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一千一百零六章:東成西就(99)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一千一百零六章:東成西就(99)字體大小: A+
     

    「有時候,經濟的力量比起戰爭更有效果!」一身便服,牽著高致遠在街上緩緩而行的高遠看著身邊的葉菁兒,含笑道.」我最喜歡的事情,就有用錢砸死對手,可是從扶風到現在,我好像一直是最究的那一個,不過現在看起來,我已經有了這個資本了.」

    聽著高遠的話,葉菁兒蔫然一笑,」這話也得兩說,比方說一個大富翁,他的錢多得無法計數,但對上了不講理的強盜土匪,你錢再多,砸得贏刀子么?」

    伸手摸了摸唇上剛剛蓄起來的小鬍子,高遠輕笑起來,」這話說得也沒錯,有錢還得有力量,不過咱們大漢軍隊的力量已經夠強,只要再夠有錢,或者將來對秦,對楚的戰事,便不會像今天這般,每一戰都血肉橫飛了.嗯,人的性命是最寶貴的,每死一個戰士,都讓我極痛心的啊!」

    「你不是在心痛那昂貴的撫恤費吧?」葉菁兒咯咯的笑了起來.隨著大漢經濟的騰飛,水漲船高的便是軍隊戰死戰傷的扶恤費,這對於大漢的財政來說,是一筆不小的負擔.

    「我前幾天可聽馨兒說,現在募兵可比前些年困難多了,大家都有錢了,日子好過多了,不當兵也能過上好日子,而且掙錢的路子更廣,前段時間賀蘭雄的東野擴軍,在本土可沒有招到多少人,大部分都是剛歸附不久的齊地人,賀蘭雄很不滿意呢,要知道,本土的兵源素質要比代郡的要強上一些.」葉菁兒臉上卻是浮現了一絲憂色,」越是富裕,越要有強大的力量來保護,這樣下去,可不是辦法.齊地,韓地,魏地這些地方隨著我們大漢政策的推廣,遲早也會富起來,真到了那個時候,又該怎麼辦?馨兒說政事堂已經在蘊釀義務兵役制?」

    「政事堂有這個想法,但也尚在蘊釀之中,齊地人應募為兵也不錯嘛,那裡的百姓可都是一個個人高馬大,好好訓練一番,不比本土差.」高遠笑道:」義務兵役制,先讓他們蘊釀著吧,也許根本用不著,或者有另外的一些辦法來解決這個問題.」

    「什麼辦法?」

    「我準備弄一個新衙門來讓解決宣傳啊,輿-論啊這些東西,民間議論啊,輿-論啊這東西,說起來看不見摸不著,但確是頂頂要緊的.以前我們也做這些東西,不過都是由衙門東一榔頭西一棒子,毫無頭緒,弄一個專門的部門來經管這事兒,做到有條有理,步步推進.」

    「又要設新衙門?」葉菁兒驚訝地道:」你都弄了多少新衙門來了,這樣下來,會不會造成人浮於事啊?」

    「這是必須的.」高遠呵呵笑道:」再說了,現在咱們不缺錢兒.」

    「誰說不缺錢?前兩天王武嫡不是還跑來又跟你叫窮么?郭荃主持修建的遼東三郡至漁陽的大道便是一個吞錢的黑洞,現在薊城又要往外擴一圈,那個不要海量的銀子?」葉菁兒低聲嘀咕道.

    「王武嫡叫窮叫慣了!」高遠哈哈一笑:」即便府庫里堆得金山銀海,他見以我不叫幾聲窮,就有些不習慣.他這個人啊,總是把事情往最壞的地方想,恨不得手裡總也有用不完的錢才好,這對於一個國家來說,怎麼可能?」

    「這些事兒我反正不太懂,但我卻曉得,手裡有錢,心裡不慌.現在賺錢雖然多,但卻也花錢如流水一般,一旦我們與秦楚發生大戰,應對得來嗎?」葉菁兒道.

