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九百八十六章:煌煌漢威(110)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九百八十六章:煌煌漢威(110)字體大小: A+
     

    母親的不喜讓路超的興奮有些低落,人老了,心總是容易軟的,原意去原諒以前不願原諒的人和事,但自己卻不一樣.以後與高遠之間的事情,盡量不在老人面前提起吧,免得老人想起往事會心傷.

    與妻子陪著母親閑嘮了一會兒,外間已是準備好了晚飯,兩人攙著路夫人走向外堂,

    「嫣兒!」路超笑看著妻子:」岳父一家,還沒有來過我們家呢?」

    「是啊!」公孫嫣笑答道:」一直都是忙,哪裡抽得出空來.」

    「嗯,岳父的確很忙,這樣吧,嫣兒,你不妨寫封信給岳父,讓他帶一家人在咸陽小住,我馬上就要去前線重新掌軍,恐怕很長時間不可能回來了,家裡沒有一個男人可不行.」路超道.

    「可是父親那麼忙,他會同意來嗎?」公孫嫣問道.

    「你在信里隱諱一點透露出是我的意思,岳父是聰明人,想來也知道該如何取捨.」路超淡淡地道:」岳父年紀也大了,不妨來咸陽休養.」

    公孫嫣目光閃動,似乎明白了什麼:」相公,我明白了,我今天晚上就寫信,明天一早派人送出去.」

    「嗯!」路超滿意的點點頭,韓地三郡馬上就會割讓給楚國,以後還不知會怎麼樣,那必竟是公孫嫣的親人,自己總不能不管不顧,但又不能明說,只能讓公孫嫣來寫這封信,以公孫嬰的閱歷,想來定能猜中其中有蹊蹺,放棄在韓國的一切,到咸陽來,是他最好的選擇.

    時間流逝,第二天凌晨當路超收拾停當走出家門,踏上早已等候在哪裡的一輛馬車的時候,大秦王宮黑冰台大殿里,燈光卻依然未曾熄滅.

    「王上,我先前所說高遠漢國所行國策的優劣,您可明白了?」李儒精神有些亢奮,從積石城出使回來,見到了那裡欣欣向榮的興旺景象,他便埋頭開始研究漢國所發生的一切.

    「明白了!」秦武烈王點頭:」聽先生這一番深入剖析,我是茅塞頓開,高遠所奉行的國策,的確可以使國民富裕,國家強盛,但卻會使禮崩樂壞,秩序無存,長此以往,朝廷對地方的控制力必將大幅減弱,甚至於完全失去控制,而王族的威嚴亦將會一步步降低,到最後完全成為傀儡,此乃亡國之策,吾不取也.」

    「我大秦現在所行之策,使國富而民窮,但卻可以積聚起巨大的力量,而這是我們大秦眼下最需要的,積聚力量,一統中原,而等到王上君臨天下之時,我們倒不妨可以有選擇的施用一些高遠國策之中可取的部分,如此一來,我們不但可以富國,亦可以富民,但現在,卻是萬萬不行的.」

    「先生說得是!」秦武烈王點頭道:」嬴英很快就要回來了,以後還要請先生多多教誨於他,我,恐怕看不到那一天了.」

    李儒深深地看著這個弟子,正是因為他遇上了秦武烈王,才有他這一派學說的發揚光大,也造就了現在這個天下最強的大秦,但昔日龍精虎猛,精力無限的弟子,如今卻成了躺在床上不知何時就會離去的病人,讓他很是傷感.

    「王上不必灰心,安心靜養,少些操勞,自然能延年益壽.」

    趙國,河東大營,荊如風走出自己的大帳,看著蔚藍的天空,深深地吸了一口清晨新鮮的空氣,太陽還沒有爬起來,空氣之中還帶著絲絲清涼,但還過一會兒,大地便會被酷熱所籠罩.

    看向西方,雖然視野的盡頭仍然是一片迷茫,但他知道,在那邊,便是大秦的函谷關,整整二十餘年了,自己再也沒有踏入過哪裡一步.

    多少次夢中還鄉,醒來時卻淚濕孤枕,家鄉的一切,經過二十年的風雨蒼桑,只怕早就面目全非了吧?鄉音已改,鬢毛早衰,現在自己這個樣子,即便是踏上故國,也沒有幾個人還記得當年那個英姿勃發的大秦將軍了吧!

    他苦笑了一聲,希望這一切早些結束吧,這樣自己還有機會回到故鄉.

    他返身走回了大帳.

    半個時辰之後,大帳之外響起了密集的馬蹄之聲,荊如風站了起來,走向帳門,外面此時來到的人,是應他之命前來大帳議事的河東郡郡守趙晉,以及河東大營的副將趙希烈,李明駿等人.現在的河東大營,早已經變成了趙杞的一言堂,荊如風身上自然早就插上了趙杞一系的標籤,而隨著吳增等舊將領的被清洗,趙希烈,李明駿等人的進入,趙牧經營多年的河東大營,已經與過去完全是面目全非了.

