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一零九一章:東成西就(84)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一零九一章:東成西就(84)字體大小: A+
     

    咚的一聲,外頭傳來清脆的敲擊之聲,荊守厚重的聲音響起.

    「監察院訴原代郡郡守趙勇叛國案,現在正式開庭!首先,請監察院宣布起訴書!」

    右側,寫著起訴方的監察院官員陶然站了起來,眼光緩緩地掃過整個大廳的所有人,」尊敬的大-法官,各位大人,以及各位旁聽的同袍們,在我宣讀起訴書之前,我想提請各位全體起立,為我們大漢王國在代郡壯烈殉國的一千零三十二名英烈致意.」

    荊守沒有想到陶然會來這麼一出,正想出聲阻止,卻聽到嘩啦啦一陣板凳響動的聲音,旁聽席上數百外旁聽者已經站了起來,而二樓之上那一個個的包廂之內,大漢王國的高官顯貴們也站了起來.

    荊守抬頭,看向那拉著帘子的包箱,隔著簾了,他依稀看見內里的人也站了起來,無聲的吞下這口悶氣,荊守也站了起來.

    大廳內一片沉默,一片寂靜,短短的一瞬之後,有低低的嗚咽之聲傳來,那是坐在二樓包廂之中,專程從積石城趕過來的楊國培.

    伴隨著楊國培低低的嗚咽之聲的是一陣格格的牙齒上下打架的聲音,那是被告席上的趙勇發出來的.

    「謝謝,謝謝大家!」陶然向大家深深鞠躬.伸手從桌面上拿起一疊厚厚的卷宗,開始抑揚頓挫的宣讀.

    帳簾之內,高遠緩緩的坐下.」這個陶然很厲害,居然知道在庭審之前先調動起所有人的同仇敵愾之心,只怕便是連荊守這樣的人,也不免會受到影響.天賜這一次選的人很不錯啊!」

    「天賜一直都是極厲害的人,只不過在大哥你的面前,一副乖寶寶模樣,要知道在外頭,大家可都是叫他曹閻王的.」一邊的寧馨低聲道.

    「曹閻王?」一邊的賀蘭燕詫異地半晌,突然點點頭,」你說得也是,反正楊大傻這個傻大膽都有些怕天賜.」

    高遠點點頭,曹天賜作為大漢王國最大的情報機構的首腦,讓人害怕是正常的.

    「對了,前幾天我去監察院,天賜跟我念叼說想建立一支隸屬於監察院的武裝力量,讓我跟你說說,回來后高寧一鬧,我竟是把這事兒給忘了!」一邊的寧馨突然道.

    「天賜想建立一支隸屬於監察院的武裝力量?」高遠詫異地問道,」他怎麼突然有了這個想法,監察院不是有自己的行動隊嗎?」

    「天賜說,現在的行動隊雖然精銳,但規模太小,很多事情都辦不了.」寧馨道.

    「那你對這事兒怎麼看?」高遠問道.

    「哦,這事兒,我都沒想呢,這天天高寧鬧騰的,裘大夫說她有些積食了.」寧馨搖搖頭.

    「嗯,現在就想,憑你的直覺來談談.」高遠笑著,自從有了高寧,寧馨好像突然轉了性兒,雖然還在監察院掛著職位,但幾乎已經不管事了,除非是監察院有什麼重大的事情請他過去,她才會去瞧上一眼.

    寧馨眨巴了一下眼睛,略一思索:」我覺得不太妥.監察院的權力已經夠大了,不但掌控著龐大的內外情報機構,軍法處也隸屬於他們,還有自己獨立的行動隊,雖然規模不大,但不可否認,這些行動隊的人,可都是軍中精英.再經過特訓之後,更加強大,大哥,依我所見,天賜的要求不但不能答應,還應當將軍法處分割出來.」

    高遠微微一笑,」寧馨啊,我發現你自從有了高寧之後,變得有些笨了呢?」

    寧馨瞪大眼睛,愕然地看著高遠.一邊的賀蘭燕嘻嘻地笑著:」我聽明志的奶媽說過什麼一孕傻三年,現在寧兒還不滿歲呢,所以馨兒現在還是一個傻子呢!」

    賀蘭燕這話一出口,葉菁兒和寧馨頓時怒目瞪視於她,看著兩人殺人般的目光,賀蘭燕身子一縮到了高遠的身後,訕訕地指了指帘子外頭,」我聽荊守審案子.」

    外頭荊守所審的案子,其實並沒有太大的意思,所有的證據一環套著一環,人證,物證,趙勇的供詞,在陶然一一的展示之下,可以說已經將趙勇套得死死的了,根本就沒有翻身的餘地.

    而帘子內,寧馨與葉菁兒的注意力卻已經被高遠所說的吸引了過來.寧馨看著高遠,等待著他的下一步解釋.寧馨當然不覺得自己變笨了.

    「你自從有了高寧,便不太關心政事了.」高遠笑了笑,道.」天賜不直接找我,而是找你來說這事,可以說是一次試探了,不像直接到了我這裡,便沒有了轉寰的餘地了.小傢伙終於也長大了.」

    「天賜想幹什麼?」葉菁兒臉色微變,在她心目之中,曹天賜一直便是當年扶風的那個倔強的小傢伙,陡然聽到高遠這麼說,她心裡有些難以接受.

