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一零零零章:煌煌漢威(124)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一零零零章:煌煌漢威(124)字體大小: A+
     

    因為紅巾軍突然展開對即墨的打擊,使得各方勢力都是猝不及防,在沒有完成自己的各項準備的時候,不得不背動地跟著紅巾軍一起行動,而最惱火的無疑就是此時身在莒都的楚軍大將屈完了.

    屈重親自抵達莒都,與屈完訂下了攻齊擾漢的所有策略,但所謂想法趕不上變化,在他的援軍還根本沒有出發的時候,齊國的局勢就發生了重大變化,更讓他始料未及的時候,即墨的田富程這麼不經打,名將汪沛帶領的守軍在流浩河不過守了四五天功夫,便讓紅巾軍攻破了防線,全軍不得不放棄移風店而撤到普東.移風店的失守是比較致命的,過了流浩河的紅巾軍贏得了更多的戰略主動,他們的騰挪空間也更大,攻擊點也大量增多,迫使田富程不得不更多的分兵防守,而分兵防守就代表著各個點上兵力的薄弱,現在的田富程已經落到處處防守,處處挨打的境地了.

    而移風店的失守,也導致在南泉的成思危不得不收縮防線,放棄南泉,退防到馬山,到現在為止,雖然汪沛與成思危兩人重新在普東與馬山之間構築了新的防線並連成一線,暫時確保了即墨的安全,但整個戰略態勢卻已經是相當不好了.

    田富程危在旦夕,如果他被迅速擊敗,對於楚軍來說並不是一個好消息,在屈重與屈完的計劃之中,田富程仍然是一枚非常重要的棋子,楚軍在對付漢軍抑或是對付田大公子時,他都是不可或缺的一環.

    當消息傳來,屈完將自己關在書房內,面對著地圖整整看了一天之後,終於下定了決心.

    「扁壤,你帶領三萬精銳,馬上向臨淄地區發起進攻,我要你以最快的速度拿下張家店地區,進逼博山.」手指戳在地圖上,屈完對扁壤道.

    扁壤眨巴了半晌眼睛,才道:」將軍,我帶走了三萬人,您這裡只剩下一萬人不到,這怎麼行?」

    屈完嘿嘿一笑,」你覺得,現在是田遠程會來打我,還是田富程能來打我呢?我在這裡的安危不在於對手,而在於你,只要你打得越狠,越快,我在這時便越安全.」

    「將軍,我們的援軍還沒有抵達.」扁壤道.

    「等不及了,如果還死等著援軍抵達,只怕田富程早就完蛋了,現在他窮途末路,正好是我們拉他一把,給他一根救命稻草的時候.我們大軍直逼臨淄,田遠程必然著急忙慌,而田敬文,鄒章只怕也顧不得再打田富程了,會回返救臨淄,獨立應付紅巾軍,我想田富程就不會這麼吃緊了.」屈完道.

    「只有田富程保有一定的實力,接下來在我們與漢軍的對抗之中,才能助我們一臂之力,擋住漢軍進入齊國的步伐,才能讓我們有時間收拾掉田遠程,佔了臨淄.」

    「明白了,將軍,我一定會打好這一仗的.」扁壤一挺胸,道.

    「這我放心,齊國的大將大都折在燕國,現在剩下汪沛,成思危,還在田富程一方,鄒章已經老了,不足為懼,田敬文倒是一個角色,不過你亦絕不會輸於他,當田敬文回師臨淄的時候,你不要貪功,更不能冒進,只消穩穩與他僵持下來即可,等待我們的援軍抵達.齊國已經是一隻落水狗了,短時間內不可能翻身的機會,所以我們要先交將漢國這支正在茁壯成長的小獅子伸出來的抓子打回去之後,才來收拾齊國.」屈完笑咪咪地說著,伸手拍拍扁壤的肩膀,」放心吧,屈重屈太尉在得知這一消息之後,派來援軍的速度一定會加快的.」

    九月二十日,齊國形式再一次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控制了莒都之後便再也沒有任何動靜的楚軍,突然由大將扁壤率三萬大軍,一舉突出臨淄張家店區,不到三天功夫,橫掃張家店,前鋒進逼博山,與臨淄之間的距離已是極近.臨淄頓時大為慌亂,連發命令田敬文回師救援臨淄.

    田敬文無奈之下,只能放棄了對成思危的圍攻,回師臨淄,田敬文一起,成思危立即率領大軍增援汪沛,在普東與紅巾軍連戰數場,又將紅巾軍逐回到了移風店.

    即墨,田富程狂笑不止,這咱劫後餘生的感覺讓他狂喜不已,大難不死,必有後福,楚軍的這一擊,來得太是時候了,現在的田富程早已沒有了當初的野心,唯一希望的就是能守住即墨,保住自己這最後一塊地盤.

