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一千一百零八章:東成西就(101)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一千一百零八章:東成西就(101)字體大小: A+
     

    荊守大步而入,向高遠行了一禮,又轉過頭來,沖著兩位議政點了點頭,他是大-法院的大-法官,由高遠提名,大議會通過,只要不犯錯,便可終身擔當此職務,在職級之上並不比兩位議政低,點點頭,便算是見禮了.

    這些高官都熟知高遠的秉性,知道他不喜歡那些繁文縟節,見過禮后,便自尋了一個錦凳坐了下來,下頭何衛遠已經是快手快腳地替荊守端了茶上來,順便也替吳凱與吳起兩人另換了一杯.

    「王上,您吩咐的那個案子,我把案卷調了過來,專門審查了一遍.」荊守沉聲道.

    「你覺得如何?」高遠端起茶杯,輕輕地啜了一口,盯著荊守問道.

    「臣下覺得,薊城法院法官的判決並沒有錯誤之處.」荊守直截了當的道.

    「連你也覺得沒有判錯?」高遠有些失望,將茶杯放在桌上,十指交握,上身微微後仰,吳凱對於高遠十分熟悉,知道高遠出現這個動作,便是心中失望透頂,有些生氣了.

    「這個是怎麼一回事?什麼案子?」吳凱立即插嘴問道,這應當不是什麼大案子,否則不是薊城初級法院來判.

    「哦,是這樣的,薊城一家經皂角皂粉的商家江大郎,歷時三年,投資近千兩銀子,研究出了一種新產品,叫做肥皂,不料還沒有正式投產,便被同行柯家將負責研製的大師傅高薪給挖走了,江家便向薊城法院投告,不料被判負,江家自然不服,便三天兩頭糾集親朋,與柯家大打出手.」荊守簡單地向吳凱介紹了一下案情.

    「這,這怎麼可以?這柯家,也太沒有道德了.」吳凱瞠目結舌,吳氏自己便是大商家,這些年來,便是靠著當初高遠提供的釀酒秘方而富甲天下,對於這些秘方的看重,當然不是荊守能理解的.

    「老吳,你們是如何保證自己的大師傅不被人挖走的?」高遠看著吳凱,問道.

    「王上,我們吳家經營酒業已經多年了,但凡重要的配方,都是由我吳氏本家嫡系掌握,那些大師傅無一不姓吳,親情所系,自然是最大保障,第二,則是這些大師傅的待遇也是極好的,在我吳氏,這些大師傅的地位,連一些本家子孫可也比不上.」吳凱道.

    「原來也是用親情來維繫啊!」高遠點點頭.

    從高遠的話里,吳凱聽出了一些失望之意,遲疑了一下,接著道:」當然,我們也有一些其它的手段,這,這說出去就不大好聽了.」

    高遠點點頭,表示明白,像吳氏這樣的大族,屹立商界多年,自然有一些不為外人道的手段,現在吳氏作為大漢的開國功臣,更是如日中天,誰敢去打他們的主意?

    「是啊,以吳氏的力量,外人的確不敢打主意,但江家不過是一門小本生意,亦無背景,柯家做起來自然是毫無顧忌.」

    荊守聽出了高遠的傾向,但作為大-法官,他卻絲毫沒有在意這一點,看著高遠,道:」王上,從情理上來講,柯家卻是不地道,不道德,但從法理上來講,現在沒有一條法律條文說柯家這樣做是錯的,法無明令禁止即可行,臣下查了那江家大師傅,既沒有與江家簽定勞動合同,也沒有簽保密協議,純粹就是自由身,來去自由,柯家以高薪聘請,他棄江家而投柯家,從法律上來講,並無不妥,臣也同情江家,但卻無法判江家贏.」

    高遠點點頭,」從我們大漢現在的律法來講,的確是這樣一回事,但這也提醒了我們一件事,在律法之上,這是一個大大的漏洞.」

    長長的吸了一口氣,高遠緩緩地道:」我們大漢王朝大力鼓勵創新,鼓勵技術更新,這也是我們大漢在工業,商業之上遠遠領先與秦楚的原因所在,但如果一家耗費資財,耗費時間,辛辛苦苦地研製出一門新技術,但卻被人輕而易舉地就這樣弄走,你們想想,以後我大漢王朝之內,還會有誰去做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大家都等著別人做出來,然後再去挖人就好了,老吳,假如你家的大師傅被人挖走,你會怎麼做?」

    吳凱嘿地一聲,」不瞞王上說,如果這種事情發生在吳家,只怕這叛逃的大師傅性命難保,而挖我家牆角的人,也會碰到很多麻煩.」

    丟下這句話,吳凱也不理會荊守橫眉冷對看過來的目光,自顧自地道:」對於這等行為,如果不嚴懲不貸,以後豈不是人人效仿!」

    高遠看著荊守,」瞧,這就會引出另一些案子了,而且是刑案了,老吳,以前如何我不管,以後吳家是斷然不能出現這種事情的,你位高權重,盯著你的人可也不少呢,不要給人留下話柄.」

