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九百八十五章:煌煌漢威(109)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九百八十五章:煌煌漢威(109)字體大小: A+
     

    「大王子走得很安詳.」老侍衛跪在床榻之前,低聲道.」老奴選得是見效最快的葯.

    說完這句話,見床榻之上的秦武烈王毫無反應,仍然緊緊地閉著眼睛,似乎是睡著了,老侍衛叩了一個頭,爬起身來,轉身向偏殿退去.

    「他,沒有留下什麼話么?」身後,突然傳來秦武烈王的聲音.老侍衛回過頭來,看到秦武烈王仍然沒有睜眼,但從他的眼角,卻有兩滴渾濁的老淚在緩緩滑落.

    「大王子說,最是無情王候家!」老侍衛道.

    「最是無情王候家!」秦武帝王喃喃地重複了一遍,再一次地沉默下來.

    不知過去多長時間,有腳步聲輕輕走進了大殿,盤膝坐在了床榻邊上.

    「最是無情王候家!老師,當年我登上王位的時候,咸陽城中血流成河,我死了三個親兄弟,我曾經以為到我這一代,會避免這種事情的發生,所以在十年之前,我便開始選擇我的繼承人,並著力培養,在不同的場合毫不掩飾我的意圖,以此向外發出強烈的信號,讓其他人都能安分守己,為什麼血淋淋的教訓過去還不甚遠,他們就又都忘記了呢?」秦武烈王聲音低沉,似乎是在自言自語.

    「升斗小民之家,兄弟之間尚為錙銖而爭鬥不休,何況大秦之王擁萬里疆域,億兆百姓,一言而定無數人生死貧富?無關乎王上聖明與否,而在乎人的貪念作崇而已!得不到的東西最好的,總想站到山上去看看那山上的風景!」李儒的聲音響起,平靜而又淡然.

    「這山上的風景,又豈是這般容易看的?」秦武烈王緩緩睜開了雙眼,」韓王,燕王都曾看過了那山上的風景,如今又如何?不是這塊材料,而非要強求,最終只是害人害己,誤國誤民.」

    「山上的人覺得高處不勝寒,可半山腰的人卻並不知道啊,他們只知道自己再努努力爬上山頂,便能看到其它人都看不到的最美的風景.」李儒道.」王上,這是王家的宿命,沒有誰能逃脫,過去沒有,現在沒有,將來,這樣的事情還會一幕一幕的上演,概莫能外也!」

    秦武烈王沉默半晌,兩手撐在床沿,努力地坐了起來.

    「先生,我有一事不解.」

    「王上是想問漢國之事!」李儒介面道.

    「不錯.」秦武烈王點點頭,」我大秦自得先生之後,全面推行先生學術,這二十年來,大秦從偏居一隅的弱國一躍而成為天下第一強國,這其中,自有先生的勞苦之功.」

    他頓了一頓,接著道:」可是高遠的大漢憑什麼,一個全無根基的微末小兵,在十年時間裡,便從無到有,一步步走到了今天,甚至成為了我大秦最危險的敵人.」

    「先生,我不是懷疑您的學說,我只是不解,有一件事對我觸動極大,迫使我不得不思考這一問題,先生,當初我們建立山南郡,曾向那裡移民了不少秦地百姓,一直以來,我的子民都以身為大秦人而自豪,但在那裡,卻遇到了挑戰,山南郡丟掉之後的第三年,黑冰台的探子潛入山南郡,去秘密聯絡那裡的秦人,想要在山南郡布下網路,但那裡曾經的秦人,居然全都矢口否認自己是秦人,這還算是好的,更有甚至,直接秘報當時的征東軍駐軍,使得進入那裡的黑冰台人員損失慘重.」

    「我想不通的是,是什麼改變了這些秦人,讓他們心甘情願的放棄他們曾經引以為自豪的榮光.鍾離再次派出人去打探,打探回來的結果讓我很是吃驚,這些移民在山南郡都變得極其富有,他們擁有了自己的土地,房屋,牛羊,他們的生活,比得上我們本土的一些中產之家.比起很多地方官員都要富有.」

    「這,就是他們選擇背叛大秦的原因,因為高遠給了他們更好的生活.這些年來,我一直讓黑冰台不停地搜羅有關高遠的所有的一切情報,讓我想不明白的是,漢國對於百姓的稅賦極低,而且年年都在大力投資水利,道路建設,這些可都不是徵發的徭役,而是拿出真金白銀來付給報酬,他是怎麼做到的?為什麼我們做不到?」

    「想必先生也知道了,漢國已經修成了貫通了大草原與薊城的馳道幹線,而連通東胡與漁陽的新幹線也在規劃當中,這樣大的工程,在我們大秦,至少我是不敢想象的,那需要不計其數的金錢以及人力,他們為什麼能做到?而我們做不到呢?」

    李儒靜靜地坐著,聽著秦武烈王的質疑,他心中明白,秦武烈王雖然嘴裡說不會質疑他的學說,但內心深處,實則上已經動搖了.