    「二公子,莒都的楚軍大將屈完派來了使者.」曹金匆匆走了進來,田富程的形式危殆,這位即墨代理留守也是臉色灰白,田富程的數萬大軍需要糧食,需要軍餉,而這,都需要他這位留守去籌措,即墨原本是個繁華的地方,但這兩年下來,即墨治下,已經不能用赤貧來形容了,即便說是每天有人餓死,曹金也絕不會懷疑,為了籌措到這些,曹金率領手下,用刮地三尺來形容,也不為過,即便是這樣,也經常供應不上而被田富程罵得狗血淋頭.現在他終於覺得陳戴那種臨死不屈,絕不向田富程低頭的態度,簡直就是有先見之明啊,現在自己可是架在火上烤啊,籌不來軍餉糧草,田富程會砍了自己,而要是田富程輸了,自己也是一個被砍腦袋的下場,即墨人恨自己,更甚於恨田富程.

    「屈完的使者?」田富程楞了一下,」也罷,就見一見吧.好歹這一次他幫了我一個大忙.請他們進來.」

    「是!」曹金點頭轉身,剛走幾步,身後的田富程又道:」曹留守,先前接到成將軍的報告,前線戰事正急,需要三千石糧草,三天之內,你把這事辦好,萬萬不可怠慢,成汪兩位將軍正在籌劃將紅巾賊子趕過流浩河去,這筆軍糧必須在按時到位.」

    聽到田富程的后一段話,曹金一個踉蹌,險些摔倒在地.

    曹離離開不久,留守府的一位官員便陪著數名楚人來到大殿,看到打頭的一人,田富程微愕,這個人看起來好生面熟,他疑惑地站了起來.

    「田二公子,好久不見了!」對面的楚人拱手笑道.

    聽到這個聲音,田富程心中再無疑惑,有些震驚地看著來人,」屈完,你好大的膽子,居然敢親自到我這裡來,你就不怕我抓了你嗎?」

    「抓我?」親身到此的屈完大笑,兩手一攤,」敢問田二公子,你現在以什麼立場來抓我呢?」

    「我是齊人.」田富程森然道.

    「你是齊人?」屈完冷笑:」可是齊王還認為你是齊人嗎?齊人還認你是齊人嗎?在他們眼中,你田二公子是一個不忠不孝不仁不義陷大齊於水熱火熱之中的叛徒.」

    「大膽!」田富程勃然大怒,一伸手摸到了身後案幾的一方硯台,劈面便向屈完砸來,屈完一伸手,將飛來的硯台穩穩地抓在手中,上上下下地拋了幾下,」都說田二公子性情暴燥,果然如此,居然對你的救命恩人都如此對待?」

    「什麼時候你成了我的救命恩人了?」田富程冷笑.

    屈完臉上的笑容斂去,」田富程,你也不想想,如果不是我遣人殺入臨淄,逼得田遠程不得不將田敬文調回去,你現在還能好整以遐地在這裡同我發飆嗎?恐怕你這即墨城還在不在你手裡都得兩說吧!」

    田富程的臉色慢慢地僵硬起來.

    「怎麼,你不問問我為什麼這樣做嗎?」屈完嘿嘿笑道.

    「你,為什麼要這樣做?」田富程有些艱難地問出這一句話,如果是汪沛和成思危兩個人中的任何一個在這裡,保證會氣得吐血,一定會後悔當初怎麼會選擇跟著田富程走,三兩句話,田富程居然就讓屈完完全掌握了局面,連反擊之力都沒有.

    都說虎死不倒威,現在的田富程還沒有成為一隻死虎,卻也倒了威了.

    「田二公子,明人不說暗話,響鼓不用重捶,我身為楚國大將,自然不會無緣無故地來救你的性命,保你的地盤,自然是因為你對我們大楚還有用.」屈完看著田富程,」現在的你,幾乎已經無路可走了,投奔我大楚吧,還能保證你的榮華富貴.」

    「投奔你們大楚?」田富程臉上的肌肉扭曲,他萬萬沒有想到對方居然提出的是這樣一個要求.

    「不錯,你雖然現在還擁有幾萬軍隊,但實則上已經危弱累卵了,紅巾軍,田大公子隨時都會撲上來將你撕咬在地,而更可慮的,是在昆州駐的漢軍,我不相信你沒有打探到近期漢軍的行動,大量的軍械,糧草正在向昆州集結,他們想幹什麼?自然是想向你田二公子動刀子了,你已經沒有利用價值了,現在他們要收拾你了.」屈完笑道:」你對漢國沒有利用價值了,但對於我們大楚卻還有,所以,田二公子,投降我大楚,我屈完可以保證你的地位,權力不會比現在稍低.」

    田富程臉上神色變化數次,眼神閃爍,半晌,才道:」滋事體大,屈完將軍,我們書房細談!」

    「好!」屈完大笑著,只要肯談就好.現在的田富程走投無路,除了自己給他的這條路,他又能往哪裡去呢?(未完待續。。)

    ...



    上一頁 ←    → 下一頁

    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
    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