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一零四八章:東成西就(41)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一零四八章:東成西就(41)字體大小: A+
     

    李信死得極其震憾,那個場面,在很多年後,還讓大漢帝國在場的將領和士兵們難以忘懷,當李信含笑橫刀於頸,自刎當場的時候,最後跟隨他的近千名親衛,紛紛舉刀自戧,一個接著一個地倒在李信的身邊,以李信為圓心,他的親衛們的屍體疊成了一個圈子,卻仍然將他牢牢地圍在正中心.

    賀蘭燕,烏拉,蘇拉幾個女將不忍見此場景,紛紛扭過頭去,而以高遠為首的漢軍將領們,則是鄭重地摘下頭盔,向這位曾經的天下第一名將致以最崇高的禮儀.

    數萬漢軍默然無語地看著他們的最後這一股敵人倒在他們的面前,隨著高遠的一聲令下,軍旗平舉,武器觸地,數萬漢軍為李信送別.

    敵人是可恨的,但偉大的敵人卻是值得敬佩的.

    「將李信的遺體好好收斂,派人給秦王送回去!」高遠策轉馬頭,低聲吩咐道.

    「遵命!」賀蘭雄點頭道.雖然十年之前,正是在李信的指揮之下,讓所有匈奴人從此再無家園,但這並不妨礙賀蘭雄對此人的敬意.

    秦軍大將李信率十萬大軍出擊,意圖佔領大漢王國的軍事重鎮積石城,直搗高遠起家之本遼西,卻連積石城的影子都還沒有看到,便被盡數殲滅於大草原之上.其實這一戰,從王逍沒有及時拿下山南郡城,讓賀蘭雄的數萬大軍從代郡安然撤走,這場戰事便幾乎已經註定了結局,但秦人卻將最後的希望寄於楚人的策應之上,抱著僥倖心理繼續出擊,終於自食苦果,李信一生用兵謹慎,唯一冒了一次險,卻將自己和十萬大軍盡數葬送.

    李信敗亡,高遠隨即整合賀蘭雄的東方野戰集團軍與阿固懷恩的東胡獨立騎兵師,大軍向著代郡和山南郡方向開進,誓要重奪這兩個軍事重地,確保大漢王國的後方不再受到秦人騷擾.

    而高遠則帶著剩下的兩萬匈奴牧民返回積石城,直到此時,從薊城出發的青年近衛軍兩個騎兵軍才剛剛抵達遼西.

    大漢王國再次大勝,積石城中歡聲雷動,城內百姓家家戶戶掛出紅綢,在門口擺上大案,大案之上放滿食物,歡迎著自草原歸來的勇士.

    不過對於積石城的郡守吳凱來說,欣喜之餘,卻有著更多發愁的事情,近四萬匈奴牧民自備武器出戰,傷亡多達兩萬人,而這其中,積石城的居民便佔了三分之二,其餘的則來自遼西等地.這一萬餘人的傷亡,不僅讓積石郡的勞動力銳減,更是讓上萬家庭失去了家中的頂樑柱,撫恤以及日後的安置,都足以讓他頭大三分.

    這是大筆大筆的銀子必須要從府庫之中掏出去,而且不能拖欠,這關係到民心的安定,也關係著匈奴人對大漢王國的向心力.這一次他吳凱能一呼百應,並不是因為他吳凱有多大的能耐,而是因為大漢的政策讓這些匈奴人看到了美好的未來,他們願意為了這個國家去拋頭顱,灑熱血,那麼,這個國家自然也不能讓他們的家人失望.

    可是積石郡卻一直都不富裕,這些年來,積石郡基本上都是負債經營,也虧得吳凱對於商業諳熟,這才讓積石郡雖然艱難卻一直在向前挺進,今年剛剛有轉虧為盈的希望,可這場大戰一打,眼見著便又要負債纍纍了.

    「王上,我破產了!」吳凱指著大案之上厚厚的帳本,這是剛剛統計上來的,需要府庫拿出來的銀子,看到那龐大的數目,吳凱左算右算,今年也是無法支付,哪怕他停下所有的在建項目,包括道路,水利等基礎建設,也無法支付得起.

    看著愁眉苦臉的吳凱,高遠大笑起來,」放心吧我的吳郡守,戶部不會坐視不管的,這場大戰,不是為你積石郡打的,而是為我大漢打的,你這裡竭盡所能,我讓王武嫡到時候給你撥付一批銀兩下來.」

    吳凱嘴巴一扁,」王上,王武嫡什麼德性我還不知道,讓他拿錢出來,比挖了他的祖墳還讓他傷心,能從他哪裡摳出幾個銀子來?我根本不做指望,今年我大漢四處開戰,孟沖,白羽程,張鴻宇十萬大軍打進了楚國,這銀子只怕是流水價般地流出去,漁陽被秦軍攻破,四處肆虐,漁陽可是人丁密集之地,必然損失慘重,到時候逐出秦人,重建家園,恢復重建,也得需要海量的銀子,還有魏國,這一次必然也是要歸我大漢了,這些都是膏腴之地,在王武嫡那個傢伙看來,投資這些地方,回報比投資我這裡大得多,我這裡地多,人少,而且匈奴人佔了幾乎一半的人口,那傢伙肯定是摳了又摳.恨不得一文錢也不給我.」

    「如果王武嫡真不給你錢,哪你打算怎麼辦?」高遠笑問道.

