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九百零五章 :煌煌漢威(30)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九百零五章 :煌煌漢威(30)字體大小: A+
     

    56_56618ps:看《我為王》背後的獨家故事,聽你們對小說的更多建議,關注起點公眾號(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眾號輸入ddxiaos惑即可),悄悄告訴我吧!

    城牆之上,看到三百步外,對手的臂張弩如此勁道,將秦軍射出一段一段的空白,路超臉上泛起一股戾氣,」這便是征東軍的臂張弩?」

    「是的!」身邊,他的老丈人,韓國大貴族公孫嬰小聲道:」臂張弩是征東軍一大利器,勁道足,射程遠,殺傷力極大.」

    「這臂張弩,我們在魏人手中也奪得不少,為什麼到今天為止還不能仿製出來?」路超冷眼瞥了一眼自己的老丈人,語氣之中不滿之意溢於言表.

    雖然是老泰山,但在這位位高權重的女婿面前,公孫嬰著實沒有什麼長輩的氣概,被路超一掃,脖子頓時一縮,小聲道:」不是我們不儘力,而是實在有些難處,從魏國人那裡繳獲的臂張弩,如何製作我們已經掌握,但關鍵是,我們的冶鐵鍊鋼水平不如征東府,造出來的壓簧遠遠不如對方,所以這力道,遠度根本不及征東軍原造,甚至還不如我們自己所造的好,只能棄之不用.」

    「治鐵練鋼?」路超若有所思地道.

    「是,大將軍,說起來這臂√≦,.張弩打造並不複雜,比起我們大秦的弩機,在部件構成之上更為簡單易用,就是這關鍵部位比我們強出不止一籌.我們縱有能工巧匠,但在原材料之上跟不上,也只能徒呼奈何.」

    「可恨那霸,他的部下在最後將所有臂張弩盡數毀去,否則我軍可得千支臂張弩!」路超心中大恨,從三百步到兩百步的距離,自己的軍隊完全被動挨打,只能硬扛,多少兒郎便毀在這臂張弩之下.

    進入到兩百步之內,秦人弩機開始還擊,兩支鋼鐵一般的隊伍便在互相對射之中,一步一步互相接近著.

    一百步,五十步,不約而同地,所以有箭雨戛然而止.士兵們開始以極快的速度整頓隊形,梅華回首自己的部下,再看一看對面秦軍走過的道路,很是滿意地點點頭,青年近衛軍統一的身著板甲,這玩意兒穿著簡便,但防護力極其強悍,羽箭射上去,基本上都是一彈而開,頭上剛剛配的鐵盔雖然樣式難看,光溜溜的像個鍋倒扛在腦袋之上,但內里加疊的一層竹制頭籬卻極大地減輕了震力,羽箭射在其上,頂多讓人發一會兒昏.眼光看向對面的一員秦將,大概身份和自己差不多吧,身穿著一身鎖子甲,這東西穿在身上,起碼有五六十斤重,此刻身上掛著不少的弩箭,弩箭雖然沒有破開對手的甲胄,但鎧甲之上鮮血斑斑,顯然是受傷了.

    「征東軍!」梅華大刀前指,怒吼道.

    「萬勝!」

    「近衛軍!」

    「前進!」

    「殺!」聲聲吶喊中,青色的隊列潮水一般地向前涌去,一手盾,一手矛,猶如怒潮平平向前推進.

    一青一黑,終於對撞在了一起.沒有任何的花哨,盾牌平推,長矛亂刺,沒有地方可供你躲閃騰挪,生死存亡,全憑老天運氣.

    梅華兩手握著陌刀,在他的左右,兩名親衛沒有持矛,一人挺著一盾牌,另外一隻手裡則握著佩刀,竭力替梅華阻擋著前方伸過來的矛頭.

    「開!」梅華吐氣開聲,重達數十斤的陌刀,重重地砍在身前的盾牌之上,面前只是在木板之上鑲著鐵皮的盾牌立時四分五裂,木屑紛飛,陌刀余勢未盡,將後面的兩名持盾秦兵砍成了四片,鮮血分濺.

    「開!」

    「再開!」

    梅華揮著他的陌刀,向前步步推進,負責替他的軍隊打開一條通道,連著砍翻了身前五列橫隊,身邊的衛兵卻已換掉了三茬.在他的身後,第三營的士卒借著他的威勢,從這個缺口一涌而入,深深地向內嵌了進去.

    兩軍對殺,征東軍頂在最前面的第三營第四營卻是在第一時間便佔據了優勢,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在先前雙方對射的時候,征東軍在頂著傷亡前進的同時,隊形沒有絲毫的散亂,而秦軍卻稍稍停頓了片刻來整頓隊形,就是這稍稍的停頓,便讓征東軍抓住了機會.

    「向前,向前!」梅華狂吼著突出在隊伍的最前方,陌刀橫掃,一掃便是一片,但秦軍悍不畏死,一波又一波的向前撲來,這些秦軍都是老卒,心中很明白如果不拚死攔住這員悍將,便不可能阻止這路征東軍的突進.

    梅華拔腿向前,卻沒有走動,低頭看時,一個被他陌刀斬斷了雙腿的秦軍正橫躺在地上,箕張雙手,死死地抱住他的右腿,嘴裡嗬嗬大呼,與此同時,對面的數名秦軍手挺長矛,已是向他撲了過來帶著血跡的長矛惡狠狠地向他捅來.

    陌刀是長兵刃,在這關頭卻是轉不回來,梅華只能奮力舞起陌刀,將捅來的幾桿長槍斬斷,但那幾個失去了槍尖的秦軍卻仍然向前撲來,奪奪數聲,槍桿戳在板甲之上,震得梅華胸腹之間不陣天翻地覆,險些兒便一口嘔將出來.

