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八百七十五章 日出東方(100)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八百七十五章 日出東方(100)字體大小: A+
     

    蔣家權慢條斯理地憚了憚長袍之上並不存在的灰塵,看著田單,含笑道:"田相,現在我們征東府正在積石城籌備一場喜事."

    田單眼角微微收縮,冷笑道:"此時便想著慶祝,未免言之過早吧?"

    蔣家權哈哈一笑,"積石城的這場喜事,可能與田相所想的並不大一樣呢."

    "那不知是什麼喜事?"田單微窘.

    "我家都督在十一月十八日又要迎娶兩位夫人."蔣家權輕咳了一聲,"一位呢,是匈奴族的公主賀蘭燕,另一位,是當年大燕御史大夫的千金寧馨寧小姐.雙喜臨門,不僅是積石城,現在征東府轄下所有區域都在緊密鑼鼓地籌備著此事,要大大地慶祝一番呢!"

    田單聽懂了蔣家權話里的意思,現在的征東府,工作重心不是圍剿他這位曾經威震天下的齊國首輔,而是他們都督的婚事,言下之意,自然是他已經不在話下了.

    "那倒是要恭喜了.你家都督倒是不挑食,化外蠻夷,對頭之女,竟是兼收並蓄."田單譏刺了一句.

    "田相此言差矣,賀蘭燕賀蘭將軍,自都督起事於扶風之時,便一直輔佐於都督,戰功累累,深受征東府上下敬重,上至征東府官員,下至普通百姓,見到她無不親切地稱呼她一聲賀蘭教頭.至於寧馨寧姑娘,現任我征東府監察院副院長,在我軍覆滅東胡之戰之中,居功甚偉!"蔣家權正色道:"她們可不是好看的花瓶,而是我們征東府實實在在的幹將,她們嫁於都督,那可是天作之合."

    田單心中鬱悶。譏刺了這一句,心下也不免有些後悔,自覺失去了風度。聽到蔣家權如是說,倒也就坡下驢。"原來如此,是本相失言了."

    "田相真是君子風度!"蔣家權呵呵笑了起來,"我家都督希望到時候在積石城內,能請田相喝這一杯喜酒.不知田相意下如何?"

    田單眼睛慢慢地眯起,蔣家權絮絮叨叨地說了這麼多,原來著眼點是在這裡.今天已經十一月十三日了,距離十八日僅僅只有五天時間.

    "五天時間?"

    蔣家權微笑道:"是啊,將士們都急著要給都督賀喜。有些等不得了,田相想必也知道,我們征東軍最重軍功,獲得軍功的將士可以分得田地,而這些田地被稱為永業田,是不需要繳納賦稅的,所以每一個士兵都渴望能在戰場之上立下戰功,從而為子孫收穫一份家業.他們都迫不及待呢!現在是都督在強壓著下面的將領呢,畢竟大喜的日子就要臨近,而且賀蘭燕賀蘭夫人又身懷六甲。都督這是想為孩子積些陰德,不願意血流飄杵,死傷狼藉啊!"

    這已是赤裸裸的威脅了!田單的氣息粗重起來.

    "欺人太甚!"聲音低沉之極。似乎是從喉嚨深處傳來,熟悉田單的人都知道,這已經是他怒極的外在表現了."我數萬大軍,可也不是泥塑木雕,征東軍想要獲得軍功,那就拿命來換吧!"

    蔣家權輕輕搖頭,"田相乃一代人傑,當然是識時務,明事理之人。贏得起,當然也輸得起。沒必要作這種兒女之態,其實您很清楚。齊軍雖然還有數萬之眾,但已經不堪一戰了,其實我們根本就不需要與您作戰,就算是困,也能將您活活困死了,田相,您肯定也想過投降的問題,但您現在還沒有付諸實施,是因為您還在等待一件事情吧!"

    "我,我在等什麼事情?"田單的聲音里透出些許的不自在.

    蔣家權笑了起來,"田相,您忘了,您被我們包圍著,所以我們的信息,比您所知道的要多得多,我們很清楚,您在等待著齊國的內亂結束,等待著您的二公子田富程田將軍率軍歸國之後,能迅速地擊敗大公子,接管政權,對吧?"

    田單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是,那又怎樣呢?"

    "恐怕您要失望了!"蔣家權微笑道."齊國國內,這段時間可謂是精彩紛呈,田相是人中之龍,兩位公子亦是當世英才呢,當真是棋逢對手,將遇良才啊!"

    田單嘴裡陣陣發苦,瞪視著蔣家權,袍袖中的手微微顫抖著,使得他不得不緊緊地攥緊拳頭,免得被蔣家權看出自己的內心波動.

    蔣家權似乎根本沒有注意田單的反應,只管自顧自地說道:"二公子到了田河,先是說動了汪沛,然後輕騎簡從,直奔河間,又將霍思危拉上了自己的戰車,三方合軍,近七萬大軍啊,封鎖了一切通往齊國的通道,隔絕消息,大軍直奔齊國,但大公子卻也是厲害之極,在極短的時間內,便給二公子加上了叛國的罪行,將田相您被困遼西之敗的緣由,盡數加諸於二公子之身,成功地在國內激起了反對二公子的浪潮,短時間內,募兵十數萬,集全國之力,與二公子打得難解難分呢.到目前為止,二公子已經佔了即墨,眼見臨淄已是難以短時間拿下,已是分兵一半,前往攻打高唐,如果讓二公子順利拿下高唐的話,那齊國可就形成南北對峙局面了."

