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八百六十八章 日出東方(93)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八百六十八章 日出東方(93)字體大小: A+
     

    聽到葉菁兒如此肯定地判斷齊國必生內亂,大堂內幾人卻都是幸災樂禍地笑了起來,"鬧起來更好,鬧得越凶越好,不如此,我們怎麼能漁翁得利?"鄭曉陽哈哈大笑:"天道循環,報應不爽,田單如果野心小一點,不來打咱們征東府的主意還好,可他的心太大了,居然想將我們也一口吞下,這一下子不但沒有吞下我們,反而將肚子撐破了."

    "新會已經重新落入我軍手中,接下來,我軍應當馬上去堵住崤山關,給這個包圍圈再加上一道保險."丁渭沉聲道.

    "自當如此!"鄭曉陽轉頭看著曹天賜:"曹院長,還是要請你護送夫人與我們一道走,夫人也該回積石城去了."

    葉菁兒擺擺手,"不必,琅琊此次遭了兵災,損毀嚴重,重建家園不是一時半刻的事情,將軍們要打仗,吳郡守也要重建整個政府架構,我雖然是一個婦道人家,卻也可以做不少事情的,至少能鼓舞一下琅琊人民的心氣兒."

    看到鄭曉陽還想再勸,葉菁兒擺擺手,"鄭軍長不必多說了,我意已決,你們去了崤山關口后,將我的這個意思傳給高大哥就好了,相信他也能明白我."

    見葉菁兒已經下定決心,鄭曉陽點點頭,沒有再說話,這一次與葉菁兒接觸多了,知道這是一個典型的外柔內剛的女子,一旦下定決心,便不會有絲毫改變.

    "那夫人的安全,還要麻煩曹院長了."

    "份內之事."曹天賜點頭道.

    五天之後,鄭曉陽在琅琊郡集結起了所有的部隊,除開在新會留下黃湛的三千人防守,在琅琊留下一千士兵。剩下的所有軍隊,全部隨著他一起向崤山口挺進.此時的鄭曉陽,在彙集了丁渭以及新編第一軍陳浩然的部隊之後。總計約一萬五千人.

    田敬文到了崤山口之後,便駐紮了下來。現在青田不但有張鴻宇指揮下的上萬步卒,還有東胡騎兵,他的麾下,只有不到五千人,進入青田,便幾乎是送死,他只能在這裡被動地等待著田富程率軍來援,與田富程匯合之後再殺入青田。那時候齊軍將集結起近四萬士兵,與征東軍不是沒有一戰之力.呆在崤山關,田敬文充分利用起了張鴻宇撤退之時留下的殘餘陣地,重新修築之後,住了進去.

    但十餘天之後,他等來的不是田富程的援軍,而是鄭曉陽率領的征東軍.當聽到斥候帶連回來的消息之後,田敬文呆若木雞,險些一頭栽倒在地上.

    田富程居然這樣走了?田敬文完全不敢相信這個事實?現在被困在遼西的,是他的父親。是齊國的頂樑柱啊!

    一邊的覃山艱難地咽了一口唾沫,面無人色地看著田敬文,"將軍。現在我們怎麼辦?"

    田敬文的部隊現在在崤山關,兩面受敵,而且兩邊的敵人,都是他的數倍之多.

    "怎麼辦?"田敬文從牙縫裡迸出了一句話,"就地防守吧,堅持到田相破圍而出,此時此刻,我們不論是進青田,還是回琅琊。都不會是敵人的對手,只能留在這裡堅守。好在崤山關地勢險要,征東軍留下的防禦陣地也還算完整。稍加整飭便能為我所有,我們也不缺糧草."

    "也只能如此了!"覃山猶豫了片刻,終於還是忍不住問道:"二公子他到底想幹什麼?"

    "想幹什麼?"田敬文冷笑起來,"他是看到田相被困在遼西,危在旦夕,認為田相回不去了,緊著趕回齊國去搶班奪權呢,他還能幹什麼?"

    "他要對付大公子?"覃山驚叫起來.

    "當然,不然你以為他急吼吼地拋下相爺往回趕是為了什麼!"田敬文憤恨地道:"人在做,天在看,像他這樣的人,終有一日會遭到報應的."

    覃山嘆了一口氣:"將軍,可是還有一句話,叫好人不長命,禍害遺千年,現在我們被困在這裡,上天無路,入地無門,田相被困於遼西境內,數萬大軍不說別的,單是糧草便會讓田相束手無策,最終會被迫主動向征東軍發起進攻,但是將軍,征東軍可有數萬騎兵啊!這仗,哪裡還有獲勝的機會?"

