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八百六十九章 日出東方(94)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八百六十九章 日出東方(94)字體大小: A+
     

    從高遠手中接過卷宗,細細地看了一遍,蔣家權臉上亦是露出訝異的神情,"田單在齊國國內一手遮天,連齊王都成了擺設,齊國上下,無不認為田單想要謀朝篡位就如同捅破一張紙那樣簡單.在這樣的情況之下,田家二子之間自然也是互相較勁,誰不想成為那萬萬人之上的人呢?從先前看來,老大田遠程是佔了上風的,不但在國內得到了廣泛的支持,便是田單也是更欣賞這個長子.田富程以前給大家的映象是一個徒有武勇的匹夫,但觀此次的決斷,此子也不容小覷啊!當斷則斷,敢行別人不敢為之事,當為梟雄也."

    高遠若有所思地聽著蔣家權分析著齊國國內的局勢,手指之間一道白光繚繞,那薄如蟬翼的小刀靈活地在指間轉動著."蔣先生,田富程現在麾下還有三萬餘人,我估摸著他回到田河之後,定然也會將天河的汪沛也裹協回去,如此一來,他便有六七萬大軍,這股軍隊回到齊國,只怕那田遠程毫無抵抗之力,田富程上位,那我們先前的那一翻打算可就要落空了,想來田富程是決然不想讓田單回去的,他只怕恨不得我們將田單宰了才快活呢!"

    "的確是這樣."蔣家權點頭贊同,"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我們這場大仗就算在軍事上贏了,但在經濟上卻是大虧特虧,如果沒有補益,後遺症只怕會讓我頭痛無比,而且會影響到我們下一步的戰略布局啊!"

    高遠一揮手,奪的一聲,小刀自手中飛出,準確地插在掛在一邊的地圖之上代表著齊國的國都臨淄的那座小城,"那有這麼容易的事情?"

    "都督現在有什麼辦法?"蔣家權問道.

    "田富程行此事。主要便是一個出其不意,他一定會封鎖所有往齊國的消息通道,讓田遠程蒙在鼓裡。只到他的大軍突然出現在國境之內,那時候田遠程措手不及。無法作出相應的反應,自然會一敗塗地.但我們卻可以讓田遠程提前知道消息,那田遠程既然深得田單欣同,想來也不是一個笨物,只要應對得當,田富程便不那麼容易得逞."高遠道.

    "這是一個好辦法,如果他們兩兄弟在齊國之內打起來,不管誰勝誰負。於我們都是好消息啊!"蔣家權眼睛一亮.

    "當然不能讓他們分出勝負."高遠冷笑起來,"只有兩個人僵持住,我們才有更大的利益可徒,到了那個時候,田遠程希望我們將田單放回去,利用田單的聲望來收拾田富程,而田富程呢,自然希望我們永遠扣留著田單,咱們兩頭敲竹杠,誰都不放過.哈.這田單可真是值錢呢!"

    聽到高遠的分析。蔣家權亦是大笑起來,"如此才是絕佳.不過都督眼中的這頭奇貨,目前可不還擁兵七八萬。尚不是我們的階下囚呢!"

    "離我們的階下囚亦只有一步之遙矣!"高遠道:"這可是我們要拿來換大筆銀錢的傢伙,萬萬不能讓他生出什麼事來."

    "田單的陣地布置得縱然再好,但七萬人可是要吃飯的,現在田富程已去,田單外援斷絕,上天無路,入地無門,我們慢慢地來磨他們吧."

    征東軍的確不急了,現在的田單數萬大軍被困在長壽縣城這附近數十里範圍之內。在他們的周圍,十數萬征東軍將他們包圍得水泄不通。其中更包括數萬騎兵,別說田單不大可能能衝出重圍。就算衝出來了,又如何應對那些騎兵們的追擊?

    征東軍難得地遇上了一個精通陣地防守的軍隊和統帥,又是在這樣一種絕地之中,自然要好好地利用起來,磨練一下自己軍隊的進攻技巧.一份份的攻擊方案,雪片般地從各路將領手中飛到高遠的案頭.其中不乏有些奇思妙想,讓高遠亦是拍案叫絕.

    遼西這邊正磨刀霍霍,關上門準備痛打上門的野狗,而在河間郡,由霍思危率領的一萬齊軍與那霸的五千征東軍亦正在對峙當中.

    河間歸屬征東府較早,在這片地域之上,征東府的統治基礎已經深入每一個角落,同樣的,預備兵役制度也在這裡生根開花,雖然那霸只有五千正規部隊,但在鄉間,在田野,在山裡,有著無數的民團在一些退役老兵的帶領之下,展開對齊軍的騷擾作戰,或襲擊糧道,或設伏付擊斥候以及小股的齊軍,這些針對性極強的小打小鬧雖然不會傷了齊軍的元氣,卻也讓齊軍士氣低落,隨時隨地都得擔心自己的安危,亦讓霍思危頭痛不已,到最後,士卒不上一百,基本不會出去.

