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八百八十八章 煌煌漢威〔13〕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八百八十八章 煌煌漢威〔13〕字體大小: A+
     

    56_56618曲沃,孔德宅第.

    孔氏在燕國亦是一方大佬,但在曲沃,卻也只分得了一個小院兒,孔德只能帶著十幾個親兵住在這個小院里.自從來到曲沃之後,檀鋒,周玉一點一點地將他手下的兵力分散出去,要麼遣散到民間轉為農民,要麼被打散分配到其它軍隊之中.孔德對此聽之任之,並沒有什麼過激的舉動,孔德自己也很清楚,將兒子留在天河,送到了征東軍中,而自己又來到了曲沃,這本身就是一件極其遭忌的事情,不過他自認為心中坦蕩蕩,所做的不過是為大燕盡最後一份心報答燕朝歷代對孔氏的恩情而已.

    現在誰都能看出,燕國這艘本來已經千瘡百孔的破船,已經快要沉下去了.

    「家主,公子希望您馬上離開曲沃,這裡對您來說,絕不是久留之地.」受孔方指派,帶著他親兵信的一名孔氏老兵壓低聲音道:」公子得到消息,近期曲沃很可能有一次大規模的行動,不過具體是做什麼並沒有打探清楚,公子說,不管檀鋒周玉想做什麼.必然會對家主您不利的,公子想讓您立即脫離曲沃去天河,公子亦會派人迎接您的.」

    孔德笑了笑,擺擺手,」方兒在征東軍中過得如何?」

    「公子過得很好,現在被征東軍中央集團軍司令官葉真任命為麾下軍長之一,不過我們孔氏五千子弟兵卻被打亂編入到了各軍之中,現在在公子麾下效力的不足千人.」

    「這是應有之意,也是征東軍消化外來投效者最常用的辦法.」孔德點頭表示早已了解征東軍的這一政策,」他過得不錯就很好了,我這裡沒有什麼可說的,現在我就是一個閑人而已,周玉檀鋒不管想做什麼,總不會想要了我的命去,左右不過是混日子罷了.」

    老兵堅持道:」家主,公子已經將主母及孔氏家眷盡數接去了積石城,高都督娶妻,公子受命前去道賀,順便也將家眷都送到積石城去,聽說在哪裡,征東府已經為主母一行人等準備好了宅院,家主,您還是走吧.小的這一次潛入到曲沃,一路走過來,總覺得有些不對勁兒.」

    「你想多了,曲沃現在要是對勁兒那才怪了呢!」孔德笑著道:」你遠來辛苦,就在這兒歇息兩天然後就回去吧,告訴阿方,我現在一切都好,讓他照顧好他母親.」

    「是,家主!」老兵躬身行了一禮,轉身出門,一隻腳剛剛跨出門外,外頭卻突然傳來隆隆的馬蹄之聲,孔德眉毛微皺,搶前一步跨出門來.

    轟隆一聲,大門被重物撞中,兩扇門板向後飛出,數匹戰馬從洞開的大門之中直衝了進來,在戰馬的身後,兩隊士兵魚貫而入.

    而此時,孔德的十幾名親兵也是驚起,自兩邊的廂房之中亦是沖了出來,站到孔德的面前,按刀而立,死死地盯著闖進來的眾人.

    「檀鋒?」孔德眉毛一掀,看著馬上的騎士,」你這是什麼意思?」

    檀鋒高居馬上,冷冷地看著孔德,」我什麼意思,這要問孔將軍了,敢問,你身後此人,來自何方啊?」

    孔德身後的老兵身子一顫,自從進入曲沃之後,總覺得有些不得勁兒,現在他終於明白了,原來自己踏入曲沃之後,就已經被人盯上,老兵的直覺讓他感到了不對,但卻無法找出原因,對方一直在綴著自己,直到自己踏進了家主的房門,為了什麼自然是清清楚楚.可恨自己竟然沒有察覺到這一點,被人生生當了槍使.

    孔德先是一愕,接著大笑道:」事無不可對人言,此人是我孔氏老兵,自天河來,為我捎來一封家書.」

    「只怕不是家書,而是征東軍要你作為內應的信件吧?」檀鋒冷笑著.

    「放屁!」孔德大怒,」我孔某人何許人也,豈會做這些蠅蠅苟苟之事,如果我孔德有異心,也不會追隨大王來到曲沃了.檀大人,你可不要血口噴人,信件在此,你可要看上一看?」

    「何必看?定然如此!」檀鋒仰天打了個哈哈,」再說了,我怎麼知道你會把那真正的信給我看呢?孔德,你口口聲聲說對大王忠心,那為何在來曲沃之時,卻留下了你的兒子和五千兵馬由他們投了征東軍?」

    孔德深吸了一口氣:」我是讓他們留下斷後,阻截敵軍,至於以後,那就不是我所知得了.」

    「這是我今年聽到的最不好笑的笑話.」檀鋒冷哼了一聲,」你當我們都是傻瓜嗎?孔德,今日人贓俱獲,你還有何話可說?」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孔德怒道:」我要見大王.」

    「見大王?你想跟大王說,你首鼠兩端,與征東軍陰謀勾結,妄圖擒拿大王作為獻給征東軍以作晉身之階么?孔德,如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你的事敗了,來人,給我統統拿下.」

    聽到這個拿字,孔德身邊的親衛齊齊拔出刀來,怒吼著向前踏出數步.