    兩邊的護衛閃電般地撲了上來,揮刀便向地上的秦兵手臂砍去,刀過臂落,但那秦軍卻甚是剽悍,最後關頭,竟然張開大嘴,一口便咬在梅華的小腿之上,梅華疼得大叫一聲,這上身有板甲,兩條腿卻是沒有的,這秦兵臨死一口拼了老命,梅華小腿之上一塊筋肉竟是硬生生地被他咬了下來.

    「他娘的野狗!」梅華跳將起來,陌刀在空中轉了幾個圈子,將撲來的幾名秦兵砍翻,跟著一腳重重地踩下,將那已經疼得昏死過去的秦兵腦袋踩得稀亂.

    「營長,您受傷了,快包紮一下!」一名親兵大叫道.

    「包紮你個鎚子.」梅華瘋狂地揮舞著陌刀,」向前,向前,宰了這些王八蛋.」

    青年近衛軍步步向前,梅華與吳涯兩個營率先突破,左右第一第二營持續跟進,楊大傻眼見己方佔得戰場優勢,立即投入師部本部人馬,持續給對手施加壓力,這些預備隊的投入,立時壓近得秦軍步步後退.

    不是他們想退,而是不得不退.

    遠處,葉真臉露笑容,」青年近衛軍,不愧征東軍各部戰力第一.」作為一名見多識廣的將領,這些年來,葉真見過了各國士兵的能力,秦軍一直便是當之無愧的第一號,直到征東軍的出現.

    葉真喜笑顏開,麻沙坪城牆之上,路超卻是一張臉黑成了鍋底,這是雙方最精銳士卒的硬碰硬,沒有絲毫花哨可講,他以為必勝的一場肉搏,竟然被殺得步步後退.

    「向前,向前!」戰場之上,到處響徹著征東軍的吶喊之聲,賁寬雖然竭力組織反撲,但按下葫蘆浮起瓢,這邊剛剛穩住陣形,那邊又被打得零亂一片,眼見得再堅持下去,必然會被對手殺穿陣形,穿插包圍起來而全軍覆滅,他不得不下令後撤.

    秦軍後退倒也退而有序,一部士卒拚命反衝殺過來,堪堪替後方士兵搏得了十餘步的空地,那些士卒則轉身就走,跑得極快,根本不再向後頭再看一眼.

    殺得紅了眼的梅華大呼小叫著向前追去,第三營的士卒跟著營長向前猛衝,中間的楊大傻一看梅華的隊伍,竟然快追到了撤退秦軍,眼中卻是沒有任何喜色:」鳴金,鳴金,梅花這個王八蛋,找死啊!」

    狂沖的梅華聽到了嗡嗡的羽箭之聲,抬頭看時,從麻沙坪城牆之上,飛蝗一般的羽箭狂射而至,他這一追不要緊,卻是追到了城上弓箭的射程之內,如此便宜,城上守軍焉有不佔之理.

    梅華大叫一聲,整個人抱成了團,只聽得叮叮噹噹之聲不絕於耳,這一時刻,也不知身上中了多少箭,手臂,大腿同時感到酥麻酥麻的.

    當的一聲,眼前一黑,兩面盾牌向中間一合,將他牢牢地遮住,隨後兩支手臂將他一拖,便向後跑,這一陣箭雨,卻是將第三營的士卒射倒了一大片.

    兩軍同時後退,這一場肉搏戰持續一個時辰,以征東軍小勝而告終.秦軍騎兵呼嘯而出,而早憶按捺不住的東胡騎兵也自兩翼殺來,將己方步兵遮住的同時,前哨也是毫不客氣地交起手來.

    雙方各自折損數十騎,便在雙方的鳴金聲中,烏眼兒雞似的互瞪著緩緩後退.

    楊大傻如飛一般地跑到了第三營,看到梅華,揚起蒲扇大的手便準備一巴掌扇下去,但巴掌舉在半空,終是沒有落下去,卻不說梅華小腿之上血如泉涌,身上還插了五六支羽箭,幸好不是射中要害.

    「你個狗日的,這一巴掌先給你記下,回頭再找你算帳.」楊大傻狠狠地罵了一句,掉頭就走.

    麻沙坪內峽谷之內,氣氛有些壓抑,賁寬低著頭,羞愧以縮在大帳一角,他所率的都是秦軍百戰老卒,在征服韓國的戰事之中,士兵們無不以一擋十,殺得韓軍潰不成軍,但今天,卻是一頭撞在鐵板之上,與數量相當的征東軍面對面硬撼,竟然可恥地敗下陣來了.以大將軍路超的治軍之嚴,既然下了必勝令卻又吃了敗仗,只怕自己一頓板子是跑不了了.

    「征東軍步卒之強悍,當真出人意料之外!」路超此時的臉色卻緩和下來,」賁寬將軍,我們第一次與其交手,不明底細,稍有小挫,不必掛懷,賁寬將軍卻去整軍,鼓舞士氣,接下來再將今日的場子扳回來.」

    「多謝大將軍不罪之恩!」賁寬大喜過望,這還是他看到路超第一次發慈悲,重重地叩了個頭,轉身出了大帳,這一戰,他麾下五千鐵卒,足足折損了一半.(天上掉餡餅的好活動,炫酷手機等你拿!關注起~點/公眾號(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眾號輸入ddxiaos惑即可),馬上參加!人人有獎,現在立刻關注ddxiaos惑微信公眾號!)

    ...。

    ...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
    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