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一零零五章:煌煌漢威(129)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一零零五章:煌煌漢威(129)字體大小: A+
     

    扁壤,出身於楚國邊境一個下等縣的縣尉,身為繚族的他,在縣中擔任縣尉,在楚國這個陳腐而歷史悠久的國家之中已經算是一個異數了,他有如此際遇,只是因為他所在的這個縣,少數民族眾多,而扁壤在本地頗有威望,而由他一手組建的縣兵也基本上由各番族構成,戰鬥力比起一般的縣兵也高出數個檔次.

    這也是楚懷王徵調各縣縣兵往齊楚邊境集中聽從屈完調遣之後,他的部隊能夠迅速脫穎而出,進入屈完法眼的原因.當初屈完麾下集結了十萬楚兵,但在屈完眼中,那就是十萬垃圾兵而已,在戰場之上除了送死,去消耗敵人的箭矢之外毫無用處.而像扁壤這樣一支還能堪一用的隊伍,就不能不讓屈完眼前一亮了.

    一年多的練兵,存優汰劣,扁壤的地位也隨之步步拔高,在攻擊齊國莒都的過程之中,扁壤多次擔任先鋒,負責攻城拔寨,每一次都沒有讓屈完失望,扁壤以平常人瞠目結舌的速度升到了楚國高級將領的位置,其陞官速度,與現在的漢國之主,十年之前的扶風縣尉高遠都有的一比.

    感激於屈完的知遇之恩,扁壤對於屈完是言聽計從,當聽到屈完在莒城遭到漢軍圍攻的時候,他一顆心早就飛回到了莒城,在與田敬文達成協議之後,扁壤當即拔寨回兵,向著莒城趕來.

    扁壤是一個極其有能力的將領,他當然知道,這一次的回程絕不會這麼輕鬆,漢軍肯定會在中途前進攔截.他將三萬大將分成了前中后三軍,自己親率前軍,也是這支軍隊之中最為精銳的部隊打前哨,希望仗著自己手中這支精心訓練出來的士卒打通前往莒城的道路.

    只要回到了莒城之中,與屈完大將軍會合,便不再懼漢軍的攻擊,而楚國的援軍也會在隨手抵達,到了那時候,就是楚軍反擊的時候.

    身先士卒,也是扁壤帶兵的原則之一,出身番族的他,向他衝鋒在前,撤退在後.而這支前軍之中,有差不多一半人是來自楚國邊縣的番民,這些人本來在楚軍之中是受欺壓的對象,但因為扁壤的異軍突起,他們這些人在軍中的地位也大幅提高,再也沒有人敢小瞧他們,這些番民的個人戰鬥能力比起一般的楚軍來說要高出不少,打仗悍不畏死,是扁壤最為看重的力量.

    馬家峪,鐵泫統帶的南野第二軍二萬人馬早已經嚴陣以待,南野傾巢而出,第一軍圍攻莒城,第二軍便在這裡等待著扁壤的返回.拿下拿得下莒都,現在孟沖並不在乎,他在乎的是全殲楚軍在齊國的有生力量,將楚國伸出的這支手狠狠地斬斷,將對方打痛,打得他們不敢再伸手.

    楚軍的失策在於,他們與秦國結成聯盟之後,再開始調集軍隊準備大舉入侵齊國,而漢軍南野卻已經在昆州養精蓄銳數年,這數年來他們做的唯一一件事情,就是準備拿下齊國,一個倉促上陣,一個蓄勢已久,雙方驟然同時發力的結果,準備不足的人必然會吃一個大虧.

    扁壤知道這一戰無可避免,也不能避,只能硬生生地殺過去,擊敗眼前的敵人,才能回到莒都,與大將軍匯合,否則在這異國他鄉的土地上,等待自己的只能是兵敗如山倒的結果,如果自己輸了,田敬文絕不會放過趁機咬自己一口的機會,在田敬文的眼中,漢軍是敵人,而楚軍同樣也是敵人.

    「擂鼓,準備衝鋒!」看著對面嚴整的漢軍陣容,扁壤厲聲喝道,一手提著盾牌,一手挽了大刀,他捨棄了自己的戰馬,與其它衝鋒的戰士一樣,準備靠著雙腳向前.

    鐵泫聽著遠處擂響的隆隆戰鼓,睜大眼睛看著無數的士兵向著自己的陣地衝來,看著對面那些楚軍臉上畫著的青面獠牙的橫樣,不由打了一個寒噤,」這是些什麼玩意兒?」

    衝鋒的楚軍自然不是什麼玩意兒,這便扁壤最為倚重的核心力量,數千來自楚國邊境的繚民,這些人在作戰的時候,都喜歡用顏料將自己的臉塗成各種地獄的魔鬼,認為如此一來,便能借到這些鬼神的力量為己所用,當然到底有沒有作用恐怕也只有他們自己知道,不過這副模樣,嚇唬人倒是不錯的.

    至少他們現在嗷嗷怪叫著沖向漢軍陣地的時候,在漢軍陣地之上引起了不少的騷動.漢軍打過不少的惡仗,但面對一群惡鬼一般的敵人,倒還真是第一次.

