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一零零六章:煌煌漢威(130)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一零零六章:煌煌漢威(130)字體大小: A+
     

    踏著滿地的屍體,雙方的步卒絞殺到了一起,沒了如同下雨一般的弩機的射擊,楚軍的勇氣似乎又回到了身上,先前同伴的鮮血,同樣亦激起了他們體內的兇悍之氣,在扁壤的咆哮之中,楚軍勇敢地沖了上來.

    雙方的騎兵在戰場的兩翼率先殺到了一起,誰先擊敗對手,誰就能對中央的主戰場形成巨大的幫助.這是兩支以步兵為主的隊伍,騎兵在他們陣容之中,更多的是起到牽製作用.

    楚軍經過這一年多的訓練,作戰,基本上已經脫胎換骨,在與齊軍的戰鬥之中,他們每一戰基本上都以勝利告終,節節的勝利,也讓這支軍隊擁有了強大的自信,特別是扁壤,更是一個不撞南牆不回頭的主兒,看到漢軍衝殺上前要進行肉搏,他不驚反喜,只要是肉搏,他還沒有怕過誰.

    但很快,扁壤就知道自己錯了,首先雙方在裝備之上便有著巨大的差距,楚軍基本上都只能配備皮甲,這種甲胄在防護之上,只能說聊勝於無,而對手卻人人身披鐵甲,鋼刀砍在對方身體之上,發出的咣當的巨響和令人齒酸的摩擦聲,讓每一個楚軍心中發涼,即便是長矛刺中,最好的戰果也就是將對手刺得跌個四腳朝天,但渴望中的矛頭那噴涌的鮮血卻根本沒有出現.除非你的矛,刀能正中對方的面門,才能致敵於死命.

    相比之下,對手手中的武器的鋒利,更是讓人恐懼,一刀劃在皮甲之上,輕輕一拖,皮甲便會被拖出長長的口子,而隨著皮甲一起翻卷的,是士兵的血肉,噴濺出來的是滾燙的鮮血,長矛捅刺,刺皮甲便如同刺在紙上一般,輕而易舉地便將皮甲洞穿.

    如果說武器之上的差距還能以毅力,勇氣來彌補的話,那雙方在戰鬥技巧之上的差距,就無法用這些來彌補了,與成思危先前碰到的一樣,這些漢軍總能在極小的範圍內形成以多打少的局面,三兩個,四五個人,總是能迅速的融為一體,成為一個戰鬥小組,就好像他們一直便在一起戰鬥一樣,有人專司格當,有人專司殺人,配合嫻熟,殺人如同砍瓜切菜一般輕鬆.

    當兩翼的騎兵也告不支的時候,扁壤知道這一仗自己是絕對打不贏了,中路被對手硬生生地嵌了進來,而兩翼此時已經被壓成了扁扁的一長條.如果不當機立斷的話,自己的這支軍隊會被全都斷送在這裡.

    「撤退,全軍撤退,由我中軍斷後!」扁壤大聲吼道.中軍旗幟揮舞,向著兩翼傳達命令.

    「中軍,隨我衝殺向前!」看到兩翼開始後撤,扁壤一手提盾,一手挽刀,帶著身邊僅余的千餘名繚兵為首,以及五千中軍,奮力逆殺而上.

    鐵泫注視著反向殺回來的扁壤,雖然對手,卻仍是忍不住贊道:」這個扁壤倒也真是勇猛,對了,他身邊那些將臉畫得烏七八糟的人,戰鬥力也相當驚人啊.傳令兩翼,左右圍攏,先將他這股中軍吃掉.」

    軍號滴滴噠噠的響起,兩翼漢軍開始向中軍靠攏,呈三面包圍要將扁壤的這數千中軍圍殲在馬家峪,相對於兩翼的楚軍來說,當然是中軍的扁壤的價值大多了.

    扁壤的指揮技巧在這一刻顯露無遺,就在左右兩翼剛剛要合攏口子的時候,他的中軍陡然頭便尾,尾便頭,從兩翼漢軍的接頭之處沖了出來,即便兩翼漢軍迅速合攏口子,也不過只兜住了兩千餘人,卻讓扁壤帶著另外三千餘人逃出了生天.

    大好局面,竟然讓扁壤給逃走,鐵泫不由大為光火,當即率軍猛追,咬著扁壤的尾巴又是一陣猛啃,不過這樣的追擊戰,在面對有秩序的撤退卻也得不到多少戰果,追至天黑,鐵泫不得不停下了前進的腳步.

    馬家裕一戰,扁壤損失近五千人,而對於他來說,損失掉的人手還是小事,關鍵是他已經確定,憑自己的力量,根本無法殺回莒城,與屈完將軍會師遙遙無期,而莒城如果得不到增援的話,破城便只是時間問題.

    一路退到潘家裕,紮下營盤,扁壤苦惱地看著莒城方向,盤算著接下來自己應該怎麼辦才好,現在他的四周,可謂皆是敵人.拋開漢軍不說,田敬文的齊軍必然也對自己虎視眈眈,田敬文現在不對自己動手,只是因為自己在與漢軍交戰而已.

