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八百九十七章 :煌煌漢威〔2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八百九十七章 :煌煌漢威〔22〕字體大小: A+
     

    56_56618ps:看《我為王》背後的獨家故事,聽你們對的更多建議,關注起點公眾號(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眾號-輸入qdread即可),悄悄告訴我吧!「田富程終於坐不住了么?」高遠哈哈大笑,」居然派出了汪沛,看來他是真正有些著急忙慌了!」

    「那高大哥見他么?」寧馨坐在方桌前,小心地將一些香末捻碎,放在了香爐里,」燕姐,這香有寧神作用,對腹中胎兒亦沒有影響,你不是說這些天晚上睡不安寧么,今個晚上將這香點上,應當有所幫助.」

    「多謝三妹!」賀蘭燕半卧在床上,腰后墊著一個靠墊,在大床的內里,小高興正在滿床亂爬,不時會好奇地趴在賀蘭燕的身邊,伸出小手撫摸著賀蘭燕高高鼓起的腹部,逗得賀蘭燕咯咯直笑.

    而葉菁兒則坐在床沿之上,含笑看著小高興.

    高遠很滿意現在的狀況,三位夫人,真要說起來,可是沒有一個省油的燈的,葉菁兒外柔內剛,賀蘭燕就是一個爆仗脾氣,而寧馨,永遠都是那一副恬靜的神色,問題是,她在監察院做事之時,卻是霹靂手段,計謀百出,連曹天賜也是嘆服不已.

    如何讓自己的後院兒和諧相處,一直也是讓高遠有些頭疼的問題,現在看起來,葉菁兒很好地解決了這個問題.

    「當然不見,先涼他幾天!」高遠深深地嗅了一口寧馨點燃的香,作陶醉狀.」好香!」

    寧馨抿嘴笑道:」哪有這麼快,盡瞎說.」

    輕輕地敲著桌子,高遠道:」汪沛我是不會見他的,讓他在積石城先急幾天,讓禮部出面接待他,最後便讓嚴議政與他去打官司吧.不付出足夠的代價,也不妨嚇他一嚇.」

    「汪沛不是一個新嫩,不見得嚇得著他呢?」

    「嚇不嚇得著,那就看我們的手段了,如果他不為所動,那咱們就再釋放一批齊國戰俘,給他們武器,裝船給田遠程送回去.不怕他不服軟.送上門來的竹杠,不敲白不敲,王武嫡還眼巴巴地瞅著這筆銀子呢!這段日子,他隔三岔五便在我面前轉悠,話里話外的意思,那都是要快點從齊人哪兒敲出錢來.前帳還未補清,這又派出兵馬去天河,王武嫡上吊的心都有了.」高遠笑道.

    寧馨想起王武嫡的那副苦瓜模樣,不由卟哧一聲笑了出來.」王尚書那見錢眼開的模樣,的確讓人忍俊不禁.外頭都叫他鐵公雞,守財奴呢!」

    「這樣的戶部尚書才是大哥真正的好管家呢!外頭亂叫,三妹妹可不要這麼說!」葉菁兒伸手將想爬到賀蘭燕身上去的小高興拎了下來,正色道.」現在家業雖然大了,但花銷卻也是驚人的,說實話,一想到那十幾萬士兵每月所需要的餉銀,我都頭痛得緊,更何況哪裡不需要用錢?王武嫡啊,卻是一個能幹的人.」

    「姐姐說得是.」寧馨吐吐舌頭,道.

    以前葉菁兒一直叫寧馨是寧姐姐的,但嫁給了高遠,三人卻是重新論過,葉菁兒卻是變成大姐,寧馨退居末位了.

    「雖然破了和林之後,從東胡人哪裡颳了一筆,但這最後兩年,索普擴軍備戰,將東胡的老底子也花銷得差不多了,補不齊我們這個窟窿,勉強將士兵們的餉銀和賞金髮了下去,庫里便又空了,今年冬天雪下得特別大,有些地方房塌人傷也是滅不了的,這救濟亦是一大筆開銷,東胡騎兵師與青年近衛軍開拔天河,又是一大筆開支,如果在那頭打將起來,銀子便是流水一般的淌出去,現在還要備齊明天開春春耕的所需,又是一大筆,孫曉和熊本剛剛來信說,東胡那邊戰事剛平,完全是入不敷出,東胡那頭兒太窮了,那無數的奴隸,平民要過上正常人的日子,必然得兩三年的功夫,這兩三年,對我們來說,卻是一個虧帳,年年要往裡填銀子,唉,說起來遼東半島可是資源豐富之極,東胡人坐擁寶山,拿著金飯碗討飯吃.」

    高遠憤憤不平地道,雖然滅了東胡,但自己接手的卻完全是一個亂攤子,一切都得從頭再來.

    「現在遼東不是我們的了嗎,慢慢經營,總是能成為一塊好地方的,相傳那裡的土地都肥得流油,是真得嗎?」葉菁兒頗有些好奇.

    「姐姐,肥得流油那是誇張了,不過那裡都是黑土,撒下種子便能收穫倒是真的,倒不像我們這裡,要經地補肥,還得精耕細作才能保證收成.」賀蘭燕笑道.

    高遠正興緻盎然地在後院里與自己的女人享受著天倫之東,汪沛卻在積石城度日如年,到積石城已經是第三天了,別說是高遠了,他連一個夠份量的人都沒有見著,禮部尚書荀休也就在他剛到的第二天與他見了一面,打了幾個哈哈,說了些不疼不癢的話便打發他回到了驛館,再去找,已經找不著了,據說這位禮部尚書已經去下面視察蒙學了.

