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一千一百零五章:東成西就(98)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一千一百零五章:東成西就(98)字體大小: A+
     

    「叩見王上!」檀鋒這是第二次跨進黑冰台,上一次還是秦武烈王召見他的時間,曾經進來過一次,時過境界,亦是物是人非.黑冰台內已經大變了樣子,相比起以前秦武烈王在位時,這黑色的宮殿之內空空蕩蕩,現在這殿內倒是充實了起來,帷帳層層,奇珍異木,熏香軟榻,一應俱全.

    「起來吧檀鋒,你是北方人,在南方一呆便這麼久,可還呆得習慣?」嬴英,現在的秦威王看著面前的檀鋒,微笑著道.

    「微臣是帶兵的,走到哪裡,都能很快適應當地的環境,北方有北方的好,南方有南方的妙,各擅其場,就看個人如何對待他了!」檀鋒道.

    「說得好!」嬴英拍手笑道:」習慣就好,你是父王生前叮囑一定要重用的人才,孤王不會忘了這一點.」

    「先王上實在是太誇獎我了.」檀鋒低頭,謙遜地道.

    「父王看重你,但檀鋒,你也知道,你與周玉都是驟然之間在秦國一躍登天,以前父王在時,有父王的威望罩著,他自是什麼事兒也沒有,但孤王這才剛剛上位,卻是沒有父王那種一言九鼎的能力,所以也便不能像父王那樣能時刻關照你,這些天來,已經有不少人在朝會之上聒噪有關你們二人的事了.」嬴英道.

    「王上費心了.臣必盡心竭力為大秦做事.」檀鋒低聲道.

    「嗯,你明白這一點最好,如果你能為秦國立下大功,那自然也就沒有人閑話了.現在我們與楚國基本上沒有發生衝突的可能了,楚國首輔黃歇也派了使者秘密過來,與我們商討一起對付漢國的事情,所以在秦楚邊界,我們已經沒有必要屯集那麼多的大軍了,我準備把你調到韓地去駐紮,哪裡現在駐紮著漢軍的北方野戰軍集團,許原那個人你想必清楚,完全就是人戰爭狂人,雖然我們與漢國簽定了和平協定,但那裡的漢軍的挑釁卻無日不在發生,現在的守將應對不力,我希望你去那裡,能夠挽回一些局面.」

    「臣下明白!」檀鋒點頭道.」大規模的戰事與漢國暫時打不起來,但即便是小規模的交鋒,我們也不能失了面子,不能讓對手小瞧了我們大秦.」

    「說得好!」嬴英欣慰地點點頭,」這是其一,而其二,你也知道了,漢軍這一次攻克康平城的手段委實太過於驚人了,如今在楚國,居然流傳著這是上天對楚國的懲罰,說這是老天爺屬意漢國高遠,這才降下神罰,弄得楚國人心惶惶,黃歇焦頭亂額.」

    「真是荒謬,什麼神罰?這不過是漢國又弄出了什麼厲害的武器,王上您也知道,漢國在這些奇技淫巧之上一向是相當厲害的.這隻不過是又一種武器而已.」

    「不管是神罰也罷,還是一種厲害的武器也好,如果漢軍拿它來對付我們,我們怎麼應對?」嬴英問道.

    檀鋒沉默下來,半晌道:」現在我們無法應對.」

    「那就對了,所以你去韓地之後,還有另外一件事情,就是搞清楚這件武器的來龍去脈,到底是如何製造的,如果漢國擁有如此大規模的殺傷性武器,而我們沒有,那以後的戰爭還怎麼打,我們還怎麼與他們競爭?」嬴英道:」本來我讓黑冰台鐘離去辦這件事,不過黑冰台在漢國被打壓的厲害,根本無法抬頭,鍾離告訴我說,你在離開燕國的時候,還隱藏下了一批燕翎衛的心腹,這些人你現在還能控制嗎?」

    「完全都在掌控之中.」檀鋒道:」王上放心,臣一定會做好這件事情.」

    「好,做好了這件事情,我便晉封你為候爺.在我們秦國,可不像高遠的漢國,候爺只是一虛銜,在我們這裡,那可是實實在在的.」嬴英笑道.

    「多謝王上,臣一定會完成這個任務.」

    從王宮出來,檀康早已牽著馬候在宮外,檀鋒在咸陽的宅子並不大,也只住了他的母親以及妻子廖廖數人和幾個護衛而已.

    大半年沒有回咸陽,走在咸陽的街道之上,檀鋒赫然發現,比起自己離開時的情景,現在的咸陽卻要繁華得多了,街道兩邊的店鋪一家接著一家,連街道兩邊也都擺滿了攤子,各色物品堆滿了店鋪.

    「戰爭結束了,果然一切都在好起來!」檀鋒看著街道邊一家布店,翻身下馬,對檀康道:」走,好久沒有回來了,我這個做兒子的做也要儘儘孝心,去買點好布料帶回家去給老夫人添幾件新衣裳.還有留守在家裡的那些侍衛,也都該添新衣了.」

    「將軍就是體恤下人!」檀康笑嘻嘻地道.