    "天無絕人之路,相爺一生不知經歷過多少風浪,這一次也定當能化險為夷."雖然知道覃山說得都是大實話,但田敬文卻寧願相信天上會降下奇迹,保佑齊國,保佑田單能遇難呈祥,逢凶化吉.

    "做好我們自己的事情吧!我們雖然在崤山關處境艱難,但只要我們還存在一天,便能吸引住不少的征東軍,為相爺減輕壓力,告訴將士們,為榮譽而戰吧."田敬文凜然道.

    遼西長壽,八萬齊軍圍繞著長壽縣城構築起了堅固的防線,整個防線分佈在長壽周圍數十里範圍之內,縱橫交錯的一道道防線,在這數十里的範圍之內,布下了一道道針對進攻者的陷阱.

    高遠和他的大將們正在看著斥候們用生命和鮮血換回來的敵人防線的設置情報,隨著時間的推移,這份地圖正在一點點完善,雖然中心防區根本無法潛入,但光是外圍的防守已經讓高遠嘆為觀止.

    "田單不愧是齊國第一人,不論是在戰略之上,還是在具體的戰術指揮之上,此人都有極深的造詣,吾不如也!"高遠抬起頭,手指頭點著面前的這份地圖.

    葉重哈哈一笑,"可是現在成了翁中之鱉的卻是田單,而我們卻是獵人."

    "雖然是敵人,雖然我們即將成為勝利者,但任何對手的長處都值得我們學習."高遠看著帳內眾將,"我們面前的這一個防區,便值得我們好好學習,我們征東軍有我們的長處,擅長野戰,不畏強敵,但面對堅城,面對成熟的防守體系,我們能不能攻而破之?能不能以最小的傷亡來取得最大的戰鬥果實,這還需要用事實來檢驗.活到老,學到老,任何想躺在過往的功績薄上睡大覺的人,都會被歷史所淘汰,諸位,不要認為我們勝卷在握便飄飄然,要知道,我們最大的敵人,還沒有現身呢?那可是席捲了大半個中原的天下第一強國."

    "謹遵都督教導!"帳內眾多大將一齊躬身.

    "好了,都下去吧,這份對手的外圍防線圖你們想必都已牢記在心,今天本督給你們布置一份作業,那就是如何打破道環環相扣,觸一而發動全身的防區,時限三天,本督要看到你們的方案,最好的那一份,得到所有人認可的那一份,將是我們的進攻方案,同時,拿出這份方案的人,將是這一次大戰的指揮者."高遠笑著道.

    這是一個甜美的誘餌,也是一份巨大的榮譽,聽到高遠的話,將領們眼中立時便都射出熱切的光芒,同時看向彼此的眼光,已是充滿了好鬥的神色.

    等得眾將退下,蔣家權沖著高遠豎起了大拇指,"都督好手段."

    "雕蟲小計,讓先生見笑."高遠微笑擺頭,"我們征東軍自立軍以來,還從來沒有打過大的敗仗,這養成了我們征東軍的霸氣和自信,但從另一個方向來說,不論是將領還是士兵,也都太驕傲了,這是一柄雙刃劍,只有勝利的經驗,而沒有失敗的經歷,對一支軍隊來說,其實並不是一件好事."

    "難不成都督你還期望我們打一次敗仗不成?"蔣家權失笑道.

    "失敗誰都不想,但我寧願我們現在失敗幾次,也不要在最後的決戰之中失利啊!"高遠不無擔心地嘆了一口氣.

    "所以都督您特別看重像熊本,羅尉然,陳斌這樣的將領?"蔣家權問道.

    "他們的確受我看重."高遠道:"這些將領有豐富的理論知識,有過大勝大敗的經歷,在我們征東軍中,又歷經洗禮,他們在戰場之上的判斷和經驗比我們原來的那些將領要高出不少啊!"

    "羅尉然已經是一軍之長,陳斌現在也是師長了,熊本現在更是獨掌一方軍權,都督,對這些人的使用,還是要顧忌到老弟兄們的感受,否則極易引起不滿的,這對征東府不利,同時對他們也不利啊!"

    "所以這一次我將羅尉然留在了東胡,讓他協助熊本先替我將遼東調教好,等到我們與巨人交手的時候,我才會將他們兩個調回來.陳斌現在只是一個師長,如果在這場對齊國的戰場之上再立下新功的話,我會交一個新編軍給他."高遠道.

    "都督思慮周全."蔣家權點頭道."這我就放心了."

    兩人正自聊著,何志遠掀簾而入,"都督,監察院剛剛送來情報,是關於琅琊郡的."

    從何志遠手裡接過密封的情報,高遠撕開,只是掃了幾行,突然失聲笑了起來,"怎麼會是這個樣子的,蔣先生,看來田富程這個人,我們都得重新認識才對啊!"(未完待續)

    ...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
    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