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九百五十二章:煌煌漢威(76)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九百五十二章:煌煌漢威(76)字體大小: A+
     

    56_56618進入新年的漢國,所有的一切都欣欣向榮,歷經戰火荼毒的天河,遼西,琅琊等地正在迅速地恢復,琅琊,天河等地本就是膏腴之地,再加上漢國土地政策的全面推行,使得這些郡治一時之間煥發出前所未有的生機.而漢國土地政策能在琅琊,天河等地順利的推行,也得益於齊國的入侵,將當地的豪族大地主一掃而空,大量的無主田地被漢國收入囊中,這也使得在推行的過程之中,幾乎沒有遇到多大的阻力.

    而遼東,在數萬秦人注入,再加上以前被俘的齊軍被打散安置之後,少數民族與中原人氏的比例終於上升到了一個可以維持穩定的比例,遼東的生產生活開始進入一個平穩過渡的階段,小規模的騷亂與越來越少,這也使得熊本與羅尉然兩人終於可以抽調部分兵力返回本土休整,同時為將來的中原一統之戰作好準備.

    戰爭,從來都是打毀舊的桎梏,產生新的秩序的就有效的利器.

    而作為漢國的最高掌控者,高遠卻在今天將所有的一切都拋到了九宵雲外,便裝微服,帶著一隊親衛縱馬也了薊城,今天是賀蘭燕帶著他的小兒子高明志從積石城抵達薊城的日子,高遠決定出城迎接,順便也讓自己散散心.

    進了薊城,入了王宮,遠不似當年在積石城那樣自由自在,只要想的時候,就能提馬出城,馳騁在一望無際的大草原之上,在這裡出了王宮,便只能看見鱗比迭次的房屋和一條條縱橫交錯的街道,一時之間,倒是讓高遠非常的不適宜.

    已是陽春四月,正是陽光明媚,萬物生長的季節,走在馳道之上,看著左右兩邊,一塊塊阡陌當中,剛剛長出尺許來長的莊稼,綠油油地將原本的泥土覆蓋,天空當中,雀兒自由自在的飛翔,時而振翅直衝雲宵,時而俯衝貼近地面又一掠而起.農人扛著鋤頭,牽著老牛,自由徜佯在田間小道,牛背之上童兒吹著橫笛,悠揚動聽,遠處農舍,雞鳴狗吠之聲清晰可聞.馳道兩邊,四季常青的大樹枝葉在風中微微積極動,樹下青草從中,朵朵紅的,黃的,藍的小花星星點點,有蜜蜂,蝴蝶在花間繚繞.

    馬蹄踏著馳道之上由碎石鋪著的道路,發出清脆的聲響,高遠看著這一切,心情大好,所謂世外桃源,也不外如是吧.被無窮無盡的文牘纏繞得他,一時之間只覺得神清氣爽,彷彿又回到了昔日縱馬天下的快活時光.

    胯下的這匹紫電是東胡部族阿固懷恩費盡心思找來敬獻給高遠的一匹神駒,但自從到了薊城之後,鮮有它風馳電摯的日子,雖然每日都有侍衛帶它在王宮內溜溜灣,但這匹通靈的馬兒卻一直鬱鬱不樂,這一次得到了盡情賓士的機會,高遠只是輕輕一帶馬韁,它已是興奮的長嘶一聲,撒開歡兒的就向前奔去.其加速之快,便是騎馬技術一流的高遠也險些被他摔下馬去,不由笑罵了一聲.

    加速雖快,但賓士得久了,便體會到紫電的好處,倒也不愧是阿固懷恩搜羅來的好馬,速度雖然極快,但除開最開始的那一絲顛簸之外,隨後就極其平穩了.高遠也是久沒有像這樣一樣盡情地驅策戰馬,不由得也是興奮得縱身長嘯.

    這一下可就苦了跟著高遠出來的侍衛們,他們的戰馬,雖然也是百里挑一的好馬,但比起紫電,卻還是差了幾個檔次,雖然拚命鞭打戰馬,仍然是追趕不及.直急得侍衛統領何衛遠滿頭大汗,不住口地大叫著王上慢些兒.

    寬闊的馳道之上,浩浩蕩蕩數十兩馬車在幾百名全副武裝的士兵的護衛之下緩緩行來,招展的旗幟顯示著這些人都是來自青年近衛軍,而騎著高頭大馬,走在最前面的竟然是幾個女子,最前頭一人,身著一身迥異於中原服飾的女子,懷裡抱著一個尚在襁褓之中的幼兒,她的左右兩側,則是兩個身著軟甲,腰挎彎刀的英姿颯爽的女子.

    看著這一路浩浩蕩蕩的由青年近衛軍護衛著的馬車,馳道之上來來往往的人,都明白這些大頭兵所保護的人,非富即貴,但卻仍是忍不住多打量了最前頭的幾個女子一眼,薊城女子很少有像這樣騎著戰馬在路上行走的女子,更不要說身披戰甲,身上佩刀的女子了.

    有消息靈通的人,則大致猜到了這打頭女子的身份,漢王高遠三位夫人,大夫人是昔日燕國首輔葉天南的女兒葉菁兒,與漢王在當年曾留下了待我長發及腰時,君來娶我可好的傳誦至今的妙言佳句,二夫人也不是泛泛之輩,乃是當年與葉相齊名的燕國三架馬車之一的御史大夫寧則誠的女兒寧馨,只有這位三夫人,對於薊城人來說,十分神秘,大都只知道她是匈奴人,在漢王征戰天下的時候,為漢王訓練出了天下無敵的騎兵,本人更是一位十分悍勇的戰將.

