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一零九零章:東成西就(83)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一零九零章:東成西就(83)字體大小: A+
     

    大漢王國大-法院選址於中央大街與王宮遙遙相對的另一頭,這是高遠親自選定的,寓意於法律與王權,一般而言,在薊城,所有的建築的高度都不能高遠王宮的建築,而在薊城,大-法院的高度卻與王宮平起平坐.高高的台階使得任何人到了這裡,都是一步一步拾階而上,亦意味著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而在大-法院宏偉的建築之前,一座巨大的天平石雕矗立於前,這裡,已經成為了薊城與王宮一樣的標誌性建築.

    平素的大-法院廣場來得最多的是外地來薊的行商,遊人,而今天,這裡卻人山人海,不為別的,只因為今天是大-法院成立以來的第一案,而且審理的亦是鼎鼎大名的子蘭相公的兒子趙勇.

    這些年來,為了宣揚代郡歸順漢國的正當性,大漢對於前代郡郡守子蘭的宣傳一直是正面的,高大上的,在薊城百姓心中,子蘭幾乎是一個完美的人物,正是因為這樣一個人物,對於趙國當權者的失望透頂,這才率領整個代郡投奔漢國,而為此,他亦付出了巨大的犧牲,自己和大兒子都被趙國人謀害,所以對於大漢人來說,子蘭是一個值得敬仰和同情的人物.

    但他的兒子這一次卻犯下如此罪行,因為他的投降和出賣,上千在代郡的漢國官員被捕,被殺,倖存者不過十幾人而已,漢國人在憤怒的時候,卻又唏噓不已.

    虎父犬子,像子蘭這種人物最大的悲哀莫過於此啊!

    青年近衛軍團的士卒三步一崗,五步一哨,在大-法院廣場之上密布,他們的目的不是為了阻截百姓,而只是為了維持這裡的治安以及安全,這些士兵並沒有攜帶武器,只是在每個人的腰裡掛上了一根一頭粗一頭細的棍子,士兵們將廣場隔上一個又一個的小方塊,將涌擠的人群分隔開來.

    如此密集的人潮自然不會少了商販的身影,一個個的貨郎擔著擔子穿梭於人群之中.

    「要小板凳嗎?這是最新出產的摺疊式板凳,攜帶方便,坐著舒適,不佔地方,是居家旅行出門在外的必備物品,這位大爺,您年紀大了,這樣站著可不行,來一個吧,挺便宜的,不過二十文而已!」

    「最新最好的遮陽傘啊,新竹為軸,綢布為面,遮陽擋雨,一物兩手,三十文一柄啊,數量有限,售完即止羅!」

    「精製梅子乾果,嚼一顆,生津解渴,避暑降溫,今天正好用,五文錢一包啦!」

    「乳酪乳酪啊,產自大草原的精製乳酪啊,今天這大審判起碼要大半天啊,乳酪營養豐富,頂餓啊,五文錢一塊啦!」

    廣場之上處處展現出來的是薊城如今的繁華,隨著大漢王國的軍隊在戰場之上的節節勝利,大漢政權已經穩如磐石,大漢王朝的強勢也使得如今的薊城儼然成為了大陸的中心,無數的人群開始湧入薊城,在帶來豐富的人口資源的同時,也帶來了薊城土地價格的飆升,以及日常生活物品的瘋狂上漲.

    薊城居,大不易,已經成為所有薊城人最深切的感受.聽聞政事堂正在計劃著擴大薊城規模,整個薊城將向外擴展一圈,這是一項浩大的工程,起初並沒有多少人相信這一傳言,但隨著一個月前薊城城守突然宣布凍結薊城外十里範圍之內的土地禁止出售,出租以及禁止建設住房,倉庫,從側面證實了這一消息.

    有人歡喜有人憂.歡喜的是那些外地來薊城定居或者做生意的人,如此一來,薊城的房價自然會應聲下跌,生活成本將會大幅度除低,而憂的自然是那些土地的擁有者,如果是政府徵用,他們不知道自己將會得到多少補償.

    與廣場之上熙熙攘攘,熱鬧非凡的場景相比,大-法院內部卻是一片肅穆景象,這一次審理劉勇案件,大-法院一共發出了三百張旁聽票,其中一百張票發給了薊城申請旁聽的普通百姓.

    讓普通百姓旁聽大-法院審理,這也是漢王高遠的提議,方法便是將將要審理的案件由薊城城守府公布,市民自由報名,然後由城守府抽籤決定,抽出名單之後,由城守府派人將旁聽票送到中籤之人手中,這第一批的一百人的身份卻是五花八門,有普通的小生意人,也有大商人,有居住在薊城的外地人,甚至還有兩個秦國人,三個楚國人中籤.

    除開這一百人之外,其它的兩百張票卻幾乎都發給了大議會的議員們,各郡都在薊城有長駐的大議員,也有為了十月份招開的新一屆大議會而趕來的議員,每一屆大議會對於議員們來說都是一場戰爭,為了自己那一方土地上的人民的利益而與其它州郡作艱苦卓絕的鬥爭,這樣一來,自然便少不了合縱連橫,左右政事堂會將明年整整一年的總盤子劃出來,剩下的就是大傢伙在這塊總盤子之上各自划拉一塊了.

