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一零七三章:東成西就(66)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一零七三章:東成西就(66)字體大小: A+
     

    哇哇的清脆的哭聲從房內傳出,門外,正如同熱鍋上的螞蟻一般轉來轉去衣衫都幾乎汗濕的高遠一下子跳了起來,衝到門邊,舉手正欲敲門,門卻嘩啦一聲從內里找了開來,用力過猛一掌拍空的高遠向前一竄,險些兒撞到屋內人的身上.

    「大哥你幹嘛?」賀蘭燕兩手一撐,頂在高遠的胸前,將他的身體撐住,嬌嗔地問道.

    「馨兒沒事吧?她還好吧?」高遠急切地問道.

    聽到高遠的問話,賀蘭燕眼中的神色卻是有些複雜:」要是馨兒知道你這時的第一句是問她還好不好,她肯定會感動的大哭一場.」

    「你廢話啥呀!」高遠不滿地道.

    「放心吧,馨兒好得很,而且要恭喜大哥你了,咱們高家又添一位小公主啦!」賀蘭燕格格笑起來,在她的身後,葉菁兒懷抱著一個襁褓,盈盈走了出來.

    「大哥放心吧,有驚無險,這小丫頭可不是省心的貨,將她娘可折騰得夠嗆,來,快來看看你的女兒吧?喂喂,你別進去,這是產房,裡頭儘是血腥味,你一個大男人闖進去幹什麼,不吉利的!」葉菁兒年看著急吼吼想要闖進去的高遠,道.

    高遠訕訕地笑了笑,伸手從葉菁兒懷裡接過孩子,看著小娃娃精緻的小臉,伸出一根手指頭輕輕颳了刮小傢伙的鼻子,」小傢伙,將來長大了可得好好孝順你娘,為了生你,你娘可是吃了大苦頭了.菁兒,你來瞧瞧,這小傢伙是不是挺像我的?瞧這眼睛,鼻子,額頭!」

    一邊賀蘭燕卻是大笑起來,」高大哥,這小丫頭明明就像馨兒,那裡像你啊?像馨兒將來才是一大美女,要是像你,那可夠嗆羅!」

    「怎麼,我很醜么?」高遠仰天打了一個哈哈.」高某對自己的相貌還是挺有自信的.縱然談不上人中之龍,那也是相貌堂堂吧!」

    看著高遠一副自我陶醉的模樣,賀蘭燕開心的又笑又跳.

    「好了,好了,高大哥,給小丫頭娶個名字吧.」葉菁兒拉開賀蘭燕,道.

    「就叫高寧吧」高遠笑了笑,」我姓高,馨兒姓寧,高寧!」

    「我要抱妹妹,我要抱小妹妹!」一邊的高致遠急得一跳一跳的,想要看看爸爸懷裡的小妹妹,不過高遠對於他來說,顯然是太高了一些,兩隻小手向上伸著,急不可耐.

    「這可不行!」高遠將懷裡的高寧舉得更高了一些,」想要抱妹妹,你可還得再長高一些,再壯一些.」

    「我現在很壯了!」小傢伙伸出胳膊,捲起袖子,露出鼓鼓的肌肉,」爹爹你瞧.」

    彎下腰,伸手捏捏高致遠緊巴巴的肌肉,高遠滿意的點點頭,」不錯不錯,有點意思.」

    「這是我的功勞!」一邊的賀蘭燕又跳了出來,」菁兒姐姐生怕他吃了一點苦,可是我帶著他騎馬舞刀射箭,這才練了這一身肌肉.」

    「那裡都顯著你了!」葉菁兒沒好氣地啐了她一口,」燕子,我還沒找你算帳呢,去積石郡前我跟你怎麼說的,你去了又是怎麼做的?怎麼還讓高大哥又去當誘餌了,多危險啊!」

    一聽是這事,賀蘭燕立馬後退,」我去瞧瞧馨兒好些了沒有!」丟下這句話,一溜煙兒地跑了.

    「沒個正形!」葉菁兒搖頭嘆道.」高大哥你也太慣著她了.」

    「本色好,本色好!」高遠呵呵笑道.

    「大哥,跟你說個正事!」葉菁兒的眼睛掃了一周圍,兩人身周的侍衛丫頭們立時都會意的向後退開.

    「志遠和明志出生的時候,咱們大漢根基不穩,一切都在草創之中,兩人出生都沒有什麼像樣的慶賀,這一次高寧出生可就不一樣了,咱們大漢剛剛擊敗了大秦,在對楚戰場之上,現在也是節節勝利,可以說是前所未有的好局面,大哥,這一次咱們可得好好慶賀一下,也能讓整個大漢分享喜悅嘛!」葉菁兒道.

    「普天同慶?」高遠瞪大了眼睛,半晌才道:」不過我認為這是咱們的家事嘛,沒必要搞得天下皆知吧?」

    「你這話要是讓蔣議政聽到,也一定會駁你,王無家事,家事即國事.」葉菁兒正色道.

