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一零零九章:東成西就(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一零零九章:東成西就(2)字體大小: A+
     

    馮發勇拄著已經缺口累累,猶如鋸齒一般的大刀,氣喘吁吁的坐在地上,他的身上染滿了血跡,有自己的,敵人的,還有袍澤的.聚集在他身周的士卒還有五千餘人,他們佔據著一個小小的山崗,在他們的四周,密密麻麻的,一眼看不到盡頭的全是秦軍的隊伍.

    此時的馮發勇心中充滿了悔恨,倒不是因為怕死,而是因為將山南郡的這支隊伍帶進了絕境.自己不該貪功的,這幾年來,在山南郡對陣秦國九原駐軍將領王剪,自己幾乎是戰無不勝,攻無不克,每個月,總會派出隊伍到九原郡騷擾一番,一連串的勝利充昏了自己的頭腦,使自己將秦軍看得一錢不值,輕敵大意之下,終於釀就了今天的苦果.

    秦軍竟然悄悄地將他們的主將由王剪換成了王逍,自己終是上了這個老狐狸的當,山南郡三萬軍卒,自己這一次帶出來了兩萬,原本準備將九原郡打下來,卻沒有想到,先前所有的一切,都是王逍為了引誘自己出擊而預設的誘餌.秦國竟然悄悄地將他們咸陽衛戍部隊玄鐵衛調到了這裡,九原城下一場苦戰,自己且戰且走,到了這裡之後,,距離山南郡城還有不到一百里的路程,卻是可望而不可及了.

    馮柱子一手提著一把血淋淋的刀,另一隻手抓著一張干餅,走到馮發勇跟前,」叔,吃一點吧.」

    馮發勇微笑著推開了馮柱子的手,」叔不餓,你吃吧,吃飽了,才有勁兒殺敵.」馮柱子是他的一個遠房堂侄,長得五大三粗,力氣驚人,馮發勇後來加入征東軍之後,才將他從老家接來,帶在身邊,這兩年下來,已是積功升到了營長.

    「叔,你一天都沒有吃東西了,不餓么?」馮柱子疑惑地問道.

    「不餓.」馮發勇搖搖頭,」你吃吧!」他伸手拍拍馮柱子的肩膀,」叔年紀大了,稍吃一點,就飽得很了,哪比你們這些年輕人.」

    「噢!」馮柱子點點頭,一屁股坐在馮發勇身邊,大口地啃起干餅,看著他噎得直翻白眼,馮發勇苦笑搖頭,伸手從腰裡解下一個皮囊,遞給了馮柱子.」喝點水吧!」

    「謝謝叔!」馮柱子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的水早喝光了.」

    馮發勇盯著自己的這個遠房堂侄,這小子心思直爽,憨厚,將來當一個衝鋒陷陣的將領也就到頂了,想要更進一步的可能性卻是不大了.

    「叔,你說這些秦軍,已經半天沒有攻打我們了,是個什麼意思呢?」馮柱子吃完餅,抹抹嘴,看著周圍的秦軍,眼中卻沒有多少懼色.

    「他們圍著我們不打,恐怕是在等著我們先前殺出去的一些人回山南郡去報信吧,好讓山南郡留守部隊來救我們唄!」馮發勇不屑地道.

    「那不正好?到時候我們裡應外合,一起殺出去!」馮柱子喜道,但轉眼卻又皺起了眉頭,」不對啊,敵人怎麼會有這麼好心?」

    馮發勇嗬嗬地笑了起來,」咱們在山南郡留有多少人馬?」

    「尚可喜尚師長帶著一萬人.」馮柱子道.

    「不錯,一萬人.那除開留在城中守城之外,他們能派出多少人來救咱們?」馮發勇反問道.

    馮柱子楞了楞,」五千,不不不,那不行,三千?也不行,來三千人,就只能給敵人塞牙縫了.」

    「是啊,來少了,不管用,只能是送死,來多了,山南郡怎麼辦?」馮發勇站了起來,看向遠處有些模糊的秦將王逍的大旗,」圍點打援,包圍了我想打擊來救我的援軍,或者趁勢奪了山南郡城,這種我們漢軍用爛了的招數,也想用在我們身上,哼哼!想得美.」

    馮柱子沉默了片刻,」叔,招數雖然爛,但卻最有效啊,尚師長是你一手提拔起來的,你如今有難,他能不來嗎?」

    「尚可喜不是一個笨人,在我與山南郡城之間,他懂得選擇.」馮發勇笑了笑,反手將鋸齒一般的刀扔在地上,」而且,我不會讓他有為難的機會.柱子,告訴所有弟兄們,秦軍不會主動來進攻咱們,所以接下來的時間,大家儘管躺平了睡,等到天黑,咱們與他們拼個你死我活.」

    「明白了!」馮柱子用力地點點頭,他再愚鈍,此時也明白馮發勇所說的不給尚可喜為難這句話所指的是什麼.

    王逍坐在與馮發勇佔據的那個所在遙遙相望的另一個小山包上,頭上將旗招展,腳下綠草如瑩,一張氈毯之上,竟然放著四五個菜肴,他一手舉杯,一手執著,竟是悠閑自得的在自斟自飲.