    鐵泫這邊打了大勝仗,將扁壤一頓痛扁,這邊鄭曉陽卻是吃了一個大虧,在與屈完的較量之中,不僅是他,便連南野的司令官孟沖,這一次也吃了一個大大的癟.

    孟衝起先擺出姿態,故意告訴屈完,扁壤已經來了,要來救你了,現在我要去圍攻扁壤了,你還不出來去救援?

    孟沖帶著他的軍隊在這裡搔首弄姿,豈料這悉風情卻是白白表演,不論他的兵馬調動的多麼顯眼,城內的屈完卻是根本就不動彈,讓埋伏的鄭曉陽鬧了一個老大沒意思,最後孟沖也著實覺得再搞下去實在沒啥子搞頭了,對方明顯就是一個成了精的老狐狸,根本就不為所動,孟沖帶著他的部隊徑直趕往鐵泫那裡,準備著重收拾掉扁壤,鄭曉陽也只能蔫蔫地重新趕回來圍城.

    但就在孟沖剛走,鄭曉陽回撤的隊伍還沒有就位的時候,城內的屈完卻突然動了,不動則已,一動就是全軍傾巢而出,一萬餘楚軍從莒城之內殺出,打了鄭曉陽一個措手不及,屈完攻擊正面的彭超師幾乎被全線擊潰,如果不是黃湛反應甚快的話,彭超只怕要被殺得屁滾尿落了.在這場雙方主將的作戰指揮中,鄭曉陽完全落在了下風,在屈完全軍殺向彭超師的時候,他揮軍直攻莒城,想要迫敵老巢來迫使屈完退兵,豈料屈完根本就不在乎莒城的得失,只管追著彭超的軍隊狂揍,最後還是黃湛發現不對,臨戰違備了鄭曉陽的命令,沒有去攻莒城而是直接去援救彭超,這才將彭超的殘軍接應回來.而屈完此時已經殺透了彭超的軍隊,一溜煙兒的去得遠了.

    從一開始,屈完就沒有打過堅守莒城的主意,更沒有想過去援救扁壤,他一門心思想的是跑回臨沂去.

    聞訊而回的孟沖趕到莒城之下,看到的是滿地的狼藉,莒城之上雖然插上了漢軍的旗幟,但第一軍上上下下卻都是滿臉羞慚之色.以鄭曉陽為首,一大群高級軍官都垂著頭,靜等著孟沖發飆.

    煮熟的鴨子不但飛走了,臨走之時還化身老鷹,狠狠地叼了獵人一口,這個結果讓第一軍自己都感到沒臉見人.

    孟沖沒有發怒,而是出神地看著莒城半晌,才嘆息道:」這不關你們的事,如果真有責任的話,第一個便要追究我,王上說得沒錯,這些年來,我們大漢軍隊戰必勝,攻必克,幾乎沒有吃過什麼敗仗,上至高級將領,下到普通士兵,一個個都傲氣得不得了,視天下英雄為無物,這才有今日之敗.」

    雖說取了莒城,但在孟沖看來,莒城這一仗,不折不扣的就是一場敗仗.

    「以此為鑒!」孟沖聲音低沉地向著戰死士兵的遺體走去,莒城之外的空地之上,一排排用白布蒙著的士兵遺體整整齊齊的擺放著,一眼望去,儘是看不到盡頭,這一戰,首當其衝的彭超師傷亡超過兩千人.」這是血的教訓,永遠也不要小看你的敵人,哪怕前一刻他還在你的腳下顫抖,下一刻或者他就會暴起傷人.王上告訴我們,永遠不要憐憫落水狗,而是要痛打落水狗,只到把他打成死狗.」

    「謹尊王命.」第一軍的將領們齊聲暴喝道.

    「為戰死英烈們送行,祈福吧!」孟沖摘下了頭盔,垂下了頭.

    「伏旗!」一聲聲喊聲將命令傳達全軍,第一軍無數的旗幟在同一時間被平端到了手中,所有的士兵摘下了頭盔.

    「戰歌,起!」

    長刀所向,直指那北方的疆土;

    殘陽如血,流淌在南下的征途;

    旌旗獵獵,召喚著東進的戰鼓;

    黃沙漫漫,擋不住西征的腳步。

    往日戰歌,總得充滿著激昂一往無前的氣勢,今日,卻多了幾份悲壯之色.

    潘家峪,扁壤大營,數名楚軍翻山越嶺,繞過了鐵泫的大營,見到了扁壤.

    「大將軍已經突圍而去!」聽到這個消息,扁壤不由放聲大笑,屈完將軍果然非同常人,這樣的局面之下,不但能全身突圍而去,還藉機重創了敵人.

    「大將軍已經回到臨沂,那裡臨近本土,就算漢軍追過去,屈完將軍也不會再懼對手,而對於扁將軍接下來的行動,屈完大將軍也作了安排!」一名士兵從懷中取出一封密封的卷宗:」這是大將軍寫給您的密信.」

    一把撕開密封的火漆,仔細地看完內容,扁壤的臉上先是驚訝,再到平靜.」我明白了,你們回去后告訴大將軍,我會依計行事.」

    「是!」

    「一路之上小心了.寧可多繞一些路,也不要落到了漢軍手中!」扁壤叮囑道.(未完待續。。)

    ...



    上一頁 ←    → 下一頁

    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