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九百五十三章:煌煌漢威(77)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九百五十三章:煌煌漢威(77)字體大小: A+
     

    56_56618紫電來勢奇怪,眼見著就要撞到騎兵的矛尖之上的時候,一聲輕嘶,人立而起,以後退為軸,在原地轉了一個圈子,兩隻前蹄重重落地,踏起一地煙塵,明晃晃的矛尖此時就在高遠的胸前,看著紫電身上含笑而立的高遠,十幾名青年近衛軍慌不迭地扔了手中的長矛,一齊翻身下馬,跪伏在地上.

    高遠哈哈大笑著:」起來,都起來.」馬鞭隨手一卷,將地上的一根長矛卷了起來,馬鞭一抖,將長矛伸向最前頭的一個士兵,道:」一名士兵,任何時候都不要丟掉手中的武器.」

    何衛高此時在沖了過來,汗透衣裳的他向高遠大禮參拜:」王上,末將不知道是您.」

    「你的應對不錯嘛!」高遠微笑道,伸手拍了拍紫電的脖子:」這位小夥伴在宮裡憋曲久了,一出來便撒著歡的跑.對了,你叔父還好嗎?他身子不好,這一次薊城演武,這一來一去可是幾千里路呢!」

    「多謝王上關心,叔父身子很好,興奮得很,這一次回去在積石城足足住了十幾天,每天都是去茶館酒樓吹噓呢!」何衛高道.

    高遠大笑起來,這才抬起頭來,看著青年近衛軍身後抱著孩子,笑意盈盈地騎在馬上的賀蘭燕.

    「燕子,好久不見,你還好嗎?」高遠揚聲問道.

    賀蘭燕笑著兩腿輕挾戰馬,驅策著戰馬緩緩前行,向著高遠舉了舉手中的兒子,」險些被這小子折騰死.高大哥,你可是胖了哦!」

    「當然得胖,天天吃好睡好不鍛煉,怎麼能不胖?不但胖了,還白了呢!」高遠笑嘻嘻地道.

    賀蘭燕走到何衛高身邊,突然道:」何衛高,別聽你們王上在哪兒瞎說呢,什麼馬兒憋壞了撒著歡的跑,他這匹戰馬神駿著啊,最是了解主人心意,如果不是你們的王上想讓他快跑,它會撒歡?一匹好的戰馬如果不能聽憑主人驅策,他們敢將這馬送給你們的王上?那在戰場上可是會要人命的.」

    何衛高抹抹漢,他自己也是騎兵,如何能不明白這裡頭的關竅,但關鍵是,有些話賀蘭燕能說,他卻說不得啊!聽到賀蘭燕的話,他只能垂下頭,裝作聽不到.

    高遠乾笑兩聲,策馬迎了上去,」燕子,快把明志抱來給我看一看,我還沒有見過他呢?」

    「就知道你兒子!」賀蘭燕嗔怪地翻了一個白眼,卻還是雙手將小娃娃遞給了高遠.

    已經四個月的小娃娃已經開始認人了,被一個陌生人抱在懷裡,眼珠子一轉,小嘴一咧,哇的一聲大哭起來.

    「好傢夥,聲音響亮,瞧這扎手紮腳的勁,是我高遠的種!」高遠大笑著,雙手將小明志高高舉起在頭上晃動著,小傢伙很不給面子,一泡尿就澆了下來,將正在大笑的高遠澆了一個滿頭滿臉.

    笑聲戛然而止,高遠尷尬地將小傢伙舉在空中看著眾人.

    哈的一聲,賀蘭燕在馬上笑得前仰後合,」高大哥,他這是在怪你幾個月都沒有見過他呢?快來我給你擦擦.」從懷裡摸出一方絲巾,湊到了高遠的面前.

    「好傢夥,裹檔布也沒有么?」將小傢伙舉到面前,高遠端詳著穿著開檔褲的小傢伙,那小*赫然在目.

    「我們可沒這個習慣!」賀蘭燕咯咯一笑.」蘇拉.」

    蘇拉忍著笑跑了過來,從高遠手中接過了小明志,轉身走到一邊,賀蘭燕則細心地替高遠擦試著臉上的尿跡,」沒事,童子尿最乾淨了,我們還在草原之上流浪的時候,童子尿可還能做藥引子呢!」

    「打住,打住!」高遠連連道.」被兒子澆一頭,也不算什麼糗事,這小傢伙將來勁肯定大.」

    「那是當然,也不看看是誰的兒子!」賀蘭燕驕傲地一甩滿頭秀髮.

    「還能是誰的兒子,當然是我高遠的兒子!」高遠昂起頭,氣宇軒昂.

    賀蘭燕一怔,看著得意洋洋的高遠,一時之間竟是找不到什麼反駁的話來,只能沒好氣地拿著絲巾在高遠的臉上用力地擦了幾下.瞬間便將臉擦得通紅.

    這一段小插曲過去,道路的前方才響起急驟的馬蹄之聲,何衛遠帶著一群侍衛氣急敗壞地趕了過來,與眾人匯合在一起,看著高遠,何衛遠一臉的委屈,卻又沒地兒發作去,還是何衛高竄過去向兄長問好,這才稍稍緩和了氣氛.

    高遠與賀蘭燕並轡而行,小明志則被蘇拉抱在懷裡,小傢伙跟蘇拉就是極熟的了,在蘇拉的懷裡笑嘻嘻的,不停地伸手想去抓住蘇拉滿頭的小辮子.

    「二位姐姐都還好吧?」賀蘭燕問道.

    「都好,很好!就是想念你和明志了.」高遠道.