    看到軍陣之中的騷動,鐵泫不由大怒,厲聲喝道:」陣前騷動者,立即退出軍陣,往後方接受軍法司懲處.」

    軍令下達,數百名漢軍士兵滿面羞慚地從隊伍之中退了出來,被陣前處罰,等待他們的懲罰可不僅僅是打軍棍這麼簡單,這會在他們的履歷之中記上重重的一筆,對於以後的升遷,退役后的安置都是有相當影響的,除非在今後的作戰之中,立下重大功勛,才有可能抵銷這一次的處罰.

    「弩!」鐵泫厲聲喝道.他的軍隊之中,床弩已經正式退出了軍隊的編製,取而代之的全部是新打制的神機弩,這種架在車的弩機,射程比床弩近,但力道卻並不弱,關鍵的是,他一次便能射出上百支弩箭.不像床弩一經固定便只能向著一個方向,這種神機弩卻是可以左右轉動的,而且重新裝填弩箭極為方便,在戰前,這些弩箭便被裝填在一個個的圓筒之中,發射完畢之後,將神機弩中的圓筒退出,裝上新的箭筒,便能再次發射.這種弩機強大的威力,也讓士兵稱呼他為死神弩.

    「你們裝鬼扮妖,我就將你們變成真的鬼.」鐵泫在心裡冷哼道.

    神機弩打制費時,現在還是全手工操作,鐵泫一個軍數萬人,也只不過裝備了二十台神機弩而已,此時分佈在上百米寬的戰線之上,聽到鐵泫的命令,一台台神機弩開始轉動弩機.

    「發射!」

    啉啉之聲響起,在漢軍的陣前,驟然便多出了一蓬蓬黑色的烏去,弩手們死死地扣著板機,感受著手上不斷傳來震顫,一根根的弩箭如同暴風驟雨一般從弩機中噴出,向著遠處正嗷嗷怪叫著沖向己方陣地的楚軍.

    包著鐵皮的木盾輕而易舉被撕裂,余勢未衰,鋒利的尖頭射在楚軍身上,再一次刺穿身披的皮甲,深深地扎進身體之中,怪嘯之聲戛然而止,這些楚軍士兵帶著不敢置信的目光盯著手裡四分五裂的盾牌,不甘心地倒了下去.

    瞬息之間便射出數千支弩箭,而且這些弩箭大都集中在正中間約五十米寬度的空間之上,這一段距離上的楚軍幾乎被一掃而空.

    扁壤的手在微微發抖,屈膝半跪在地上,手中的大盾重重地插在地上,與一般士兵手持的包鐵木盾不同,他手裡實實在在的是一面鐵盾,也正是因為如此,才讓他逃過了這一劫,但強勁的弩箭震得他持盾的手幾乎失去了知覺.他有些茫然地抬起頭,看著遠處的漢軍陣線,還有足足二百多步的空間啊,對方的弩箭居然能射出如此之遠還能保持著這樣的力道,他剛剛看得清楚,這些弩箭是從百餘米的方向上射出來的,很多是斜向射擊,那射擊的距離就已經超過了三百步了.

    這是床弩么?扁壤舔了舔乾燥的嘴唇,可是怎麼能斜著射過來呢,難道漢軍將領事先就知道自己會率領這些精銳從中軍衝擊么?

    看著四周屍橫遍野死不瞑目的士卒,扁壤只覺得心中一股怒火熊熊燃燒起來,他看到兩翼本來擔任佯攻的隊伍已經沖了上去,心中又燃起了希望,如果這真是床弩的話,那對方是來不及掉轉方向進行再一次的打擊的.

    他猛地站了起來,揮動著手裡的大刀,吼道:」衝擊,衝擊!」

    邁開大步,向前猛衝而去.

    鐵泫看著兩翼猛撲上來的楚軍,嘿嘿笑道:」畫個鬼臉卻想裝鬼神啊,嚇唬誰呢?一幫沒見過世面的土包子!來呀,給我狠狠地教訓他們.」

    兩側衝擊的楚軍再一次迎來了暴風驟雨一般的弩箭打擊,這一次不僅有神機弩,還有漢軍后陣的臂張弩.

    鐵泫罵楚軍土包子,還真是冤枉了他們,要知道,神機弩也才剛剛發明出來,即便是漢軍,也才剛剛列裝部隊,南野只不過是因為要率先出擊,打響吞併齊國之役,這才被優先裝備,很多漢軍都還沒有見過這種武器.

    楚軍的衝擊在漢軍的陣線面前,留下了滿地的屍體,有時候,勇氣並不能代表武器之上的差別,在這種無差別無間隙的遠程攻擊之下,沒有事先做好防護準備的軍隊,只能是一個被動挨打的下場.

    扁壤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軍隊不斷地向前衝擊,不斷地倒在對方的羽箭之下,雙眼一下子變得通紅,這數百步之間的差距,竟然如同天塹一般難以跨越.

    蹄聲隆隆,漢軍的騎兵開始從兩翼衝出,側向奔襲向楚軍的脅部,鼓聲震天,一隊隊的漢軍踏著整齊的步伐,從箭雨之後顯出身形.(未完待續。。)

    ...



    上一頁 ←    → 下一頁

    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