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九百二十九章:煌煌漢威(53)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九百二十九章:煌煌漢威(53)字體大小: A+
     

    田二公子田富程住進了驛館,心中仍是驚疑不定.今天在大街上當街遭遇的一幕,在他眼前仍在閃動,征東軍的態度,讓他心中大為驚惶,一個小小的營官,自然沒有那麼大的膽子,在他的背後,必然有人在指使,那麼,這是不是代表著高遠對自己的態度有變?

    「二公子不必多慮,如果高遠當真想要全力支持大公子而捨棄我們,那麼這一次的觀禮就決不會邀請我們.」隨同田富程一齊來的薊城的汪沛安慰道:」如今高遠仍然是存心坐山觀虎鬥,想要從中漁利而已.」

    「那如何解釋今天的事情,這可是當眾在打我的臉!」田富程惱火地道.

    汪沛遲疑了一下,」二公子,是不是田豐他們出事了?如果是因為這個,高遠心下惱火而特意折辱我們,倒也說得通.」

    田富程楞了半晌,恨恨地道:」老而不死是為賊,他如果要為齊人好,就當自裁以謝天下,他如一死,臨淄那些首鼠兩端的傢伙,必然排著隊來投靠我,他不死,那些人便還抱著萬一的希望,如果不是這樣,老大怎麼可能擋得住我的攻勢?」

    如今他雖然在戰場這略佔上風,但想要徹底擊敗大哥還遙遙無期,也正是因為這個,自己才被高遠拿得死死的.這種受制於人的感覺讓田富程幾乎有一種窒息的感覺.

    汪沛亦是苦笑,」唯今之計,只有在國內戰場之上迅速擊敗大公子,只要我們能一統齊國,高遠要脅我們的籌碼便少了許多,我們轉寰的空間也就大了.」

    「談何容易啊!」田富程長嘆一聲,沉默半晌,突然道:」汪沛,我已經派了密使去找屈完了.」

    「屈完?」汪沛一怔,屈完是楚國重將,在齊國內亂方起之時,他便率軍佔了臨沂,現在正磨刀霍霍地想要進攻莒都,不過集結的軍隊並不是楚國主力,戰鬥力有限,拿下臨沂之後,似乎有些後繼乏力,屈完也在臨沂練兵,一旦讓他完成整合,戰鬥力提高,下一步便會直攻莒都了,不過莒都現在仍在大公子的掌控之中,還輪不到他們來操心.

    汪沛臉色有些難看:」二公子,你是想與屈完聯手?」

    「我們不能弔死在一顆樹上,我告訴屈完,如果他肯助我,那麼莒都便是他的了.而且齊國以後也會與楚國永結兄弟之好,我可以派遣我的長子入齊為質.」田富程道.

    莒都是齊國五都之一,田富程的意思,便是要將莒都割讓楚國,以換取楚人對他的支持.

    「二公子,莒都是齊國五都之一,亦是國之根本,割讓莒都,只怕國人難容.」汪沛喃喃地道.

    「哪也好過滿盤皆輸.」田富程森然道:」這樣下去,齊國就完全廢了.不要說莒都,只怕其餘四都也難保全,壯士斷腕,去肢體而存主幹,終究有東山再起的那一天.」

    「眼下也只能如此了!」汪沛滿臉苦色.

    房門突然被從外推開,一名護衛面色古怪地沖了進來,田富程不由大怒,他治軍甚是嚴苛,這名護衛如此冒失,他不假思索已是一腳便踢了過去.」慌什麼?有什麼可慌的?」

    被一腳踢得仆倒在地,那護衛也不敢辯解,一骨碌爬了起來,」公子,征東府監察院易彬到訪.」

    「易彬?」對於監察院的這些傢伙,田富程本能地便是一陣反感,」他來便來,你慌什麼?難道他能吃了你嗎?」

    「田豐將軍,田豐將軍被他們捆著押來了.」護衛低聲道,田豐是他們這些護衛的首領,突然失蹤了近兩個月,再次出現,卻成了征東軍的階下囚,如何不讓他們意外.

    田富程與汪沛對視一眼,果然如此,田豐已經失手了,田富程怒極,低喝道:」沒用的東西.」

    汪沛低聲道:」走吧公子,不能讓人等久了,不管怎麼說,他們將田豐送回來,便不會再深究此事了.」

    田富程深吸了一口氣,大踏步向外走去.

    大堂之中,田豐被按著跪倒在地,易彬雙手背在身後,正出神地看著大堂中的一幅七駿奔騰的中堂,聽到腳步聲,回過頭來,田富程已經出現在他的視野里.

    田富程手按在刀柄上,大步而出,一眼看見跪在地上的田豐,嗆的一聲便抽出刀來,揮刀便向田豐砍下,」你這個背主私逃的狗東西,在外頭做了什麼惡事?沒的污了我的名聲.」

    田豐梗著脖子,看著田富程,眼中淚光閃爍,張了張嘴,卻是什麼也沒有說.