    兩人走進店鋪,店老闆卻是一人伶俐人,雖然檀鋒穿著便裝,身上也沒有特別的東西,但跟在檀鋒身後的檀康,腰上卻挎著佩刀,在咸陽,可不是隨隨便便就能挎著刀到處亂走的,特別是在經歷了大王子的叛亂之後.

    「這位客官,裡頭請,裡頭請.」老闆殷勤地迎了上來.

    「老闆,你這裡貨源很豐富啊,這許多花樣,顏色,以前都不怎麼常見啊?」檀鋒笑吟吟地翻看著櫃檯之上的那一卷卷的布匹.

    「那是,這些貨啊,可都是從漢國過來的,客官運道好啊,這是昨天剛剛進來的一批新貨,我今天整理好才擺上櫃檯呢!」老闆道.

    「漢國的貨物?」檀鋒眉頭微皺.

    「是啊,從漢國過來的,客官您還別說,這漢國的布啊,比起我們本國的更柔軟,更結實,更漂亮,而且這花色繁多,顏色也純正,比起我們國家的布匹,那是強得太多,現在咸陽城中,已經基本都不賣本國的布匹了.」老闆在一邊介紹道.

    檀鋒心中一跳,」這布匹著實不錯,不過價錢也肯定不便宜吧,你們不賣本國布了,那普通老百姓如何消費得起這漢國進來的好布?」

    「瞧客官您說的,您這是剛剛從外地回來吧?」

    「我是從南方剛剛回來.」

    「哦,那難怪客官不知道了,這布啊,比起我們原來賣的本國布匹還要便宜呢!」老闆笑著道.

    「什麼?還要便宜?這怎麼可能?」在一邊的檀康大驚小怪地叫了起來.

    檀鋒瞪了檀康一眼,」老闆,這櫃檯上的布匹,每一樣要一匹,送到西城橫店子衚衕檀府,檀康,付錢.」

    「多謝客官惠顧!」一聽說一樣要一匹,老闆頓時笑開了花,敢情還是一筆大生意啊.

    走出這家布店,檀鋒並沒有上馬離去,而是牽著馬信步向前,走了一會兒,徑直走進了一家雜貨鋪子.

    「客官,要點什麼?」店老闆笑容可掬,」可有剛剛進來的漢貨,又好又便宜.」

    檀鋒盯著雜貨鋪子一角的一袋鹽,」老闆,這鹽不像是我們大秦自產的啊?」

    「客官好眼力.現在咸陽誰還用本國的鹽啊,您瞧瞧!」老闆伸手撈起一把鹽從指縫間漏下,」您瞧這雪花鹽,多純正,裡頭可是一點沙子也沒有摻,但價格與我們以前的鹽價都持平,這各漢鹽一上市,咱們本國的鹽在咸陽便是降了價也沒有人要啊!現在咸陽已經買不到本國的鹽了.」

    檀鋒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怎麼連鹽這種東西也能讓漢國進來,走出這家雜貨鋪子,檀康看到檀鋒手中捏著的一包漢鹽,」將軍,您,您買鹽做什麼?」

    「檀康,你先回家去告訴老夫人和夫人一聲,就說我回來了,現在我要去首輔那裡一趟.」檀鋒沉聲道.

    范睢滿臉笑容地接待了這位剛剛自南方歸來的將領,如今朝廷之中對於檀鋒周玉兩名燕人卻統帶著秦國大軍有很多異聲,不過范睢倒不以為然,他本人也不是秦國土生土長的人,而對於檀鋒與周玉兩人的能力,他倒是十分認可.

    「檀將軍剛剛自宮中出來吧,我還以為您一定會回家休養幾天才會來我這裡做一些公務上的交接呢?怎麼這麼快就過來了?」范睢道.」坐,請坐!」

    檀鋒將手裡剛買來的漢鹽放在了范睢的面前.

    「怎麼,檀將軍這是要給我送禮?」范睢大笑著打開紙包,看著裡面的雪花銀,不由一愕,」檀將軍,這是何意?」

    「范相,我今天出宮之後,在街上隨意逛了逛,所見所聞,觸目驚心,我們的店鋪之中充斥著漢人的貨物,竟然連鹽這種關乎國計民生的東西,也讓漢貨壟斷,別人不懂這意味著什麼,我不信范相也不懂!」

    范睢笑了笑,伸手撥弄著一粒粒雪白的鹽花:」這東西好不好?」

    「好當然是好.」

    「那你覺得這東西的價格是不是應當比我們自產的要高?」

    「自然,可是他現在價格只是與我們的鹽持平,這會將我們的鹽趕得再無容身之地的.」檀鋒道:」范相,這事兒可不小.」

    范睢冷哼道:」既然這鹽價一定會比我們的高,但他為什麼卻低了呢?卻不說這本身的本成,單是這千里迢迢的運過來,就要多少運費?漢人賠本賺吆喝,你覺得他們能持久嗎?這是在和談協議之中談好的事情,漢人這麼做,恐怕就等著我們翻臉呢,一旦翻臉,他們就有了借口不是嗎,我們卻忍上一忍,我倒要看一看,漢人能堅持多久?」(未完待續。。)

    ...



    上一頁 ←    → 下一頁

    民國諜影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家有庶夫套路深諸天盡頭天阿降臨
    皇叔寵妃悠著點至高學院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如意小郎君虧成首富從游戲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