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八百七十一章 日出東方(96)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八百七十一章 日出東方(96)字體大小: A+
     

    檀鋒盯著張說,一字一頓地道:"你們秦人志在滅六國,一統中原,這與我的志向背道而馳."

    張說呵呵地笑了起來:"您的志向?檀大人,請恕我直言,如果燕國有我們大秦這麼強大,您只怕同樣會做我們現在正在做的事情,不是嗎?力強者勝,力弱者殆,我們大秦當年無論是領土還是人口,都遠遠比不上中原六國,但現在,我們最強大,你們失去了最佳的時間,這不是我們的問題,而是你們的問題."

    張說的凌厲反擊讓檀鋒沉默了下來,半晌才道:"你說的不錯,這是我們的問題."

    看著檀鋒的反應,張說滿意地微笑起來,對方的心理防線已經成功地被他找開了一道裂縫:"檀大人,燕國已成昨日黃花,高遠擊敗田單之後,馬上就會入主薊城,您難道認為他還會豎起大燕的旗幟嗎?嗯,也許會,那個時候,他會強逼燕王姬陵返回燕國,先奉姬陵為主,過上一段時間,或者姬陵便會暴斃,又或者來一出禪讓的戲碼,不是嗎?我不認為您和您的大王還有翻身的機會."

    "真到了哪個時候,檀大人您何去何從?好像您與高遠之間的恩怨纏雜不清吧?寧馨此人您應當很熟識吧?"張說問道.

    檀鋒眼光一閃,"這關寧馨什麼事?"

    "據我們所得到的消息,寧馨現在是征東軍監察院的副院長,位高權重,當然,還有一些小道消息,稱高遠將會娶寧馨為妻.此女之父死於檀大人之手,她曾策劃過一次暗殺您的行動。只是未成功而已.高遠雖然多善待投降於他的前燕國高官將領,但檀大人您恐怕不在此列,而且在我看來。以檀大人的心性和驕傲,亦不會向高遠屈膝吧?"

    自從寧馨進入征東府之後。外界對她的了解便完全斷絕了信息來源,檀鋒亦不知道她究竟在幹什麼,此刻聽到張說的話,吃驚之餘,卻並沒有張說希望之中的憤慨,反而喃喃地道:"原來她要嫁給高遠了么?也算不錯吧!"

    張說有些吃驚地看著檀鋒的反應,從黑冰台得來的情報,檀鋒對寧馨是異常愛慕的。即使是寧馨策劃了一次差點要了他性命的暗殺,在事後,檀鋒也並沒有對寧馨窮追不捨,本以為拋出這一重磅消息會讓檀鋒暴走,不想他竟然是這個反應.

    好在檀鋒接下來的話,讓他終於吃了一個定心丸,"我自然是不會向高遠低頭的,張大人,不管我們之後怎麼樣,我永遠會是征東軍的敵人."

    張說心中大樂。連連點頭:"我家大將軍亦是扶風人,而且大將軍過世的父親大人對高遠是有極大恩情的,但最後高遠是如何對待我家大將軍的想必您也知道。如果不是大將軍福大命大,只怕早已爛死在監獄中了.此等深仇,我家大將軍亦是刻骨銘心,既然檀大人您與高遠亦是結怨極深,何不與我家大將軍聯手,一起對付高遠?魏國遲早是我們的獵物,到了那個時候,我們大秦便可以直接與高遠交手了,您還怕沒有復仇的機會?別看高遠號稱不敗戰神。那是沒有碰上我們大秦勇士而已."

    檀鋒揮揮手,"茲事體大。容后再議吧,再說了。曲沃,也不是我一個人說了算的."

    張說微笑道:"恕我說一句不敬的話,在曲沃,燕王姬陵只不過是一個擺設而已,真正話事的人,唯有您與周玉周太尉而已,周太尉雖然是傳統的軍人,但並不刻板,眼下的局勢,相信周太尉也心中清楚,大燕已再無翻盤的機會了.而淳于燕大人,以前只是一個內史,專司外交,在曲沃,只怕沒有什麼發言權吧,最有可能的一個障礙,唯有孔德而已,但只要檀大人與周太尉兩人下定決心,孔德也翻不起什麼浪花吧?"

    "你倒是將曲沃的內情打探得很清楚!"檀鋒冷笑道.

    "知己知彼,百戰不殆,雖然是說領兵打仗的將軍的,但用在我們這些人身上,倒也並不失當."

    "我派人送你去見周太尉吧,你先見見他再說."檀鋒嘆了一口氣,轉頭看著黑漆漆的窗外,"人,總是要活下去的."

    齊國,臨淄.田遠程處理完了一天的公務,坐在一輛外部樸素,內里設置豪奢無比的馬車之上,正疲憊地揉著太陽穴,身側,兩個侍女跪坐兩邊,正乖巧地替他輕輕地捶著雙腿.

    田單遠征,留在臨淄看家的他,所操的心,可比田單在時,不知困難了多少倍,田單在臨淄之時,齊國上下,都是乖乖的如同一隻只小綿羊,對田單的話,不敢有半點違逆,但田單一走,換了田遠程主事,不和諧的聲音便不曾間斷,不論是在政務之上,還是在軍務之上,總是有無窮的雜音出現,這些人或者不敢當面與田遠程叫板,但暗底里卻是下絆子,使陰招,寸出不窮的招數讓田遠程煩不勝煩.