    當的一聲,站在田豐身後的兩個監察衛同時拔刀出鞘,架住了田富程的腰刀.易彬亦是閃身上前,一把握住田富程的手腕,」田將軍暫請息怒.」

    田富程喘著粗氣,指著田豐,」這個人是我的護衛統領,二個月前,帶著一些人突然不知所蹤,我尚在四處能緝此人,竟然不知貴方替我拿住了.」

    易彬哈哈一笑,」田將軍言重了,這個田豐,帶著一些人居然潛到了大雁郡,妄想謀刺田將軍的父親田相,不過卻被我們當場拿下,今天特地送來給田將軍,如何處置,便由田將軍自決吧.」

    「多謝易副院長.」田富程拱手道:」我定然不會輕饒他,千刀萬剮都是輕的.」

    「那是田將軍的家事了,我們不便置喙,不過田將軍,漢王不希望再出現這樣的事情,田相是漢王所尊敬的人,因為此事,漢王已經是雷教過震怒了.」

    「是,請漢王放心,這樣的事情,絕不會再出現了.」汪沛趕緊走上前來,道:」這田豐私自帶人出去,田將軍全然不知,請易副院長代稟漢王,田將軍一定會嚴懲當事者,絕不讓同樣的事情發生第二次.」

    「那就好!」易彬拱了拱手,」諸事繁雜,不敢多留,打擾二位了.」

    「易副院長請!汪將軍,替我送送易副院長.」田富程拱手還禮道.

    汪沛陪著易彬走到大門口,易彬翻身上馬,看著汪沛,突然道:」這個田豐倒是一條硬漢子,吃了不少苦頭,但卻只說自己是私自行動,與田二公子毫無關係.」

    汪沛臉上肌肉微微一抽,易彬這一句話,卻有幾層意思了,主要是在說田富程做這事,不要指望能瞞得過人,二來恐怕就是易彬的私貨了,看來他還是比較佩服田豐的.

    無聲的向易彬拱拱手,易彬微笑一下,打馬而去.

    屋內,田豐淚如泉湧,」二公子,你殺了我吧,不能落人口實,只恨我沒有死在當場,後來被他們抓住,想死也死不了了.」

    「誰說二公子要殺你!」田富程還沒有說話,外頭已經傳來了汪沛的聲音,」田豐將軍,你對二公子忠心耿耿,像你這樣的人,二公子愛護還來不及呢,豈會殺你.」

    田富程訝異地抬頭看著汪沛,見汪沛向自己使了一個眼色,便順著汪沛的話說了下去,」汪將軍說得極是,田豐,你受苦了,下去休息兩天,我派人送你回去,這薊城,你是呆不得了.」親自走過去替田豐鬆了綁,拍拍他的肩膀,讓人帶了下去洗漱休息.

    等田豐走後,田富程抬頭看著汪沛,臉上有不豫之色,他本有殺田豐之心,但被汪沛這樣一攪合,卻是不得不收手,而且,他也極不喜歡有人替他作主,哪怕汪沛現在是他最為倚重的左膀右臂.

    「二公子,易彬將田豐這樣大張旗鼓地送回來,只怕正是指望您殺了他呢,殺田丰容易,可咱們的軍心只怕也要因此動搖了.」

    「可不殺田豐,漢王哪裡如何交待?」

    「何須交待?」汪沛搖頭道:」對方既然將田豐送回來,便不會窮追此事,雙方只不過都裝聾作啞,彼此心中有數也就好了,咱們再送上一筆銀子,自然就沒事了.」

    「銀子?」田富程立時苦了臉,現在銀子於他而言,也是一件天大的事情了,養軍需要大量的錢財,又每每要被高遠颳走一大筆,齊國大戰連綿不斷,經濟衰落,民行凋零,收入卻是在銳減.

    就在易彬送田豐到田富程處的時候,在另一面的田大公子住所,嚴聖浩代表徵東府拜訪對方,田遠程攜帶著齊國國書,隨行的還有齊王的王子公主,這邊自然也要給予相應的待遇.

    「嚴議政,這一次我又帶來了三百萬兩現銀,按照我們與貴方簽定的協議,我們已經支付現銀五百萬兩,漢王是不是應當釋放我父親了?」田遠程道.

    「按照協議,自然是這樣的,可是天有不測風雲啊!」嚴聖浩長嘆了一聲.

    「怎麼回事?莫非漢王要反悔嗎?」

    「漢王一言九鼎,怎麼會反悔,不過大公子可能不知道,就在這一次我們派人前往大雁郡迎接田相的時候,田富程居然派了麾下大將田豐帶人潛入田相居所,想要謀刺田相,一場血戰,我們派去保護田相的人手盡數戰歿,如果不是易彬恰好趕到,田相只怕要當場斃命,可即便如此,也受了不輕的傷,別說長途跋涉了,如今便是連起床都有些困難,漢王特地從薊城派了最好在醫師在那裡隨侍,恐怕大公子還得等上一段時間了.」

    「什麼?」田遠程臉色大變,呼地一下站了起來.

    「這事兒也不算什麼密秘,想來大公子在二公子那邊也有人手,應當能探聽到相關的情況.」嚴聖序悠悠地道:」出了這事,漢王也非常抱歉,所以決定再原先遺返五千齊軍的基礎之上,再加三千,算是對大公子的一點補償吧,等田相傷勢好了,我們再送田相歸國如何?」嚴聖浩滿臉誠摯之色,但所說的卻根本是不容討論的決定.(未完待續。。)

    ...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星級獵人絕世兵王
    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