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九百九十一章:煌煌漢威(115)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九百九十一章:煌煌漢威(115)字體大小: A+
     

    葉重坐在一把大椅之上,在他的面前,是一個碩大的沙盤,這是剛剛制出來不久的臨淄周邊的山川地形圖,能有如此詳盡的地圖,要感謝白羽程的齊魯軍團,亦就是現在齊國朝堂稱之為紅巾軍的部隊,正是因為他們,監察院方才能派出大量的探子,偽裝成紅巾軍的人,深入臨淄地區,勘測了那裡的具體的地形地貌,製成了這副沙盤.

    在剛剛過去的八月里,臨淄沂源縣發生了一場經典的兩軍對戰,一方是田二公子麾下大將成思危,另一方則是齊國老將鄒章.

    成思危想打到臨淄城下,更甚者拿下臨淄,以解當前危局,而鄒章則因為紅巾軍的崛起,朝廷壓力大減而得到了大量的增兵,亦想將成思危逐出沂源,進而逐出臨淄,將對方壓迫進田二公子最後的地盤即墨.雙方都想決戰之下,這一戰便在八月中旬爆發.

    沂源縣多為山區,如果讓成思危打破了沂源,則接下來的高青縣,恆台縣將更無險可守,成思危直接兵臨臨淄城下便並非不可能.

    這一認知讓鄒章與成思危這一對曾經的師徒都竭盡了全力,雙方熬戰半月,最終年輕力壯的成思危佔了上風,這一戰之中,他三進三出沂源,用兵奇正相輔,正面決戰,側翼包圍,小規模部隊的騷擾,可謂無所不用其極,老將鄒章精力不濟,最終敗下陣來,進行沂源決戰的五萬齊軍最後只有三萬餘人退出沂源.

    鄒章敗退,成思危卻也沒有如願以償,高唐的紅巾軍發動了對即墨的攻勢,使得汪沛與田富程都無力對他進行更多的支援,而田敬文則乘機殺入沂源,雖然擊敗了鄒章但也使出了渾身解數而精疲力竭的成思危,不得不遺憾地放棄了獲得的戰果,退出沂源,進而退回到了即墨,如果他不走,最大的可能便是讓田敬文與鄒章前後包圍於沂源山區,沒有援兵的他,必然會折戟在此.

    他這一退,田富程在起兵之前所有的夢想都已化為了烏有,現在控制的廣大地盤,只剩下了即墨一地,而且遭到了紅巾軍和田敬文所統轄部隊的兩面夾攻,處境日益艱難.

    葉重現在研究的就是成思危與鄒章這一戰,當然,他只是指導,在他的面前,還有十幾個人圍著沙盤,在嘰嘰喳喳地討論著雙方的作戰思路,一方扮作成思危,另一方則扮演鄒章,雙方各出奇謀,都想取得上風.

    則十幾個人便是與趙一安同期畢業的積石城軍事大學參謀科的學員,趙一安作為最優秀的學員被派到了白羽程部參與實戰,而這些被抽調到兵部參謀司的十幾個人,卻也是其中的佼佼者,比趙一安雖略有不如,但也都是有著實戰經驗的戰場老兵.

    這兩天這些學員一直便在討論著這一場戰事,成思危的用兵幾乎已經無懈可擊,參謀們發現自己無論怎樣努力都找不出更好的戰術之後,轉而一齊叛變到了鄒章一邊,看看能不能從自己的角度來破解成思危的戰術和打法,即便不能獲勝,也要維持一個均勢.

    葉重含笑看著苦思冥想的這些參謀們,他心中很清楚,以鄒章所率領的這些齊軍的戰鬥素質,比起成思危所率領的百戰老兵相比,差距太大,鄒章唯一獲勝的可能便是成思危自己犯錯,但很顯然,在這場戰事之中,成思危沒有犯哪怕一丁點的錯誤,在雙方兵力相差不大,但戰鬥力卻是成思危遠佔上風的情況之下,鄒章根本沒有獲勝的可能.

    鄒章低估了自己的這位學生,高估了自己麾下的戰鬥力,這場仗,他根本沒有獲勝的可能.

    葉重當然不會明說,他更希望這些參謀開動自己的腦筋,想出自己的辦法,如果最終他們得出正確的結論,那才是最讓他高興的.

    砰的一聲,大門被推開,葉重霍地轉過頭,參謀科是兵部重地,等閑人等,根本就不可能靠近,更不可能如此冒失,正想喝斥,到了嘴邊的話卻又吞了回去,站在門口的竟然是宮裡的侍衛.

    「葉尚書,王上急召您入宮議事.」侍衛向葉重出示了銘牌,大聲道.

    葉重站了起來,對著參謀們道:」王上相召,你們先討論著,今天如果不能得出結論,那明天就繼續來,如果得出了結論,便寫成正式的報告,王上可還等著看你們的成果呢.」

    「是!」十幾個參謀齊聲道.