    在很多人想來,這樣一位出名的女將,定然是腰大膀圓,五大三粗的母大蟲之類,與前面兩位夫人比起來,肯定是微星與皓月一般,漢王娶其為夫人,只不過是酬謝其在漢王征戰天下中所立的功勞,竟而籠絡匈奴人,將匈奴人綁在大漢的戰車之上之舉.

    但今日一見,眾人卻是大感意外,馬上的女子容顏秀麗,即便談不是天姿國色,卻也是美貌端莊,與想象之中窮凶極惡的母大蟲完全不搭邊,漂亮的容顏再配上那一身滿滿都是異域風情的裝束,加上身側兩位女衛士,格外有著一番風情.

    「夫人,請到馬車之中歇息吧!」身後一文士打扮的人騎馬趕了上來,低眉垂眼地小聲道.

    「我說裘大人,你也太羅嗦了,這一路之上,每一天你都要來聒噪幾遍,這幾個月來我可是悶都要悶死了,還不都是因為你在高大哥和菁兒姐姐兩人面前多話,才使得他們還專門派人守著我,不讓我出門,好不容易能出門騎馬了,你又每每來掃興.」賀蘭燕滿臉不高興地橫了裘得寶一眼,」我這都養了好幾個月了,自覺得渾身是勁都使不完,人都胖了十幾斤,你還不許我騎馬,是想讓我變成一個大胖子嗎?」

    身後的烏拉和蘇拉兩人捂著嘴咯吱咯吱的笑著,顯然這樣的戲碼在這一路之上每天都要上演幾回,兩人也是見怪不怪了.

    「夫人,你騎馬是無礙了,不過小王子還小啊,生產時又不足月,身子骨弱,實在是禁不得風的.」裘得寶愁眉苦臉地道.

    「我賀蘭燕的兒子哪有你說得這麼弱?」賀蘭燕將懷裡的兒子兩手平端著送到裘得寶的面前,」你瞧瞧,長得白白胖胖,這麼健壯,你還說他身子骨弱,簡直是睜眼說瞎話嘛!」

    她這一伸,裘得寶卻是嚇了一跳,趕緊伸出雙手平攤在賀蘭燕的雙手下方,生怕這位大大咧咧的主兒一不小心便將小王子給失手掉下馬去,他也不想想,賀蘭燕勇冠三軍,別說這樣一個十幾斤重的小兒,便是幾十上百斤提在她手裡也是穩穩的不會掉下去.

    所謂關心則亂,這位小王子身份貴重著呢.

    看著裘得寶慌亂的樣子,賀蘭燕哧的一笑,一縮手又將兒子抱了回去,」沒事兒的,裘大人,這小子的爹娘都是英雄,他又會差到哪裡去,我聽我哥說,早年我爹娘生下我沒幾天便打仗,我爹就用了一塊布將我兜在懷裡,在亂軍從中幾進幾齣,也沒見我少了一塊肉去.這點風算什麼?更何況,這也沒啥風啊,陽光明媚,藍天白雲,正好讓我兒子透透氣兒,整日憋在馬車裡,才真會憋出病來呢!」

    裘得寶苦著臉,每每與這位夫人爭辯起來,她總是一套一套的,言辭鋒利,自己哪裡說得過她?可誰說長得白白胖胖身子骨就一定健壯啦?在他這位老大夫看來,小王子在胎里時就受了罪,後來又不足月生產,這先天之上便吃了虧去,後天如果不好好將養,長大之後,定然會先天不足.但這話,他卻也不敢對賀蘭燕講,這位主兒要是惱將起來,說不得便是一鞭子抽將下來.

    正想還勸幾句,賀蘭燕身後的蘇拉和烏拉卻突然叱喝一聲,一帶馬衝到了賀蘭燕的身前,與此同時,身後青年近衛軍從中也響起了尖厲的警哨之聲,忽拉一聲,幾十匹馬輕巧地越過前方的人群,攔在了賀蘭燕的身前,隨著一聲令下,十餘匹戰馬向前,馬上長矛探出,而後方,十幾柄臂張弩已是抬了起來,士兵們將弩架在屈著的手臂之上,屏息瞄準著前方.

    賀蘭燕一驚之下抬起頭來,在遠處,一匹馬如風一般地向著這裡狂奔而來,馬上騎士顯然馬技了得,但馬速太快,馳道之上的行人即便是走在兩邊,也有人嚇得連滾帶爬的衝出了馳道跑到了外面的農田之中.

    這隊青年近衛軍的頭頭何衛高臉色肅然,嗆的一聲,腰刀出鞘,大聲喝道:」臂張弩,準備!」在他的身後,可是漢王的三夫人和小王子,出不得一丁點差錯,要是對面的戰馬不減速,說不得先一陣亂箭射翻再說.

    賀蘭燕這一霎那臉上卻是露出了笑容,」住手,那是高大哥!」

    高大哥?何衛高一時之間沒有反應過來,但轉念之間卻猛然明白過來,夫人嘴裡的高大哥可不就是漢王么,頓時大驚,手忙腳亂地喝道:」放下來,將弩放下來!」

    弩是放下來了,但前面的十餘騎挺著長矛的青年近衛軍此時卻已經迎了上去.一邊向前還在一邊大喝道:」來者止步,下馬.」

    看著十餘名士兵與來者迅速接近,何衛高臉上的汗瞬間就如同瀑布一般地掉了下來.(未完待續)。

    ...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全服最強刺客吞噬星空東方夢工廠你是我的榮耀曖昧技師
    男神抽獎系統超級神基因魔天記首輔家的小嬌娘戰天龍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