    數年之前,他在函谷關敗於荊如風之手,二萬秦軍精銳被打得潰不成軍,他本人亦被奪職,削爵.在秦國,成王敗寇,他倒沒有什麼可怨恨秦武烈王的,只不過這一仗,讓他引為奇恥大辱,整個人也就此變得消沉,雖然秦武烈王沒有再追責於他,但他卻將自己囚禁於咸陽的家中,每日所做的只是一件事,復盤這讓他慘敗的一仗.

    可是越復盤,他便越是消沉,自己的每一處算計,似乎都落在荊如風的掌控之中,似乎荊如風總能準確地算到他想幹什麼,這讓他無比懊惱.對於荊如風,他了解得並不太多,當年荊如風如日中天的時候,他還只是一個小軍官,在荊如風叛逃二十年間,他才一點一點的升上來,對於這位對手,他除了痛恨,更多的卻還是佩服,能將自己算得死死的對手,荊如風是他碰到的第一個.

    直到去年,秦武烈王再一次將他召入宮中,先是將他狠狠地斥責了一通,說他不思進取,在王逍低頭認錯之後,秦武烈王接著說出來的那一個天大的秘密,卻讓他當場石化.

    荊如風一直都是秦國的人么?函谷關外那一戰,原來是他與秦武烈王聯手做出來的局,所為的,就是能讓荊如風真正地將趙國的河東大營握在手中嗎?

    原來那一戰,並不是自己無能,而是用人出賣了自己.看著秦武烈王,王逍當時的眼光肯定是怪到了極點,因為出賣自己的便是秦武烈王本人.

    那一刻,他真得感到很委屈.

    「你覺得很委屈么?」秦武烈王冷冷地問.

    王逍下意識地點點頭,但馬上就意識到了不對.但說出去的話,潑出去的水,又焉能收得回來?

    「你覺得委屈,可你能想想荊如風的委屈么,為了大秦,他荊家連家都毀了,函谷關一戰之後,連祖墳都讓人刨了,你有他委屈么?」

    「臣遠遠不如!」王逍真心實心地道.

    「你知道就好,這一場敗仗,居然將你的精氣神全都打沒了,我看我當初真是瞎了眼睛,居然封你為大將軍,當年霍蘭山口,一口氣誅殺了數萬匈奴騎兵,事後亦敢作敢當的王大將軍哪裡去了!」

    對面著秦武烈王的喝斥,王逍卟嗵一聲跪倒在地:」請王上再給臣一個機會,臣一定不負王上.」

    「好,很好,你去九原城吧,接替你兒子,王剪還是太年輕了一些,面對馮發勇,有些力不從心.」秦武烈王道:」記住,此事是秘密進行,沒有明令之前,九原名義上的駐軍首領仍然是你的兒子.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臣明白了!」

    王逍一仰脖子,將杯中酒喝光.委屈?為國受點委屈算什麼?當年自己一口氣殺了數萬匈奴俘虜,回來被人詰難,自己一言不發,不辯解,不否認,心中又何嘗不委屈?

    「父親!」王剪策馬奔上了小山崗,翻身下馬,走到了父親的面前.

    「嗯,什麼事?」

    「父親,前面的哨探發現馮發勇和他的部隊都在睡大覺,鼾聲震耳欲聾,這,這他娘的也太目中無人了吧.」

    王逍哈哈一笑:」不是他們目中無人,而是馮發勇猜出了你爹我的心思.知道我想拿他當誘餌而已.」

    「爹,山南郡的尚可喜會出兵么?」

    「不知道!」王逍淡淡地道.

    「啊?」看著王逍,王剪目瞪口呆,原本以為父親成竹在胸,卻不料居然是這樣一個答案.

    「有什麼好奇怪的,尚可喜出兵只是一個可能,為了這個可能,我留這馮發勇多活一段時間,有什麼不對嗎?」

    「他們在養精蓄銳,我琢磨著,他們是想等入夜之後真黑突圍.」

    「馮發勇就是這麼想的.」王逍笑道:」那又有什麼關係?你認為他們能突出去嗎?」

    王剪搖搖頭.

    「既然如此,我們為什麼不為了那個可能等上一等呢?如果尚可喜真出兵了,那我們派出去的那一支偏師便能趁虛奪了山南郡城,那可真是省事了!」王逍笑道.」等等吧,等天黑了,山南郡那邊便會有消息傳來,那時候才吃掉馮發勇這點殘兵吧!煮熟了的鴨子,當真還能飛了不成?」

    天色一點一點的暗了下來,遠處馬蹄之聲如雷,王逍轉頭看向騎兵奔來的方向,微微搖了搖頭,臉上有著難以掩飾的失望之色.

    「回大將軍,山南郡尚可喜沒有出兵的跡象,山南郡城反而在加固城防,城外的百姓亦正在向城內撤退.」斥候大聲回稟道.(未完待續。。)

    ...



    上一頁 ←    → 下一頁

    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
    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