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九百三十四章:煌煌漢威(58)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九百三十四章:煌煌漢威(58)字體大小: A+
     

    一隊隊的以前的征東軍,現在的大漢軍,高舉著自己的所屬部隊的大旗,昂首挺胸,高呼口號自東大街而來,步履鏗鏘,隊列整齊的猶如用尺子量過一般,一千人的步兵方陣,排成了二十五乘四十的隊列,縱看橫看斜看,無論你在那個角度之上,都能看到這些士兵自成一條直線,即便是薊城見多識廣,見多了閱兵的市民也是目瞪口呆.

    「難怪征東軍戰無不勝啊,瞧人家這隊列!」

    「什麼隊列?你沒有說到重點上,看到了他們的裝備嗎?手裡的刀,槍不說,他們腰上掛的那叫臂張弩,還有先前騎兵裝備著的騎弩,那才叫一個厲害啊,聽說齊人就是被他們的這些弩給射得潰不成軍的.」

    「要我說還是這勁頭足,睥睨天下,唯我獨尊,就是這股勁兒才讓他們戰無不勝啊!」

    觀看的百姓議論紛紛,而城樓之上,一眾前來祝賀的使節亦是震憾不已.這些人中,趙杞與田富程都是帶過兵的,兩人亦都與征東軍正面對壘過,此時看到對方如此威勢,膽寒之餘,亦覺得自己輸是不冤,趙杞撫著長須,若有所思,根據虎豹騎所探得的情報,高遠肯定是與秦人達成了某種協議,而秦人為了這份停戰協議,相信付出了不菲的代價,至少他們辛辛苦苦打來的那些魏國土地,現在都成了大漢國的了,而那些地方可不是高遠控制下的那些荒無人煙的地區,無一不是人煙稠密,經濟富饒的區域,秦人作出如此重大讓步,其中的意思自然是不想與高遠在現在這個時間段發生衝突,也從另一個方面說明大漢軍隊的強大,既然如此,自己該要想個什麼法子才能將大漢拖到與秦人的這一場戰鬥中去呢?

    什麼協議在趙杞看來就是狗屁,只要利益足夠,趙杞相信高遠會毫不猶豫地將他與秦人的協議扔到茅廁里去.思來想去,趙杞卻有些苦惱地發現,自己居然沒有什麼可以打動對方的籌碼?腦袋一偏,看到另一邊的魏國首輔吳啟,眼睛卻是一亮,高遠想要人口,而魏人現在控制的最後區域不正是人煙稠密嗎?

    眼睛閃過一絲凶光,眼下趙人已經自顧不遐,對魏人的援助已經力不從心,秦人的戰略目標轉移很明顯,魏人根本已經無法牽制住秦人的兵力,既然如此,那又何必再在他們身上費盡心力而又吃力不討好呢?

    假如將魏國所有土地送給高遠,那高遠會如何反應?趙杞臉上浮現出了一絲笑容,只要高遠敢答應,那麼在趙國與漢國的合作這定,魏人根本沒有任何反抗的餘地,當大漢拿到了魏人現在還剩餘的土地之後,便不得不與秦人正面交鋒了.

    這真真正正是一個好主意!

    另一邊的吳起,此時卻是愁容滿面,看大漢軍隊如此威勢,他自知那些被對方吞進肚子里的土地只怕永遠也要不回來了,雖然對方嘴裡說得很客氣,代管,可代管得久了,只怕就會變成對方的了.

    猛抬頭看見趙杞正在沖他微笑,吳起只能勉力回應了一個笑臉,如此此時他知道趙杞心中所想,只怕不但沒有笑臉,還會不顧禮儀的撲上去與趙杞廝打一番吧?

    田富程現在心中滿滿都是僥倖,幸虧自己當初跑得快啊,如果真是率全軍過崤山關去救老頭子,只怕便會碰上這些軍隊,那個時候別說老頭子救不回來,只怕連自己也要和老頭子一塊去作伴到大雁湖去釣魚了.想到這一點,心裡便有些鬱悶,高遠扣著老頭子不殺,要挾自己的意味太明顯了,正是因為老頭子還活著,國內的那些頑固派才不敢來歸附自己,誰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高遠犯抽將田單放回去,自己就得完蛋.要是老頭子死了,那麼一切便會變得順利起來,老大在戰場上如何是自己的對手?更何況自己還有成思危與汪沛兩員幹將,這兩人可是齊國現在最為著名的大將了,反觀老大哪邊,現在能跟自己這一方打一打的也就是一個田敬文了.自己究竟要付出什麼樣的代價,才能使得高遠支持自己呢?僅僅是一些銀錢嗎?田富程托著腮,出神地想著.

    而在另一側,田家大公子田遠程也在想著自己的心事,與田富程不一樣的是,他對於高遠的心思,了解得更多一些,只怕這個野心勃勃的傢伙,對齊國的土地亦有覬覦之心,問題是,知道是一回事,如何應對又是另一回事了,現在他手中雖然說起來還控制著齊國五都這中的三都,但莒都現在處在楚人的威脅之下,朝不保夕,而其它兩都,在田富程的攻擊之下,亦是每況愈下,戰火漫延之下,經濟在不斷地惡化,昔日豐饒的齊魯大地,現在百里無人煙是處處可見的景象了.

    等到閱兵事了,自己一定要去求見高遠,他不就是想要土地和人口嗎?好,我與你簽定條約,將莒都送給你,這可是齊國五都之一,所轄地域遼闊,人煙稠密,現在高遠控制了魏國的大片地域,兵鋒亦可直及莒都,只要高遠想要,便必然要與楚人發起衝突,如果新成立的大漢與地大物博的楚人幹起來,自己便可以抽出在莒都駐紮的兵馬,投入到高唐,即墨兩地的戰場之上,至少能扳回現在的劣勢.