    「是,臣下明白!」吳凱躬身道:」王上今天召荊法官來,就是要說這件事情?」

    「不錯,這件事情提醒了我們,一定要立法保護那些敢於投資去進行技術創新者,對於那些想不勞而獲者,一定要進行嚴懲.否則長此以往,我大漢在技術之上必然會停滯不前,或者人人自危,弄到最後,必然會出現老吳剛才所說的情況,殺了叛逃者,一了百了,但殺死的這些人,可都是大漢的科技人才啊!」

    「王上的意思我明白了.」荊守道:」但立法之事,卻是大議會的事情.」

    「這件事情,便由你荊守來領頭,向大議會提請專利立法之事,大議會之中的大議員,大商家比比皆是,你以這個案子為案例,向他們說明此事的重要性,明天吧,兩位吳大人,明天便由你們提請召開大議會,所有在薊城的議員都必須參加,此事宜早不宜遲.」高遠揮手道.

    「明白.」荊守點頭道:」但是王上,江柯兩家案子,卻是無法翻案的,只能按照現在的標準來判.」

    「這不是助長惡行嗎?」吳凱拍桌大呼.

    高遠豎起手掌,」法無明令禁止即可行,江柯兩家案子,交給我來辦吧!但我希望以後不要再出現這樣的事情,專利保護法越早出台越好.」

    相比於死氣沉沉的江家,同處在一條大街之上的柯家,可謂是一片歡騰,柯家有一位朋友在大-法院當書吏,昨天當薊城大-法院大-法官荊守調取江柯兩家案子的案卷之時,柯家可謂是擔心之極,但當今天,這位書吏朋友傳來了大-法官的判語之後,柯家老闆柯震可謂一顆心終於放回到了肚子里.

    法無禁止即可行.這便是大-法官的判語,也意味著這件案子,江家再也無法翻身了,因為大-法官的判語基本上就是最後的判定了.

    「寧師傅,這一回可將心放回到肚子里了吧,這件事情,在此之前,我就諮詢過懂法的朋友,現在大-法官都說了,你便好好地在我柯家干,你在我柯家的店子里,將佔有一成的股份,同時月薪我再給你漲兩成,如何?」

    叛逃的寧大師傅至此也是長出了一口氣,」多謝東家,我以後一定會為東家的生意盡心儘力.」

    「是我們的生意.」柯震哈哈大笑,」來,擺上酒菜,我要與寧師傅一醉方休.」

    酒飯還沒有擺好,外頭已經傳來了喧囂之聲,柯震的大兒子滿臉驚慌地沖了進來,」爹,爹,不好了.」

    「什麼不好了?江大郎又帶人打來了嗎?我看他是真想坐牢了,你趕快去報案.」

    「不是,是,是王宮侍衛.」

    「你說什麼?」柯震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作為一個平頭百姓,別說是王宮了,就算是薊城太守,距離他來說,也是遙不可及的距離.」王宮侍衛?」

    「是,外頭來了幾名王宮侍衛,說奉王上之命,請,請爹爹和寧師傅入宮.」

    一聽這話,寧師傅兩腿一軟,已是癱到了地上.柯震強作鎮定,一把將寧師傅拉了起來,低聲道:」荊大-法官都下了判語了,王上最是聖明,絕不會是因為此事.」

    「不是這事兒還能是哪事?」寧師傅牙齒上下打架,格格作響.

    兩人面色灰白地隨著幾名王宮侍衛走出家門的時候,恰好看到街道的另一頭,江大郎也在幾名侍衛的護持之下走了過來.看到柯震二人,江大郎眼睛都紅了,兩手一張便欲撲過來,卻被身邊的侍衛一把抓住,動彈不得.在厲聲警告了幾句之後,江大郎再也不敢動了,只是拿一雙欲噴火的眼睛,狠狠地瞪視著兩人.

    「不要怕,老寧,王上的詔書之上曾經說過,即便是他,也不能更改大-法院的判決,大-法官既然說我們這不違法,王上便不會把我們怎麼樣,我們的王上是最為賢明的了.」雖然心裡打鼓,但柯震卻仍是強作鎮靜.

    一邊的侍衛聽了柯震的話,嘿嘿一笑,意味深長地看了一眼.江柯兩家的案子,現在在整個薊城已經傳開了,在很多人看來,本來的一件小事,因為大-法官調取案卷,最後王上竟然親自插手,已經成了薊城最大的新聞.而大議會專門為此事召開大會,討論對於專利技術的保護.正如高遠所料,大議會中,家中有生意的人比比皆是,現在大傢伙都在卯足了勁開發新技術,因為新技術一旦問世,便代表著源源不斷的財富,但江柯一案給所有的人都提了一個醒兒,如果碰上同樣的事情,該怎麼辦?(未完待續。。)

    ...



    上一頁 ←    → 下一頁

    諸天盡頭天阿降臨皇叔寵妃悠著點至高學院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
    如意小郎君虧成首富從游戲開始黎明之劍天才相師:重生億萬小富風流小農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