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一零三八章:東成西就(31)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一零三八章:東成西就(31)字體大小: A+
     

    何衛遠看著前方遠處緩緩前行的鐵甲騎兵,心中有些略微的緊張,對於他來講,是相當高的,進入青年近衛軍之後,沒過多久便被直接調到高遠身邊擔任貼身侍衛,兩年下來,隨著老一發的侍衛們都進入軍中成為軍官,他也一步步地成為了高遠身邊的侍衛統領,這可是以前上官宏擔任過的職務.而現在的上官宏是青年近衛軍團的司令官.

    在高遠的身邊,他能學到的東西,是一般人極難學到的,比如每一次戰役的具體過程和分析,將領們歸來之後,會向高遠彙報,而在這個過程之中,何衛遠便能聽到這些將領對戰鬥指揮的過程以及臨場應變等一系列實實在在的經驗,而在兵部的參謀處成立以後,他更是跟著高遠無數次地進入這個機密要地,旁觀了那些參謀們策劃每一次戰役的過程,這些,讓他具備了常人難以比擬的理論知識.

    而現在,是他第一次單獨領兵.高遠對身邊的人的培養是不遺餘力的,何衛遠是何大友的侄子,忠心勿容置疑,在高遠身邊,他已經學到了很多的知識,現在他急需要的便是實踐,而高遠為他選擇這一次領兵,對付的卻是威力雖大,但缺點同樣明顯的鐵甲騎兵,殲滅對手,功勞是大大的,比起其它兵種,這種缺點明顯的隊伍顯然更好對付.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何衛遠回頭看著身後的士兵,」弟兄們,傢伙什兒都準備好了么?」

    「準備好了!」身後傳來陣陣鬨笑聲,這些人都是老兵,對於戰陣,已經沒有什麼懼怕感了,那個人身上沒有幾道傷疤?倒是他們的統領,還是一個素人.

    「來,讓我們做了這些鐵殼子!」林衛遠大聲吼著,嗆的一聲拔出腰間的佩刀,」出擊!」

    兩千騎兵一聲吶喊,沖了出去.喊殺之聲震天而起.

    對面的鐵甲騎兵,夷然不懼,這種對沖戰正是他們強項,一聲聲沉悶的吶喊聲中,他們緩緩摧動戰馬,小跑前進.

    漢軍奔行到距離鐵甲騎兵數十步處,轟然一聲,便如同馬蜂窩裡竄進去什麼東西一般,轟然四散而開,瞬間轉彎,向著鐵甲騎兵的兩翼四散而去,散開的同時,一枚枚鐵鎚帶著風聲被扔了出去,這些鏈錘打擊的是這些戰馬的馬腿.

    人可以披甲,馬也可以披甲,但馬腿此刻卻是最為脆弱的地主,鏈錘擊出,如果正好擊打在馬腿之上,馬腿當即便會骨折,沉重的戰馬倒地,馬上的騎士身然也不會有好下場,落下馬去,想爬起來都極是困難.

    轟隆隆聲中,數十名鐵甲騎兵轟然倒地,而漢軍在這一輪攻擊之中,也並沒有討到多大的好處,雙方交相而過的一瞬間,鐵甲騎兵手中的標槍雨點一般地射出,上百名漢軍落下馬來.兩相比較,倒是秦軍更佔便宜.

    但接下來,鐵甲騎兵的日子就不好過了.他們轉向不易,而漢軍在轉到他們側後方后,輕易地便轉過彎來,從馬鞍旁摘下第二個鏈錘,再一次揮舞而出,這一次擊打的卻是鐵甲騎兵的馬後腿,又是數十名鐵甲騎兵落下馬來,這一輪,漢軍卻是毫無損傷.

    何衛遠揮舞著手裡的繩套,從側後方追了上去,唰地一聲將手裡的繩套飛出,準確地套在一名鐵甲騎兵的脖子上,手腕一緊,同時猛地勒馬,他的戰馬長嘶一聲,四蹄著地急停,前方那名鐵甲騎兵卻是被拽得倒飛而出,他胯下的戰馬卻仍在向前奔跑,渾然不知背上的騎士已經被對手捉了去.

    何衛遠摧馬上前,手中的刀凌空落下,準確地砍在從馬旁落下的鐵甲騎兵的脖子處,那裡是頭盔與身甲的連接處,最為脆弱,卡的一聲響,連接兩處的皮甲被輕而易舉地切斷,鮮血狂涌而出,轟的一聲,那名騎兵摔在地上,扭動幾下,就此了帳.

    這種套繩是何衛遠還在家裡的時候,跟著村子里的匈奴獵手學習的,這些年來,卻也沒有放下.看到統領凌空擒了一名鐵甲騎兵,漢軍都是大聲喝起彩來.

    「弟兄們,這些鐵殼子倒和王八有異曲同工之秒,王八隻能橫著走,他們,只能直著走!」何衛遠手中的繩套在頭上舞得呼呼作響,大聲笑道.

    「統領說得好!」漢軍們大聲轟笑起來,這些鐵甲騎兵排成一排向前推進,想向轉個彎都極是困難,只能向前推進,平素這種兵馬的左右兩側應當都有輕騎掩護,但今天但雨將所有的輕騎都帶上去追去古麗等人,鐵騎甲騎只能在後方慢慢推進,本以為草原之上再無敵騎,鐵甲騎兵不會遇到對手,小股的牧民也拿他們根本沒有辦法,但哪裡知道,他們遇上的是極其精銳的戰場老油子.