    「怎麼?你缺錢了?咱們應當不缺錢吧.對了,王武嫡那老小子是不是又沒有將該給王宮裡的花銷又扣下了,現在這片土地上還有三個大王,恐怕我這個王最憋曲了,該給我的錢,那老小子都敢扣下來.」高遠摸了摸鼻子,」看來我該向他討債了.」

    葉菁兒看著一臉苦相的高遠,咯的一聲笑了出來,」我們什麼時候缺錢了,咱們在吳氏酒業的股份,每年的分紅多達十萬兩銀子,前段時間你不是又給了吳氏酒業什麼啤酒啊,葡萄酒的方子嗎?前些天吳夫人進宮來見我,說這事兒他們家集中了數十位經驗豐富的老師傅在研究,已經有眉目了,到時候推廣上市的時候,一年的花紅少說也還要翻上一番了呢!」

    高遠抬頭,看著空中的藍天白雲,」真是想念喝啤酒吃炸雞的日子啊!」

    「嗯,大哥,你說什麼?」葉菁兒詫異地問道.

    「哦,我是說,該我的,我一定要拿到.這也是我大漢的律法精神!他王武嫡憑什麼扣下我該得的.本身他就攛掇著政事堂把王宮的花銷給硬生生地降了一成,理由就是我在外頭有產業是吧,現在居然連這一份他也要扣,這可不行.」

    「行了行了,你想要你便要吧,不過我覺得那王武嫡的話也有道理,整個大漢國都是你的,錢放在府庫里和放在王宮裡又有什麼區別呢!」

    「區別大了!」高遠淡淡一笑,」都說家國家國,如果咱們真把國當成自己的家,遲早會出問題的,家是我們這一家子,你,燕子,馨兒,致遠,明志,寧兒的家,但國卻是整個大漢國民的國,我可不想將大漢真得弄成家天下!」

    葉菁兒詫異地看著高遠,卻沒有說什麼,高遠有時候的心思,讓她著實琢磨不定,特別是現在,高過在治國上走的道路,似乎與她映象中的治國愈行愈遠,連馨兒都搞不懂,不過看起來,大漢卻是愈來愈強盛了.

    或者高遠所做的才是正確的吧,正因為他的與眾不同,大漢才有了今天的強盛.

    「爹爹,那邊有人打架呢!」牽著的高致遠突然興奮的跳了起來,」哎呀呀,又好幾十人呢?功夫不錯喲!」

    高致遠在宮中,最喜歡的就是賀蘭燕,因為這位二媽最喜歡做的事情,便是扯著這位大王子騎馬,射箭,打架,親媽卻老是逼著他讀書,兩相比較之下,自然二媽更討喜兒,他在這位二媽的熏陶之下,對於打架干仗異常有熱情.

    「打架?」高遠詫異地抬頭看向前方,薊城的治安是極好的,很少出現這樣的打群架事件.

    「走,看看去!」一牽高致遠,高遠大步向前走去,葉菁兒本欲阻止,但一看高遠父子兩的興奮勁,又看著身前身後,何衛遠已經不動聲色地將侍衛們散開圍成了一個圈子,將自己這一行人護在中間,便也沒有說什麼.

    或者是薊城已經太久沒有這樣的場面,本來就熙熙攘攘,川流不息的街道之上頓時擠得水泄不通,高遠還沒有走幾步,便已經被人流將他和護衛們擠到了一起,一群王宮護衛們手挽著圍著一圈,也只是給高遠幾人留下了一點點空間而已,高遠一看不好,趕緊將高致遠抱了起來,另一手將葉菁兒給拉到了身邊.

    「看熱鬧的心態,古今中外,概莫能外啊!」高遠心裡哀嘆著,自己好不容易出趟宮,想看看熱鬧都這般不容易.

    街道的盡頭突然響起了尖厲的哨子聲,一群薊城城守府的捕快衙役出現了,帶隊的一名捕頭大聲斥喝著分開擁擠的人群,向著打鬥現場奔去.

    對於官差,薊城人還是擁著著敬畏心的,雖然擠得前胸貼後背了,但仍然竭力給這些捕頭們讓開了一條通道.

    「江大郎,又是你,這是三天來的第二回了,你是想蹲大獄嗎?」捕頭看到打鬥的一方,頓時氣不打一處來.」來人,帶走,都給我帶回衙門去.」

    熱鬧沒看成,路人們失望地散開,興奮的高致遠也不免得意興怏怏.」爹爹,我餓了,我要吃烤肉.」高致遠小手一指,路邊有一家匈奴人開的烤肉店,高致遠經常跟著賀蘭燕廝混,對這草原烤肉卻也是情有獨衷.

