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一零四四章:東成西就(37)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一零四四章:東成西就(37)字體大小: A+
     

    沉悶的鼓聲在楓葉林中響起,鳴鏑帶著尖厲的嘯聲飛上半空,楓葉林中,一隊隊的秦軍士兵有的手挺長矛,有的手執刀盾,排著整齊的隊伍走了出來,在綠茵遍地的斜坡之上,排成整齊的方陣.

    幾乎在楓葉林中的伏軍顯出身形的時候,在烏雲棋的一端出現了另一部秦兵,他們封住了漢軍的左側通道,而在更遙遠的右側,在漢軍剛剛通過的地方,更多的秦兵出現.

    三面臨敵,一面臨水,兩萬東胡騎兵陷入絕境.看著軍容依然嚴整的秦軍士卒和緩緩壓近的方陣,即便是高遠,也有些變了顏色.

    「看起來,這一戰還真有些打頭呢!」他喃喃地道.

    木骨閭第一個發起了衝擊,他攻擊的是左方的秦軍.高車揮舞著彎刀,吶喊著帶兵直衝楓葉林,兩人各率五千騎兵,而阿固懷恩則另帶五千騎兵作為策應,在高遠的周圍,還環繞著另外五千騎兵,這是最後的預備隊.

    兩萬對五萬,不過兩萬騎兵卻被困在一個較小的封閉環境之內,方圓不到十里的戰場,對於交戰雙方七八萬軍隊來說,著實是小了一些,特別是對於騎兵而言.

    漢軍需要在戰爭之中保持相應的活動空間,而秦軍的目的則是儘可能地擠壓漢軍騎兵的活動範圍,當騎兵被擠壓到一定的區域之後,與步兵將不再會有多少的優勢.

    對於風馳電摯而來的東胡獨立騎兵師的騎兵,秦軍唯一的應對,只能是豎起長矛,同時腳踏弩來應對,而對於騎兵的沖陣,最正準的方法,首先應當是以數量眾多的床弩進行第一輪的遠程打擊,中程使用腳踏弩,而衝過這兩輪死亡殂擊的,才會碰上他們的長矛,但這一次,秦軍卻沒有了床弩.

    因為李信首先要率軍向積石城前進,中途轉向,以急行軍的姿態趕到烏雲旗,為了爭取足夠的時間,像床弩這樣笨重的武器,秦軍根本就不可能帶上.

    行直兩百步,漢軍騎兵已經先端起了臂張弩,一聲吶喊,弩箭嗡嗡之聲不絕響起,直接撲向秦軍後方的腳踏弩手,慘叫之聲連連響起,雙方射程的差距足足有五十步,但這五十步的距離,卻足以決定雙方遠程打擊的效果.

    一輪臂張弩射過,戰馬已經接近了數十步,此時秦軍的腳踏弩終於開始還擊,可以卻顯得有些稀疏,剛剛在漢軍的有針對性的打擊之下,傷亡慘重.雙方軍工產業上的差距,展現得淋漓盡致.

    稀疏的腳踏弩對於漢軍騎兵來說,殺傷力著實有限,這些騎兵將臂張弩隨手掛在了馬鞍之旁,從背上取下了長弓,對於他們來說,這才是他們使用得最慣的東西,崩崩之聲連接響起,東胡騎兵們有的坐在馬上,有的甚至雙腳立於馬蹬之上,連連開弓射擊.

    戰馬向前,愈來愈接近對手不斷有人倒下的長矛陣,僅僅相距十餘步,第一排的秦軍已經握緊了手中的長槍,準備狠狠捅出,然後與敵偕亡的時候,東胡騎兵忽然轉身,幾乎是擦著秦軍刺出的矛尖掠過,僅僅是那麼一點點的距離,長矛卻是落在了空處.

    橫掠而過的騎兵仍然在不停地放箭,為了在最短的時間內射出更多的箭,這些東胡騎兵們並沒有將弓拉滿,只是半弓射出,不過因為距離太近,東胡騎手的準備又極佳,這些箭支竟然都是奔著對方的面門而去,一箭中的,即使不死,卻也讓對手在短時間內失去了戰鬥力.

    木骨閭帶著的這五千騎兵,都是從白山黑水之中殺出來的亡命之徒,能在那些地方活下來的,幾乎沒有一個是弱者.而他們面對的秦軍,卻是這三股之中最弱的一股.

    在李信的預估之中,當高遠發現中伏的時候,最大的可能是立即返身原路返回,所以在烏雲棋的右邊,他集中了兩萬精銳的部隊來進行堵截,而第二個可能,便是高遠向自己發起攻擊,擒賊先擒王,可性性最小的便是向左方發起攻擊,因為那個方向之上,因為泗陽河在那裡轉彎的關係,那裡是一片狹窄的區域,就算想突圍,也絕不是一個好地方,所以在那個方向上,正是秦軍力量最薄弱的地方.

    漢軍的確只向那個方向之上派了五千騎兵,四分之一的力量,但這五千騎兵的戰鬥力,卻是這支東胡騎兵之中最強的.