    轉身出了參謀科的大門,葉重臉上的笑容這才斂去,」什麼事這麼慌慌張張的,你一路這樣跑過來,豈不是讓不明就裡的人還以為出了什麼大事?記好了,你是宮裡的侍衛,是王上身邊的人,做事說話都要沉穩一些,即便是山崩於前,也要面不改色心不跳.」

    「尚書說得是,不過末將看著王上的神色有些震驚,不但下令召尚書入宮,還派人去綜合大學召蔣議政趕回來,心想定是出了大事,不免有些失態.還請尚書恕罪!」侍衛躬身道.

    「還召了蔣議政?」

    「不止,還有嚴議政,許原司令官,上官宏司令官以及正在薊城休假的賀蘭雄司令官.」侍衛道.

    葉重心裡一沉,一下子召了這許多高官進宮,只怕當真是出了什麼大事,要知道賀蘭雄這一次是回來完婚的,人家正準備帶著新娘子去遨遊大草原呢,而蔣議政今天正是定好的每十天去薊城綜合大學講學的日子,那是雷打不動的事情,薊城綜合大學由荀修主持,培養的是為大漢王國服務的各類人才,現在更是以培養合格的官員為首要任務,荀修在學術之上無可挑剔,但卻與蔣家權的學術不抵觸,雖然說這幾年荀修已經在學術方向盡量向大漢國的政策靠攏,但蔣家權又哪肯放心他,自然是每隔上一段時間便去綜合大學講述自己的治國理念,經免這些人被荀修帶歪了.

    高遠竟然連遠在五十裡外的蔣家權也要召回來,自然是發生了大事.不再廢話,葉重當即與侍衛一起出了兵部大門,跨上戰馬,打馬便向王宮方向奔去.

    就在葉重出發的時候,賀蘭雄已經出現在了高遠的面前.

    「見過王上!」賀蘭雄身著司令官的正式朝廷服飾,依規依據地向高遠施禮,這些年來,賀蘭雄的漢話說得已經是字正腔圓,一言一行,一舉一動,基本上完全脫離了匈奴人以前的樣子,不看他的外貌,很難判斷出他是一個匈奴人.

    「老賀你哪來這麼我禮節?」高遠哈哈大笑著揮了揮手,」你可是我的大舅哥呢,不要動不動就大禮參拜.快,坐.」

    賀蘭雄苦笑,以前高遠叫他老賀,他都要糾正一番,現在可是不能了.

    「謝王上!」他仍然再行了一禮,然後正襟危坐於錦凳之上,看得高遠直皺著眉頭,自從自己登上王位之後,這位大舅哥的所作所為,比起以前的一干老兄弟,可是要執行更恭敬一些,像許原這傢伙有時候還會忘乎所以呢,賀蘭雄卻似乎在自己面前絕不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怎麼樣,心蓮小姐很可人吧?你可要好好地對待他,人家一個嬌滴滴的大小姐,為了你,可是硬生生地學會了騎馬賓士,挽弓射箭,讓吳凱和他的老婆一是生疼的掉眼淚,二是眼睜睜地看著他一個千嬌百媚的大家閨秀變成了一個驃悍的女騎士,我要聽說吳凱背地裡沒少罵你呢?」

    「心蓮對臣的一番心意,臣只能用一生來償還,我已經向心蓮發誓,這一輩子不納妾,不收婢.」賀蘭雄正色道:」岳父大人是長輩,罵罵那是應當的.」

    高遠哈的一聲笑了起來,心道這樣看起來還是吳心蓮那小丫頭賺大了.」昨天聽燕子說,你準備帶著心蓮小姐去暢遊一番大草原,去尋一尋當年你們賀蘭部曾經走過的路?」

    「是啊是啊,行裝都已打點好了,現在有馳道,心蓮的馬術也不錯,我們縱馬急馳,半個月便能進草原,我有兩個月的假期,時間是足夠的.」賀蘭雄笑道:」我想沿著當年我們賀蘭部流亡的路線去走一走,當年爹娘便死在那條路上,如果運氣足夠好,還能找到當年埋葬他們的地方,心蓮總是該去叩個頭的.」

    高遠沉吟了片刻,」你所說的也是應當應份的,不過看情況,你這個計劃可能要推遲了.」高遠將手邊上的一份卷宗遞給了賀蘭雄.

    賀蘭雄被急召進宮來,心裡就曉得肯定不會有什麼好事,聽高遠這麼一說,心裡更是涼了半頭,接過卷宗,只看了幾行,臉上已是顯出震驚之色,待得看完,抬起頭來盯著高遠,」這,這怎麼可能?」

    「我拿到這份情報的時候,也與你一般想法,但事實就是這樣,趙軍打進函谷關了.」高遠苦笑著著一攤手,」我們都認為不可能的事情,已經活生生地發生在我們眼前,曾憲一八百里加急發來這份報告,現在他在漁陽已經開始全軍動員了.」(未完待續。。)

    ...



    上一頁 ←    → 下一頁

    燃鋼之魂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神魂至尊
    重生過去當傳奇學魔養成系統鄉村小醫仙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