    砰的一聲,田單終於無法忍受蔣家權這種雲淡風輕的敘述,重重地一拳擂在前方的大案之上,蔣家權似乎被嚇了一跳,聲音也驀地大了起來:"哦,對了,還忘了一件事,楚國人趁火打劫,由大將呂完率數萬大軍,已經拿下了臨沂,現在正磨刀霍霍,劍指莒都呢!田相,您覺得這樣僵持著,還有意義么?"

    的確沒有意義了!田單本來挺拔的身子,一下子佝僂下來,整個人的精氣神似乎便在蔣家權這緩緩的絮叨之中被徹底擊垮.

    "田相!"秦紹偉急走兩步,到了田單的身邊,伸手想去扶一下搖搖欲墜的田單,剛伸到一半,田單卻已是伸手推開了他.似乎只是一霎那的萎糜。這位齊地的真正強者便恢復了強者的氣勢.

    "說吧,高遠想要什麼條件才肯放我回去?"

    田單心裡清楚,齊國到了現在這個地步。除了自己,恐怕誰也無法阻止內亂的漫延。自家的兩個兒子是什麼性子,他又怎麼會不清楚?如果僅僅是田富程的話,老大隻怕是用不了多長時間便能獲得最後的勝利,從而讓齊地迅速地恢復平靜,但田富程偏偏拉上了霍思危與汪沛,這兩員大將是自己最為倚重的將領,從最開始的行軍布陣開始,自己便將汪沛留於天河。讓霍思危獨領一軍走河間,這本身是最為穩重的布置,但現在,問題卻偏偏出在這兩個人的身上,田富程有了這兩人相助,便有了與老大田遠程抗衡的本錢,老大田遠程雖然坐擁中樞之利,在前期也成功地將田富程打上了叛賊的烙印,但麾下卻沒有霍思危,汪沛這樣能領兵作戰的大將。在腦子裡迅速地將臨淄可用的將領過濾了一遍,田單悲哀地發現,年輕有為的將領這一次都被自己帶了出來。坐鎮臨淄的是老將鄒章,但他年紀太大了,精力如何能比得上汪沛,霍思危這些正當年之人.

    只有自己回去,才能力挽狂瀾,才能迅速地平息一切紛爭.霍思危與汪沛也只會在看到自己之後,才會回頭.

    但自己想要回去,又哪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這是后話了!"蔣家權淡淡地笑著:"高都督想先請田相去積石城喝一杯喜酒,然後再來慢慢地談這些問題。在積石城,您還會遇到一些過去的老朋友的。比方說,大燕的周淵周太尉?"

    "我如果投降。這裡被困的數萬齊兵會怎麼樣?"田單接著問道.

    這一次蔣家權回答得極快,"可以仿效當年東胡俘虜大燕數萬大軍之故事,只要價錢談得攏,那麼這些齊軍仍然是齊軍,雖然他們必須放下武器,但我們卻可負責將他們送回故土,田相,是成建制地送回齊地去."

    田單緩緩點頭,"好,我現在迫不及待地想去積石城喝這一杯喜酒了,不過在這之前,我想知道崤山口的田敬文還活著嗎?"

    "田敬文是一個不錯的將領,在崤山口雖然被我軍擊敗,但他卻仍然率領部分殘軍退到了崤山裡,現在大雪封山,我們對其也是無可奈何,不過他在崤山之中,日子恐怕也不好過吧!"

    "好,作為我去喝這杯喜酒的條件,你們放田敬文回齊國去."田單道.

    蔣家權眼光閃爍,想不到田單對這個田敬文竟然如此看重,難道這個田敬文回國之後,便能扭轉齊國現在的不利局面么?"可惜現在大雪封山,我們找不到他."

    "蔣議政不由找託辭,你們或許剿滅不了他,但一定能找到他,我手書一封,你們的人帶著這封信交給他,田敬文便會帶著他的部隊下山投降,然後,你們送他回齊國臨淄."田單道:"只要議政你答應這一點,我便去喝這杯喜酒,然後與高都督細細商談其它的細節,如何?"

    "那就一言為定!"蔣家權點頭道,田敬文或許是一個大將之才,但現在的齊地,除了田單,只怕沒有誰能扳回這局面,就算是田單,在征東府的推波助瀾,在楚人趁火打劫之下,又談容何易再次穩住朝局,最多亦是苟顏殘喘罷了.

    看著田單,蔣家權在心裡嘲諷起來,你還想回齊國么?哦,也許會回去,不過那個時候,齊國的土地之上一定已經插滿了征東府的旗幟.

    (出車禍了,心中鬱悶,慶幸的是人沒事兒,倒霉的是對方連保險都沒有,交強險都沒有買,且是一個滾刀肉,雖然對方負主要責任,但那又如何呢,難不成讓我花大把的時間去與他理論,去討債么?最後只能自認倒霉,自己掏錢修車吧.兩千大洋瞬間沒有了.)(未完待續)

    ...



    上一頁 ←    → 下一頁

    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
    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