    瞬息之間,左側的秦軍便出現了混亂,當木骨閭率隊轉了一個圈回來之後,在他們的前方,秦軍已經倒下了一大片,原本整齊的矛林,此時已經顯得七零八落.

    「殺!」他大吼聲中,抽出了彎刀,縱馬直衝秦軍陣列,前方矛林已去,後方刀盾兵略顯慌亂,這些經驗豐富的傢伙哪裡肯放過這樣的機會,縱馬直入.

    李信有些意外,因為陷入自己埋伏的東胡騎兵,似乎根本就沒有一點點的慌亂,反而像是早有準備一般地立即作出了應對,而更讓李信有些震驚的是,對方完全沒有抽身後退的意思,這讓自己在右側布置的重兵就像使出渾身力氣的一拳,居然打在了空處,要多難受有多難受.

    右側的兩萬步兵距中心戰場距離足足有五里,這個距離,是李信測算東胡騎兵撤離的速度和秦軍布陣的速度設下的,但現在,卻讓李信有種作繭自縛的感覺,五里的距離,對於騎兵來說,轉瞬即至,但對於全副武裝身著甲胄的重步兵來說,卻是一段遙遠的距離.在戰場的正中內,有五千騎兵一直沒有動彈,但以李信的經驗,他知道對方一定正在瞄著他的這股騎兵,一旦自己的這兩萬重步兵亂了隊形,不顧一切地向這裡趕來,對方肯定會立即出擊,那是災難性的,唯一讓李信感到安慰的,自己派在那個方向上的大將嬴卓並沒有因為現在的狀況而自亂陣腳,依然保持著嚴整的隊形,緩緩的向這邊壓近.

    左側的戰況讓李信出乎意料之外,己方在初一接陣,竟然就露出了敗相,左側如果被漢軍打破,那裡區域再窄,卻也足以讓漢軍脫身而去.

    「錦榮,帶五千兵力,速速增援左翼,務必要給我堵住那裡,等待嬴卓進入戰場,便是決戰的時刻!」李信大聲吼道.

    「遵令!」錦榮看了一眼正自山坡之下仰攻而上的漢騎,大聲應命道.

    相對於木骨閭的勢如破竹,高車仰攻楓林之外的李信本陣,卻是一頭撞在了硬骨頭之上,一波一波的攻擊,卻又一波一波的敗退下來,倒是山上的秦軍,在一點一點地向下壓來,高遠的騎兵反倒是被壓迫得不停地向後退去.

    「加快速度,加快速度!」唐一彪心急如焚,雖然吳凱在最短的時間之內,為他打到了上千輛馬車,傾巢而出的兩萬士卒爬在馬車之上,一路向著烏雲旗方向急趕,但對於距離烏雲旗足足有七八十里的他來說,想要趕到那裡,至少需要大半天的功夫,如果算上唐河趕回來的時間,那王上就要在烏雲旗獨自抗擊李信的五萬大軍一天.如果是在寬敞的草原之上,唐一彪根本就不需的有任何的但心,但現在的情況卻是王上主動跳進了烏雲旗這個圈套里,在吳凱的郡守府里,唐一彪看到了烏雲旗的地形圖之後,當即就是倒抽了一口涼氣.騎兵陷在這裡,被大量步兵包圍,那就是陷入了死地.

    「快點,用不著愛惜馬力,用鞭子,讓他們使勁跑,跑不動了你們就用腳跑,我們要用最快的速度趕到烏雲旗!」騎在馬上,唐一彪跑前跑后的大吼道.

    兩萬步卒早就沒有了隊形,攀爬在上千輛馬車之上,車輪輾過青草地,鋪天蓋地向著烏雲棋方向趕去.

    而在另一個方向之上,賀蘭雄渾身浴血,看著離他只有數百米的柳大城的將旗,拿下柳大城,這裡的戰事就可以結束了.

    「誰隨我一齊去斬將奪旗?」賀蘭雄大聲吼道.

    「我來!」身後響起一個清脆的聲音,賀蘭雄回頭看時,竟然是女將古麗,在他的身邊,是形影不離的托普勒.托普勒的馬鞍旁掛了十幾枝短矛,這些東西是何衛遠打垮李信的鐵甲騎兵的收穫,而失去一支手臂的托普勒,對於投擲標槍卻有著頗深的造詣,這些秦軍鐵甲騎兵專用的標槍打造的非常鋒利耐用,而且投擲的時候重心穩定,托普勒一下子便撈了一二十支過來.此刻身上還有十二支.

    「還有我!」賀蘭捷也趕了過來.

    「好,殺了柳大城,奪了他的將旗,將他們徹底擊潰,我們好去烏蘭旗.」賀蘭雄放聲大笑起來.

    「我來開路!」托普勒一夾馬腹,向前急竄而去,獨臂已是抓住一枚標槍,怒吼聲中,猛力向前擲出.一名迎面衝來的秦軍慘叫一聲,被這支標槍生生地穿透了身體,釘在了當地.

    (抱歉,今天只有一章)(未完待續。。)

    ...



    上一頁 ←    → 下一頁

    女子監獄風雲嬌女毒妃女帝直播攻略神秘首領,夜夜寵!太古龍神訣
    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