    「大將軍!」以趙晉為首的數人向著荊如風抱拳行禮,荊如風亦是含笑還禮,作為一個外來者,他對於這些趙國本土之人一向是恭而敬之,而他也憑著到河東大營之後一系列的戰功得到了這些人的尊重,特別是兩年之前一舉擊潰王逍統率的兩萬秦軍,使自己完全得到了這些人的信任的敬佩,這樣的戰績,以前除了趙牧,趙人再也沒有誰能夠做到.

    「大將軍,不知急召我等來大營,所為何事?」他不停地抹著頭上的汗,作為一個胖子的他,即便是大早上的,這天氣也夠他受的,更何況還騎在馬上賓士了這麼長時間.

    荊如風微微一笑,拍拍手招來衛士:」你,帶著所有侍衛退後五十步戒嚴,不得我將領任何人不得靠近大帳五十步之內.」

    「遵令!」衛士轉身離開,帳內數人的神色卻一下子凝重起來,這裡是河東大營的中軍,本來就戒備森嚴,別說是姦細,只怕是連一隻蚊子飛進來也要問一聲這裡的主人同不同意,但荊如風的作為顯然說明他將要做的事情,極其機密.

    「出了什麼事了?」趙晉的臉上再一次冒出密密的汗珠.

    「坐!」荊如風撫著白須,微笑著道:」是好事,不過能不能把握住,我也拿不住,所以這才將各位找來商議.」

    「事關秦人?」趙希烈問道.

    「自然.」

    荊如風穩穩地坐了下來,」諸位可知秦武烈王屬意的繼位人選是誰?」

    「這還用問,當然是嬴英,這是舉世皆知的事情,秦武烈王為了培養他可是不遺餘力,現在秦國三位大將軍,嬴英便與其中兩位共過事.」趙晉道.

    「可是嬴英卻是老四.」荊如風神神秘秘地道.」他上面還有三個哥哥呢!」

    帳內幾人盯著荊如風半晌,趙晉突然騰地一下站了起來,」你是說,咸陽發生了了不得的大事.」

    「正是!」荊如風道:」我得到了消息,秦武烈王的大兒子不憤父親偏愛嬴英,勾結了秦國另一位大將軍蒙恬,想要起兵逼宮.」

    「這麼大的事情,我們怎麼一點風聲也沒有聽到?」趙希烈有些疑惑.

    「你們當然還不知道,因為這件事情敗露,秦武烈王率先下手,在咸陽大肆搜捕,殺人,咸陽城中,又一次血流成河啊!」荊如風眼神有些迷離,似乎又回到了二十年之前.

    「既然秦武烈王已經發現,只怕我們不會得到什麼機會了.」趙晉有些遺憾地搖搖頭.

    「非也非也!」荊如風大笑道:」秦武烈王聰明一世,這個關鍵時候卻犯了糊塗,居然是他的老大逃了出去,現在大王子下落不明,但可以肯定的是,此人必然會逃往蒙恬軍中,蒙恬麾下,二十萬秦國精銳呢!」

    趙希烈一下子激動起來,」秦國有可能發生內戰?」

    「現在還不知道,因為蒙恬的態度一直有些暖昧不清,但很顯然,秦武烈王是不敢冒險的,所以我們對面最大的敵人李信已經不在這裡了,他帶兵正在返回咸陽.」

    「函谷關調兵,我們為什麼沒有得到報告?」李明駿問道.

    「想來虎豹騎馬上就會有報告過來了.」荊如風笑道:」李信老奸巨滑,我估計,此人必然是分批將兵馬調回去,甚至會以演習等名義來掩飾這一次的行動.」

    「大將軍,這消息可靠么?」趙晉謹慎地問道.

    「當然可靠,我荊如風雖然離開秦國二十年了,但在秦國並不是沒有朋友的,秦武烈王這一輩子殺人無數,可也不知我荊如風一家而已.我當年逃離了秦國,可是還有人在秦國隱藏了下來,我們這些人這一輩子唯一的心愿,便是瞅準時機,給秦武烈王致命一擊,哈哈哈,有什麼比將辛辛苦苦一手強大起來的國家一擊而潰更好的報仇?」

    看著荊如風如癲似狂的大笑,帳內幾人身上都不由自主地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我已經決定,要對函谷關發起總攻,拿下函谷關,直逼咸陽.」荊如風霍地站了起來.

    「是不是要先上報朝廷,等朝廷做出決斷?」趙晉問道.

    「來不及了,我們一邊出動大軍行動,一邊向朝廷稟明,時機稍縱即逝,要是秦國大王子被擒被殺,蒙恬沒有了可以效忠的主子,他可就不會動了,他不動,李信自然就回來了,那我們就白白地失去了這個大好時機.」荊如風大聲道:」我荊某人等這一天等了二十年,可能餘生都不會再有這樣的機會了.」(未完待續。。)

    ...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陰間神探龍珠之最強神話
    帝國吃相燃鋼之魂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