    「騙鬼呢!」賀蘭燕咯的一笑,」不過我生產那天,當真是多虧了菁兒姐姐,不然我還真說不定過不了那一道鬼門關!」說著說著又哈的一聲笑了出來,」不過你是沒見著馨兒當時的模樣了,別說安慰鼓勵我了,我看她那模樣,比我痛苦多了,都快要暈過去了.」

    「菁兒是過來人嘛.」高遠點點頭,」不過燕子,經歷過這一次的事情,你以後萬萬不得耍小性子了,像懷孕好幾個月了還逞強上戰場,大腹便便還要去搬東西,要不是你這般折騰,那會有後面的這些磨難.」

    「我知道了!」罕見的這一次賀蘭燕顯得極是乖巧,居然沒有頂嘴,倒是讓高遠多看了她幾眼,心道終究是當媽的人了,果然懂事了不少.

    「二位姐姐現在在幹什麼呢?」賀蘭燕問道.

    「也沒什麼事.」高遠笑道:」菁兒主要管著家裡的一大攤子事,馨兒么,現在已經卸了監察院的職司,每日更多的接待那些原來的貴族豪紳的夫人們呢!」

    賀蘭燕一吐舌頭,」那還不怕她悶死.」

    「這也是工作之一呢,交好這些人,也是維持國內維定的一個要素呢,所謂的夫人外交,不是么?」高遠道.

    「高大哥!」賀蘭燕突然叫了一聲.

    「嗯?」高遠側過頭,看著她,一下子明白她想要做什麼:」想也別想,現在明志還小,你老老實實地呆在宮裡.」

    賀蘭燕一臉的委屈,」我這性子,要是一直呆在宮裡,豈不真要悶壞了,明志也不是時時都要我陪著,我還是想做些事情的才好過嘛.」

    高遠撓撓頭,」這個,暫時還真沒有什麼事你可做的.」

    聽到高遠鬆口,賀蘭燕頓時大喜,」在來的路上我便想好了,我在薊城再訓練一批騎兵好不好?我仍然去當教頭,這樣時間上也寬鬆,想去就去,想回就回,不耽誤事兒.」

    「現在的騎兵教頭可不缺羅,兵部從匈奴人和東胡人中徵召了一批精於馬技,騎射的教官,都已經上任了,第一批的訓練營已經開張了.」高遠笑道.

    「他們能跟我比嗎?」賀蘭燕一下子急了起來,」高大哥,我可是有著豐富的教學經驗的,要是他們不服,一個個跟我來較量,我不把他們打趴下才怪呢!」

    高遠大笑,」你是我的夫人,那個敢跟你正兒八經的較量,當然是你將他們打趴下.」

    「反正我不能閑著.」賀蘭燕嘟起了嘴,」我都嫌了大半年了,你瞧瞧這都胖成什麼樣了?再這樣下去,連馬都馱不動我了.」

    高遠一本正經地端詳著賀蘭燕,」嗯,臉上是胖了少許,至於其它地方嘛,等晚上我再來檢查.」

    卟的一聲,跟在兩人身後的蘇拉一口氣沒有換過來,劇烈地咳漱起來,賀蘭燕滿臉通紅,低聲道:」要死啊,這麼多人?」

    高遠哈哈一笑,」此事再議吧,你要是說服了菁兒呢,我這裡是沒有問題的.」

    「那好!」賀蘭燕喜滋滋地道:」那我便天天去纏她,她那性子,多磨磨必然就受不了答應了.」

    薊城,王宮之中,葉菁兒和寧馨已經擺好了一桌豐盛的酒宴為賀蘭燕的到來接風洗塵,不過賀蘭燕一看到桌上的酒和寧馨,臉色都變了.

    「我已經戒酒了!」她看著寧馨,道:」裘大夫說,我現在要奶孩子,不能喝酒.」

    寧馨抿嘴笑了起來,」不要緊的,菁兒姐姐已經替你找好了兩個奶媽,以後你不用親自奶孩子了.」她俯身到賀蘭燕的耳邊,低語了幾句,賀蘭燕臉紅紅的,卻仍是堅持道:」可是我已經戒酒了.」

    葉菁兒笑著道:」燕子,你得了吧,今天是家宴,難不成寧馨還會灌你酒不成,真要喝酒,我們這幾個加起來,也不是寧馨的對手啊!」

    被葉菁兒一語道破心思,賀蘭燕不好意思地笑道:」二姐就是一個酒桶,誰跟她喝酒,那是自找倒霉,反正我是知道,北方集團軍的高級將領喝酒,只要看到二姐到場,必然會借口一個個溜掉,他們可是吃了大虧了.」

    「這可不是什麼好名聲!」寧馨苦著臉道,」說起這事兒,還不是燕子你鬧得.」

    「來來來!都坐下,吃飯,喝酒,難得一家人能聚在一起!」看著三位夫人和兩個兒子,高遠笑呵呵地道:」丫頭們都下去吧,今天這屋裡就只留我們一家人了.」

    一家六口子,這一頓飯倒是吃得其樂融融,賀蘭燕每喝一杯酒,總會有筷子蘸一點酒喂懷裡的高明志,看得眾人莫名其妙.

    「燕子,明志還小,你怎麼就喂他酒喝,可別將他弄醉了.」高遠一把將小明志搶了過來.

    「喝酒要從小培養,我現在是喝不過二姐啦,但我要讓明志長大后酒量超大,讓將來二姐生的兒子退避三舍!哈哈哈!」

    屋裡幾人聽著賀蘭燕的理論,一個個面面相覷,這個賀蘭燕,還當真是永不服輸啊!(未完待續)。

    ...



    上一頁 ←    → 下一頁

    吞噬星空東方夢工廠你是我的榮耀曖昧技師男神抽獎系統
    超級神基因魔天記首輔家的小嬌娘戰天龍帝陰人勿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