    而漢國與楚國幹起來,不管誰勝誰負,短時間內,他們可都沒有精力來算計齊國了!至於被自己拋出去的誘餌莒都,只能留待以後再圖謀收回了.

    忍得一時之辱,以待來日昌盛,有時候,退一步便是海闊天空啊!

    台上各人此時的心思都是百轉千回,無不在想著如何利用剛剛成立的漢國來達到自己的目的,高遠卻似乎一無所覺,笑吟吟地側身指著下面正在行進的部隊向眾人介紹.

    「趙首輔,吳首輔,現在經過的是我漢軍的輜重營,兩位都是經驗豐富之人,可看出我這輜重營與一般的有什麼不同嗎?」以手指著下面正昂然走過的部隊,高遠笑道.

    下頭行進的是漢軍輜重營,四輛馬車並排而立,馭者熟練的驅策著馬匹,讓所有馬匹盡量保持著整齊的隊形,而馬車之上並不是空的,而是滿滿當當地裝滿了各類物資.而讓吳起與趙杞兩人目瞪口呆的是,在這些行進中的馬車當中,有些上面,裝著的卻是類似於床弩的武器,不過床弩一次只能射擊一發,而那些馬車上的玩意兒,上面竟然扣著上百支密密麻麻的弩箭.

    「那是什麼武器?」趙杞問道.

    「那是我們漢軍剛剛研製出來的神機弩!」既然拿出來了,高遠便沒有保密的打算,」他的力道不比床弩弱,但發射速度不可同日而語,一次性能射出上百支弩箭,在他的攻擊之下,任何盔甲都會像紙做的一般可以輕易地撕裂.」

    趙杞眼中發亮,」不知可能出售?」

    高遠搖頭:」很抱歉趙首輔,這神機弩我漢軍也剛剛研製出來,今天拿來展示的只是樣品,這東西在技術之上還不成熟,成本高得嚇死人,一台神機弩要數百兩銀子啊,目前來說,不大可能大規模地裝備部隊.」

    「我們倒不怕成本高,只要漢王願意賣,我們便願意買.」趙杞心中打得如意算盤便是只要高遠願意賣,自己弄幾台回去,趙國有的是能工巧匠,難道不能仿製么?

    「趙首輔當真要買?」高遠似乎有些為難,心中卻是笑開了花,趙杞的打算他豈能不知,不過這神機弩,涉及到的可不僅僅是武器的研究,內里關係著整個征東軍領先於各國的冶練,鑄造,打磨等一系列技術,就算趙國買回去,又豈是能仿製出來的?真要做一個仿冒貨出來,管保他的威力,連神機弩的三分之一都達不到,而且極易損壞,還不如床弩牢固.

    「王上啊,現在我們與秦人已經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秦人之野心,天下皆知,王上幫我們,亦是在幫自己啊!」趙杞循循善誘,」只要有我們趙國在一日,大漢豈不是就高枕無憂?」

    高遠似乎被趙杞所打動,」首輔說得是,不過我剛剛所說的只是成本價,具體多少錢,那您得與工部去談,您總得要讓我們有錢賺,不是嗎?」

    聽到高遠願意賣,趙杞大喜過望,」當然,當然,絕不會虧了貴方.」

    「對了趙首輔,這神機弩畢竟技術上還不成熟,不過我們現在臂張弩已經決定大規模出售了,不知貴我需不需要?」

    「當然需要.」趙杞毫不猶豫地道.這些年來,趙國通過不同的渠道,也弄到了不少征東軍的臂張弩,但仿製一直不盡如人意,射程,力道都遠遠不及征東軍所造,但是征東軍一直不願意對趙國大規模出售,趙軍還是通過魏國,弄到了一批,這批武器在河東對秦戰役之中,發揮了巨大的作用,軍方一直在要求趙杞大量向高遠採購.現在高遠主動鬆口,雖然有些出人意料之外,但想到眼下的漢國剛剛經歷了兩場舉國戰爭,經濟一定到了崩潰的邊緣,急需銀兩救急,這神機弩不好討價還價,這臂張弩倒是可以狠狠地殺一殺價.

    兩人談笑之間,便完成了一樁軍工的大買賣,而此時,吳起卻是似乎突然醒悟過來了一般,對高遠道:」漢王,這馬車似乎走得太平穩了一些,而且行在地上,幾無聲音,這是何故?」

    高遠大笑著雙掌一合,」吳相果然目光如矩,這是我們漢國的又一項重大革新啊,我們的馬車成功地解決了減震的問題,人坐在上面,不會再受那種顛簸之苦,而是平穩之極,您看到那曲軸了嗎,那上面我們安放了強力彈簧,可承栽數千斤的物品,馬車車輪不僅由兩輪變成了四輪,更重要的是,我們在鐵質車輪之上,加上了由獸皮製作的外胎,如此一來,使馬車能在不同的道路之上行駛,雖然成本高了一些,但運輸之時的性價比卻高了許多.」

    高遠一口氣不停歇地向諸人介紹這種馬車的種種好處,最後笑道:」這馬車,我們也是對外出售的,諸位如果要購買,盡可與我工部郭尚書去談,當然,價格比起一般的馬車,可要貴了不少,不過物有所值.」

    「買!」趙杞言簡意賅,他已經打定主意要與高遠來做一場驚世大交易,那在這之前,當然要讓高遠感覺到自己與他合作的誠意.至於吳起和魏國,此時已經不在他的考慮範圍之內了.一個不能為趙國分擔憂愁的小夥伴,已經沒有存在的價值了,就讓他好好地發揮一下最後的餘熱吧.(未完待續。。)

    ...



    上一頁 ←    → 下一頁

    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
    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