    「當然了,不僅僅是天賜了,而是一批人,菁兒,馨兒,你們能想到這一批人是誰么?」高遠端起桌上的茶,輕輕地抿了一口.

    寧馨沉吟了片刻,」大哥,是扶風出來的人?」

    高遠點點頭,」不錯,也就是外頭所說的扶風系.」他輕輕地笑了起來,」現在我大漢朝堂,軍中,分成了若干個派系,雖然大家嘴上不說,但心裡還是很清楚的,扶風系,有菁兒你葉氏的派系,有熊本等前燕國舊人組成的前燕系,還有孟沖這樣的外來系,大家互相較著勁呢!」

    「大哥,我葉家可沒有什麼系?」葉菁兒連連搖頭.

    高遠哈哈大笑,」這沒有什麼可避諱的,即便你不認帳,可是在朝野之間,這卻是大家公認的,好了菁兒,這也沒什麼,朝中有派系不是什麼壞事,如果當真是鐵板一塊,那才是奇怪了.」

    「那天賜這一次是什麼意思?」葉菁兒問道.

    「扶風系是我高遠起家的老部隊,曹天成,吳凱,孫曉陽,顏海波,步兵,還有死了的那霸,孫曉,天賜!」高遠一個個的念頭名字,」他們都自認為是我高遠最為親近的人,是我高遠的嫡系,但自大漢建國以來,他們的封賞卻是最少的.後來者像葉重,葉真,孟沖等人現在都已是一方大員,葉重掌兵部,葉真,孟沖等人更是一個獨立集團軍的司令官,相比起來,扶風系的確是聲勢小了一些.」

    「而且,上一次的大封君臣,除了孫曉一人被封候之外,其它人都沒有得到封賞,扶風繫心中有不平也是正常的.」

    葉菁兒默然半晌:」大哥,扶風系的確是最早跟隨您的那一批人,的確不能薄待了他們.」

    「扶風諸將中,有一個致命的弱點,那就是沒有接受過傳統的軍事教育,像海波,步兵他們,任將猶可,但獨掌一軍的話,可就力不能及了.在我心中,他們仍然是最好的兄弟,但我卻不能因為這個,而肆意地毫無節制地提拔他們.」高遠搖搖頭.

    「那天賜這一次的事情,我怎麼回答他?」寧馨問道.

    高遠一笑,搖頭道:」不用回答他,回頭我會下達命令,將軍法處從監察院拆分出來.」

    「這,這是不是太明顯了,會讓扶風系的人心冷的.」葉菁兒瞠目道.

    「軍法處拆分之後,我會知會議事堂,晉陞吳凱,曹天成二人為候,天成雖然不在朝堂,但他所掌控的四海商貿控制著我大漢的商業,這候爺一職他也是當得起的.」

    「打一大棒,給一個甜棗?」寧馨笑道.

    高遠哼了一聲,」這一次的事情,天賜讓我很不滿意,卻看看這事兒過後,他怎麼說吧!」

    丟下這句話后,高遠也懶得理會幾個人的表情,伸出手去,將帘子輕輕地撩開一條縫,將注意力轉移到下面的廳審當中,此時,已經進入到了辯護方替趙勇辯護的過程當中.

    聽了一會兒,高遠轉過頭來,對幾人道:」這位辯護人也很不錯啊,抓重點抓得很好,知道趙勇的罪行無可辯駁,居然從趙勇的家世入手,不談趙勇,只談子蘭對於代郡的貢獻,對於代郡投奔我大漢的無可取代的功勞,哈哈,說起來,這裡面的很多材料還是我親手炮製的呢,這位辯護人信手拈來,看來還是下了很大功夫的,衛遠!」

    「王上!」站在包廂外的何衛遠走了進來.

    「這個人下去打聽一下是幹什麼的,回頭告訴荊守,這樣的人才,應當召進大-法院嗎,我看他對於我們的律例,只怕比很多官員還要熟悉.」高遠道.

    「王上,這人只是一個訟棍而已.」何衛遠驚詫地道:」這樣的人讓他進大-法院?」

    「訟棍?」高遠微笑道:」這樣的人你不覺得是人才嗎?」

    「這些人專門找律法的漏洞,從來都不是好人!」何衛遠憤憤地道.

    「哈,能找到漏洞,那就是人才啊,至少我現在找不出多少漏洞,能讓他找出來,那就是我們還做得不夠好,就是要讓他多找,找得越多,我們才越能完善我們的律法,直到他們找不出漏洞為止,這個人我瞧上了.回頭去辦!」

    「是!」何衛遠點點頭.

    「大哥,你的想法總是與眾不同!」葉菁兒搖頭嘆道:」訟棍可不是什麼受人尊敬的職業,要是讓這人進了大-法院,當了法官,豈不是為天下訟棍張目?」

    「嗯,以後也許訟棍會成為一個很光輝的職業!」高遠笑嘻嘻地道.(未完待續。。)

    ...



    上一頁 ←    → 下一頁

    總裁大人,放肆愛!妖孽奶爸在都市最後一個使徒逆天至尊帝國總裁霸道寵
    符皇毒妃戲邪王:馭獸大小姐穿越火線之一槍飆血嬈人公主(網王NP)一不小心潛了總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