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一零八二章:東成西就(75)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一零八二章:東成西就(75)字體大小: A+
     

    秦雷帶著一身的血跡和疲憊回到鶴城縣衙之中,咣當一聲,將刀刃變得如同鋸子的大刀隨手扔在角落裡,一屁股坐在了大門的門檻之上,不停地喘著粗氣,他已經快要六十年了,歲月不饒人,力不從心的感覺一天比一天更甚,今天,為了保護他,又有三個親兵倒在了他的面前.摘下頭盔,抱在懷中,一縷縷白髮都粘糊在了一起.

    他在鶴城已經堅持了半年了,半年之前,賀蘭雄帶著東野主力離開不久,秦軍李信部突然自上谷傾巢而出,代郡猝不及防,大部分城鎮幾乎被秦軍一鼓而下,而在代郡首府西陵城被攻陷,郡守趙勇被李信生俘之後,情況便更加不堪了,趙勇被俘投降,在秦軍押著趙勇一路勸降之後,代郡幾乎所有的地方都被秦軍佔領.

    秦雷當時駐防南漳,事發之時,他正在鶴城檢閱駐防部隊,鶴城在子蘭時代曾被趙軍攻破,因為抵抗堅絕而被趙軍屠城,所以鶴城人對於趙軍最為深惡痛絕,而駐紮在鶴城的軍隊,又絕大多數是戰後在鶴城縣召集起來的,這裡,也是代郡抵抗趙國的第一線.

    秦雷在鶴城尚沒有來得回到南漳,秦軍輕騎帶著趙勇便到了南漳勸降,南漳留守副將在看到趙勇之後,開城投降.秦雷統帶的二萬多代郡主力就此煙消動散,這兩萬餘人,在事後全部被解決了武器,離開了軍隊.

    趙勇的勸降在鶴城碰了釘子,原來以為像秦雷這樣的子蘭時代的老將,一定會在自己的召喚之下開城投降,豈料秦雷在看到趙勇之後,破口大罵趙勇是一個軟骨頭,辜負了老郡守的一片苦心,不僅不投降,反而擺出了一副與秦人戰鬥到底的架勢.

    秦軍勸降不遂,隨即對鶴城展開進攻,但秦軍沒有想到的是,鶴城卻是一個砸不爛,嚼不亂的響噹噹的銅豌豆,秦軍最多時曾經達到二萬人,但也沒有敲開鶴城的大門,在死傷慘重之後,李信便只留下了一支軍隊監視鶴城,率大部追著賀蘭雄而去.

    當然,李信這一走,便再也沒有回來.

    而鶴城所幸的是,因為上一次趙軍的大-屠-殺,使得鶴城城內百姓幾乎死傷殆盡,殘留的人廖廖無幾,在重建鶴城之後,在城內居住的人也少之有少,因為傳聞每到夜裡,都會有數不盡的屈死的冤魂會在街上遊盪,哀嚎.這讓鶴城幾乎變成了一座軍城,即便有少數居民,也都是依附著軍隊而活,平素為軍隊做些雜事,或者賣給軍隊一些東西來維持生計.

    不多的人口讓鶴城有了更充足的糧食儲備來迎接這一場危機.這也是鶴城堅持了如此之外的原因.

    秦軍走了,但趙杞的軍隊卻又來了,趙杞退到上谷之後,隨即從撤退的秦軍手中接過了代郡,秦人對於打不打得下鶴城毫不在意,但趙杞卻是必須除之而後快,所以李明駿率部抵達之後,對於鶴城的攻勢是一日強過一日,這也讓秦雷的日子一天比一天難過.

    傷亡一天甚過一天,而糧食卻是一日少過一日,眼見著糧倉就要底朝天了.

    秦雷的身邊坐下了一個人,伸手遞給他一個黑饃饃和一碗清水.」來,秦軍長,吃一點好長點力氣.」那人笑咪咪地道.

    一襲大漢縣官服飾早已看不清顏色,削瘦的臉龐帶著青黑,眼眶深陷,年紀看起來頂多二十多歲.這是漢國派駐在鶴城的縣令陸亭.

    「今天還沒有到派饃的時間,這個是昨天配發給你的吧,你怎麼沒有吃?」秦雷看著手裡的黑饃饃,皺著眉頭問道.

    「不餓!」陸亭舔舔嘴巴,道.

    「放屁,瞧你一臉菜色,走路都打晃了吧?拿去吃.」秦雷想將饃饃塞回去.

    陸亭搖搖頭:」秦軍長,你是要上陣搏殺之人,不吃沒有力氣,我在後頭,又不拿刀弄棒,每日消耗力氣甚少,經餓.」

    「我在前頭打仗,你在後方統籌,不會比我輕鬆,怎麼會不餓?」秦雷哼了一聲.