    吳凱湊了過來,腆著臉道:」王上,讓王武嫡給我錢是不可能的,我也懶得與他去打這個擂台,與他較勁,還不如來求王上,只要王上鬆口給一點小小的政策,我這裡就不愁銀子了.」

    「哦,你想要什麼政策?」高遠笑問道.

    「我想將積石城的所有軍工產品價格上漲百分之十.」吳凱伸出一根手指,」小小的一點漲價,比方說破甲錢,一根只不過上漲了不到十文錢,卻可以解決了我積石郡的大問題.」

    卟的一聲,高遠剛剛喝到嘴裡的一口水全都噴了出來,」我說吳郡守,你這個法子我要是准了,王武嫡一定會衝到我的王宮之中去撞柱子,我大漢王國數十萬大軍,一年採購多少軍備?上漲百分之十,虧你也說得出來,你剛剛說了羽箭,你怎麼不說馬上就要大規模投產的神機弩啊?一台神機弩,那就得上漲十兩銀子,一台車載弩,便漲了近五十兩銀子,你這胃口太大了.」

    「王上,漲的這些錢又不是我積石郡獨得,這不還得給國庫分帳嗎?」

    「羊毛出在羊身上,你吳郡守精於算計,王武嫡就是吃乾飯的嗎?你的確是與他分帳,但你在積石郡還在收那些軍工作坊的稅,除開國營的之外,你不是正在推廣軍工作坊的外包嗎?像盔甲,羽箭,不是已經開始了嗎?我敢打賭,這上漲的部分,你鐵定會全都摟到自己懷裡.王武嫡想跟你分帳,那也只限於國營的吧,可現在除了極精密的和核心的技術之外,其它的你都外包了出去,國庫怎麼跟你分帳?這事兒,提也不要提!」

    聽到高遠一口便道破了自己的打算,吳凱頓時拉下了臉,心中卻將唐河罵了一個狗血噴頭,自己這外包剛剛開始,王上卻早已經知道得清清楚楚,必然是這個傢伙吃裡扒外,在積石郡拿著自己發的薪水,卻將自己的家底卻都漏給了王上,自己本來準備打個時間差,好撈一筆來補上這個大窟窿,現在看來卻成了泡影了.該死的監察院分部,等今年的議員大會開始的時候,在預算之上,自己要授意那些議員狠狠地卡一下他們的經費.

    「再想想別的辦法吧.」高遠看著耷拉著腦袋的吳凱道:」遼西這一次受創不大,琅琊今年日子也好過,你與鄭均,范登科商量一下,讓他們對口可以你一些支援,今年熬過去,明年你日子不好過了,不提你這積石郡數百萬畝耕地,便是你這城裡的軍工作坊的分成,抽稅,就足以讓你償清舊債,還有盈餘.」

    「鄭均也就罷了,范登科那傢伙,小門小戶出身,小家子氣慣了,一向只關注他的一畝三分地,找他,那還不將我骨髓敲出來,我還不如找河間的吳慈安呢!」吳凱沒好氣地道:」好歹也算是我的本家.」

    「那就隨你,你找誰搞對口支援,那是你們地方上的事情,不過戶部那裡,你就不再爭取一下?蚊子再小,也是肉嘛,再說你的實際情況擺在這裡,王武嫡也不是那麼不近人情的.」高遠笑道.

    吳凱唉聲嘆氣:」王上你是不知道,王武嫡上次要對我這裡的軍工作坊加稅,被積石郡的議員們給駁回去了,那傢伙正不爽呢,逮著這個機會,肯定要拿此與我作交換條件,加稅加稅,大頭最後都歸了中央,我積石郡卻要承擔百姓的不滿,這事可划不來.真要這麼做了,下一屆的民選,我這郡守估摸就當不成了.」

    高遠大笑,看來這議會的威力已經開始顯現出來了,」當不成這郡守,我調你回政事堂嘛,你是我大漢元老,政事堂里肯定有你的一席之地的.」

    吳凱的腦袋卻是搖得如撥浪鼓一般,」政事堂我才不去,那裡扯皮的事兒更多,我還是在積石郡這一畝三分地上的好,好歹這裡也是我一手一腳慢慢經營起來的.」

    「哪也隨你,啥時你被他們選下來了,啥時候我調你回薊城!」高遠笑道.

    正說著,何衛遠大步而入,」王上,何大友求見!」

    「哦,我的天下第一村的村長來了,吳郡守,你可知道,我們的這位村長,可有一位了不得的老婆呢!」高遠笑對吳凱道.

    「這事兒,我聽賀蘭雄提了一嘴,王上,真沒有問題嗎,這個古麗的身份太敏感了!」吳凱有些擔心.

    「只要他是何大友的老婆古麗,而不是匈奴王庭唯一剩下的嫡女,便沒有什麼可擔心的,而且我也作了一些安排!」高遠搖頭,對何衛遠道:」讓大友進來吧!」(未完待續。。)

    ...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太古龍神訣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
    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快穿逆襲:神秘boss萬古最強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