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九百七十三章:煌煌漢威(97)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九百七十三章:煌煌漢威(97)字體大小: A+
     

    56_56618山中無歲月,在鳳凰山上守墓的日子,是高遠來到這個世界之後,最為悠閑自在的一段時光,有嬌妻相陪,與稚子為伍,每日里踏青尋幽,捕魚捉鳥,玩得不亦樂呼,與已經快三歲的大兒子高致遠的感情,也在這一段時間裡急劇升溫.從高致遠出生到現在,高遠與他相處的日子屈指可數,自然也談不上多深的感情,每每看到兒子看著自己的那份陌生的眼光,便讓高遠心裡充滿一份歉疚.現在有了這樣一個機會,他自然不會放過好好培養一下與兒子之間的感情.

    與致遠一齊葡伏在草從里逮蛐蛐,玩泥巴,為致遠下套子捕鳥兒,捲起褲腿在山澗之間捉小魚,搬螃蟹,每有收穫,看到兒子眼中佩服以及興奮的眼光,高遠便覺得樂不可支.

    父子之間的感情,自然在這樣一天天的密切接觸之中愈加深厚起來,上山不過十天來,小致遠便更喜歡與高遠呆在一起,因為與高遠在一起的時候,沒有那麼多的規矩以及母親時刻不在的教訓.雖然致遠還很小,但葉菁兒對他的教育卻是極其嚴格的.

    「哪有你這般當父親的.」葉菁兒不時會在高遠耳邊嘮叨,」在兒子面前,一點父親的威嚴也沒有了.」

    「自己的兒子面前,為什麼一定要有威嚴?」高遠笑道:」有你這位嚴母就夠了,我小時候,便常常希望父親能這樣陪伴在我的身邊,可是我卻永遠也得不到這種愛了,我的兒子比我運氣好,我當然不能讓他在長大之後,留下遺憾.」

    聽著高遠的話,葉菁兒不由沉默,她自然知道高遠的身世,高遠幼所失哺,靠著路斌的照顧才算長大,但路斌再親,終也代替不了父親的愛,或許高遠是因為自己的遭遇才對兒子這般溺愛吧,以後再慢慢地勸導於他好了.

    屋內琴聲如流水一般淌過,燈光之下,寧馨身著一襲粉紅沙衣,坐在窗前,纖纖細指在箏上輕輕撫過,便有清風流水一般的箏音淙淙響起,高遠躺在一張竹制躺椅之上,一手拎著一隻小小的茶壺,另一隻手在躺椅之上敲著節奏,半眯著眼睛,享受著這難得的靜謐時光.

    寧馨絕色無雙,一手箏技更是世上對尋,此時薄衣輕裳,春光半露,專諸撫琴,當真是讓人浮想聯翩,即便是高遠,也有些心猿意馬,在山上這一段日子,每到晚間,葉菁兒與賀蘭燕都各找借口獨宿,倒是將高遠讓給了寧馨一個人,上山滿打滿算已經有二十九日了,基本上每天晚上都是由寧馨相陪,看到三人彼此之間相互敬讓,高遠卻是極為欣慰,自己這三位夫人,每一個可都不是尋常人物,以往高遠最擔心的就是三人之間不能和睦相處,現在看起來,到是自己多慮了.

    「馨兒,你什麼時候才能再給我添一個孩子呢?」高遠突然睜開眼睛問道.

    箏音驟亂,一下子不成曲調,寧馨有些嗔怪地抬起頭來,雙手掩琴,音樂之聲戛然而止,」高大哥,好好的一首曲子,又讓你擾了,難得我有現在這份平靜,以後想要再奏出這水平來,不知又要到何年何月了!」

    高遠嘿嘿乾笑幾聲,對於音樂,他是一個標準的門外漢,在他的心中,一般只有兩個標準,好聽,不好聽.不過寧馨的箏音,往往能讓他燥熱的心在極短的時間內便平靜下來,即便不太懂樂理,他也知道這是極難得的.

    「現在菁兒有致遠了,燕子也有了明志,你什麼時候再給我添一個娃娃,那可就完美了.」高遠坐直了身子,」我高家一直是一脈單傳,到了我這一代,如果多子多孫的話,九泉之下的老爹想必也很欣慰了.」

    寧馨紅著臉站了起來,走到高遠身邊,輕輕地倚偎在高遠身側,半晌才低聲道:」我哪個,已有遲了十來天沒有來了.」

    「什麼哪個?」高遠一歪臉,問道.

    「就是哪個嘛!」寧馨雙手捂著臉,嬌羞不已地道:」就是一個月來一次的那個.」

    「啊,我明白了!」高遠大叫起來,」十來天沒有來了,那是不是就說你也有了!」

    「你能不能小心一些,外頭便有侍衛呢!」寧馨伸手捶著高遠的胸脯,」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了,連菁兒姐姐都沒有與她說,準備回宮之後找裘大夫看一看之後再說.」

    高遠興奮的將寧馨一把箍進懷裡,伸長嘴巴在對方粉嫩嫩的臉上啄了一口,」既然已經遲了十來天,那自然便是有了.哈哈,這可真是一個喜訊.馨兒啊,回去之後,監察院的事情,你便暫時不要去理會了,安心養胎才好.」

    「嗯!」寧馨溫柔地點點頭.」回去之後,我就將手裡的事情交接出去.大哥,我想生一個女兒,你呢?」

    「兒子女兒都好啊!」高遠笑道.