    陸亭嘿嘿一笑,」秦軍長,我這個人啊,最怕死了你知道嗎?」

    秦雷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一番,」這個我還倒真沒看出來.」

    「是真的,我真怕死,我家裡還有老爹老娘呢,我還沒有娶媳婦呢,所以啊,我才將饃饃省下來給你啊!」陸亭咯吱咯吱笑著:」你吃了有勁,能守住城,我就不用死了,要是你沒勁了,守不住城,那李明駿攻了進來,一刀砍了我的脖子,那叫一個疼你就是不是,所以我寧可餓死,也不想被刀砍死.」

    秦雷看著這個口口聲聲怕死的縣令,卻從他的眼睛之中看不出一絲的恐懼,有的只是淡然,不由搖頭道:」你一介書生,能做到視死如歸可真不簡單!」

    「什麼視死如歸,我是指望著秦將軍你守住城我能長命百歲呢!」陸亭道:」眼下形式一片大好了,李信都敗亡了,別看李明駿現在蹦噠得歡,等我們的援軍一到,他保證跑得比兔子還快.」

    「說是這樣說啊,可是我們的援軍想到鶴城來,可真不是一件容易事呢,趙杞必定會層層設防,我真是擔心我們撐不到哪一天啊,對了陸縣令,我們還有多少糧食?」

    「每天每個士兵一個饃,咱們還有五天的糧.」陸亭豎起一個巴掌,在秦雷面前晃了晃.

    秦雷心中咯噔了一下,」城裡就沒有別的可吃的了么?」

    「我這任縣令當得可真是天高三尺啊,別說是老百姓藏糧地窖被我挖了一個遍,就連樹皮,能吃的樹葉也被搜括得乾乾淨淨了.」陸亭笑呵呵地道:」我猜將來我肯定會在鶴城留名,將來的縣誌上會寫陸亭任令,天高三尺,哈哈哈!」

    秦雷沒有說話,咬了一大口饃,在嘴裡咀嚼著,嚼著嚼著突然咦了一聲,低頭看手裡的饃,果是被從中間掰開了一條縫,內里居然還夾著一小塊肉.

    「從哪裡來的肉?」

    陸亭臉紅紅的,」今天我實在累了,居然倒在屋角里睡著了,睡著睡著居然臉上一陣疼,睜眼一看,竟然發現一隻老鼠正在咬我,我是惡向膽邊生,卻又喜出望外啊,一把便薅著了這小東西,然後自然是烤熟了,他的腦袋已經被我吃了,還挺香!」

    秦雷看著陸亭,眼角有些濕潤,什麼累得睡著了,必然是餓昏倒了.

    「我,我吃了你的饃和你的肉,就一定會把鶴城守住,你便看著吧!」秦雷三兩口將肉饃咽了下去,站起身來,戴好頭盔,走到牆邊的兵器架上,取下一柄嶄新的大刀,大步向著衙門外走去.

    夜深人靜,秦雷和衣卧在城樓之上,睜大眼表看著樓頂上這那個破洞,那是被趙軍的投石機投來的石彈砸破的,石頭已經被搬到了城牆之上破成小塊當成武器守城了,只在樓頂之上留下一個可以欣賞星空的大洞.

    糧食還能堅持最後五天,城裡還能戰鬥的士兵,也只有兩千出頭,而援軍在哪裡,卻是一點消息也沒有,現在鶴城被隔絕,根本得不到外頭一絲一毫的消息.

    秦雷決定還堅持三天,然後便將所有能吃的東西吃乾淨,然後率軍出城突圍,能逃走多少是多少了.總還要給鶴城留點煙火.

    三天,援軍有可能來嗎?秦雷搖搖頭,東野從大草原來,想要抵達鶴城,便要過西陵和南漳兩關,何其難也,就算是他們能打過來,也不是短時間的事情,而自己,是絕支持不到那個時候了.

    有時候秦雷自己也在想,自己到底在堅持什麼,連趙勇都投降了,自己到底在堅持什麼?隨著時間的推移,隨著漢軍的大勝,秦雷終於明白了自己內心最深處的想法.趙國已經徹底完了,秦軍這一次大傷元氣,漢國的崛起已經無可抵擋,而少主趙勇的投降是最大的敗筆,一旦漢軍獲勝,對於叛變者的處罰是毫不留情的,自己的堅持,也是為了將來能為少主做點什麼吧?如果運氣好,真能撐到活下來,以自己這一次的功勞,怎麼也能換回趙勇一條命吧,這可是子蘭郡守最後一點骨血了.

    他深深地嘆了一口氣,合上了眼睛,睡吧睡吧,明天還要戰鬥呢,現在想這些又有什麼用呢?

    秦雷是被如雷一般的捶門聲驚醒的,他霍地跳了起來,一把拉開房門,門外,站著他最後幾個親兵中的一個.

    「軍長,我們的援軍到了,援軍到了!」親兵的臉上滿是狂喜之色,跳躍著幾乎是用喊的向他報告著這個消息.

    「你說什麼,援軍,援軍來了?是不是李明駿的詭計,派人假扮援軍想賺我們出城?」秦雷竄了出去,靠著城垛,看向不遠處的趙軍營里,那裡火光熊熊,喊殺之聲震天,如雷的馬蹄之聲如同敲擊在他的心上.

    「軍長你看,如果是假裝,那有這麼逼真,而且,趙軍這一段時間以來,並沒有看到多少騎兵,但來襲者似乎是清一色的騎兵!」親兵大聲道.(未完待續。。)

    ...



    上一頁 ←    → 下一頁

    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Kiss小呆萌:惡魔校劍徒之路冒牌天王黑凰后
    重生之妖孽人生海賊之國王之上這號有毒末世生存大師總裁大人,放肆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