    田單希望霍思危能夠從河間打開另一條通道,但霍思危卻在河間陷入到了全民作戰的汪洋大海之中,舉步維艱,對面的那霸,卻戰卻退,一路退向河間郡城,看起來霍思危節節取得勝利,但身為大將的霍思危心中清楚,對方不是敗退,而是在有計劃的一步步後撤,自己每前進一步,都是在向游渦中心踏出一步,愈向前,阻力愈大,而自己遇到的困難也會愈多.

    是向前,還是就此止步,等待田相那邊進一步的命令,霍思危有些彷徨,畢竟自己只是一隻偏師,手裡只有萬餘兵馬,很難對河間實施普通的佔領和攻擊.

    霍思危終於等到了田單的命令,但當他看到那個渾身傷痕纍纍,衣裳襤褸有如乞丐的信使,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而聽著信使帶著絕望口吻的敘述,看著田單那封幾乎是孤獨一擲的命令,霍思危幾欲昏倒在地.

    事情,竟然發展到了這一地步.近二十萬齊軍自齊國出發之時,何等意氣風發,一路攻城掠地,不費吹灰之力便攻佔了燕國都城,那是何等的銳氣難擋,這才過去了多久,便在遼西折戟沉沙,陷入了絕境.

    "霍將軍,田相命令你,不惜代價破壞河間郡的一切,如果能穿過河間,直逼積石,則是最佳,如此便能最大程度減輕主力所受的壓力,為主力與敵決戰並取得勝利,加上重重的籌碼.田相說,以霍將軍的能力以及霍將軍對齊國的忠心,定然能將此事做得完美."

    霍思危咽了一口唾沫,臉色沉重之極,並沒有因為信使的溢美之辭而慷慨激昂,他盯著信使,沉聲問道:"你是從琅琊那邊過來的是嗎?"

    "是,將軍!"信使不安地低下頭.

    "既然是從琅琊過來的,你怎麼變成了這個樣子?琅琊難道不是在我們的控制之下么?"霍思危逼問道,"說,琅琊出了什麼事情,這些日子,我派往琅琊的信使,全都有去無回,是怎麼一回事?"

    信使遲疑半晌,終於開了口,但說出來的消息,卻又讓霍思危如同五雷轟頂.

    "田富程將軍帶著琅琊的全部齊軍,已經撤出了琅琊,現在琅琊郡已經完全落入征東軍的控制之下,小人一行本來有十餘人,但最後僥倖過來找到將軍您的只有我一個人了,其它的,不是死了,就是被捉住了."

    田富程跑了!霍思危頹然坐下,事情發展到這一地步,還有挽回的餘地嗎?他抬頭看著信使,心中一時猶豫難決,如果自己再不作出決斷,只怕自己的下場也會好不了,田富程已經回到了天河,但絕不會以天河為他的終點,他的終點肯定是在齊國,在臨淄.天河的汪沛如果也走了,那自己就會如同遼西的田相一般,成為一支被關在籠中的鳥兒.隨時都有可能被拔出羽毛,折斷翅膀.

    外頭突然傳來了一陣吵鬧之聲,鋼刀出鞘之聲以及雜亂的喝罵之聲,霍思危正自焦燥,聽到這種情況,不由大怒,霍地站了起來,衝出大帳,怒聲喝道:"軍中喧鬧,是想要本將軍行軍法嗎?你們都活膩了?"

    在大帳之外,霍思危的親兵排成一排,擋住了前面幾個身著便服的人,而領著那幾個身著便服的人的身邊,居然是自己前營的將領.

    看著那名前營將領臉上無奈的神色,霍思危眼皮一跳,盯向那幾個人.正中的一人,摘下頭上的笠帽,抬起頭來,看向霍思危:"霍將軍,你是想對我行軍法么?"

    看到對面這人,霍思危臉色數變,語帶澀聲地開口道:"田將軍?你不是去天河了么?"

    來人正是田單的二子田富程,他哈哈一笑,伸手撥開了面前霍思危的親兵,大步走到了霍思危的面前,"不錯,我是去了天河,我來這裡,卻是為了給霍將軍你指點一條明路,你兄長霍思安已經戰死在了遼西,霍將軍,想必你也很清楚,如果再呆在河間,或者按照父親的命令行事,你,聽怕也會步你兄長的後塵."

    霍思危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田單的信使並沒有說明自家的兄長已經戰死.

    "我兄長是怎麼死的?"

    "他帶著左路三萬齊軍自雲陽進攻遼西,被征東軍圍困在雲陽,城破之後戰死了,霍將軍,這一場仗,我們敗了."(未完待續)

    ...



    上一頁 ←    → 下一頁

    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
    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