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一零八九章:東成西就(8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一零八九章:東成西就(82)字體大小: A+
     

    薊城王宮之外,那高高的台階之下,一個全身頂盔帶甲的將領直挺挺的跪在那裡,在來來往往的官員詫異的注視之下,目不斜視,天上太陽高掛,現在還是九月,天上的日頭依然十分毒辣,那人身下,已經有一大攤水漬.

    「這是誰啊?」

    「這是剛剛在代郡堅守鶴城半年之久的秦雷秦老將軍,王上剛剛下令嘉獎過的.現在他可是咱們大漢軍隊之中的名人呢,他你都不認識?」

    「那他跪在這裡幹什麼?」

    「還不是為了那個不爭氣的趙勇,你們說說,子蘭一世英雄,怎麼生了這麼一個混帳兒子?」

    「哦,你這一說我倒想起來了,明天大-法院最高法官荊守不就是要開庭審理這個案子么?」有人輕笑起來,」這下荊守可要為難了,大-法院開門第一案,就碰上這麼一件撓頭的案子.」

    「撓個屁的頭!」有人馬上反駁道:」荊守那性子,寧折不彎,你們是不了解他,這傢伙在軍法處的時候,那些一個個眼睛長在額頭上的將軍們那一個不怵他,就說賀蘭司令官吧,那是咱大漢一等一的大人物了吧?見他也是絲毫不失禮數,楊大傻那個傻大膽被荊守一頓板子打得那叫一個慘,從那以後,見著荊守,都笑得跟一朵花兒似的.你覺得撓頭,在荊守那兒就不叫一件事,依律辦事.我看那個趙勇是死定了.」

    「可也不見得!」有人馬上反駁,」先不說這趙勇是子蘭現在唯一剩下的血脈,光是這一位,這麼直挺挺的跪在這裡都小半天了,我可是看見王上的貼身侍衛何衛遠都出來兩趟了.」

    「噤聲,噤聲,荊守來了!」所有人一齊轉身,看著那邊一個身著黑衣官服的中年人昂首挺胸闊步而來,大-法院系統的所有官員與監察院官員一樣,都是身頭黑衣,不過與監察院不同的是,在大-法院系統官員所帶的臂章之上,綉著的是一個天平,而天平這玩意兒,卻是在薊城綜合大學剛剛研製出來的一種稱重儀器,聽說亦是在漢王視察薊城綜合大學之後,他們那裡的科研部門才搞出來的東西.漢王將天平作為大-法院系統的臂章,意思就是要他們像天平一樣,公平,公正,不能有一絲絲傾斜.

    看到荊守大步走到秦雷面前,周圍的人立時忽啦啦散開,給這信人畜勿近的鐵面無私的傢伙讓開了一大片地方.

    荊守站在秦雷面前,高大的身影為秦雷擋住了一片陰涼,他就這樣居高臨下地看著秦雷.秦雷抬起頭,看著荊守,他雖然不認識這位大-法官,但對方那身衣服他卻是很清楚,而能夠這樣站在這裡的,除了大-法官還有誰人?

    「荊大人!」他驚喜的叫道.

    「秦軍長,我本來極是佩服你的,在那種情況之下,能不屈不撓,戰鬥到底,是一個真英雄,好漢子,但你現在這行徑,卻讓又讓我很是看不起你,你這是在挾功脅迫王上么?王上剛剛嘉獎過你,你便跪在這裡,讓天下人怎麼看王上?」

    「我不是這個意思!」秦雷大叫起來.

    荊守冷哼了一聲:」國有國法,家有家規,想來這幾天,你對我大漢的律法也作了很多的了解,王上並不能干涉我大-法院的判案,我大-法院判斷一人有罪無罪只依據事實,只要證據確鑿,便是天王老子來講情也沒有用.」

    「荊大人,臣願意有所有的功勞來換取少公子一條命啊!」秦雷喊道.

    荊守眯起了眼睛,彎下身子,一雙眼白多過眼黑的眼睛冷冷地盯著秦雷,」秦軍長,大漢自王上起於扶風,多少人出生入死才打下這片江山,論起功勞,比你大的人多了去了,如果人人都躺在功勞薄上為所欲為,犯了錯就用功勞來抵,那我們這大漢天下豈不是要亂套了?而且,你立下功勞,王上已經嘉獎了,不但通令天下,而且也調你入兵部擔任兵部侍郎,這可是大漢兵部排第二位的高官顯爵,可你竟然要拿這些來換一個亂臣賊子的性命,莫非你認為大漢的獎罰是一樁生意,可以隨意替換么?」

    丟下這幾句話,荊守直起身子,」好好想想吧,秦軍長,秦侍郎!王上說過,這大漢天下是所有大漢人的天下,王上豈會因為一個趙勇而亂了這天下人的心?」

    看著荊守揚長而去的身影,秦雷一聲悲鳴,以頭觸地,從理智上來說,他明白荊守說得是對的,但從感情上來講,他卻無論如何也無法接受.

    「王上!」廣場之上傳來他凄涼的呼聲.

    看著秦雷咚咚有聲的叩頭,廣場周圍的人一邊搖頭,一邊各自散去,荊守都已經這樣說了,那結局就已定了.