    「你已經有兩個兒子啦!」寧馨道:」兒女雙全才好嘛.」

    高遠側頭看著寧馨,若有所思地點點頭,」我明白你的意思.馨兒,你不要想多了,在我心中,兒子女兒都一樣的好.即便你生的是兒子,我又豈會讓他受委屈.」

    寧馨默然地點點頭.高遠三位夫人,大夫人葉菁兒與三夫人賀蘭燕都可謂是實力雄厚,葉氏有葉重,葉真等手握重兵的大將,有范登科這樣執掌一方的地方大員,亦有荀修這樣的學術大家,而老三賀蘭燕有整個匈奴人為後盾,大哥賀蘭雄亦是掌控著一個軍團,只有寧馨,雖然出身絲毫不遜色於另外兩位,但論起實力來,卻是相差太遠,她除了在監察院擁有一定的影響力之外,在軍方完全是一片空白.

    成長於寧則成這樣的大陰謀家家中,自小寧馨便耳聞目濡了太多的故事,而王家在繼承權問題之上,是最為殘酷無情的,現在雖然幾位夫人之間關係融洽,但誰又能知道以後會是怎麼樣的呢?

    或者生一個女兒才是最好的選擇吧!寧馨在自己的心裡悄悄地對自己這樣說.

    高遠也不再說話,說句老實話,即便是他,也不能保證以後會怎麼樣,自己在時,一切都好說,但當自己老了呢,或者不在了呢?現在自己所做的一切,正是在一點一滴的改變著這一切,希望在自己的有生之年,將綿延中國歷史之上層出不窮的奪嫡徹底扼殺.

    當自己一統這片大地,當一國之主擁有無上的權威,擁有對任何人生殺予奪的大權之後,只怕有資格問鼎這個位置的人都不可能不動心吧?只有從根子上改變這種權力格局,才能讓自己的子孫後代,不再自相殘殺.

    權力,從來都是改變人的最大染缸.

    兩人默默相擁,享受著這難得的寧靜.

    似乎是老天爺也嫉妒他們此刻的平靜,安靜得只能聽到風拂樹梢的山上,突然響起一聲尖厲的哨聲,隨即一片叱喝之聲響起.

    「抓刺客!」有侍衛在外面大聲喝道.

    寧馨身子一僵,一下子坐了起來,高遠也坐直了身子,看著臉有驚容的寧馨,高遠倒是面容不變,輕聲安慰道:」不用擔心,不管發生了什麼情況,也不會有人真能衝到我們這裡來.即便他真有這個本事衝到我面前來,也不過是一個束手就擒的下場.」

    想起高遠自己的本事,葉菁兒心下稍定,點了點頭.

    高遠站了起來,走到屋裡桌旁,取出了自己早已多時不用的軍刺,握在了手中,走到了門邊.與此同時,外間已經響起了何衛遠的聲音.

    「王上,發現一個人意圖潛入到王上的居所,現在侍衛們正在抓人,他跑不了的.」

    嗯!高遠點點頭,拉開了房門,走了出去.高遠剛剛踏出房門,另一側賀蘭燕居住的屋子,砰的一聲窗戶破碎,一個人影從裡面飛了出來,倒是將兩人嚇了一跳.

    從窗戶里飛出來的人落在房前,一手提著彎刀,一手提著馬鞭,滿臉興奮之色,不是賀蘭燕又是哪個.

    「刺客在哪裡,刺客在哪裡?」她一迭聲的問道.

    「夫人,刺客已逃遁,現在侍衛正在圍捕他!」何衛遠看著衣裳單薄,玲瓏身軀凹凸有致地賀蘭燕,唿得連眼都不敢抬.

    「瞧把你興奮的!」高遠笑罵道:」還不回去換身衣服.」

    賀蘭燕一怔,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裝束,臉上不由一紅,嗖的一聲,又從被她打亂的窗戶之中飛了回去,看得高遠不住地搖頭,賀蘭燕天生就不是那種能拘束在宮中的金絲雀,這才回來幾天啊,就已經將她憋得難以忍受了,自己的這位夫人,天生便是那種只能在空中翱翔的蒼鷹.

    片刻之後,葉菁兒也在護衛的保護之下,與高遠匯合到了一齊,賀蘭燕換了一身衣服,帶著蘇拉與烏拉兩人,抱著明志出湊了過來.眾人的眼中都是有著疑惑之色.

    「倒也真是稀奇,居然還有刺客?」高遠笑道,」也好,明天咱們就要回宮中了,今天晚上多些樂趣,回去之後倒也多了不少談資.」

    「王上,是屬下衛護不周,竟然讓刺客潛到了山上.」何衛遠在一邊告罪道.

    」明日就要下山,今日大家不免忙亂一些,算不得什麼大事,以後注意一些就好了.」高遠揮揮手,」不過侍衛們的確要提高警惕,回去以後,你還要下番功夫.」

    「是!」(未完待續)。

    ...



    上一頁 ←    → 下一頁

    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
    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