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八百八十章 煌煌漢威(5)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八百八十章 煌煌漢威(5)字體大小: A+
     

    伸手從腳邊低矮的灌木之上抓了一把雪塞進嘴裡,用力咀嚼了幾下,積雪融化,冰冷的雪水順著咽喉流進腹中,卻更引起了胃內一陣火辣辣的不適,飢餓,已經讓整支部隊陷入到了絕望之中.

    半個月來持結不停的大雪,使得整個崤山完全被大雪封鎖,當真是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大雪雖然阻隔了敵人的追擊,但同樣,也讓這一支倉遑逃入崤山的齊國-軍隊陷入到了絕境.

    田敬文臉容憔悴,從他抵達崤山關開始阻擊到現在,一個月的時間,他整整瘦了近二十斤,高大魁梧的身材,現在只剩下了一個骨頭架子,眼窩深陷,亂蓬蓬的頭髮與鬍子糾葛在一起,看起來極似一個野人.

    作為領兵將領都是如此,一般的普通士兵就更不用說了,絕望的情緒,正在這支部隊之中漫延.

    剛剛抵達崤山關時,田敬文擁有五千士卒,但現在,還能跟著他在崤山之中苦苦掙扎的,已經只有千餘人了.部隊之中所有的傷兵,都在進山之後的這一段時間內,陸續死去,但現在,痢疾與凍傷又開始在部隊之中肆虐,不知道自己還能堅持多久.

    遠處傳來一陣陣的歡呼之聲,田敬文有些詫異,這段日子以來,已經很少能聽見士兵們的笑聲了.

    覃山興沖沖地向著田敬文奔來,在他的身後,幾個士兵用一根杠子抬著一頭塊頭極大的野獸正向著他奔來,那是一頭熊瞎子,看那個頭,只怕有四五百斤.田敬文眼中不由一亮.

    "將軍,今兒個運氣不錯,找到了一個正在貓冬的熊瞎子。沒費吹灰之力便做翻了他,大家可以打個牙祭了."覃山笑得合不攏嘴.

    田敬文的臉上也難得地露出了笑容,自從他們進山之後。之山裡能找到的飛禽走獸,幾乎都已經成了戰士們的腹中之物。但到現在,已經很難找到了.但環視四周,看到士兵們,他的心又一下子縮緊了,明天,又該怎麼辦呢?再往後呢,出路在哪裡?遼西冬季漫長,自己的軍隊能每天捉一隻熊瞎子?這崤山裡。又哪來這麼大的大型野獸?

    駐地終於有了一絲煙火氣,裊裊升起的股股青煙扶搖直上,一個個士兵圍在大鍋前,眼巴巴地看著雪水融化,看著一塊塊的肉,骨頭被投進大鍋之中,聞著香味漸漸升騰而起,一個個士兵的喉頭亦隨之上下滑動.

    這隻貓冬的熊瞎子,在入冬之間將自己吃得圓滾滾的,剛剛入冬不季。這身厚厚的脂肪還沒有消耗多少,正是膘肥肉厚的時候,但僧多粥少。即便連一點肉皮也沒有浪費,分到每個士兵名下,也只有一二兩乾貨.

    覃山從鍋里撈起一塊肥厚的肉,再加上一勺湯汁,送到了田敬文面前,"將軍,趁熱喝吧!"

    田敬文接過碗來,看著碗里那塊肥厚的熊肉,默不作聲的站了起來。走到大鍋前,將那塊肉重新扔進了鍋里。"多熬熬,將肉都熬亂了!"

    看著田敬文。覃山也默然地將自己碗里的那塊肉重新丟回到了鍋里.

    士兵們一個接著一個的端起一碗碗肉湯,小口小口地喝著,沒鹽沒佐料,淡了吧嘰,委實不是什麼好東西,但每一個都喝得極認真,極香甜.但就是這股認真勁兒,看著卻是讓人心酸不已.

    士兵從中突然傳來低低的哭泣之聲,覃山一下子站了起來,臉上現出怒容,現在領兵的將領,最怕的就是軍心渙散,這哭泣之聲,不諦是一種虛弱的表現,虛弱是會傳染的.

    哭泣的是一個看起來極年經的士兵,看那面相,最多十六七歲,嘴唇之上的鬍鬚都還沒有完全長出來.

    "你,出來!"覃山大步走到士兵面前,怒吼道.

    士兵端著碗,流著淚,走到了覃山的面前.

    "齊國的勇士,能流血,不流淚!"覃山怒吼道,"你亂我軍心,該當何罪,你可知道?"

    年輕士兵仰起了頭,看著覃山,"覃將軍,我想回家,我想回家!"

    覃山咽了一口唾沫,心中一陣酸楚,但手卻握住了腰間的刀柄,一寸寸地向外拔著.

    "覃將軍,小二雖然年紀小,但作戰很勇敢的,腦子也很靈活,在崤山關,他一個人就殺了二三個征東軍,他是被餓糊塗了."一名低級軍官站了起來,"就饒了他這一次吧."

