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八百六十七章 日出東方(9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八百六十七章 日出東方(92)字體大小: A+
     

    新會,喊殺聲震天動地,這已經是黃湛指揮下的軍隊對新會城展開的第三天攻擊,黃湛所部與陳浩然的新編第一軍一部合計一萬餘人,在鄭曉陽對田富程所訓展開牽制攻擊之後,就展開了攻佔新會的行動,如果拿下新會,便會將所有的齊軍封堵在琅琊境內,上天無路,入地無門.

    崔呈秀挺身躍上了城牆,一手提著血淋淋的鋼刀,另一隻手裡,卻是握著由高遠親自發放給積石城軍事大學優秀畢業生的短刃,橫劈直刺,從城垛之上一躍而下,猶如虎如狼群,在城上擁擠的敵軍之中生生地殺出了一塊空地.

    在他的另一側,謝宗傑亦是不甘示弱,幾乎與崔呈秀在同一時間殺上了城牆,兩人互視一眼,然後向著彼此的方向靠攏,兩人只間隔著約五十米的距離,如果讓他們成功匯合,則會在城牆之上開闢出一段數十米的橋頭堡,則新會城便很難保住了.

    城上的齊軍守將王玉龍自然也明白這個道理,親率一部親軍,向著崔呈秀方向反撲過來,想將這股攻上城來的敵軍趕下城去.

    新會的重要性,對於敵我雙方不言而喻,每一個人都很明白這一點.

    城下遠處,黃湛看著崔呈秀與謝宗傑雙雙殺上城牆,臉上不由露出了一絲笑意,一來是因為三天來,征東軍終於攻上了城牆,而且形式喜人,只要他們兩人站穩了腳跟,新會必然便會拿下,二來,則是因為自己的部隊,在一場攻防大戰之中,並沒有輸給新編第一軍.

    "看來今天我們可以在新會城中喝慶功酒了!"他側頭看著陳浩然。微笑道.

    "當謀一醉!"陳浩然亦是笑容滿面.

    遠處傳來了急驟的馬蹄之聲,數名斥候如飛而至,直接到了二人面前。向兩人匆匆行了一個軍禮,大聲道:"黃師長。發現一支齊軍部隊正在向新會靠攏."

    黃湛臉色一變,"多少人,打得什麼旗幟?"

    "大約萬人左右,打著姓朱的將旗."斥候大聲道.

    "姓朱?朱巍?"黃湛臉色一變,看向陳浩然,對方臉上也是露出了震驚的神色,朱巍是田富程的副將,他親自來援新會了。那琅琊郡的鄭曉陽他們在幹什麼?怎麼沒有牽制住田富程的大部隊.

    "距此還有多少距離?"

    "不足十里!"

    聽到僅僅不到十里的距離,黃湛的臉色頓時黑了下來,抬頭看著仍然在激烈搏殺的城頭,齊軍的反擊相當凌厲,崔呈秀與謝宗傑兩人仍然沒有匯合,尚在各自為戰.

    遺憾地嘆了一口氣,黃湛看著陳浩然,"他娘的,人算不如天算,算他們運氣好。今日是不能在新會城中喝酒了."

    "今天不能喝,那便改日吧!"陳浩然微微點頭.

    城頭之上,崔呈秀手中的鋼刀已經折斷。順手搶過了一名齊軍的長矛,連捅帶打,又向謝宗傑靠近了幾米,此時兩人之間已經只相隔僅僅不到二十米,彼此之間都能看清互相臉上的笑容了,再加一把勁,就能匯攏在一起了,只要兩支部隊一匯合,便是新會城中齊軍的末日.

    崔呈秀臉上的笑容剛剛綻開。便凝固了起來,城下。收兵的軍號之聲,刺耳地響了起來。他詫異地回過頭去,看向城下.

    不僅是軍號,撤軍的旗號也在招展,雖然大惑不解,但征東軍的軍令向來不容違逆,氣惱地一槍將對面的一個齊軍挑了起來,狠狠地砸向前方的敵軍,崔呈秀吼道:"全軍後撤,我來斷後."

    順著被佔領的地方一架架雲梯,征東軍士兵一個個滑將下去,崔呈秀站在城垛之上,將長矛掄到風車一般,掩護著部下後撤.

    征東軍在大佔優勢的情況之下突然後撤,王玉龍一樣疑惑不解,但更多的卻是大喜過望,歡喜之下,本來已經酸麻的雙臂立時便增添了無窮的力氣,大聲吆喝著,命令城上的士兵展開反攻.

    崔呈秀站在牆垛之上,看著喜笑顏開的王玉龍,心中氣惱更甚,這個笑的人,本來應當是自己的,一招橫掃四方,逼開身周的齊軍,單臂提起長槍,一聲怒喝,劈手便將手裡的長槍擲向遠處的王玉龍.