    當然,進入這大-法院內旁聽的也有不憑票的,這些便都是大漢王國最核心的人員了,像在審判大廳的二樓之上,便有數個包箱,今天數位議政以及各部尚書一個沒拉,全都到了現場,而最近接審判台的一個包箱還拉著密密的帘子,進入大廳的人一看,便知曉是漢王親自賀臨,不但漢王來了,只怕連王妃們也來了,否則也不用拉上帘子避嫌.

    大廳內部一片寂靜,厚重的大門也將外邊的喧鬧隔絕,身著綉著天平圖案的法警信背手肅立,坐於高處的荊守臉色沉靜,如果是一般人,說不定會有些發怵,但對於他而言,並算不得什麼,這些年在軍法處,他不知揍過多少驕兵悍將的屁股,連楊大傻郭老蔫那種人物,都被他打得心服口服,他豈會怕這種場面.

    冷眼掃視了一下四周,在他的身前稍矮處,兩名書記員早已嚴陣以待,而在大堂正中央兩側,一方是監察院的人員,他們將負責控訴趙勇所犯下的罪行,而在與他們相對的地方,則是趙勇的辯護人員.

    為犯罪人員尋找辯護者,在荊守看來,簡直是多此一舉,這不諦是為那些訟師狀棍找了一條發財之道,特別是趙勇這種人渣,罪證確鑿,便是大羅金仙下凡也不可能翻過案去,不過因為漢王的堅持,荊守也只能屈服.

    有了這一點,秦雷在短短的幾天里,簡直翻遍了整個薊城,最終找到了原來薊城早已歇業的最有名的訟師譚建,厚利相誘,武力威脅,這位早已失業的訟師不得不重操舊業,此時坐在台上,卻是滿臉苦色,因為在旁聽的人群之中,大多是對他怒目瞪視.那些死在代郡的漢朝官員中不乏有他們的親朋故個或者鄉里鄉親.

    譚建心裡發苦,這些人可都是如今大漢王朝的當權派,自己得罪了他們,以後還要不要在薊城混了?他們要找自己的麻煩,簡直太容易了,但現在,作為趙勇親屬坐在他身邊的秦雷也是他惹不起的一尊殺神啊,這可是漢王剛晉封的兵部侍郎,那可是兵頭啊!

    自從接了這單生意,譚建便知道,官司是必輸無疑,他能做的,便是想盡一切辦法減輕對方的罪過,為了達到這一點,歇業在家的譚建幾天幾夜都沒怎麼合眼,仔細閱讀大漢王國剛剛頒布的一些律法,同時也大力搜集子蘭一族在代郡的功績.他能做的,恐怕也只有大打感情牌了.

    而在大廳中央,正對著荊守的則是今天的主角,趙勇.他被押到薊城之後,並沒有被打入大牢,而是單獨囚禁,生活待遇之上也沒有絲毫虧待,不過心理上的巨大恐懼,還是讓他在短短的時間內瘦得形銷骨立,往那裡一站,似乎一陣風便能吹倒,青白的臉上,泛著的是絕望的神色,周圍噴火的目光,足以將他淹沒,而在這廳中,他唯一能求助的便只有一邊辯護席上坐著的秦雷.

    密封的包廂內,高遠正襟危坐,在他身邊,葉菁兒牽著高致遠,賀蘭燕抱著高明志,高寧則因為太小並沒有隨同寧馨一齊前來.

    「高大哥,你讓我們也來旁聽也便罷了,怎麼還非得讓致遠和明志來,他們才多大點兒,沒得嚇著了他們.」葉菁兒嗔怪地看著高遠.

    「帶他們來,是讓他們從小就來感受一下法律的神聖,心中有所畏,有所懼.」高遠沉聲道,伸手將帘子撩開一條縫,指著對面刻在牆上的八個大字,」也是讓他們能牢牢記住這八個大字,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致遠和明志可是王子,能與一般人一樣么?」賀蘭燕不屑地道.

    「為什麼不能一樣,而且正是因為他們的身份非同一般,所以一旦他們犯下罪行,觸犯了法律,他們失去的會更多.」高遠淡淡地道.」作為大漢王國的王子,他們要承受的更多,他們要遵守的更必須更多.千萬不要因為他們是王子,是我的兒子,便可以凌駕於法律之上,我正在讓政事堂和大-法院一齊起草一份關於如何管理王室的法律文本,以後我們還會有兒子,女兒,在往後還會有孫子孫女,隨著時間的推移,這個群體會愈來愈龐大,如不加管束,豈不是要亂套?」

    看著三女都不理解,不同意的模樣,高遠笑了笑,」你們現在不明白,以後自然有明白的時候.」(未完待續。。)

    ...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末世生存大師總裁大人,放肆愛!妖孽奶爸在都市最後一個使徒逆天至尊
    帝國總裁霸道寵符皇毒妃戲邪王:馭獸大小姐穿越火線之一槍飆血嬈人公主(網王N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