    覃山森然道:"功是功,過是邊,他亂我軍心,當斬."

    刀緩緩出鞘,正想舉起來,手腕卻是一緊,被人握住,轉頭看時,卻是田敬文站到了身邊.

    "弟兄們,你們都想回家是不是?"田敬文大聲問道.

    沉默片刻,士兵們齊聲道:"是,我們想回家."

    "我也想回家!"田敬文大聲道,"但我們要回家,就一定能抱起團來,努力渡過眼前這一個難關,先要活下來,才能回家,是不是?"

    "是!"

    "而要活下來,便先要打起精神,幾萬征東軍都沒能殺得了我們,難不成這小小的崤山,這小小的雪便能殺死我們嗎?"

    "不能!"士兵們吼叫了起來.

    "好,我們就要有這股精氣神兒,讓我們一齊努力,活下去,回家!"

    "回家,回家!"

    本來低迷的士氣,轉眼之間被田敬文便鼓了起來.覃山佩服地看著田敬文,本來是一件渙散軍心的事情,卻一眨眼便讓田將軍給扭轉了過來.

    田敬文扭過頭來,背對士兵之時,剛剛的激昂之色,卻是消失無蹤,觸目所處,儘是白色,不知何處是歸途啊.

    而此時,在離田敬文所帶齊兵的山頭遙遙相望的另一個山頭之上,一小股士卒正盤膝坐在地上,全身上下,都被裹在白色的斗蓬之中,靜靜地坐在哪裡,如果紋絲不動,他們看起來和一塊覆蓋上了白雪的岩石也沒有多大差別.

    "隊長,炊煙,炊煙!"從一棵大樹之上,突然傳來了一個人的呼叫之聲,坐在雪地上正默默地嚼著羊肉乾的張喜一下子站了起來,兩手抓著樹榦,噌噌地便爬了上去,地上盤膝而坐的數十名士兵也一下子都站了起來.

    從白雪覆蓋的樹枝之間探出頭來,果然,在對面的山頭之上,一縷縷炊煙正扶搖直上.

    一,二,三……張喜輕輕地點頭數,"應當是他們了."

    從樹桿之上滑下來,他走到士兵們中間,對著一個身材瘦弱,臉上儘是疲累之色的,下頷之上蓄著三數長須的中年人道:"秦先生,他們應當就在我們對面的山頭之上,我們找到他們了."

    秦先生,也就是秦紹偉,田單的首席謀士,臉上亦顯出激動之色,隨著這股征東軍的斥候隊伍進入崤山已經五六天了,總算是有了田敬文的消息.

    這幾天的艱難跋涉,幾乎讓他耗盡了體力,到得後來,便是這些士兵們輪流背著他行進,否則,他斷然堅持不到這個時候,與這些斥候兵們在一起生活了數天,亦讓秦紹偉對征東軍有了更進一步的了解.

    這股數十人的士兵是征東軍鄭曉陽麾下的斥候,在秦紹偉的眼中,這些士兵冷漠,堅韌,紀律森嚴,他們的裝備,便是齊國最好的軍隊也無法與之相比擬.在他們身上,秦紹偉窺見了一些征東軍的端倪.暗嘆齊人之敗,並非沒有由來.

    "張排長,那我們趕緊過去找他們!"秦紹偉激動地道.讓田敬文能率一部精銳回國,可是田相與高遠好不容易爭取來的結果,田敬文能早一日歸國,帶回田相的命令,便能讓齊國的內亂早一些有結果,便能將站在懸崖邊上的齊國,往後拉一點點.征東軍的兵制甚是古怪,從司令官開始往下,軍師團營連排班,一級級向下,如臂使指,但有些軍隊又不按這個編製,像高遠的征東軍,師以下便直接是營,沒有了團的編製.像眼前這位征東軍軍官,便是一位排長,領著數十個士兵.

    "秦先生,您別看這隻隔著一個山頭,但望山跑死馬,就算他們一直在哪裡不動,我們要抵達他們哪裡,起碼也要一兩天的功夫."張喜看著秦紹偉有些難看的臉色,笑道:"不過您放心,只要找到了他們的蹤跡,他們就再也跑不了,我們一定會追上他們的."

    秦紹偉點點頭,這相信張喜的話,因為這些天來,他眼前的這支軍隊,能在他看來毫無異常的地方,找出一點點的蛛絲馬跡,一天天地向著田敬文逼近,如果征東軍真想剿滅田敬文這支部隊的話,只怕田敬文當真如眼前這個排長所說,是跑不了的.

    雖然這個事實讓他心裡很不舒服,但卻如同鐵打一般的事實擺在他的面前.

    "那好,張排長多多辛苦了!"

    "不辛苦,這是在下領到的軍命,無論如何,也會完成!"張喜笑了笑.眼下征東軍大勝,對於這些敗軍之將,他心中也少了許多憤恨,勝利者,總是要學會一些寬容的.這話是誰說來著的,好像是鄭軍長說得吧!(未完待續)

    ...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
    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