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一零一一章:東成西就(4)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一零一一章:東成西就(4)字體大小: A+
     

    尚可喜看著遠處那高高豎起的旗杆之上掛著的馮發勇的首級,雖然血跡斑斑但卻仍是怒目圓睜,尚可喜覺得那雙眼睛仍然在逼視著他,他摘下了頭盔,單膝下跪,隨著他的跪下,城牆之上甲葉響成一片,成千上萬的士卒跪了下來.

    馮發勇在山南郡駐紮超過了六年,這支山南郡兵可以說是由他一手打造而出,而山南郡的百姓可是頗受他的照顧,在山南郡,他的威望極重,眼下壯烈戰死,竟然屍首分離,連全屍也不曾留得,城牆之上所有的漢軍眼光之中透出的是熊熊的怒火,粗重的呼吸之聲清晰可聞.

    轟的一聲,尚可喜站了起來,」誰有膽子出城,替我送幾句話給王逍?」他看著身後的眾多軍官.

    嘩啦一聲,足足十幾個軍官站了出來.

    錢可壯一隻獨眼左看看,右看看,兩手一扒拉,把身邊其它人扒到了身後,自己又向前大踏了一步,」尚將軍,我去.」

    「我是山南營的營將,如何能擅離職守?」尚可喜搖頭道.

    「尚將軍,我以前在軍中不過是一哨長,到了山南郡承蒙馮將國看得起,讓我負責預備役,我其實也只能帶著大家訓練,將我在軍中學到的一切,教給預備役的弟兄們,真讓我指揮,我實在沒有這個能力指揮上千兄弟的,而這裡其它的弟兄們,在指揮作戰之上比我強多了,山南營交給他們,我也放心,再說,我也不見得會死啊!」錢可壯笑道.

    尚可喜深深地凝視了他一眼,」好,你去,自己小心.」

    錢可壯雙手抱拳,向著城上的所有人團團作了一個揖,」弟兄們,守好城,老子今天要去揚名立萬了,哈哈哈!」

    一條長繩縋著一個蘿筐從城上滑下,錢可壯從蘿筐里鑽了出來,整了整身上的衣甲,大步向著遠處的秦軍陣列走去.

    走到旗杆之下,錢可壯抬頭,仰望著旗杆之上的馮發勇的首級,一滴鮮血滴了下來,落在錢可壯的臉上,他伸手將這滴血抹進自己的嘴裡,大聲吼道:」馮將軍,血還是熱的.」

    他轟然跪倒在旗杆之上,連叩了三個響頭,站了起來,迎著前面走來的幾個秦軍大踏步而去.

    王逍看著眼前這個瞎了一隻眼睛的漢將,看其服色,居然是一名營將.

    「尚可喜是派你來向我乞降的么?」王逍冷冷地道.

    錢可壯嘿嘿一笑,抬頭望天,看了半晌,故做疑惑地道:」咦,明明天都已經亮了,你怎麼還在做夢呢?」

    「大膽!」

    「無禮!」

    周遭秦將怒斥之聲響成一片.

    錢可壯的頭高仰頭,眼睛斜睨著天空,冷笑不語.

    王逍一抬手,周遭的嘈雜立時便安靜了下來.

    「即然不是來請降的,那尚可喜讓你帶來了什麼話?」王逍問道.

    「尚將軍讓我來給王逍將軍你講一個故事!」錢可壯大聲道.

    「哦?」王逍身子前傾,」想不到尚可喜還有這等雅興?不知要給我講什麼故事?我倒真要洗耳恭聽了.」

    「不知王逍將軍可聽說過數年之前,我大漢與東胡大戰之時的遼寧衛保衛戰?」錢可壯嘿嘿笑道,」當年我便在那裡參與了這一戰,被東胡人射瞎了一隻眼睛,這才退役到了山南郡.」

    「你退役了?」王逍疑惑地看著對方身上的營將服色.

    「不錯,我退役了,不過我現在是山南郡預備役的營將!」錢可壯傲然道:」農忙之時耙種田地,農閑之時訓練作戰,是為預備役也.」

    王逍點點頭:」早有耳聞!講你的故事吧!」

    「當年在遼寧衛,東胡人抓住了我們一百多名漢軍戰士,他們將這一百名漢軍戰死全都弔死在了遼寧衛之外,想以此打擊我軍守城的信心,王逍將軍,你知道後來怎麼樣?」

    王逍嘿了一聲,眼光瞄了一眼遠處高掛在旗杆之上的馮發勇的腦袋,」無非就是你們守住了遼寧衛,擊敗了東胡人而已,這是天下皆知的事情,不過我大秦豈是東胡蠻夷可比?」

    錢可壯大笑:」這不是重點,重點是,當時守城的孟沖將軍陣前發誓,要將殺死我漢軍俘虜的宇文家族,柯爾克孜家族統統弔死在遼寧衛城下,後來,漢王更是以王命的形式,肯定了孟沖司令官的誓言.後來,我們擊敗了東胡人,宇文家族,柯爾克孜家族一個也沒有跑脫,統統被我們抓到了遼寧衛城下,弔死在他們弔死我們兄弟的地方.」

    王逍眼瞳收縮,四周秦將響起一片吸氣之聲.