    「好,吃烤肉!」高遠點點頭.現在薊城的烤肉店隨著寇曙光的海外遠航,一系列的調料如辣椒,孜然以及其它一些香料進入漢國,風味比起以前可是更加豐富多樣了,而匈奴人在這一方面卻是有著獨特的優勢,他們開的烤肉店在薊城總是生意最好的.

    坐進店子里,生意果然不是一般的好,高遠好不容易找著了一張角落裡的桌子,而何衛遠這些護衛便只能呆在門外扮閑漢了.

    「老闆,將你的得意拿手菜各來一份!」高遠操著熟練的匈奴語對跑堂的小二喊道,那小二一看模樣,便是一個匈奴人.

    「喲,客官是從關外來的吧?」小二一聽到匈奴語,顯然熱情了很多.

    「嗯,在關外呆了很多年!」高遠笑道.」剛剛回來呢!」

    「那客官可真是好運氣,咱這店可是薊城最正宗的大草原烤肉店.」小二殷勤地過來擦著桌子,」客官知道咱這店為什麼生意這麼好嗎?咱這店裡的配方可是從宮裡流出來的,是咱們的大王平素烤肉吃的方子,您從關外來,應當對咱們的大王的事迹很熟悉吧?」

    「你騙人!」一邊的高致遠脆聲道.他的匈奴語也說得著實不錯,當然,這也是賀蘭燕的功勞.

    「哎喲,小客官也會說咱們的話啊!」小二臉上的笑容更甚,」我怎麼會騙人呢,咱們的賀蘭公主可是王妃,這些烤肉的方子就是賀蘭公主從宮裡帶出來教給我們東家的,所以咱們這店是薊城最貴的,但生意卻也是最好的,誰不想吃吃大王親手調製的配方呢?要不然,咱們能在這裡租得起鋪子?」

    高遠呵呵一笑,」是與不是,你去弄來我先吃了再說.」

    「那是那是,客官稍候,這人太多了,忙不過來,客官先喝著這清涼去火的涼茶,這也是我們店子專門炮製的哦.」

    「不會也是從宮中出來的吧?」高遠開玩笑地道.

    「這個倒不是.」小二尷尬地一笑,轉身又去招呼別的客人.

    「別不會這店子真與燕子有關係吧?」葉菁兒懷疑地看著高遠.

    「你瞧著燕子那大大咧咧的性子,是做生意的料嗎?扯虎皮做大旗罷了,這店老闆倒真是一個人才.」

    葉菁兒輕笑道:」回去后告訴燕子去,以她也來瞧一瞧.」

    高遠微笑著正想答話,注意力卻被旁力幾人的談話吸引過去了.

    「那江大郎也真是可憐,聽說投資了上千兩銀子,好不容易研製出了製造肥皂的配方,還只生產出樣品呢,大師傅就被柯家出高價給挖走了,這下倒好,人財兩空.」

    「你怎麼知道是肥皂?」

    「咳,這官司都打到薊城初級法院去了唄,不過江大郎官司打輸了.聽說是大王鼓勵商業自由競爭.那法官便判江家輸,你說江大郎服氣嗎,這不三天兩頭去柯家鋪子鬧事,我看再搞上幾天,江大郎說不定真要去做牢.」

    「可憐可憐,不過這事兒也提醒了我們,回頭家裡的大師傅可得好生供著,也得防著外頭挖牆角,不然好不容易弄出一點新東西,轉眼就沒了.」

    「說得對啊,我家裡是染色的,那位專門研究花色配料的大師傅,我對他可比對爹娘都要好,你想想,要是他給人挖走了,我的那些秘方轉眼就沒了.你說我不怕嗎?」

    聽著隔壁兩人的對話,高遠的眉頭漸漸地皺了起來.(未完待續。。)

    ...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家有庶夫套路深諸天盡頭天阿降臨皇叔寵妃悠著點
    至高學院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如意小郎君虧成首富從游戲開始黎明之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