    在積石城裡住著,征東府倒也不限制他們的走動,甚至連最正常的跟蹤也沒有,反正汪沛是沒有感覺到,三天來,他自己和帶來的人,在積石城中走了不少的地方,看了不少在齊國根本無法想象的場景,也聽到了一些讓他更加擔驚受怕的場面.

    民間對齊開戰的議論異常火爆.茶館,酒樓,隨時都可以聽到這樣的談論,無論是平民,商人,還是一些低級官員,談論最多的就是這一件事情.

    征東軍遠征東胡,齊人趁虛而入,在琅琊,遼西,殺傷搶掠,河間也沒有幸免於難,這對於驕傲的征東府人的來說,實在是難以忍受的奇恥大辱,不打回去將臉找回來,似乎每個人都會不滿意.

    汪沛自然知道,底層的議論自然代表不了征東府上層的真實意願,但下層的這種情緒如果到了一個臨界點,上層統治者也是無法忽視的.

    征東府轄下,竟然如此好戰,這讓汪沛始料不及.他自然不知道,因為高遠的征東軍連戰連捷,這許多年來,早已將征東府轄下子民的心氣養得非常高了.

    在積石城,他兩眼一抹黑,只能天天去糾纏陪他前來的魯紳輝,但這小子自從到了積石城之後,似乎將陪他的這一任務拋到了腦後,每天一大早便出了門,深夜才回來,要麼累得如同一條死狗,要麼就醉得像條死狗.

    第四天,汪沛決定今天要是再見不到征東府的高層人物,他便要去強闖征東軍都督府.一大早,汪沛穿戴整齊,帶著隨從,以赴死的決心,準備直奔都督府,剛剛一拉開門,汪沛便怔住了,魯紳輝笑容滿面地站在他的面前.

    「汪將軍,今天終於輪到我們了,咱們可以去都督府了.」

    汪沛心中一喜,」高都督答應見我了?」

    魯紳輝兩手一攤,」汪將軍,高都督日理萬機,您也知道,現在征東府轄下的地盤是何其廣大,子民何其眾多,不說現在正有大軍要出征,便是平常的一些事務,就足以讓都督分不出身來,哪裡能是說見就見的,我們今天要見的是議事堂的嚴副議政.」

    「嚴副議政?」汪沛自然知道征東府的格局,高遠高高在上,而在高遠之下,掌控征東府實權的便是議事堂,議事堂有正副兩位議政,然後下頭便是六部,這些人構成了征東府的核心層.這位嚴議政在征東府中是第三號人物.高遠管總,蔣家權負責政策層面以及戰略設計,而這位嚴議政,卻是一位政策實際上的推行者和實踐者.

    由嚴聖浩來接待汪沛,按理來說,級別已經不低了,但汪沛卻仍然有些失落,即便高遠見不到,他也想見到蔣家權,這兩位才是能起到決定作用的人.

    「汪將軍,我們快些走吧,嚴議政是大忙人,咱要去得晚了一些,說不定他又有別的事,那說不定咱們又要等上好幾天了.」魯紳輝摧促道.

    有的見總比沒得見強,更何況,自己在嚴聖浩那裡發出的聲音,一定是可以傳到高遠耳朵中去的.

    征東府的議事堂簡陋的讓汪沛有些驚訝,堂堂的征東府第三號人物,辦公的地點居然是一間不大的偏廳,分成了內外兩間,外間放著一排排的椅子,現在椅子上早已坐了不少的人,中間的地面之上,擺放著一盆炭火,上面偎著一個銅壺,正在裊裊冒著熱氣,房門大開著,即使擺著炭火,也沒有什麼作用,坐在哪裡的人,無不是搓手跺腳,看到魯紳輝帶著汪沛一到便有議事常的書吏領著徑直進了裡間,外頭這些等候的官員,頓時有不少人鼓噪起來.

    內間的門關著,一進門,便能看到一張大案,大案之後,坐著一個頭髮花白的人,正提筆疾書,而在兩側的牆壁之上,一個個的木架子上,儘是一卷卷的卷宗,屋裡也擺著炭火,不過比起外間,盆里燒著的炭顯然要好多了,溫度也高出不少.

    「嚴議政,齊國汪沛將軍到了!」書吏躬身向那提筆疾書的人行禮回稟道.

    「哦?」嚴聖浩放下筆,抬起頭來,搓了搓手,站起來身來,笑看著汪沛,」汪將軍,幸會,幸會,這幾日多有怠慢,不好意思,也是實在沒法子,我們剛剛打下了東胡,那可真是個亂攤子,諸事繁雜一大堆,本來都督說汪將軍一到就要見您的,但我被一些事纏住了,無法分身,這才讓您等了好幾天,不好意,不好意思.」

    這話說得半真半假,不過汪沛那裡還有心情來較這個真,向著嚴聖浩拱手為禮:」嚴議政,汪沛有禮了.」

    「請坐,請坐,這裡寒酸了一些,見笑了,見笑了.」

    屋裡確實寒酸,在嚴聖浩的大案之前,就放著一把椅子.(天上掉餡餅的好活動,炫酷手機等你拿!關注起~點/公眾號(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眾號-輸入qdread即可),馬上參加!人人有獎,現在立刻關注qdread微信公眾號!)(未完待續您的支持。)

    ...。

    ...



    上一頁 ←    → 下一頁

    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