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一零八八章:東成西就(81)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一零八八章:東成西就(81)字體大小: A+
     

    臉色灰敗的趙勇被兩名孔武有力的士兵挾了進來,用力往地上一擲,卟嗵一聲仆倒在地,昔日代郡的郡守此時穿著一身平民百姓的服飾,身上沾滿了污泥,如同一條蛆蟲一般在地上蠕動著.

    賀蘭雄厭惡地看著趙勇,心中想得卻是都是老子英雄兒好漢,可是這趙勇,卻當真是愧為了子蘭的兒子,聽說子蘭的長子甚是英明,為趙王所忌,被強召入邯鄲為質,最終在一場陰謀之中死得不明不白.留下的這一個,卻是撐不起子蘭的門楣了.

    大堂里一片寂靜,雖然每一個人民中恨趙勇恨得要死,但眼前這人,身份卻非同一般,縱然心中有萬般憤怒,卻也是不知如何發作出來.

    死一般的寂靜讓趙勇更加惶然,他抬起頭,映入眼帘的卻是賀幸雄的臉龐.賀蘭雄在代郡駐紮良久,他也曾多次與賀蘭雄一起商討代郡事務,平素酒宴往來,推杯換盞,看到的都是一張喜笑顏開的臉龐,但今天,對方那鐵青的臉龐,微微抽搐的肌肉,怒意盎然的眼睛,都讓他明白,眼前的這一位已經不是昔日那對自己恭敬有加的那個人了.

    「趙郡守,當真是幸會啊!」賀蘭雄終於開口了,聲音之中夾雜著的殺伐之氣,即便竭力掩飾,也無法完全隱藏得住.

    「賀蘭司令官!」趙勇仰起頭,」我是被逼的,我是被逼的啊!」

    賀蘭雄哈的一聲笑:」好一個被逼的啊!我且請問一句,秦軍縱然從上谷出人意料而來,可當時西陵城中仍有三萬將卒,武備充足,糧食豐盈,是誰逼著趙郡守開城投降的?」

    趙勇喉中咕咕幾聲,卻是沒有發出聲來.

    「秦軍佔了代郡,是誰將我大漢王國派到代郡的上千官員名單交給了秦人,讓他們慘遭毒手?一千餘人啊,最終倖存下來的只有十幾個,趙郡守,深夜夢回,可曾有過冷汗淋漓的時候,可曾有過冤魂索命的時候?」

    聲色俱厲的賀蘭雄一句接著一句的逼問,讓趙勇渾身大汗淋漓,環視廳內眾將,那一張張憤怒的臉龐讓他感到了極大的恐懼.

    「真是虎父犬子,這一次,沒有誰能救得了你了.」

    聽到賀蘭雄這一句話,趙勇頓時涕淚交流.

    「我不要死,饒命,司令官,饒命啊,不不不,我要見漢王,我要面見漢王,我有機密要事稟報!」趙勇扶地大呼起來.

    賀蘭雄鄙夷地瞅了一眼趙勇,」放心吧,趙郡守,我不會在這裡殺了你的,你縱然再不是東西,也是子蘭相公的兒子,你不是要見王上么?沒問題,本司令官會送你回薊城去見王上,不過據我所知,即便見了王上,你也逃不過法場問斬的命運,嘿嘿嘿!」

    聽說不會在這裡被一刀兩斷,趙勇的眼裡又露出了希翼的神色,連連身賀蘭雄叩頭道:」多謝司令官不殺之恩.」

    賀蘭雄厭惡地看了一眼鼻涕蟲一般的趙勇,揮了揮手,」來人,將他押下去,等過幾天與回薊城的人一起,押回薊城,交給王上處理.」

    十天之後,一輛囚車從郡守府內駛出,碗中粗細的欄杆里,趙勇身戴重鐐,盤膝坐在囚車之內,片刻之後,數匹戰馬從另一個方向上駛來,領頭一人,卻是在鶴城堅守不降的秦雷.

