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一零六九章:東成西就(6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一零六九章:東成西就(62)字體大小: A+
     

    河堤之上鋪上一大塊毛氈,一張案幾擱在毛氈之上,兩人盤膝相對坐下,耳邊傳來隆隆的易水河咆哮奔騰之聲,李儒卻在心中快速盤算著,他沒有想到高遠會親自來進行這一次談判,這讓他先前的許多策略頓時都落在了空處,當然,高遠親自到此,也不是沒有好處,那就是如果一旦敲定了某些事情,將來執行的力度和達成的可能性便要可靠上許多.

    「大秦希望結束這一次意料之外的戰爭!與大漢王國達成和平.」李儒看著高遠,一字一頓地道.

    高遠輕輕地敲著桌子,」李大家,這不是一場意料之外的戰爭,而是秦國蓄謀已久的一場針對漢國的有著明確戰略目標的戰爭.我們可以來假設一下,如果沒有山南郡城我部的頑強抵抗,如果沒有大草原上成千上萬的匈奴牧民對秦軍的襲擾,那麼我大漢東野就會被你們全殲,緊跟而至的,必然便是積石郡,大雁郡等我大漢後院的不保,丟掉這些地方,我大漢立時便會陷入困境當中,更何況,為了支使楚國與你們左右夾擊我大漢,你們甚至還送出了韓地三郡給楚國.所以,這不是意料之外的戰爭,只不過戰爭的結果,出乎你的意料之外而已!」

    看著李儒有些發青的臉,高遠淡淡地道:」所以我們今天的談判,雖然你我共坐於案桌兩端,但實則上並不是平等的,因為我們兩人之間的談判不是我們要結束戰爭,而是你們來向我大漢乞和!」

    「漢王殿下何必如此咄咄逼人?」李儒輕輕地道:」這一場戰爭,我們的確損失慘重,可大漢卻也不是毫髮無損,你我雙方如果再打下去,只怕會是兩敗俱傷,誰也討不到好處.」

    「是么?」高遠呵呵一笑,」這一點我還真沒有看出來,我看到的只是你們秦軍在李信,王逍覆滅之後,精銳軍隊損失泰半,如果我大軍此時全力攻擊,秦國只怕傾覆就在翻掌之間.」

    「漢王殿下此話可就是言不由衷了!」李儒漸漸地定下心來,」如果真是這樣的話,漢王殿下還會有心情陪我這樣一個老頭子在這裡閑話?既然雙方都有停戰的意思,那麼我們何不免去這些不必要的威脅,而直接進入主題呢?」

    「李大家,這你可錯了!」高遠笑道:」想來李大家這些年來一直都在研究我大漢的國策,對我大漢的發展一定是頗有心得,那麼就應當知道我大漢秉承的是民為重,社稷次之,君再次之,我們大漢的確有結束戰爭的意思,但並不是我們認為在軍事之上對秦國無可奈何,而是因為我大漢百姓在這一次你們的突然襲擊之中蒙受了重大損失,如果戰爭再繼續,那麼我大漢百姓將要承受更大的損失,這不是我們想看到的,我大漢立國的最根本一條,就是要讓治下的百姓活得更好,所以,我們願意坐下來與你們談一談,但是有一點請李大家記住,如果不能讓我們滿意的話,我們大漢的百姓也有著承受更大犧牲的能力和心理準備,直到將你們秦國打得再也無法在這片大陸之上立足,李大家應當明白,我們現在有這個能力.」

    「我不認為你們有這個能力!」李儒搖頭道:」或者漢王殿下並不了解我大秦的動員能力,如果我大秦全體動員,便是再調動百萬大軍也不是問題.」

    「一百萬大軍和一百萬軍隊並不是一回事.」高遠呵呵一笑:」如果說人多便能贏得戰爭的勝利的話,那高某人這十餘年來的征戰,可就不知要死多少回了.李大家不是領兵的將領,也沒有入朝真正地治下過政事,您可知道,當真要動員一百萬大軍的話,需要多少人來進行後勤支援,沒天需要多少消耗嗎?眼下還沒有到秋收的時候,我很想知道,秦國如果真動員百萬大軍的話,給這些軍隊吃什麼?如果真動員一百萬大軍的話,秦國今年的秋收怎麼辦,讓糧食爛在土地里?」

    聽到高遠說到這些,李儒卻是有些瞠目結舌了,正如高遠所說,他在秦國,並沒有真正入過朝堂做一件具體的事務,他所做的,都是那些高屋建瓴綱領性的東西,說到這些俗事,他的確是不太懂的.

    「漢王殿下大概不明白一個建國數百年,底蘊深厚國家破釜沉舟的決心吧!」李儒自然不能就此繳械的.

    高遠卻是點點頭,」這個,我自然是明白的.不過眼下的大秦恐怕沒有破釜沉舟的能力吧,貴國王上的身體可還好?不知還能堅持多久時間,一個月,兩個月?」

    高遠緊緊地盯著李儒的眼睛,話語卻像刀子一樣剜著李儒的內心.