    「怎麼孔德,你還想附隅頑抗嗎?告訴你,你帶來曲沃的將領都已經一體成擒,他們中已經有數人指證你勾結征東軍圖謀不軌,證據確鑿無疑.」檀鋒冷笑著舉起手來,」如若頑抗,殺無赫!」

    隨著檀鋒的手舉起,一柄柄長弓豎了起來,鋒利的羽箭對準了孔德與他的十數名親兵.

    孔德輕嘆一聲,越眾而出,走到了檀鋒的馬前,」你急於要剪除我,看來這些天來曲沃所傳說的事情並不是空穴來風了,你當真要投秦軍?檀鋒,你可要想清楚了,大王如果去了秦國,自此便會淪為階下一囚,永遠出頭之日,性命能否保全還未可知?你如真正忠心大王,便絕不能做下此事.」

    「一派胡言!」檀鋒臉色微變.

    孔德看他臉色,已經此事**成是真,不由長嘆一口氣:」檀鋒,但願你以後不會後悔.」

    轉過身來,看著麾下親兵,」放下武器吧,沒必要送死,他們只是想要我死而已,你們不必無謂陪葬.」

    「家主!」那名老兵已是紅了眼睛,拔刀便沖了出去,」是我害了家主,我與他們拼了.」衝到檀鋒身邊,一刀便向著檀鋒砍下去.

    檀鋒冷哼一聲,馬鞭一卷,纏住了老兵的手腕,手一抖,便將老兵抖到在地,身後的士兵一涌而上,將老兵死死按住.

    「都住手,住手!」孔德大聲喝止了身邊那些欲撲上去的親兵.

    「孔將軍是個明白人,知道沒有必要作無謂的抵抗.」檀鋒呵呵笑了起來,翻身下馬,走到那名被按倒在地上的老兵面前,蹲了下來,伸出馬鞭抬起對方的臉龐,道:」饒你一命,回去告訴孔方,如果想讓他老子活命,就反了征東軍,給我拿了葉真的頭顱來換他老子的命.」

    站起身來,看著麾下已經將孔德及他的十幾名親兵都捆縛了起來,隨即揮了揮手,道:」放了他,讓他回天河去找孔方.」

    老兵掙扎著站起來,看了一眼束手就縛的孔德,踉踉蹌蹌地衝出了院子,向著遠方狂奔而去.

    目視著這老兵消失在自己的視野之中,檀鋒嘴角露出一絲冷笑,他倒也不指望孔方真能作出什麼,但能讓征東軍內部對他猜忌也就夠了,孔方在葉真麾下有五千精兵,雖然被打散分置,但在現在葉真的中央集團軍編製不滿的情況下,仍然是一支舉足輕重的力量,只要葉真稍有疑忌之心,便不敢在接下來的時間裡輕舉妄動,這樣,他便有充足的時間來實行他的計劃.

    「將孔德下到大牢,等候大王的命令!」檀鋒冷然道.

    曲沃縣衙大牢之內,孔德盤膝而坐,時值寒冬,大牢之內更是陰氣逼人,關押孔德的牢房,除了一堆稻草之外,竟是別無他物.到得今日,孔德終於確信,檀鋒周玉他們所謀算的要投秦軍肯定是真實的了,不然他們不致於對自己下此死手,自己如果無恙,肯定會竭力反對他們的計劃,而自己帶來的軍隊,雖然已經被打散,但如果自己登高一呼,仍然還是有著極大的影響力的.

    他嘆了一口氣,這件事情,必然是瞞著姬陵的,否則姬陵再糊塗,也不至於會行此事,檀鋒周玉他們都可降,但姬陵是萬萬降不得的.

    緊閉的牢門在令人齒酸的聲音之中打開,孔德抬起頭,映入眼帘的卻是淳于燕.

    淳于燕手中提了一個食盒,默不作聲地走到孔德面前,將食盒裡的菜肴一個個拿出來,擺在孔德面前,又提起酒壺,替孔德斟滿.

    「我敬你!」淳于燕舉起了酒杯.

    孔德點點頭,端起酒杯,一飲而盡,放下酒杯,看著對方,」檀鋒他們什麼時候動手?」

    淳于燕的眼光卻轉向別處,不看孔德的雙眼.

    「你們投了秦人,那大王又如何?」

    「路超保證大王安全無虞!」淳于燕低聲道.

    「安全無虞?」孔德苦笑,」或者,這於他而言,也是一個不錯的歸宿.」

    「高遠已經擊敗了田單,並成功地使齊國陷入到了內亂,他接下來,必然會將矛頭對準大王與我們,到時候,魏國迫於征東軍的壓力,必然會將我們交出去,我們自然不能事手就縛.」淳于燕道.

    「理解.」孔德點點頭:」你們什麼時候殺我?」看了看面前的酒菜,孔德恍然大悟,」今日你是替我來送行的了?」

    「你我相交亦是數十年了.今日略置薄酒,與你送行,明日一大早,便是你上路的時候.」淳于燕緩緩地道.(未完待續)。

    ...



    上一頁 ←    → 下一頁

    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
    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