    他曾經試圖以懷柔的姿態來包容這些人,也適時松一松一直被父親勒得太緊的嚼頭,但他的懷柔立時便被一些人視為了軟弱,一場針對田家的陰謀在臨淄上演,這件事終於使得田遠程勃然大怒,一直藏於鞘中的利刀憤然舉起,臨淄頓時血流成河,一夜之間,十數個家族被剷平,上千人或被殺,或流放到大海中的一些孤島之上自生自滅.

    這一殺,也讓田遠程收穫到了畏懼,從哪以後,雜音便小了許多.

    內部總算是安定了下來,但外部的威脅卻旋即而至,楚國數萬大軍兵發臨沂,雖然從臨沂傳回來的消息,這支人數眾多的楚軍並不是楚軍的精銳,而是各地的守備軍,互不統屬,戰鬥力極其有限,對臨沂的駐守齊軍威脅不大,但這支軍隊的指揮者屈完,卻讓田遠程提高了警惕,屈完是楚國太尉屈重的親弟弟,但此人卻並不是依靠著裙帶關係成為楚國的將軍,而是一個實實在在的靠著戰功一步步走起來的,此人與秦軍打過多年的仗,雖然勝敗參半,但考慮到秦軍與楚軍戰鬥力的差別,此人已經是相當厲害了.

    如果楚人只是威脅,就不會讓屈完來統領這支兵馬,如果是真要趁著這個齊國空虛來進攻,卻又不該派了一群這樣亂糟糟的兵來,這種互相矛盾的情況讓田遠程著實有些摸不著頭腦,除了叮囑臨沂的守軍提高警戒級別之外,田遠程也不得不在國內再次徵召軍隊,以防不測.

    今日在朝堂之上,就為了這事兒又是好一番博弈,再征兩萬軍隊的事情總算敲定了下來,但軍餉卻還沒有著落.想著朝堂之上那些陽奉陰違的老傢伙,田遠程就狠不得像前一段時間一樣,舉起屠刀,將他們屠個乾乾淨淨,可惜他也只能這樣想一想罷了,已經殺了一批,總還得留下一些人來,剩下的這些老傢伙,並不是想要反了田家,而是有些看輕自己罷了,如果父親在朝,只需一個眼神,這些人就會乖乖地葡伏在地.

    想著這些心事,田遠程不由想起了如今燕國的戰局,已經好些天沒有新的戰報送回來了,這讓他有些奇怪,雖然兩地相隔極遠,但兩三天總會有一份軍報從燕國傳回,這一次已經隔了十數天了,還沒有收到最新的軍報,他不免有些惴惴不安.

    會出什麼事嗎?

    不會的.

    馬車突然一頓,絲毫沒有防備的田遠程上身猛身向前探出,與身側的一個侍女的腦袋撞了一個正著,頓時眼冒金星,那個侍女吃這一撞,整個人撞在車門之上又彈了回來,待她抬起頭看見田遠程額頭之上鼓起一個大包之時,頓時魂都嚇丟了,趴伏在田遠程身前,哆嗦著不敢發一言.

    "有刺客,保護大公子!"外頭傳來侍衛的呼喝之聲以及鋼刀出鞘的聲音,田遠程心裡咯噔了一下,手捂著額頭,卻是無暇與眼前這個侍女計較,腦子裡卻閃電般地轉頭念頭,是誰要暗殺自己?怎麼會選擇在這個時間點上?

    "我不是刺客!"外頭傳來一個明顯帶著燕地口音的聲音,田遠程心頭大奇,悄悄地掀開窗帘一角向外看去,卻見一個身著齊人普通百姓服飾的漢子高舉著雙手,站在道路中間,"吾是征東府高遠高都督麾下特使,奉命前來求見田遠程田大人!"

    "高遠的特使?"田遠程險些驚呼出來,他做夢也沒有想到來人竟然是高遠的使者,而且看他的樣子,並不是想來謀刺自己的.

    "田大人,我有重大軍情要向您稟報,請見我一面."來人-大聲喊道.

    重大軍情?高遠的特使與自己有什麼重大軍情可說?田遠程想了想,伸手招了招,一位侍衛走到窗前.

    "帶上此人回府,我見見他."

    來人是監察院寧馨的手下牛奔,齊軍進攻遼西,高遠這頭卻也沒有閑著,下令水師寇曙光率領四艘大船載著白羽程的特種大隊,自水路進入齊國,而寧馨作為協調這一次作戰的最高指揮者,也在這支部隊之中,他們扮成了海盜,先在近海佔了一個荒島,建立起了一個後勤基地之後,便開始了在沿海的劫掠和騷擾.前幾天,當一艘快船帶來了高遠的最新命令之後,他們這才知道遼西的戰事已經快要落下帷幕了.根據高遠的計劃,他們必須要將田富程即將率軍回返齊國的消息傳遞給田遠程,這才有了牛奔深夜攔截田遠程的一幕.這位大公子,卻也不是想見就見得到的,而牛奔也沒有時間去打通關節,要是這消息到得晚了,田富程大軍回來了,那黃花菜都涼了.(未完待續)

    ...



    上一頁 ←    → 下一頁

    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
    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