我的身份暴光,你剛剛也看到了,我的身份如果暴光,當年寧氏一系的人是絕不會放過我的.」周富財抬頭,看著唐河.

    「檀康?與檀鋒是什麼關係?」

    「檀康是檀鋒最貼身的護衛,這一次的行動是檀鋒一手策劃的.」周富康道.

    「我有一事不明.」唐河盯著周富康,」茅威的身份是保密的,你們是怎麼知道他的工作與火藥相關?」

    「這個我不知道.」周富財搖頭道:」我只負責茅濤這一塊,至於茅威的身份怎麼為檀康他們知曉,那要等你們抓到檀康之後才能知曉.」

    「檀康的逃亡路線是怎樣的?我想知道,他們帶著一個大活人,怎樣進行這樣長途的逃亡?」

    「他們會往韓地方向逃亡,檀鋒會布置人手接應他們,而且,我聽說黑冰台,還有楚國的鬼影也會有大批人手協助他們.」周富財道.

    「周富財,你來自首,這是一個很好的開端,但如果你說話不盡不實,耽誤了我們的大事的話,後果你知道.我希望你想清楚這一件事.」

    「我早就相清楚了.」周富財低聲道:」我所知道的就只有這些.他們將沿著韓地逃亡,是我無意之間聽到的,他們並不相信我,所以我並不知道他們太多的事情.」

    「好,如果我們抓住了檀康,你這也算是將功贖罪!」唐河點點頭,轉身便欲離去.

    「大人!」周富財在身後突然喊道.

    唐河回過頭來,」還有什麼事嗎?」

    「此事是我一人所為,我家裡老妻,兒子對我的身份一無所知.希望大人不要牽累到他們.」

    「大漢律例,早就廢除了連坐制,一人做事一人當,不會牽連到你的家人,當然,是他們沒有參與到此事中.」唐河瞧了他一眼,」立即將他押送薊城監察院總部,封睿,馬上帶人,查封周家藥鋪,搜查有關罪證.」

    後堂,牛奔打開一張地圖,」從禮縣逃往韓地,路途遙遠,他們起初還可以走大道,但風聲一緊,他們必然就要避開大道走一些偏僻小路了,所以從時間上來說,我們完全是來得及的.」

    「我擔心的是,檀康所謂的走韓地只是一個幌子,剛剛周富財說過一句話,檀康並不信任他,既然不信任他,怎麼可能讓他聽到這樣重要的信息,牛將軍,咱們都是幹這一行的,會這麼不小心嗎?」

    牛奔一怔,」你的意思是說,檀康是故意讓周富財聽到,他算準了我們會抓住周富財?」

    「無所謂算不算準,這只是他的手法之一,所以,韓地我們不能放過,但另外的道路我們也不能輕忽,牛將軍,如果你是檀康,你會走那條路?除開韓地這一路外?」唐河問道.

    「如果是我,我會走齊地,轉臨沂,走康平城一帶,那裡戰火剛停不久,秩序混亂,山匪縱橫,官府還沒有能力組織起像樣的管理,是逃亡的最佳路線.」牛奔道.

    唐河抬頭,眼睛亮亮的注視著他.

    「你認為檀康會走這一條路?」牛奔道.

    「我猜是這樣.」

    「那好,我往韓地追,你帶人往這個方向走.雙管齊下.再加上各地駐軍的協助,不怕他能飛上天去.」牛奔一拍桌子,道.

    周家藥鋪外,圍滿了看熱鬧的人群,計高帶著巡捕隊維持著秩序,而封睿則帶著監察衛們正在房中搜查,周有為扶著母親,瑟瑟發抖地立於一側.

    王二愕然地看著這一幕,半晌,才拉住計高問道:」計隊長,這,這周老闆是怎麼啦?」

    「這周老闆是敵國的間諜.」計高沒好氣地道.(未完待續。。)

    ...



    上一頁 ←    → 下一頁

    後來偏偏喜歡你大宋的智慧翻窗做案:老公手下留情都市特種兵之暗影殭屍保鏢
    鳳囚凰遮天贅婿重生影后小軍嫂超級卡牌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