    鐵甲騎兵們在馬上竭力地扭過身子,投入他們手中的標槍,但像這樣的側身而投,力量受到影響不說,準備更是慘不忍睹,散得極開的漢軍騎兵輕鬆地躲開一枚枚標槍,將手中的鏈錘一枚枚投將出去就算打不斷馬腿,那些帶著長長鐵鏈的鏈錘投出去,鏈子繞在馬腿之上,戰馬跑上一段距離之後,也極易自己將自己絆倒.

    兩名漢軍加速,奔到了鐵甲騎兵五十步之餐,一聲吆喝,兩人同時返身,投出手中的長槍,啉啉聲響之中,長槍沒入地上半尺有餘,而鐵甲騎兵們沒有注意到的是,在兩枚標槍這中,一段亮晶晶的鐵絲橫亘其中,標槍一入地下,那鐵絲便也沒入草從之中.

    兩人投外手中的長矛,左右一分,狂奔而去,直到此時,身後鐵甲騎兵投擲的標槍才呼嘯而至.

    鐵甲騎兵向前,戰馬毫無意外地絆在了隱藏於草從之中的鐵絲之上,頓時人仰馬翻.

    鐵甲騎兵苦不堪言,一路之上被何衛遠慢慢地虐殺,他們無法分散,更不敢分散,一旦散開,那可真是會成為對手氈板之上的魚肉.

    鐵甲騎兵在被何衛遠虐殺,而在主戰場之上,但雨的形式也已經極其不妙了,阿固懷恩,高車,木骨閭三路軍隊三面夾攻,人數上本來就佔有優勢,而無論是戰馬,裝備,以及馬上格鬥術,東胡騎兵都遠勝過秦騎,秦軍所能倚仗的,只能是他們的團隊作戰力量,雖然苦苦支撐,但仍然被東胡騎兵一股股地分割開來,聚而殲之.戰場之上羽箭橫飛,東胡騎兵怪叫著揮舞著手中的彎刀,毫不留情地收割著秦軍的性命.

    「燕子,你手不痒痒么?」高遠看著一直緊緊扣著自己戰馬紫電轡頭的賀蘭燕,笑問道.

    「是痒痒!」賀蘭燕不由自主地點點頭,」自從生了明志,就沒有上場戰場了.」她眼巴巴地看著戰場,另一隻手不由自主地摸上彎刀柄.

    「要不然,咱們去衝殺一陣!」高遠鼓動道.

    「哪可不行,臨走之前,菁兒姐姐特地交待過.」賀蘭燕一下子醒悟過來,哼了一聲道:」讓我看緊你,不許你上戰場親自衝鋒.」

    「原來你這麼怕菁兒啊!」高遠哈哈一笑,」我還以為你天不怕地不怕呢!」

    「我才不怕她!」賀蘭燕果然一下子就被激著了.

    「要是不怕,你怎麼這麼聽她的話?」高遠冷哼道:」連上戰場都不敢去了,妄自還是我大漢騎兵的教頭呢,我看你是生了明志之後,身手已經大不如以前了,瞧你現在都胖了好多,還揮得動刀嗎?」

    「誰胖了?」賀蘭燕惱了,」誰揮不動刀了.」她嗆然一下拔出手中的戰刀,另一隻手抽出了腰間的長鞭,」敢不敢跟我比一比誰殺得秦軍多?」

    「比就比!」高遠哈哈一笑,兩腿微微使勁,胯下的紫電一聲長嘶,已是閃電一般地竄了出去,看著高揮舞著陌刀狂奔而去,賀蘭燕這才醒悟過來.

    「你騙我!」她大叫起來,摧馬趕了過去,她身後的蘇拉和烏拉也趕緊追上去,他們一走,他們身邊的阿固懷恩的親兵也一齊衝殺了出去,說實話,他們也早已按捺不住,對於一名戰士來說,最難受的莫過於看著戰友殺敵,自己一身本領卻只有在一邊旁觀的份兒,他們巴不得踏上戰場去撈取戰功呢!

    高遠興奮地揮舞著陌刀,沖入戰場,已經有太久的時間沒有這種酣暢淋漓的感覺了,自己已經快要站上人生的巔峰,這種橫刀立馬,縱橫沙場的日子,只怕會離自己越來越遠了.

    雙方在十數里方圓的戰場之上絞殺,但雨看著犬牙交錯的戰場之上,代表著秦軍的黑衣活動空間愈來愈小,在外圍縱橫來去的都是對手的騎兵,他很清楚,這一場仗,他打不贏了.

    「撤退,命令所有部隊,分散突圍,向大將軍的大本營靠攏,對突出去多少,就突出去多少!」他厲聲下令:」由我來殿後!」

    撤退的號角聲響起,秦軍開始了突圍,這場戰事從對戰,變成了一場追逐戰,而秦軍的撤退註定是一場苦難的歷程,在他們的後方,重新聚集起來的匈奴牧民正在等候著他們,與成型的秦軍對戰,他們不是對手,但在這種追逐戰中,他們在騎術和奔射之上的優勢,發揮得淋漓盡致.(未完待續。。)

    ...



    上一頁 ←    → 下一頁

    嬌寵令斗羅大陸III龍王傳說名門暖婚:霸道總裁極致長生歸來當奶爸我的美女公寓
    極道天魔媽咪寶貝:總裁爹地超給女子監獄風雲嬌女毒妃女帝直播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