    「尚將軍讓我代話給王逍將軍,他將效仿孟沖司令官,陣前發誓,必將你王逍家族上上下下所有人的腦袋砍下來掛在山南郡城外,為馮將軍致哀!」錢可壯大笑道.」我大漢軍隊,從不輕易發誓,但誓言一出,數十萬漢軍將士必踐之,王逍,你便等著吧!」

    轟隆一聲,一邊的王剪再也無法忍耐,衝上前去,一腳將錢可壯踹倒在地上,嗆的一聲拔出刀來,」父親,殺了這個狗賊.」

    王逍臉上殺氣必露,上身前傾,」我倒想看看,是我先將尚可喜的腦袋掛在這旗杆之上,還是他將來砍了我的腦袋,我也不殺你,回去告訴尚可喜,洗乾淨脖子吧,我很快便讓他與馮發勇去做伴.」

    「你不殺我?」錢可壯站了起來,慢條斯理地拍了拍身上的土,拱了拱手,」那就多謝了,呆會兒我在城頭之上可要多砍幾個秦軍的腦袋,來答謝你的這番好意.哈哈,哈哈哈!」

    他就此轉身,竟然揚長而去.

    關牆之上,戰鼓聲緩緩擂響,成千上萬的士兵在尚可喜的帶領之下,在鼓點的伴奏之下,竟然開始宣讀誓詞.

    「以大漢王師之名起誓,必殺王逍舉族上下,雞犬不留.」

    成千上萬的聲音匯聚在一起,自遠處滾滾而來,王逍終於再也無法忍耐,拍案而起,怒喝道:」攻城!」

    代郡,西陵城,賀蘭雄跨上了戰馬,城門口,以代郡郡守趙勇,代郡司馬賀天舉,代郡鎮守將軍秦雷為首的官員們正在為賀蘭雄送行.

    賀蘭雄沖著眾人拱拱手,:」諸位,秦軍大舉進攻山南郡,看來我們與秦國人的戰事提前爆發了,這一次我東方集團軍傾力往援山南郡,這後勤輜重的事情,便拜託諸位了.」

    「司令官放心,我代郡必然傾盡全力,使東方野戰集團軍無後顧這憂.」趙勇道.

    賀蘭雄點點頭,」秦雷將軍,這一次我帶走了一半代郡兵,代郡的軍務你便要多費心了,趙國雖然這一次大大傷了元氣,但他們對於代郡的野心一直沒有族棄,一心想將代郡重新收回趙國,所以這南漳一定要小心在意,不要給對手任何可趁之機.」

    「末將明白.」

    「賀天舉大人!」賀蘭雄又看向賀天舉,這是大漢王國最早派往代郡的官員,也是代郡的實權派人物.

    「代郡的預備役也要儘早的動員起來,秦國當世大國,我們與之開戰,便要作好全民抗戰的準備,眼下王國的重心還在齊國事務之上,暫時之間,恐怕還無法抽調大量的兵力來支援我們,而楚國又蠢蠢欲動,戰事前期,恐怕我們得獨立支撐一段時間了.」

    「司令官放心,職下省得,職下昨晚已經擬好條文,今日便已送到代郡各府各縣,預備役已經開始動員,好在現在春耕已過,並不會妨礙農時!」

    「諸君,我大漢王國到了最關鍵的時刻了,與秦國這一仗,只要我們打贏了,那這個天下,便是我大漢的了.」賀蘭雄放聲大笑,一挾馬腹,」我們走!」

    戰馬長嘶一聲,四蹄輕揚,已是飛奔而去.

    自從接到山南郡城的告急文書之後,東方野戰集團軍的步卒在顏海波的帶領之下,已經率先起程,而賀蘭雄則在安排了相應諸事之後,這才率騎兵啟程,以騎兵的腳力,用不了幾日,便可以追上顏海波的步卒了.

    東方集團軍六萬大軍從代郡出發,一路日夜兼程,向著山南郡急速奔進.

    山南郡的戰事,已經進行到了第六天,郡城之上,卻仍然飄揚著漢軍的旗幟,當年高遠便曾說過,如果山南郡城有兩萬訓練有素的軍隊,內里糧草不缺,便是一個無法攻陷的要塞,現在山南郡城之內,有一萬訓練有素的漢軍,另外還有超過兩千名預備役士卒以及不願離開的山南郡百姓,眾志成城,竟然讓狂攻不止的秦軍無可奈何,雙方的傷亡每日都在以一個恐怖的數字上升,相比起守城一方,進攻方的損失更大.

    城上原本林立的釘拍如今已經倖存不多了,殘存的幾個也大都殘破不堪,那是被敵軍的床弩與石炮擊毀的,城下,屍體一層疊著一層,竟然將地面堆高了數尺,先前尚可喜有意讓秦軍收斂了這些遺體,豈料王逍根本不買帳,幾天過去,陣陣屍臭味迎風飄蕩,其臭難聞.

    錢可壯趴坐在一架床弩之上,身上被纏得跟個木乃伊似的,正不停地搖著頭,」狗娘養的王逍,對自己人也這麼狠啊,尚將軍,舉火燒了吧,這味太難聞了.」(未完待續。。)

    ...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
    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