    長矛在空中劃出一道殘影,帶著嗚嗚的鳴叫之聲,準確地直刺王玉龍.遠處的王玉龍顯然沒有想到,對方竟然在人群之中,如此準確地找到了自己,眼前一黑,長矛已經劈面而來,大驚失色之下,也顧不得什麼形象了,整個人直挺挺地向後倒地,鼻尖之上一涼,臉龐之上被長矛帶起的冷風颳得生疼,身後傳來一聲慘叫,一名親兵被這支長矛自胸腹之間洞穿.

    看著對方的將領逃過一劫,崔呈秀不由大失所望,看著蜂湧而上的齊軍,知道再也耽擱不得,一個后翻便躍下城牆,兩腿騎在雲梯之上,頭上腳下,如同坐滑梯一般,飛速地向下溜去,一溜到底之後,還沒有起身,已經隨手從地上拾起一面盾牌,架在身後,果然不出他所料,盾牌剛剛架好,噹噹兩聲,已有兩支羽箭射在了盾牌之上.崔呈秀撒丫子便向本陣跑去,而此時,本陣之中上千面弓箭手已經奔了上來,一支支臂張弩帶著刺耳的鳴叫聲撲向城頭,掩護著撤下來的攻城步兵回歸本陣.

    攻擊新會的行動功虧一簣,黃湛也好,陳浩然也好,都是憋著一肚子的氣,率軍撤離.

    "鄭曉陽在幹什麼?我要向集團軍投訴他!"黃湛氣哼哼地道,鄭曉陽的軍階雖然比他高,但他的資歷卻也不淺.

    "恐怕出了我們尚不知道的意外事情."陳浩然冷靜地道,"先看看再說吧!"

    其實這事兒,倒也真怪不得鄭曉陽,丁渭兩人,他們萬萬沒有想到,在目前遼西的這種情況之下,田富程不是舉軍前往遼西去援救自己的老子,竟然盡起所部,直撲新會,這使得他們先前的布置完全落在了空處,待得反應過來,田富程的主力部隊早就跑得沒影兒了.

    王玉龍站在城牆之上,直到看到朱巍的大旗出現在視野之中,才總算明白了是怎麼一回事,原來是己方的援軍到了.

    "打開城門."他笑容滿面.

    朱巍的臉上卻沒有任何的笑容,跨進新會城門,盯著王玉龍,直接問道:"新會城中還有我少守軍?"

    "朱將軍,新會城**有五千守軍,這幾日熬戰,戰死戰傷一千餘人,目前還有戰鬥力的有三千餘人."

    "糧草還有多少?"

    "糧草充足,從天河新運來了一批糧草,還沒有來得及送出去."

    "很好,集合你的部隊,帶上所有的糧草,我們去在河."朱巍道.

    "去天河?"王玉龍一下子楞住了,"怎麼是去天河?我走了,新會呢?"

    朱巍看了一眼王玉龍,冷冷地道:"葉真在天河狂攻我軍,汪沛已經擋不住了,我們必須馬上去天河幫著他穩定天河局勢."

    王玉龍眨巴著眼睛看著朱巍,天河的事情,自己怎麼不知道,十天前從天河還運來一批糧草器械,並沒有聽那位押運官說起此事啊?

    看著王玉龍迷惑的眼神,朱巍厲聲道:"服從命令,這是田大將軍親自頒布的將令,田大將軍的本部,馬上也會趕到新會了,新會不用理會了,我們回天河."

    "是,明白了!"王玉龍啪地行了一個軍禮,轉身趕著去布置.

    一天之後,田富程帶著琅琊郡所有的齊軍,自新會而出,奔向了天河,將一個空空如也的新會留給了征東軍,聞訊而來的黃湛與陳浩然站在光溜溜的城牆之上,看著上面那還未乾涸的斑斑血跡,相對無言.

    "他娘的,這田家老二狠,居然連老子也不要了,自己逃之夭夭,早知如此,我們花這麼大勁兒打新會幹什麼,坐等他們自動放棄不就得了?"黃湛嘆息道.

    "咱們這是以常人的思維在看待問題,田家老二,這是一個狠人呢,咱們可比不了."陳浩然亦是苦笑."事情出了偏差,田富程數萬大軍湧入天河,葉真將軍在天河的攻勢恐怕也得停頓下來,以避對方鋒芒了."

    "田家老二這是想幹什麼?"黃湛有些不解地道.

    "田富程肚子里賣得是什麼葯?"在琅琊郡城,鬱悶的鄭曉陽也在自言自語,在他的身邊,丁渭,曹天賜等人都是苦笑搖頭,這一招,當真是誰也沒有想到.

    "田富程一定是想帶著這些軍隊回到齊國去."耳邊響起了一個清脆悅耳的聲音,葉菁兒抱著小高興出現在眾人的視野之中.

    "夫人!"眾人一齊彎腰躬身行禮.

    葉菁兒點點頭,居中坐下,"田富程看來是認為田單不死也會成為我們的獵物,所以趁著手上還有一定的實力,他要趕回國內去搶班奪權了,要知道,在齊國,在田家,田家長子田遠程可是公認的田單的繼承者."

    曹天賜眉毛一掀,"這麼說來,齊國國內必生內亂!"

    "**不離十."(未完待續)

    ...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
    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