    「少公子!」看到囚車之內的趙通,秦雷翻身下馬,走到囚車之前,悲鳴聲中單膝跪倒在地,雙手握住囚車欄杆,垂淚不已.

    「秦將軍,救命啊,救命啊!」看到秦雷,趙勇如同看到了救星,猛地撲到秦雷身邊,兩手死死地握著秦雷的雙手,帶起鐐銬一陣嘩啦啦響動.

    「早知今日,何必當初啊!」秦雷皺紋密布的臉上,淚水橫流,」末將對不住子蘭相公啊!」

    「將軍救我,將軍救我!」趙勇一迭聲地喊道.

    秦雷站了起來,轉身走到賀蘭雄身邊,卟嗵一聲跪了下來.

    賀蘭雄趕緊踏上一步,雙手用力想要扶起秦雷,」老將軍,你是我大漢功臣,賀蘭友豈能當你如此大禮?」

    秦雷氣沉丹田,賀蘭雄一扶之下,他雖然身體微晃,卻仍是穩穩地跪在地上,」司令官,末將也知道,少公子這一次犯了大錯,押赴薊城問罪也是罪有應得,秦雷不敢求赫免,但請司令官給子蘭相公留幾份體面,去了少公子的鐐銬,將他放出囚籠,由秦雷陪伴他上薊城受審,一路之上,一切由秦雷擔保.」

    賀蘭雄臉露為難之色,」秦將軍,你也知道,我大漢有嚴密和律令,像趙勇這樣的重犯,是必須嚴密看守的.」

    「司令官,請看在逝去的子蘭相公面子上!」秦雷再一次哀求道.

    賀蘭雄眨巴了一下眼睛,子蘭相公的面子倒並不怎麼在乎,但秦雷的這一點面子還是要給的.

    「這樣吧,秦將軍,囚籠他是必須要做的,這不僅是懲誡,更是警告,告誡那些三心二意者,背叛者不管他是什麼身份,都會受到懲罰,我能做的,也就是替他去了鐐銬,這也是看在秦雷將軍的面子上,秦將軍,請不要再說了,這已經是我的底線,你也清楚,代郡上千大漢官員的性命,就葬送在此人手中.」

    秦雷默然無語,站了起來退到一邊.

    賀蘭雄揮揮手,早有監察院官員上去打開囚籠,替趙勇去了鐐銬,隨著籠門哐當一聲關上,賀蘭雄對秦雷道:」秦將軍,一路順風,這一次漢王對你是大加讚賞,想必必然會榮升的,賀蘭不能在薊城敬秦將軍一杯酒,便先在這裡提前祝賀了.」

    「多謝司令官吉言,秦雷不要什麼獎賞,但願能用些許微末功勞,換取少公子一條性命!」秦雷臉色苦澀地道.

    賀蘭雄不置可否地笑了笑,」等到了薊城之後,一切自有王上做主,秦將軍,我軍務繁忙,便不遠送了.」

    「我送送秦雷將軍!」賀蘭雄身邊,依舊骨瘦如柴的陸亭越眾而出,這位原本也在應召回薊城的行列之中,只不過與歐轍這位傷痕纍纍仍然讓人抬到公堂之上處理公務的司馬一樣,陸亭到了西陵城一看到這般模樣,當即便決定暫時不去薊城而是留下來協助歐轍處理代郡公務,陸亭在代郡多年,對於代郡事務相當熟悉,而且的確也能力出眾,賀蘭雄便同意了他留下來的請求,專門為他上了一道公文給高遠.

    「你去吧!」賀蘭雄點點頭:」有些事情,你給秦將軍先透一點信兒,免得讓他到時候失望.」

    「屬下省得!」陸亭點點頭.