    「雖然說律法無情,但法律無外乎人情嘛,我覺得也不能一概而論!」

    「你這話我不同意,法律就應當是雷打不動,冰冷無情的,如果應人而論,那法律就具有彈性,那與王上的心意便背道而馳了.如果連律法都可以隨意改動,那如何治國?」

    眾人議論紛紛,瞬間便散到王宮外那一間間的偏殿衙門之中,每天都是忙碌的,今天因為這事兒浪費了不少時間,接下來還有的忙呢!

    王宮之內,高遠好整以暇地捧著一本書,正躺在一張竹制躺椅之上悠然自得地看著書,稍遠一點,何衛遠如同一根標槍一樣站著.

    「大哥,那個秦雷可是跪了小半天了,這天氣熱,他年紀又大了,可別跪出一個好歹來,到時候反而讓人說你不體恤功臣.」坐在一邊的葉菁兒用竹籤戳著一顆剝好皮的冰鎮葡萄,送到高遠的嘴邊.

    張嘴將冰涼的葡萄攪進嘴裡,轉了幾圈,將那細細的冰涼一直帶到臟腑之中,高遠笑道:」不會,何衛遠不是出去看過兩次了么?」

    「天!」葉菁兒驚呼道:」我還以為你是讓何衛遠去叫他起來.」

    「當然是去叫他起來,不過他自然是不肯起來的.所以順便也看看他還能撐多久!」高遠指了指自己的嘴巴,示意葉菁兒再喂自己.

    「那個趙勇非死不可嗎?」葉菁兒又挑了一顆葡萄喂到高遠嘴裡,一邊問道:」趙勇終究是子蘭唯一的血脈了,其實你能榮待周淵,田單他們,卻偏偏痛恨這個趙勇呢?我覺得與上邊兩位比起來,趙勇的罪過小多了.」

    「你錯了!」高遠搖頭道:」周淵也好,田單也罷,他們當時都是我的敵人,既然敵我,自然是毫不留情,不擇手段,但趙勇卻是背叛.我能容忍敵人,卻不能容忍背叛.」

    「因為代郡的特殊性,我們派往代郡的可都是當年積石城大學里的最優秀的學員,因為趙勇的背叛,他們都壯烈殉國了,這上千名學員可是積石城數年的努力啊,楊國培因為這事,在校門處設靈祭奠,痛哭了一場,那些人可都是他的得意學生啊!這也是我大漢王國這些年來最大的損失,以往無論怎樣,都能成功地撤回我們的人手,但這一次,太突然,完全沒有反應的餘地,他們死不瞑目啊!」

    葉菁兒嘆了一口氣:」你說得也是,這麼說來,趙勇是必死無疑了,可是你不顧慮代郡人的感受嗎?子蘭在代郡幾十年,影響可是根深蒂固的.」

    高遠一笑起身,走到花壇邊上,伸手摘下了一朵鮮艷的花兒,回到葉菁兒的身邊,替她別在了鬢邊,」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葉菁兒眼睛一閃,」聽大哥這話的意思,這事情還有轉機?」

    「天機不可泄漏!」高遠哈哈一笑,卻是不肯說了,這邊葉菁兒還要追問,那邊何衛遠已是大步走了過來:」王上,大-法官荊守求見.」

    「荊守來了,我迴避一下!」葉菁兒嫣然一笑,端著冰鎮葡萄,轉身款款而去.

    「見過王上!」荊守向著高遠躬身為禮.

    「大-法官來了,來,坐!」指了指身邊的椅子,高遠問道:」是為了趙勇的案子來的?」

    「是的王上,審判前期的準備工作已經都做好了,證據翔實,人證,物證都已齊備.」荊守從袖筒里掏出一疊卷宗,雙手遞給高遠.

    接過案卷,高遠點了點頭,」你做事,我一向放心,說說你的看法吧,依律,趙勇應當會怎麼判?」

    「王上,現在我大漢沒有了凌遲之罪,如果有的話,那麼臣下一定會判其凌遲!」荊守道.

    高遠一笑,」這些酷刑,我們大漢王國當然不能有.」

    「對這個案件,不知王上還有什麼指示?」荊守恭敬地問道.

    「你是大-法官,依據我大漢律例,該怎麼判是你大-法官說了算,用不著問我.」

    荊守吸了一口氣:」王上,這微臣固然知道,可是趙勇必竟有所不同,雖然王上教導我審案只能依律例,但臣現在身居高位,卻又不得不考慮政治上的事情.所以有時候很是迷茫!」

    高遠微笑道:」你是大-法官,就考慮你法律上的事情就好了,政治之上的事情,由我來考慮便好.」

    「王上這麼說,臣下便明白了.那臣告辭!」

    「去吧!」高遠揮揮手,轉過身看了看何衛遠,」衛遠,你帶幾個人出去瞧瞧,如果秦雷還跪在哪裡,便將他拖走,交給葉重,他是兵部尚書,葉重是兵部侍郎,他的人,讓他管!」

    「明白了!」何衛遠笑嘻嘻地道.(未完待續。。)

    ...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這號有毒末世生存大師總裁大人,放肆愛!妖孽奶爸在都市最後一個使徒
    逆天至尊帝國總裁霸道寵符皇毒妃戲邪王:馭獸大小姐穿越火線之一槍飆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