    「好吧好吧,你說得對,菁兒,你說說,要怎麼一個普天同慶法呢?」高遠兩手一攤,」我可沒錢哦.」

    葉菁兒被高遠的無賴相氣得笑了起來,」要你出什麼錢?你是咱們大漢的王,這一次為了慶賀寧公主出生,怎麼的也得大赦天下吧?那些不是窮凶極惡的罪狠,該放就放了吧,或者為老百姓減賦減稅,這都可以嘛!」

    高遠瞪眼看著葉菁兒,很無奈地道:」寧兒出生,當然是值得慶賀的,不過你剛剛所說的兩點,好像我並沒有權利做出來呢,這事兒事涉天下,首先得通過大議會啊,不過據我估計,這兩條肯定是通不過的.你想想,除開窮凶極惡的罪犯,其它的都赦免,那這些大議員會一定會考慮到自己的家鄉又要多出不少的無賴之徒,而減賦減稅,議員們或者高興了,但政事堂絕對不幹,要知道,蔣先生可是費了多大勁兒才通過了戰爭特別稅,我來這一出,豈不是他們以前的努力都做了無用功.」

    聽著高遠這直截了當的拒絕,葉菁兒不由皺起了眉頭,」高大哥,有時候我也真是不明白,你為什麼要弄這樣一個大議會出來,這不是自縛手腳嗎?這歷代君王,可沒有一個是這樣乾的.哪一個不想將權力都抓在自己手裡才好,哪像你,居然弄些菩薩在自己頭上供著,每一次我聽說為了一丁點事兒,他們就在大議會裡又罵又打的,心裡真不是滋味.明明你一言而決的事情.」

    高遠看著葉菁兒,伸手摸著身邊兒子的小腦袋,」菁兒,你不明白啊,我這是我們的兒子著想,為大漢的千秋萬代著想呢.你所說的的確不錯,大權在手,醉卧美人膝,醒掌殺人權,那種感覺,誰不想啊!可是這樣一來,大權在握,自己的確是爽快了,可是覬覦的人未免也多了,你再想想,這歷朝歷代,多少君王死於非命啊,為什麼,無非是有人想要替而代之嘛.」

    「所以你就想咱們的兒子以後當一個泥菩薩被人供著?」葉菁兒不滿地道.

    「泥菩薩也比死菩薩好吧!」高遠笑了起來:」再說了,我設計的這個制度,如果咱們的兒子是英明之主,那亦能掌控主動權,如果他是一個祿祿無為之人,那做個泥菩薩也是個不錯的選擇,至少,能善始善終,不會有意外之事發生.」

    「但願如此吧!」葉菁兒有些怏怏不樂,」前頭兩個小子出生時環境還不好那也罷了,現在寧丫頭明明有這個條件,卻也不慶賀慶賀,只怕馨兒也不高興.」

    「慶賀自然是要慶賀的,咱不能大赦天下,不能減稅減賦,那都是國家大事,咱不能一言而決,但是咱還有能自己決定的事兒啊!」

    「你想怎麼慶賀,弄一桌子酒菜,咱們一家人喝幾杯?我可告訴你,馨兒現在不能喝,你和燕子兩個,加在一起也不是我的對手.」葉菁兒心情稍好一些,看著高遠,開玩笑地道.

    「當然要弄一桌子酒菜咱們一家人來共享,不過這地方能改一改,咱們去薊城東城門的城門樓子上去.」

    「去哪裡幹什麼?」葉菁兒不解地問道.

    「你不是要慶賀嗎?我便給咱們的寧丫頭開一場焰火晚會!」高遠眉飛色舞地道.

    「什麼什麼?焰火晚會?」葉菁兒瞪大了眼睛,」這是什麼東西?」

    「前兩年不是有個叫清圓的道士要給我獻什麼長生不老丹嗎,這傢伙最後被我扣下來了.」

    「這種人,你可不要理會他,什麼長生不老丹?儘是些騙人的東西.」

    「嗯,長生不老丹自然是騙人的,不過這些道士也不是一無是處,他們的練丹之術倒是可以借用的,我將他扣下來之後,讓他去替我煉製一樣東西,火藥!」高遠道.

    「那是什麼東西?」葉菁兒好奇地問道.

    「是一種威力極大的戰爭武器,如果真能搞出來,以後咱們大漢在戰場之上必然能無往而不利.」高遠伸出一根手指,在葉菁兒的眼前晃了晃,」這是咱大漢的絕對機密哦,加上你,現在可不超過五個人知道.」

    「可這跟你嘴裡的焰火晚會有什麼關係?」

    「當然有關係了,因為他這兩年來,我想要的東西沒有搞出來,倒是搞出來不少副產品,你放心吧,我會吩咐他好好的為這場焰火晚會盡心儘力的,順便讓咱們薊城的百姓好好地開心開心.」高遠得意地道:」絕對前無古人的慶賀場面,比你的什麼大赦天下,減稅減賦好多了!」

    「那我可就拭目以待了!」葉菁兒笑道:」真要是這樣,我想馨兒也必然高興得很.」

    距離薊城數十裡外的一座隱蔽的峽谷內,一排排的石頭房子錯落有致地排列其中,這裡可不是什麼避世的村落,而是一個戒備森嚴的軍事禁地,守衛這裡的,全都是來自青年近衛軍團的士兵.裡面住著的人,是不允許離開這座峽谷的.一應所需,都是由外面送進去的.(未完待續。。)

    ...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邪王欺正妃
    我的大姐大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天元神訣極品全能高手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