    李儒瞳孔收縮,秦武烈王因為李信王逍敗亡,王剪遁走而病情惡化的消息,一直都是秦國最高的機密,能知曉秦武烈王已經到了最後關頭的人,除開有限的幾個心腹之外根本無人知曉,高遠是何處得來的消息?

    「你,你怎麼知道?」李儒脫口而出的話,讓高遠身體微微後仰,嘴角露出一絲得意的淺笑,君子可欺之以方,像李儒這樣的學術大家,又不理俗事,對於這些小伎倆,果然不能做到不動聲色,如果換作是范睢來談判,只怕高遠這樣的試探就什麼也撈不到了.

    「我本來還不確定,便現在我確定了!」高遠微笑著道.

    「你詐我!」李儒大怒,一張臉紅了又白,白了又紅,也虧得他涵養極好,沒有跳起來啐高遠一口.

    「也算不得詐!」高遠兩手一攤,」本來我就就一直在猜測秦武烈王一定不能支持太久了,李大家想知道我們這樣想的原因嗎?」

    「願聞其詳!」李儒氣沖沖地道.

    「李信,王逍雖敗,但秦軍仍然扼守著山南郡,路超,蒙恬麾下還有十好幾萬大軍,我們與楚國也正打得不可開交,秦軍在這個時候並不是沒有一戰之力,如果秦國敢於一搏的話,只要在魏國,漁陽兩地,正面擊敗了我大漢軍隊,反敗為勝並不是不可能的,可是你們急急的開始撤軍了.」高遠侃侃而談:」這是為了什麼呢?」

    李儒沒有作聲.

    「最大的可能便是秦國內部出了問題,這一仗即便有可能,你們也無法打了.但是秦國內部會出什麼問題呢?大王子被賜死了,秦武烈王一直不放心的蒙恬被調到了魏國方向,二十萬大軍一分為二,留在秦楚邊界的十萬大軍交給了周玉,周玉此人,能力是有的,可是在秦國並沒有根基,除了依附秦王,作一個忠心耿耿的狗之外,根本沒有可能搞出什麼亂子來.而蒙恬呢,卻又在這個關鍵時刻被調回咸陽,軍隊交給了路超,這些都已經很能充分說明問題了,秦武烈王對於秦國朝堂,軍隊的控制,可以說上升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所以,秦國本身是不大可能出現不穩定的因素的,唯一不穩定的,便是秦武烈王本身.」

    看著侃侃而談的高遠,李儒心中駭然,從這些本來聯繫不到一起的事務,高遠居然能猜到秦武烈王的身體出了問題,果然是一個妖孽.

    「而且,說實話,李大家,你學問很好,但談判嘛,卻不是你的長項,如果是范睢嘛,更讓我覺得正常一些,但偏偏來的卻是你李大家,這說明範睢根本無法脫身,但除開了范睢,秦國現在也著實找不出什麼有份量的人來與我大漢談判了,李大家便成了不得已的人選.所有這一切,都讓我得出了一個結論,秦武烈王命不久矣!」高遠逼視著李儒:」所以,李大家,秦國的確有能力進行一場破釜沉舟的國運之戰,但卻不是即將繼位的四王子嬴英能完成的,現在你們最大的任務,應當是確保政權的平穩過渡吧?這才是你們急於結束戰爭的真正原因.」

    李儒默然無語,半晌,才點點頭,」你說得不錯.」

    「既然如此,那李大家就應當明白,這一次談判我們雙方並不是對等的,所以,如果秦國拿不出實實在在的誠意,那麼戰爭便會不期而至,相信您來的路上,也已經從路超那裡知道了現在秦國面臨的局面,我大漢東方野戰軍,北方野戰軍,中央野戰軍以及青年近衛軍團一部,已經作好了戰鬥準備.而在朝堂當中,對秦繼續作戰的討論也一直在進行,大議會也將在不日對此進行討論,如果李大家這一次沒有給我一個很好的答覆,我就不能在大議會上說服那些大議員們停止對秦作戰,很簡單,我需要拿好處去讓他們閉上嘴.」

    「大議會?」李儒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這隻不過是你的一個借口而已吧,大漢王國,難道不是你一言而決?」

    「現在的我自然在大漢王國可以做到一言而決,但大議會是我一手弄出來的東西,我自然不會親自去破壞這個遊戲規則,所以,大議會決定的東西,我一定會堅決支持.李大家對這個大議會如果有興趣的話,我們以後可以好好的來討論一番這個東西,對於與李大家這樣的大學問家討論學術問題,我高某人一向是很樂意的,在我薊城綜合大學,彙集了這天下絕大多數的學術流派,自然也會歡迎李大家前去交流.」高遠笑道.(未完待續。。)

    ...



    上一頁 ←    → 下一頁

    君九齡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
    桃運神戒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