    「高遠奉行的是你師弟蔣家權的學術理念,你們師出同門,對於蔣家權的學術,你現在還是認為絕無可行嗎?可是高遠已經給我們樹立了一個活生生的例子.」

    秦武烈王目光炯炯地看著李儒.

    「王上,其實不僅是您在關注著高遠,我也一直在研究著高遠在漢國所施行的一切,嚴格來說,他所奉行的,已經不是我師弟的學術理念了,而是在我師弟的學術之上作出了極大的改變.」李儒躬了躬身子,道.

    治國理念之爭,從來都是不見硝煙的戰場,有時其中的殘酷之處,絲毫不遜色於血肉橫飛的沙場,漢國的崛起,豈有不引起李儒的注意之理?從當時還是征東軍的老巢積石城出使回來,李儒便取消了所有的其它活動而一門心思地開始研究高遠在征東軍控制區域之內所施行的那一套國策.

    研究透,找出他的弱點,然後一擊斃命,便是李儒的真實想法.

    「原來先生也在研究這個?」秦武烈王驚訝地道.

    「當然.」李儒點點頭,」王上現在既然想就這個問題深談,那麼所需要的時間可能就很長,王上,您的身體頂得住么?」

    「當然頂得住!」秦武烈王坐直了身子,」這是事關我大秦千秋大業的事情,每思及此處,我都很是膽寒,這一次我布下如此大棋局,其實就是為了一件事,趁著漢國還是一個雛鷹的時候,將他扼殺,我不能給他展翅高飛的機會.但事有萬一,沙場之事,從來都沒有萬全之策,或者我會獲勝,擊敗高遠,或者我會因為這樣那樣的原因輸掉這盤棋,所以我要搞清楚對方的一切,我們有沒有可以借鑒的地方?」

    「好,王上既有此心,那便聽我慢慢道來!」李儒清了清嗓子,胸有成竹地開口道.

    就在秦武烈王的黑冰檯燈光長亮的時候,路超亦回到了他在咸陽的府第,作為大秦王朝現存的三位大將軍之一,他現的居所,自然是咸陽一等一的府第.豪門大宅,佔地上百畝,哪怕是先前待罪回咸陽,秦武烈王亦沒有收回這所賞給他的寓所.

    「嫣兒,吩咐廚房,弄幾個好菜,今天我要好好的喝幾杯!」回到府弟,路超興奮的對妻子公孫嫣道.看著丈夫臉上難得的露出了笑容,公孫嫣亦是開心不已,她知道今天丈夫是進宮去了見了王上.

    「相公,那件事情了結了,王上不再追究相公的罪責了?」公孫嫣問道.

    路超哈哈一笑,自己在鳳城所做的事情,本來就是奉了王上的命令,何來罪責可言,如果說有罪責,那也是自己在漢軍手裡吃了一個虧,但也正是因此,秦軍探明了漢軍的底細,也間接地促使了秦武烈王下定決定對高遠動手.

    「當然不追究了.」路超笑著牽起公孫嫣的小手,」不但不追究,你相公還現在還官復原職了.」

    「當真?」公了嫣又驚又喜,作為高門大閥出來的千金小姐,她自然懂得權勢的重要,不說別的,當路超還是大將軍的時候,府第之外,前來求見的人排起了長龍,但獲罪之後,卻是門前冷落鞍馬稀了.」那咱們的大門前,豈不是又要變得熱鬧起來了?」

    聽到公孫嫣提起這個,路超的臉上露出了厭惡的神色,」這樣的人,以後你儘管毫不客氣地將他們趕走,碰上死皮癩臉的,只管讓衛士們用棒子趕.」

    公孫嫣吐吐舌頭,心道自己可幹不了這事兒.

    「走吧,咱們去見母親,讓母親也高興高興.」牽起妻子,路超向著母親居住的後堂走去.

    路夫人的反應卻沒有公孫嫣那麼強烈,看著路超,問道:」你官復原職,豈不是又要再上前線了?」

    「是!」路超應道:」兒子馬上要回去重新接手軍隊,母親,這消息在目前還是秘密,我們三人知道就可以了,家裡不必多說.」

    「唉!」路夫人長吧了一口氣:」我倒是願你一直呆在家裡就好,能不能官復原職,倒在其次!」

    「母親,兒子如果不能官復原職,又如何能安然呆在家裡!」路超道:」而且,如果不能官復原職,不能重新帶兵上陣,兒子如何能擊敗高遠,出得那一口惡氣!」

    「娘都放下了,你卻還放不下!」路夫人嘆道.

    「娘能放下是因為娘寬宏大量.可做兒子的不能替娘報仇,豈不是不孝之至.」路超道,」此事,娘就不要多說了,兒子心意已決.」

    「現在高遠身為漢王,你卻是秦國的大將軍,即便沒有這件事,你們終究還是會兵戎相見的.」路夫人臉色有些慘然地道,」只是你的父親泉下有知,看到你們兩個將要自相殘殺,一定是很傷心的.」(未完待續。。)

    ...



    上一頁 ←    → 下一頁

    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陰間神探
    龍珠之最強神話帝國吃相燃鋼之魂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