    一行車馬緩緩地行走在大街之上,兩邊是無數的西陵城百姓,他們默默地看著囚樓之中的趙勇,心中亦是五味雜陳,大街之上人越聚越多,卻是沒有發出一點聲音,眾人看著趙勇的表情,憐憫,憤怒,鄙夷,人生百態,盡顯其中.

    哀其不幸,怒其不爭,更是憤恨於他丟了子蘭相公的面子,讓子蘭相公九泉之下也不得安寧.

    「秦將軍,這一次回去,你準備怎麼救這趙勇一命?」與秦雷並轡而行的陸亭低聲問道.

    「只希望王上能看在秦雷的些許微末功勞之上,能夠饒上少公子一命.」秦雷嘆了一口氣:」前幾年,趙勇在治理工郡之上,也算有些功勞.」

    陸亭微微搖頭:」秦將軍,你對我大漢的官僚體系還是不了解啊,就在去年,王上將官員斷案的權力從地方衙門分離出來,專門成立了一個衙門叫法院,法院自上而下,自成體系,審理案件,不受其它衙門節制,中央設有最高法院,設大-法官,由王上提命,大議會批准,大-法官是終身制,權力極大,而郡上設中級法院,縣上設初級法院,這項法令已經在天河郡,琅琊郡,河間郡等地正式推行,其它地方因為戰爭突然爆發而延遲了下來.這一次趙勇被押回薊城受審,只怕便會交給這法院來審理.」

    「不管是那個衙門審理,總是王上最後作主吧?」秦雷問道.

    「這可不一定,你知道大議會吧,大議會成立到現在已經三了,這三年來,他們可是駁回了不少政事堂的意見,即便明知有些是王上授意政事堂作出的,王上要維護大議會的權威,不但沒有發怒,反而甚是讚賞,這一次大-法院新立,王上為了維護大-法院的權威,只怕也不會駁回大-法院最後的審判,而以我對大漢律例的了解,趙勇這一次,只怕是死罪難逃.」

    秦雷臉色大變.

    「像趙勇這樣的人,一定會交給最高法院審理,而第一任的最高大-法官荊守,出自監察院軍法處,那是一等一的鐵面無私之人.」

    「這,這豈不是說沒有法子救少公子么?」秦雷驚問道.

    看著秦雷,陸亭低聲道:」秦將軍,你可不要亂打主意,想著半路上放跑了這傢伙,不是我瞧不起這傢伙,就算你想放,他也跑不了,再說了這一次賀蘭司令官恨毒了趙勇,派出來的人手除了監察院,更有軍中高手,別說你一個人,便是十個你,也絕難從他們的眼皮子底下將趙勇放跑羅.」

    「難道我就眼睜睜地看著少公子赴薊城送死么?」

    「不,還有一條路,便是王上.」陸亭搖頭道.

    「你剛剛不是還說王上絕不會幹涉大-法院的審判么?」

    「王上不會幹涉審判結果,但王上有一項特權,那就是特赦,不過按我大漢律令,王上的特赦權三年只能有一次,王上會不會用在趙勇身上,那就要看你的了.」陸亭的聲音壓得更低,」你可不能說是我告訴你的,要讓賀蘭司令官知道了,我可吃不了兜著走.」

    「多謝陸兄弟.」秦雷由衷地向著陸亭抱拳道:」如果真能救少公子一命,回頭我必有重謝.」

    「什麼重謝,咱們在鶴城同生共死,早就如一家人一般,說實話,我也恨不得這趙勇死,不過是看在秦將軍的面子上罷了,陸某人不忍讓你以後傷心難過,這趙勇爛命一條,即便活著,以後也是活死人一般,行屍走肉罷了.」(未完待續。。)

    ...



    上一頁 ←    → 下一頁

    海賊之國王之上這號有毒末世生存大師總裁大人,放肆愛!妖孽奶爸在都市
    最後一個使徒逆天至尊帝國總裁霸道寵符皇毒妃戲邪王:馭獸大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